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660 光暈

靈主也很不解,等到了現在,它仍然無法想象一個普通的生命會拒絕一個靈主動送出的契約。
  
  至于阿里的兩個條件,在它眼里很幼稚,阿里并無能力約束它違背條件,而阿里背后的楚云升也不需要條件。
  
  但它還是答應了,為了節約時間,為了省事。
  
  左旋的秒靈主就在附近不遠的地方,自楚云升和巋靈主它們逃出去之后,這位左旋的靈主就主動試圖停戰,并要與它合作,變化與反應之快,靈主自認不及。
  
  但它知道秒靈主用了假名,并不想告訴它真正的身份,這也不難理解,秒靈主要用左旋的機密來自救,一旦傳出去,為左旋所知,下場必定很慘。
  
  靈主不需要用假名,對它而言如果自救成功,獲得一點左旋機密,在新神國這邊,它有功而無過,自然得用真名。
  
  這些不過是瑣碎的事情,它和秒靈主已經商議好,按照秒靈主提供的方式,送三個人類進去,大家能否活下來,就看這三人能否成功了。
  
  這也是它一直沒有用強制手段給出契約的原因,以阿里的生命意識層次,它只要稍微影響,阿里就會主動接受契約,而且還會千恩萬謝。
  
  但真要這樣做了,一旦阿里和另外兩個人類被送進去,脫離了它能影響的范圍,很難保證不會發生無法意料的情況,畢竟阿里始終拒絕契約。
  
  為了安全可靠起見,它才等了這么久,但也不能再等下去了,它和秒靈主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被削弱。
  
  1216號飛船開始加速,目的坐標位于它們前方的一個光暈。
  
  這個光暈是秒靈主用左旋的機密方法所打開,但是它和秒靈主卻不知道為什么進不去,推算之下,發現只有1216號飛船中的三個人類可以進去,而且它發現,秒靈主對人類也有所了解。
  
  里面到底是什么,秒靈主不肯說,只告訴三個人類怎么做。
  
  靈主一邊按照秒靈主提供的方法,使用靈蘊,配合秒靈主的靈蘊,形成一條穩定的光暈通道,一邊“看著”飛入通道的1216號飛船里面的三個人類。
  
  得到契約的阿里,正在它和妙靈主合力幫助下,飛速沖擊樞機境界。
  
  田有力瞪大眼睛,一如既往地超負荷工作在他的崗位,雖然靈主覺得沒有必要,但也不能說完全沒有用處,正是因為田有力工作狂般的不離崗位,才沒有錯過阿里的逃生信號,救了阿里一命。
  
  傷勢恢復了一些的老木,是三人當中唯一話不多的人類,沒有什么特別之處,只能說是田有力的幫手。
  
  穿過環形之后,一切就要靠這三個人類,靈主雖然對田有力有所好感,但是對他的能力很擔心,在它心目中,楚云升的新艦里,比田有力能力強的人類不要太多。
  
  可是它沒辦法,沒得選,秒靈主也是一樣,它至少有三個人類,秒靈主一個都沒有。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1216號飛船終于被送入了光暈,光暈隨即消失,1216號飛船也跟著消失,仿佛憑空不見了一般詭異。
  
  靈主和秒靈主帶著一些幸存的星空生命,分別在星空的兩側靜靜的等待,未來已經轉交到三個人類手上,一下子變得渺茫起來。
  
  安靜,仿佛是這片世界此刻的唯一主題。
  
  靜,靜到不能再靜。
  
  靜謐之中,一道暗的影子,悄然接近到附近星空,安靜的不讓兩個靈蘊越來越少的靈主發覺。
  
  它們似乎也在等待著什么,“目光”緊緊盯著兩個活的靈。
  
  和這里的安靜比來,星空另外一邊的巋靈主想要安靜也安靜不下來。
  
  它已經收到雪域使的信號,停止了所有反擊,只維持著航速與對剩下的飛船保護。
  
  但是它想停下來,圍殺的飛船卻不想如它所愿,立即加大圍殺的力度與頻度。
  
  更可怕的是,它發現圍殺它的飛船越來越多,包圍它的網也越來越大,仿佛附近暗域中的圍殺飛船都紛紛朝著它這里趕來,將它圍得水泄不通。
  
  不過,它終于快要和給它發來援救信號的“生命”匯合了,算是見到一絲曙光。
  
  座艦里的星空生命一刻不停地掃描星空,頻繁對信號來源方向進行巡天監測,但外界的信號越來越少,仿佛都被堵塞在一道墻壁上。
  
  每一次,都需要巋靈主使用靈蘊打穿這道墻壁,才能暫時獲得一點來自外面的信號。
  
  當巋靈主第五萬六千三十一次擊穿這道墻的時候,一支比起它們的殘存艦隊而言,極為龐大的艦隊出現在它們的監測視野之中。
  
  “是它們!”
  
  座艦中的星空生命都如釋重負地向巋靈主報告。
  
  等到了這么久,終于等到了一個愿意理睬它們并發出回信的艦隊,即便還不知道對方的真實身份,但總好過什么也沒有強。
  
  然而巋靈主卻有些高興不起來。
  
  這不是楚云升麾下的艦隊,顯而易見,楚云升那邊,基本沒有大量的戰艦同時出現這種情況,都是一艦模式。
  
  除此之外,它沒有感覺到這支艦隊有靈生命存在,卻可以頂著圍殺飛船的影響與分解,破開它們的包圍,航行與沖殺到這里,必然靠著某些神奇事物。
  
  以這支艦隊飛船的先進程度,神奇事物也肯定不是楚云升新艦那樣的頂尖科技,很有可能是什么“寶物”。
  
  再看看龐大的艦隊,巋靈主不難想到對方是誰了。
  
  有那么一瞬,它幾乎想要掉頭就逃。
  
  以它現在的情況,如果遇到銀河霸主,十有八|九要被抓走。
  
  它寧戰死在星空,也不想被銀河霸主抓走。
  
  但既然它沒有感覺到靈生命存在,而這支龐大艦隊又敢接近于它,說明里面真的沒有靈生命。
  
  它們可能的確是銀河霸主的部下,但銀河霸主未必就在這里。
  
  它還有機會,還有時間。
  
  繼續冒充楚云升的麾下,是巋靈主現在保住自己,對付銀河霸主的潛在危險,唯一也是最可靠的辦法了。
  
  非特別情況,它觀察過,銀河霸主不會主動招惹楚云升。
  
  經過并不復雜的雙方接觸,堅持自稱楚云升麾下的巋靈主,自愿接受對方的“指揮”,低調萬分,十分謙遜。
  
  跟在對方后面的巋靈主不知道,此時此刻,雪域使和它的助手凝枳,目的已經不是按照協議救它。
  
  它已經被列入了雪域使的目標之中,就等著自己的尊上趕到了。
  
  但此時雪域使也不知道,從新艦飛來的快速戰艦,正在以最高的航速,返回這里。
  
  并且,這艘戰艦里,還有它和凝枳的“老熟人”。
  
  而且,相對運動之下,用不了太久,它們就要相遇了。
  
  圍殺卻忽然瘋狂起來,一艘幽暗的戰艦,作為圍殺單元,第一次出現在圍殺巋靈主的大網之中。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