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655 第一次接觸

培育者呆了呆,腦中心像是卡了殼,怎么想都沒法再想下去。
  
  它呆呆地望著射向船外黑暗星空中的那道影子,它和它保護著的幼體們似乎創造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歷史,如果它們的種族還能延續下去,這個歷史將永載本族史冊。
  
  一個靈,曾出現在它們的飛船中,曾和它們“交談”過,曾……不管這個靈的目的是什么,對任何星空種族而言,都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培育者沒有見過任何的靈,它的種族自誕生起,到現在為止,也從未見過。
  
  它們最高只遇到過一個高能生命,至于靈,從來都是在傳說之中的
  
  傳說宇宙中存在靈。
  
  傳說有靈活動過的遺跡。
  
  傳說遇靈即死,無有生存。
  
  傳說靈在大肆屠殺宇宙中的生命。
  
  ……
  
  傳說有很多,有的是它們截獲并翻譯出來的其他星空種族發出的信號,有的是它們考察陌生星系內部時發現鬼斧神工般的遺跡,從而做出的推論,等等。
  
  來源有很多,但從未真的見到過。
  
  這是第一次,是它們種族歷史上第一次與一個靈接觸,而結果卻和傳說有些不同。
  
  它們沒有被瞬間殺光,但也沒有被收為附屬。
  
  來了,說了幾句話,然后又走了,簡單與奇怪到無法相信。
  
  “真,真的是靈?”
  
  恍惚中,培育者有些艱難地向剛剛從核心區里出來的族人問道。
  
  “真。”
  
  那個族人地位比它在飛船里要高很多,不想告訴它在核心區里發生的事情,只簡單地說了一個字,然后追問它道:“它是你帶到核心區來的?”
  
  培育者仍然在不可思議之中,恍惚地道:“是,是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那族人對它遲鈍的反應很不滿,倒是它保護著幼體中一個腦中心幼體,能夠清楚地報告道:“它在今天測試之前沒有任何異樣,到第三輪測試的時候,忽然……對了,還有一件事,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它,但是我們在逃往核心區的時候,遇到過危險,可入侵進來的生物卻忽然死了,我懷疑也可能是它的原因。”
  
  地位較高的那族人立即道:“入侵生物死了?尸體在哪里?馬上帶我過去。”
  
  “就在363通道第82段末端,我當時悄悄記錄了它出現時與死時的各自位置點。”那幼體擔心地道:“現在過去安全嗎?”
  
  地位高的族人沒有回答它的問題,卻好奇地問道:“你為什么要做記錄?”
  
  那幼體老老實實道:“我也不知道,我看到陌生的生物入侵進來,第一反應就是記錄下來。”
  
  這時候,恍惚中的培育者忽然指向那幼體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十一執行官,它不是被核心區的那個東西影響而忽然突變的,它是那個靈故意改變的。”
  
  被培育者稱之為十一執行官的那個族人,一邊帶著它們朝著殘斷的通道飛去,一邊更加奇怪地問道:“什么突變,改變?”
  
  培育者清醒不少,一口氣道:“當時測試的情況是這樣的,這個幼體和那個靈,還有一個,一共三個都基本上要被淘汰的,但是最后卻奇跡般地通過了……所以,我敢肯定,一定是那里靈所為。”
  
  十一執行官深深地看了能夠清楚說明情況的那幼體一眼,道:“從今天起,讓它跟在我身邊,我親自教育它。”
  
  一眾幼體,包括培育者,都對那本該被淘汰的幼體投以羨慕的目光,而另外一個同樣被楚云升改造過的幼體,卻似乎對此并不關心,自核心區里的那個東西飛出飛船之后,它就神游物外一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到它們趕到第363通道第82段末端時,那恐怖的入侵生物依然一動不動地“死”在那里。
  
  有族人要試著上去檢查,但十一執行官趕緊阻止道:“不要動它!”
  
  這時候,從核心區射出的兩道影子,一前一后,都消失在茫茫的星空之中。
  
  外面的戰爭已經停止,包圍網生生地被撕開一道巨大裂口,大量飛船中的生命為之一空,如幽靈一般地無序四散漂流,大家曾包圍的目標體,早就殺出一條航道,遠遠而去。
  
  它們的飛船也已殘破不堪,推進器因為損壞而完全停止工作,靠著慣性在宇宙中漂行。
  
  活著的族人搶修飛船各處緊要的地方,并派出更小的戰艦前往附近的區域,搜集其他星空種族死絕后留下的空船殘體,作為修理本艦的物質原料。
  
  它們很不幸,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族人,被入侵的生物殺死,但它們也很幸運,它們是對方殺出去的路線上唯一存活下來的種族,而且還成功地擺脫了核心區中那個東西的控制。
  
  可是,活下來的它們現在卻不知道未來要飛向何方?
  
  星空之中,似乎沒有任何地方對它們表示歡迎,以它們的弱小,很可能不久后,就會再次被它們以前的“戰友們”所包圍,然后再次俘虜……
  
  唯一的希望,大概就是它們以前所知道的一個叫做銀河霸主的靈了。
  
  它們甚至懷疑,進入它們飛船的靈,可能就是那個銀河霸主!
  
  ……
  
  楚云升一邊快速改造著生命體,一邊以靈蘊加速,追著前面的一道影子。
  
  但不久,他在嘗試過多種捕捉辦法,并記錄下它各種躲避方式后,就放棄繼續追下去了。
  
  用靈蘊硬追,消耗太大,浪費太大。
  
  而且這東西太詭異,他的靈蘊都有些控制不住它,即便被他接近,這東西也會迅速地“消失”。
  
  不過,借助腦生命的幼體生命體,楚云升仍然在它們飛船的核心區里,成功地近距離地與之接觸過。
  
  雖然捕獲它的目的沒有達到,但近距離了解它情況的目的則勉強達到了。
  
  它能夠從生命的零維與多維世界之間,影響生命對外感知與判斷,這是楚云升在進入腦生命飛船核心區后的第一個發現。
  
  第二個發現,是它表現出來的形式,像是金屬,但又不是,形體類似于一個圓柱體,有正常人類的大小,看起來像是一個部件。
  
  第三個發現,是楚云升以腦生命幼體直接接觸它的時候,也是被它隨后覺察到楚云升并非腦生命的時候,楚云升發現它內部有著一種程序一樣的語言,非常簡潔有效,但是看不懂。
  
  除此之外,最后一個發現,是楚云升在追捕它的時候,它突然消失時出現的現象。
  
  它并非真正消失了,楚云升試探出它有很多隱藏自己與躲避危險的方法,比如分解開來,散入星空,但在靈蘊面前,最有效的,卻不是這些,而是它躲入到它自行打開的一個空間里面去。
  
  楚云升經過反復證實,確定就是他見過的反空間!
  
  這讓楚云升一下子想起地球上的事情,想起卓爾人過去的事情,反空間都是被頻繁提及與出現過的。
  
  停止追逐后,楚云升周圍已經是空曠無物的暗域,衛和主腔體早就飛遠了,腦生命飛船也距離他很遠了。
  
  他已追出了戰場。
  
  用靈蘊再飛回去,純粹是浪費。
  
  他立即自死,回到氣泡世界,追溯回本體。
  
  衛和主腔體不受他控制,否則要在戰場上捕獲一個神秘物體還是有可能的。
  
  它們指望不上,新艦卻是可以指望的。
  
  無論如何,也要捕獲一個神秘物體,不但涉及到反空間,很有可能和卓爾人過去的秘密有所關聯,而且這東西有很多,且似乎越來越強大,捕獲一個,詳細了解一下,未來才能有更好的應對之法。
  
  可惜這些事情,衛和主腔體都指望不上,要盡快與新艦匯合才行。
  
  當他回到本體,出現在主腔體之中時,衛依然在外面忙著它的工作,仿佛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剛才進行猛烈反擊的火蟲好像也不是它一樣。
  
  楚云升以分裂體來到外面,繼續跟在衛后面觀察它的工作。
  
  許久后,在一次衛需要其他所有戰蟲協助的工作中,楚云升忽然發現其中沒有那個裝死的戰蟲。
  
  “裝死的那個沒回來?”
  
  楚云升回來后第一次向衛說話。
  
  衛不理它,主腔體也沒有回應。
  
  楚云升立即明白,衛肯定知道那個戰蟲被“裝”了,但是不想讓它解除“裝死”的狀態,因為要解除就要詢問楚云升,就要知道楚云升的計劃,然后會繁衍出一大堆問題,弄不好衛自己都要被楚云升套入進去。
  
  所以衛干脆不管不問,時間一長,那個戰蟲一旦發現自己的處境,就會自動由“裝死”變成“真死”,沒有任何后患。
  
  楚云升被衛的死邏輯弄得無話可說,他當時以為那只戰蟲被主腔體順帶帶走了,而且他要全力追神秘物體,不可能分靈蘊再掃遍全飛船,誰想到衛和主腔體竟然都沒帶它走。
  
  “你和主腔體小心周圍星空,我再回去一趟。”
  
  楚云升剛進入氣泡世界,卻立即極度警覺地發現周圍的氣泡世界仿佛籠罩上一層陰影,許久以來,他再次感覺到生死危機。
  
  如果不是因為要回腦生命飛船一趟,臨時改變計劃現在就進入氣泡世界,而是按照原來的巡邏計劃時間進去,可能已經遲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