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662 它們可能是真的

既然楚云升的人來了,巋靈主對雪域使艦隊的態度便起了變化,并非它有多勢利,面對陌生者,遠不如面對熟悉的人。
  
  除卻楚云升不說,戥帶著新艦與它聯合行動時,它至少沒有感覺到危險,一直很安全。
  
  安全的感覺如今太稀有了,現在的局勢下,即便身為靈主,巋靈主也感覺情況越來越不妙,就在剛剛,它都準備死亡了。
  
  幽暗戰艦給它的壓力太大、太大了。
  
  但很奇怪,幽暗戰艦和它交流的時候,卻始終沒有提到“死亡”或者“殺死”之類的含義,而是用了“不存在”,雖然在某個意義上,兩者之間的含義有所重疊,但是巋靈主總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
  
  在幽暗戰艦身上想不通的地方有很多,巋靈主也不再深想,幽暗戰艦所說的為數不多的話中,大部分它都不能理解。
  
  它不過是一個位于底層的靈主,新神國的銀色戰艦和無殼飛船,其實都沒有真正將它放在眼中過。
  
  如果不是它在銀河星系得到了許多新神國急需知道的東西,也不會得到新神國眾靈的重視。
  
  盡快與楚云升的人匯合,它才能感覺到一點安全。
  
  巋靈主向自己的座艦種族下令,讓它們繞開雪域使艦隊,直飛向具有動靜兩分態的那艘戰艦。
  
  但在重新出發的時候,座艦種族卻忽然向它報告,它殘存的艦隊里,竟然多了一艘飛船。
  
  “怎么回事?”
  
  巋靈主剛剛松了的一口氣,瞬間又緊張起來。
  
  暗域之中,越是詭異的事情,越是兇險,它已經領教很多次了。
  
  欲擒故縱的事情不是沒有。
  
  座艦種族的指揮官奇怪地向它報告道:“它們,它們也自稱是左旋前儲的部下……”
  
  不久前,巋靈主向雪域使求救的時候,就用了楚云升的名義,沒想到,它們剛剛脫離危險,就遇到了一個用同樣“借口”的飛船,誰知道是真是假?
  
  巋靈主現在和驚弓之鳥也差不了多少,立即集中靈蘊,準備保護自己。
  
  這時候,座艦的指揮官用更加奇怪的語氣,帶著一絲尷尬再次向它報告:“它們,它們可能是真的……”
  
  假貨遇到真貨的時候,可能就是這個樣子吧,這位指揮官無奈地想到。
  
  ……
  
  意意斯大約算得上是當初新艦底層世界中,為數不多的,甚至是唯一的,能夠得到一個真正靈生命客氣召見的人了。
  
  如果不算現在誰也不知道情況的田有力等人,它的確是唯一的,和布特妮的情況不同,它更像是一個“外交大使”,雖然它沒有得到這一任命,但巋靈主就當它是了。
  
  然而意意斯并沒有多么的興奮,反而它很郁郁。
  
  它的任務算是失敗了。
  
  雖然搞到了一副圖,但也僅此而已,其他零零碎碎方面的信息,都沒有這幅圖重要。
  
  它想要繼續潛伏下去,卻被幽暗戰艦剔除了出來。
  
  它們還能活著自然是慶幸,也很不解,不知道為什么幽暗戰艦發現了躲藏在暉甘飛船中的小飛船,卻沒有殺掉它們,只是將它們清理出來,并且和它們沒有任何交流,比巋靈主的“待遇”遠遠不如。
  
  暉甘生命就沒那么好的運氣了,意意斯和小飛船被清理出來后,它們就被牢牢地控制住,跟著幽暗戰艦飛走了。
  
  小飛船不適合橫跨大暗域的航行,它的主要功能是躲藏在暉甘飛船中刺探情報,被清出了包圍單元網,直接落入暗域之中,沒有巋靈主殘存艦隊的幫助,在空無一物般的大暗域中,能活動的范圍有限,只能等待新艦的救援。
  
  在和陳參謀緊急商量之后,意意斯主動向距離自己小飛船不遠的巋靈主艦隊表明身份。
  
  只是它也沒想到,自己和小飛船的出現,差點第二次嚇到巋靈主。
  
  核實身份后,小飛船進入巋靈主的座艦,跟著,意意斯便被巋靈主召見。
  
  在座艦種族特派使者的引導下,意意斯來到座艦的一個特殊構造體中,但它并沒有真正地見到巋靈主,以它的生命層次,見到靈本體的一瞬,可能就已經死了。
  
  之所以還讓它來這里,特派使者的解釋是一種“禮貌”與“優待”,據這位使者說,左旋前儲也來過這里。
  
  意意斯便在這里,第一次與一個真正的靈進行了第一次真正意義的接觸。
  
  陳參謀在外面,他沒有資格進去,而且他另有任務,要與巋靈主座艦種族相商許多事情。
  
  意意斯在里面待了很久,久到座艦種族都感到吃驚,并且告訴陳參謀:“從未有星空生命單獨被巋靈主召見這么久過。”
  
  陳參謀也不知道意意斯到底在里面和巋靈主說了什么,他這邊能處理的事務都已經處理完畢,不能處理的,需要等意意斯在里面和巋靈主商議的結果。
  
  而且,他很擔心,時間越久,他越擔心。
  
  但這一等,便等了很久。
  
  直到他準備先回小飛船的時候,意意斯才疲倦地從里面出來,什么話也沒說,立即讓他和它回去。
  
  回到小飛船的核心控制艙,陳參謀打開了所有的防護措施。
  
  意意斯才在疲倦中說道:“老陳,我在里面說了哪些話,一部分我還記得也知道,另外一部分我卻不清楚也不知道,但是如果新艦的技術沒有問題,巋靈主想知道的,現在應該正是我們想讓它知道的。”
  
  在到底要不離開小飛船去見巋靈主的問題上,陳參謀和它商議了很久。
  
  一旦離開小飛船,思維很可能被靈控制,讓自己說什么自己就說什么。
  
  但如果不去,巋靈主畢竟是一個真正的靈,不是暉甘飛船中單單的一個神秘東西現在可以比的。
  
  即使巋靈主不會也不敢現在就撕下臉直接攻破飛船,憑借真靈的靈蘊,也一定有辦法悄無聲息地入侵進來,大家毫無防范之下,反而更加危險。
  
  最終陳參謀建議它去,它也是這樣想的,在離開新艦的時候,烏怒人憑借最新的新艦技術,對它們的記憶和意識進行了處理。
  
  它們這些人雖然沒有接觸過核心的機密,但是作為安全部的意意斯,知道的事情仍然比其他人多一些。
  
  處理的過程中,用了一項的最新技術,它們的思維在遇到非自我意識的外來干涉時,呈現出可預設的模式。
  
  其中涉及到零維與多維之間相互映射與驗證的機制,基礎來源有很多,靈對普通生命的影響就是其一,楚云升意識的極限研究也是重要的參考。
  
  意意斯正是利用這一技術去見巋靈主,但它也不知道能不能起到效果。
  
  畢竟,巋靈主是一個真靈,而這項新技術是新艦在通往宏科技道路上,分叉試驗得出的一個重要成果,僅僅用楚云升的假靈做過驗證試驗,而且因為楚云升在新艦時間不多,驗證的次數也不是非常多,僅僅勉強達到必須的樣本數量。
  
  所以,即使用上這項技術,與靈直接接觸的時間也不能太長,除非這項技術再次得到更大的突破,否則依然會被識破。
  
  陳參謀點點頭,又秘密地說了幾句,便讓意意斯休息,自己也對自己的生命體在這里做了一些必要的處理后才出去。
  
  他和意意斯的對話時間不能太長,如果巋靈主現在“偷窺”小飛船,核心船艙這里只能支撐一小會的時間,然后就會“暴露”,一切都將在巋靈主的目光之下。
  
  要騙住一個靈,實在太難,首先就要將自己騙了。
  
  幸好新艦在小飛船中主要堆積這些技術而不是其他方面,陳參謀走出這里,就真實地會認為他們想讓巋靈主知道的內容就是真的,一直等到回到新艦,才會有所變化。
  
  他一出來,便得到了兩個消息
  
  第一個,巋靈主下令,改變航向,先去和雪域使匯合。
  
  第二個,則令巋靈主艦隊中的殘存種族大為吃驚,巋靈主要在艦隊中建立什么安全部!
  
  而協助建立安全部的負責者,竟然是來自左旋前儲的一個生命,叫做意意斯。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