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659 豪華陣容

楚云升來去匆忙,戥重新規劃出了航線,他便離開新艦返回本體。
  
  新的航線,也是備用航線之一,戥常常會計劃出多條備用航線,以預防各種突發情況,尤其在與楚云升失去聯系的情況下,備用航線至關重要。
  
  宇宙太大,一旦錯過或迷路,很難再找到彼此。
  
  楚云升離開了,戥就成了全艦最為忙碌的人,大量的工作需要他馬上去做,其中兩件事又是重中之重,一件是根據楚云升帶回來的最新情報,增加對星空未知“聲音”的監測,另一件則是將探測艦改造成新的快速戰艦,讓它盡快出發。
  
  快速戰艦一直是新艦特殊的作戰單元,先后完成過許多次重要任務,戰艦里的人員配置歷經長期磨合與配合,也漸漸趨于穩定。
  
  時至今日,尤其是最近,又出了一些新的變化。
  
  快速戰艦里原來的主要配置種族,在不久前產生了撕裂,一部分成功地進入了第二層信息世界,另外一部分留在了底層信息世界。
  
  勢必會有些種族有人將被調整出去,而有些種族有些人則要被調整進來。
  
  戥做了一個大致的規劃,再讓雷去審核與最終確定。
  
  雷一拿到戥的規劃名單,立即大幅度地升級部分人員配置,正如它和五序爭論所說,它非常重視這次行動。
  
  它首先找來卓爾人22156道:“這次任務非常重要,派其他人去我不放心,只有你去才行,具體事項我已經在給你的文件中注明,你還有什么地方有疑問嗎?”
  
  22156看完文件,毫無波動地道:“沒有。”
  
  雷讓它去準備,接著找來最近一直深居簡出的浮尊者,先是說道:“你的狀態最近一直很不好,但是這次任務必須你親自去。”
  
  浮尊者有些遲疑,似乎不大想離開新艦,但雷的態度很堅決:“你的事情我知道,我們已經給你檢查過很多次,沒有問題就是沒有問題,你明白我這句話的意思嗎?”
  
  浮尊者有些茫然,也有些心慌的樣子。
  
  雷只好耐心解釋道:“我們以現有的技術檢查不出任何問題,那么即使你真的有問題,以現有技術也解決不了,該怎樣還是會怎樣,你再擔心也沒用。”
  
  浮尊者想想也確實如此,雖然這個道理戥也和它說過,但是它總還是有幻想,幻想自己沒問題,所以一步也不想離開讓它感到安全的新艦,因為每次離開新艦,它都會覺得自己有問題。
  
  它一橫心,總這么躲著也不是事,真要有問題,干脆出去看看到底會出什么問題好了。
  
  作為安全部的一員,同時又隸屬于源門樞機的戰斗體系,浮尊者大概知道讓自己去的原因。
  
  但它知道自己在非戰斗的其他領域能力實際情況如何,馬上跟雷要了拔異和海國大殿主,跟它一起去快速戰艦執行任務。
  
  不用它說,雷本也要找來拔異的,但是當它通知拔異的時候,發現拔異已經被戥找去了,只得作罷。
  
  比起雷這邊派出的豪華陣容,戥那邊就要低調的多。
  
  戥只從合生命中抽調了一部分,加入到快速戰艦原有的船員中,替補被淘汰的部分。
  
  沒有通過審核系統進入第二層世界的人,包括岐沉,都被淘汰出快速戰艦。
  
  信息世界的一個空間中,戥的分時正向拔異身邊的弭婭道:“……少個阿里,否則你們現在各個環節都沒有大問題,弭婭,還是你來做艦長,我剛剛接到消息,安全部會派卓爾人一起登艦,你也不要有壓力,正常情況下,它基本上不會干涉你們。”
  
  即便戥這樣說,弭婭還是很吃驚:“卓爾人?那為什么不讓直接它來指揮?這樣不是更好么?”
  
  戥道:“它有它的任務,而且它的任何比你們要多要重,你們最大的任務就是保證以最快的速度航行,當然,如果遇到它認為戰艦到了你們無法解決的危急時刻,它會接管快速戰艦,這是我剛剛給它這次行動中特別的授權,否則以安全部的身份不能接管作戰類的快速戰艦。”
  
  弭婭想了想道:“我明白了。”
  
  戥接著又說道:“安全部不僅派了卓爾人,還派了浮尊者,我已經同意了,離開新艦后,你們可以立即成立一個研究部分,專門負責觀察浮尊者的變化,做好記錄,可以讓海族的樞機參與,負責雙方的溝通問題。
  
  浮尊者一直說它感覺自己有什么問題,我覺得可能真的有,但在新艦附近檢查不出來明顯的問題,這次安全部既然也要派它去,你們正好觀察一下它到底有什么問題。”
  
  弭婭道:“讓合生命來主要負責這件事吧,它們比我們更合適。”
  
  弭婭開始想著艦內的任務分配,拔異卻和她所想的方向不同,聽說安全部派了卓爾人和浮尊者一對豪華組合去,他立即意識到烏怒人對這件事的重視,不止是重視程度有多重的問題。
  
  恐怕,不僅僅是巋靈主的問題了。
  
  戥要說的事情已經說完,弭婭趕緊去組織人員了,拔異卻賴在戥的分時空間里不走,他估計烏怒人會找他,干脆躲在這里不出去,這里最為“安全”。
  
  安全部如今的確越來越厲害,也的確越來越重要,別的不說,意意斯這次發回來的情報就極為關鍵。
  
  但拔異真的不想像那個卓爾人一樣,稀里糊涂地就成了安全部的人,雷的意圖他早就發現了,戥還提醒過他,如果不是戥的幫忙,他估計自己早就逃不過雷的掌心了。
  
  戥對他的心思很明白,他不走,也沒趕他,讓他說說對于即將到來的火蟲衛的想法。
  
  有著戥的“保護”,拔異是幸運的,而與拔異比起來,現任于安全部的卓爾人22156,卻是不幸的。
  
  當22156從雷那里離開,就一直等著五序出面阻止它的這次任務,而阻止的唯一辦法,就是將它直接召回去,解除安全部的職務。
  
  剛才,它聽從命令接受任務,并無反對,是因為它只要還是安全部的人員,就必須這樣做。
  
  但它聽命執行任務,和五序出面阻止不是一回事。
  
  所以出來后,它一邊準備,一邊就在等著五序的阻止,它知道五序和雷之前為這件事爭執了很久。
  
  然而,等了很久,五序始終沒有動靜,一點都沒有。
  
  直到它一絲不茍地準備好所有工作,戥也將探測艦改造好,出發人員即將登艦的時候,五序連影子都沒有出現過!
  
  它敏銳地感覺到五序的想法出現了變化,而這種變化可能會讓它永遠也無法離開安全部,但它仍然抱著一絲希望,在最后登艦的時刻走在了最后,從息體里出來,就一直回望,希望五序出現。
  
  但,最終,艙門關下,五序始終沒有出來阻止,將它召回卓爾人中去……
  
  新的快速戰艦很快出發,離開新艦與襲擊者星艦,朝著意意斯發來情報的方向而去。
  
  新改造的快速戰艦具有新艦和襲擊者才有的動靜兩分態技術,速度極快,成了名副其實的快速戰艦。
  
  在它加速航行向巋靈主點燃的“火藥桶”的時候,星空中被人漸漸遺忘的一個角落,曾經爆發過五靈激戰的一個星系里,正發生著因求生而導致的新變化。
  
  1216號飛船里,田有力苦口婆心地勸說著自己跟前的冷星人:“按照家里的說法,我它么就是個奸商,要契約有什么用?能起到什么作用?屁的作用都沒有!而且我還有其他任務。
  
  阿里,你就不同了,你的情況非常適合現在的需要,靈主和左旋的秒靈主合力幫助下,讓你達到樞機絕不是難事,到時候,在秒靈主的辦法之下,靈主和秒靈主一起配合,你以樞機之力捕捉到機會,帶著我和大木才能混進去,我們才有希望,才能全都活下來!”
  
  他跟前的阿里堅決道:“不行,我已經說了很多遍了不行,我絕不會要靈主的契約,絕不會背叛新艦,背叛賽斯比……熾武的。”
  
  田有力道:“這和背叛有什么關系?拔異那個大騙子的契約,據說不是也不是楚先生的嗎?他背叛過新艦背叛過楚先生了?”
  
  阿里搖頭道:“拔異大哥的情況不同,我如果要了靈主的契約,靈主可是活生生的就在這里!”
  
  田有力怒道:“你怎么這么頑固不化?我不相信一個契約就能決定什么,我們活下來的意義不僅僅是我們活著,對家里極其重要,你要明白啊!”
  
  不論他怎么說,阿里始終接受不了。
  
  這時候,一直不吭聲,傷勢稍微有些好轉的老木,忽然插嘴道:“阿里隊長,我說話可能有點難聽,我覺得你是自私,是,要了靈主的契約,你就有可能不受你控制地走向我們的對立面。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不要,你,我們都會死,結局是全死,如果要,即便你擔心的事情發生了,那么最多你還是死,無論哪一種結局,你都是死。
  
  所以既然都是死,你就不想背叛自己,不想背叛家里背叛楚先生,自己心里舒服了,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既然你都是死,為什么不死的有意義一點?
  
  選擇不要,你死了,對家里沒有任何意義,選擇要,我們可能活下來,可能知道那里面到底是什么?為什么我們人類也許能進去?將來有機會就可以告訴家里,你死就有意義。
  
  那么你還堅持不要這份契約,到底是為什么?”
  
  阿里怔了一下,最終嘆息一聲,道:“老木,你說的對,但是你不懂我們這些人后來漸漸開始對契約的憎惡……算了,你還是說的對,我沒得選。”
  
  他走出飛船,向黑暗中的靈主道:“我有兩個條件。”
  
  如果有其他種族在這里,一定會震驚萬分,從來都是渺小的生命求著如神靈一般的靈主,賜予自己一份契約,而在這里,反而顛倒了過來,靈主“求著”渺小的生命接受契約……而這個生命還要談條件,而且一次還要談兩個條件!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