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663 轉序申請

巋靈主改變航向,帶著自己的殘存艦隊航行向雪域使的時候,快速戰艦也漸漸恢復正常。
  
  不久前急促的警報聲猶聞在耳,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被誰入侵了?
  
  即便是全艦綜合水平最強的卓爾人22156,也依然不知。
  
  它短暫地接管了戰艦,做了所有力所能及的反應,甚至做好了瞬間全滅的準備,但最終,卻不敢置信地發現入侵消失了,警報也隨之解除了。
  
  好在快速戰艦沒有新艦的核心秘密,對方入侵了也看不到多少核心的秘密。
  
  在主控室,22156認真地做著各項記錄,并寫下自己的分析,準備在適當安全的時候,而楚云升又沒有來的話,再根據情況發送回新艦。
  
  被入侵的時候,它做了各種反應,唯一沒有做的便是與新艦通信,以防止將新艦也暴露出去。
  
  現在,它依然不準備與新艦聯系,因為它不知道危險到底有沒有真正的解除。
  
  它也不需要擔心快速戰艦與新艦完全失去聯系,有楚云升在,快速戰艦里又備有卓爾人備用生命體,隨時都可以通過楚云升聯系上,按照戥制定的計劃,快速戰艦超過一定時間沒有聯系新艦,楚云升必定會過來一次。
  
  戰艦的控制權它準備繼續交給原艦長弭婭,全艦只有它一個卓爾人,像剛才那樣的情況,它根本忙不過來。
  
  不過它將以安全部的權力,繼續暫時禁止快速戰艦與新艦進行任何通信,直到確認安全為止。
  
  剛才的入侵過程與情況,讓它感覺到對方的可怕之處,對方壓根沒有悄悄地神不知鬼不覺地入侵,就用“簡單直接”的入侵方式,不怕被發覺,不擔心被知道,仿佛隨意地打開,隨意地翻看,被入侵者只能像是地面上的螞蟻一樣在一邊“看著”,發出警報而已。
  
  但若要以為對方入侵方式只是簡單粗暴的話,那又大錯特錯了,從對方入侵開始,到入侵結束,簡單直接卻不簡單粗暴,甚至,22156在記錄中認為,對方可以用大巧如拙的神乎其技來形容。
  
  因為從頭到尾,被入侵的戰艦可以正常地發出警報,被入侵的戰艦系統沒有任何損壞,艦內的任何體系與活動,都依然一切正常,除了多了一個入侵的翻看者。
  
  入侵結束后,戰艦系統立即恢復正常,仿佛沒有發生過任何問題,也沒有任何地方有出錯,入侵之前是什么樣子,入侵之后還是什么樣子。
  
  沒有任何破壞性的入侵,高屋建瓴般地對整個戰艦輕松剖解,如此高深與強大,看起來卻依然如普通入侵般的被警報,矛盾之中,22156仿佛看到一個瑰麗的世界。
  
  如果快速戰艦體系全部換成新艦最新所有的完整技術,說不定剛才可以看到極為精彩的一番入侵與反入侵戰斗,可惜快速戰艦比起新艦還差太遠。
  
  它很想卸去其他一切事務,去研究與探索這些東西。
  
  在新艦最初的日子里,它曾被分配和烏怒人合作的空間,并且作為烏怒人電的助手工作過一段時間。
  
  那是它認為最適合自己,也是自己最為愉快的時間。
  
  可惜,那一次任務結束后,電并沒有和雷一樣,挽留它繼續做它的助手。
  
  它也試圖做過申請,但是卻沒有通過。
  
  可它與烏怒人過合作愉快的經歷,卻成了它后來被五序調至另外一個烏怒人雷的安全部的強力依據,從此,它再也沒有離開過它并不喜歡的安全部。
  
  而在新艦之前,銀河偽霸那里,它又一直被當做戰斗方面的序列使用,所以,算起來,它真正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有在新艦最初的那一段時間里。
  
  五序那里,它已經不指望了,再申請也沒用。
  
  這次完成任務之后,如果還能活著回去,它準備向第四大序的楚云升做轉序申請。
  
  但它也不知道楚云升會不會接受它的轉序申請,以及能不能成功地進行轉序操作,畢竟楚云升的序列身份很特別,目前新艦中也沒有任何其他卓爾人向楚云升做過轉序申請。
  
  它如果這么做了,可能是第一個……
  
  22156做完所有記錄與分析,弭婭那邊也已經商議結束,在它以安全部的名義給出的分析中,弭婭等人決定繼續前往巋靈主殘存艦隊方向。
  
  原先的任務可能因為圍殺單元的忽然撤離而變得撲朔迷離,甚至難以完成了,巋靈主不是傻子,現在脫險了,它對新艦的需求必要性就大大下降,至少不致命了,也至少可以討價還價了。
  
  但弭婭等人在看過22156關于入侵者的分析后,明白無論自己怎么做,對方要殺快速戰艦的話,結果都是一樣,那么既然如此,為什么不繼續去呢?
  
  而且,他們已經發現另外一支艦隊了,疑似就是偽霸的部下。
  
  新艦還有針對它們的任務,還需要繼續完成。
  
  短暫的停留后,快速戰艦繼續出發,加速飛向巋靈主殘存艦隊方向。
  
  ……
  
  雪域使很快判定了快速戰艦的身份,除了動靜兩分態的特征之外,對方直接發來的,正確的“密碼”信號,足以證明對方來自左旋前儲麾下。
  
  按照協議,它和對方此時是“同盟”,背地里,它估計它和對方誰也不知道對方是怎么想的。
  
  凝枳很羨慕對方的技術,沒想到這才沒有多少時間,對方“隨便”派出的一艘戰艦,都具有動靜兩分態技術了,而它們這邊,戰艦雖然很多,但加在一起,技術上也不如對方一個單項水平。
  
  這其實并不能怪它誤解,它對新艦內部結構知之不詳,弭婭又故意迷惑它,在相互通信的時候,將快速戰艦的名字做了一個長長的編號,聽起來,快速戰艦只是新艦眾多編號戰艦中普通的一個。
  
  它和艦隊中其他星空種族幾乎是用學習與求知的目光在觀察快速戰艦,不僅僅是動靜兩分態,還有很多,比如快速戰艦的材料技術,航行技術,形態結構等等。
  
  甚至連快速戰艦的信號方式都加以學習與研究。
  
  雪域使對此很無奈,但是礙于總艦凝枳種族也是這樣,它也不想說什么。
  
  而且,它也沒有心思去說什么了。
  
  它現在面臨兩個急需它做出判斷的兩件事,第一件,巋靈主竟然活下來了,而且改變航線,直接朝著它飛來,目的不知,意圖不知,有可能會有危險。
  
  這是一件,另外一件,則要讓它欣喜很多,也緊張很多。
  
  它剛剛到達降臨點星球,就發現里面似乎卡著一個靈生命!
  
  首先自然是要保證尊上的任務,它決定先放著巋靈主的事情不管,先處理那個被卡著靈。
  
  即使巋靈主來意也許不善,它也有辦法處理。
  
  它馬上下令:啟用它艦隊中的一號寶物!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