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654 它是靈

腦生命飛船制造水平一般,核心區也沒有多少獨特的技術,只有一道球型的白色屏障,看不出“門”在哪里,但球型壁障外已經聚集了不少腦生命。
  
  看到它們,帶著幼體們逃來的培育者頓時松了一口氣,還好,還有族人活著。
  
  但馬上,它便如入黑洞,聚集在壁障外的一個腦生命告訴它,壁障從里面鎖死了,打不開了。
  
  飛船撕裂的程度越來越大,到處都在警報,到處都在晃動蹦碎,培育者飛上前,在潔白的壁障上,一連嘗試了許多次校驗,壁障都毫無反應。
  
  “里面的族人可能數量已經夠了。”一個腦生命黯然地向培育者道:“我們是多余的。”
  
  培育者愣了一下,意識到了什么,默然不語,片刻后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拼命對著壁障輸入信息道:“我們可以不進去,但是幼體還在外面,它們是我們新一代技術下新的一代,是我們的希望啊!”
  
  但是,里面仍然毫無反應,仿佛核心區里面的控制權已經不是它們的族人了。
  
  又是一道恐怖生物化作的射線從不遠的船艙射過,那里的船體爆裂地向星空四射各種飛船零件與各種物體。
  
  培育者急了,它平時對幼體尤其是淘汰的幼體很冷漠,但在這個時候,卻始終沒有放棄,掙扎著再次輸入信息道:“其中有三個幼體,出現了變化,很奇特的變化……”
  
  在它快要絕望的時候,屏障忽然打開了。
  
  培育者大喜,急忙讓幼體集合體趕快進去,它自己倒是遵守諾言沒有進去,但旁邊有其他的腦生命想要沖進去,培育者大驚,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但沖進去的幾個腦生命,剛剛到屏障打開的縫隙道一半,忽然里面出現一道白色光線,那幾個腦生命頓時在白光中被分解,瞬間成了分子甚至是原子層次的星際塵埃。
  
  外面還有一個族人在培育者大為不解地目光下,調出一個武器,試圖朝著里面攻擊,但武器根本打不開,跟著便被它后面其他腦生命一擁而上禁錮住。
  
  失去武器,被禁錮住的腦生命掙扎著瘋狂地大喊:摧毀它,摧毀它!
  
  培育者不知道它在喊什么,面對突生的種族內部分裂巨變,作為只是幼體培育者的身份,它有些滿然不知所措。
  
  這時候,又有一波,大約五六個腦生命沖上來,看上去和剛才試圖沖進去的那些族人是一起的。
  
  它們不再管被禁錮住的同伴,也不去管禁錮它們同伴的族人,根本不理會培育者以及它帶來的幼體們,馬上集合成一個大的生命體,帶著一件被它們生命體所緊緊封閉的武器,利用壁障縫隙口處的混亂,突擊地往里面繼續沖。
  
  “等一下!”
  
  培育者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但壁障馬上就要關了,在它們經過自己面前的時候,培育者大聲道:“你們干什么?讓幼體進去,它們才是我們的希望……”
  
  帶著武器朝里面沖的大生命體中,一個位于后面的腦生命,將培育者強行地推開到一邊,冰冷地道:“希望?不摧毀它,就沒有任何希望。”
  
  大生命體里,說話的族人前面的一個族人馬上向它道:“你跟它說什么?浪費時間!它不可能明白的,等摧毀了那東西,它就明白了,快,這次一定要進去。”
  
  培育者被推到了一邊,感覺整個世界都瘋了,外面瘋了,族人也瘋了。
  
  沒有例外,剛剛沖去的大生命體最后也成了星際塵埃,它們的武器也一樣,連啟動都沒有機會。
  
  壁障外的族人又開始自相殘殺,圍繞著打開的縫隙道廝殺,瘋掉的族人數量很少,但是極為瘋狂,培育者腦袋一片的混亂,只顧得上保護著它身后的幼體們,好在雙方都沒有對幼體發起攻擊。
  
  它找了個暫時相對安全的地方,清點了一下幼體,只有二十九個了,少了一個,不知道什么時候少的,也不知道是死了,還是自己脫離集合體掉隊了。
  
  屏障縫隙道口的瘋狂殘殺隨著縫隙的重新關閉而漸漸平息,培育者絕望地望著再也不會打開的球型核心區。
  
  希望里面的族人能夠延續種族吧。
  
  它嘆息一聲,自擔任培育者以來,第一次抱歉地看了幼體們一眼,望著不遠處撕裂的船體端口,以及一片狼藉的自相殘殺戰場。
  
  為什么會這樣?
  
  它們怎么會瘋了?
  
  它們要摧毀什么?
  
  為什么要說和我說了我也不會明白?
  
  它們到底怎么了?
  
  ……
  
  培育者此刻心中有很多疑問,但卻無人能告訴它。
  
  它沒有參與其他族人的內亂廝殺,它是培育者,只要是合格的幼體,它就有義務保護它們,所以及時飛船馬上就要被徹底撕裂,它也在試圖保護幼體們到最后一刻,雖然它知道是徒勞。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沒人知道核心區里面發生了什么,也沒人知道外面的星空發生什么。
  
  培育者靜靜地等待著死亡,幼體們靜靜地按照教材規定,在它的身后,記錄著飛船毀滅前的信息,同時也等待著死亡。
  
  等待死亡的同時,培育者感覺自己忍不住地越來越頻繁地在想:為什么會發生內亂?剛才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越想越停止不下來,越想也越來越多,它感覺自己好像想到了什么關鍵的地方,但是就是想不明白,仿佛也有一個壁障,將它的思維限制在規定的軌道之內。
  
  不知道過了多久,飛船外面的暴虐似乎小了很多,飛船也已經很久沒有再受到攻擊了,哪怕飛船只要再被攻擊幾次就要徹底被摧毀,但攻擊卻仿佛停止了。
  
  培育者沒有能夠想到關鍵的地方,卻忽然意識到,好像從它來到核心區以后,飛船受到的攻擊程度就在急劇下降。
  
  為什么?
  
  明顯只要再攻擊幾次,飛船就要徹底被摧毀!
  
  不,不對,不是再幾次,是只要再沖擊來一個恐怖生物,就能滅絕它們在核心區外的所有生命。
  
  但是卻沒有,一個恐怖生物都沒有再出現過。
  
  最后一個,還是以射線的方式直接穿透過去了,頭也不回,甚至是迫不及待要離開它們飛船一樣,培育者感覺自己也快瘋了,滿腦袋胡思亂想
  
  等一下,恐怖生物到底是什么東西?
  
  我們怎么沒有調查清楚,就對它們開戰?
  
  負責戰爭的族人在干什么?
  
  咦?
  
  不對,再等一下,我們為什么要和它們開戰?
  
  好像以前從沒見過這種生物。
  
  以前?
  
  對了,我們以前在哪里的?
  
  為什么要飛到這里來?
  
  等等,我怎么忽然會想這么多?
  
  不對,我,不對,不對!
  
  不對!
  
  我?
  
  我明白了!
  
  快,摧毀它……
  
  培育者驚恐地沖向核心區,但這時候,一道強大的力量將它掀起,拋飛!
  
  還好,幼體集合體們急忙將它接住,否則它就要直接被拋飛到外面的星空之中了。
  
  核心區忽然裂開了,兩道影子一前一后地射了出來。
  
  第一道,它知道,是族人曾經引以為豪的驚喜發現,而現在卻是它在這個世界上想要摧毀的第一個東西。
  
  第二道,它也知道,正是自己帶來幼體中的一個,且是三個表現異常的幼體中的一個。
  
  但這個幼體的生命體此刻正在以它完全不可思議的方式,正在急速地改變著生命體,并且迸發著它完全理解不了的力量體系。
  
  這絕不是原來的幼體,也絕不是它的族人。
  
  “它是靈!”
  
  一個從核心區里走出來的族人,看著它,“恐怖”地說道。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