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1651 想知道為什么嗎

暗域中出現的神秘圍殺,作為新艦遇到的重大事件之一,楚云升在回過新艦后,就已經了解過。
  
  戥在信息世界中心有詳細的記錄,包括意意斯和暉甘生命的事情。
  
  根據暉甘生命的描述,它們有可能從思維乃至意識上,都被飛船中一件神秘的東西所控制,如果不是遇到了新艦,它們甚至不能清醒過來。
  
  楚云升在回到本體后,每隔一段時間進入氣泡世界,偵測周圍的動靜,尤其是搜尋陌生靈的下落。
  
  在多維世界的星空中,或許有許多辦法可以隱藏,但在氣泡世界里,生命無所遁形。
  
  唯一的難點在于氣泡世界里沒有距離遠近的概念,如何判斷是否有生命接近,一切都要靠經驗大致判斷。
  
  楚云升發現大量生命疑似接近自己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為了確定無誤,他在飛出腔體后,又仔細地觀察過周圍的星空。
  
  各方面的觀察情況對比,都與戥記錄的圍殺生命很接近。
  
  楚云升等到它們合圍成功,立即采取行動,暫停對衛工作的觀察與記錄,馬上來到氣泡世界里。
  
  因為氣泡世界的特殊性,無法分辨到底有多少參與圍殺的生命,楚云升也不需要知道究竟有多少,只要能抓住一個就是成功。
  
  迅速地觀察一遍后,楚云升選擇了一個相對較弱的生命,入侵對方的零維。
  
  此生命的零維不是很強,但似有一絲一抹籠罩的力量在保護著它們,不過力量很小很弱,尚未壯大,以楚云升在氣泡世界中的熟悉,小心下就能侵入進去。
  
  他的黑氣在不久前與陌生靈交戰時已經用完,本體在衛打造的腔體中待到現在為止,黑色漩渦里產生的新的黑氣也只有一絲絲,能達到氣泡世界中的更是少得可憐。
  
  這一絲絲的黑氣其中一部分還被他留在了黑色漩渦中,沒有進行凈化,準備讓那個“小偷”來偷。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一直在本體的緣故,那個“小偷”始終沒有再出現。
  
  ……
  
  楚云升入侵成功后,很快恢復了對多維世界的感知。
  
  第一道感知,他便感覺到該生命的飛船并不很先進,如果在新艦里,該飛船中的種族,最多位于第二層信息世界下等水平。
  
  飛船里有許多看起來很科技實際上很“古老”的通道,這些供生命體通行的管道標志著星空技術上的落后。
  
  信息交互的方式仍需要通過大量中介物,傳遞的效率與速度不高。
  
  最明顯的落后地方,便是楚云升現在的生命體,還是一個幼體,卻完全比不上烏怒人的培育期幼體,不但弱小,培育的方式還停留在原始的淘汰制上。
  
  雖然看得出來,它們已經獲得一定的生命技術,可以讓下一代幼體更加的優質,但淘汰制就是淘汰制,仍需要從優質的幼體中,在它們的成長過程中選拔出最為合格的,和烏怒人在本質上天差地別。
  
  當然它們也并非沒有優勢,生命體的腦區中心很發達,形體似是透明的液態物質,可以形成任何形狀,相互也可以融為一體,但此時基本上都是一個個球體形。
  
  楚云升便是這些幼體中的一個,正在進行某項測試,原始成績似乎并不能讓它們的培育者滿意,疑似處于被淘汰的邊緣。
  
  優秀的幼體自然是最受到重視的,此飛船種族的培育質量還算可以,一共三十多個幼體中,和楚云升一樣處于被淘汰邊緣的,只有三個。
  
  三個都在角落里,除楚云升外,其他兩個都帶著羨慕與痛苦的神色看著其他優秀者,尤其是前三個最為優秀的幼體,那是和它們正好成反比的教育典型。
  
  新一輪的測試暫時還沒有輪到它們三個落后者,楚云升利用這點時間,以三大族的技術快速且隱秘地入侵到飛船的系統中。
  
  但他沒有入侵的太深,只簡單地了解該生命的語言、習慣以及飛船內情況等基本信息。
  
  因為黑氣的匱乏,又因為一次入侵行動暴露后必然帶來所有神秘事物的警覺,楚云升實際上的機會只有這一次。
  
  能否成功地接近到這艘飛船中的神秘事物,也可能只有這一次機會。
  
  因此,他十分的小心謹慎。
  
  在無必要的時候,他絕不會觸及該生命飛船內的禁忌地方。
  
  幼體并不是很好的選擇,活動范圍受到大大限制,但這不是楚云升可以選擇的,他只能選最弱的零維入侵,成功率高,動靜小。
  
  凡事有弊也有利,星空外馬上就要開戰,成年體生命肯定要被賦予大量繁重任務,沒辦法擅自離開崗位,而不到危機的時刻,該種族的幼體主要任務就是學習,自由度大許多。
  
  獲得該生命飛船內基本情報后,楚云升便不再四處隨便試探。
  
  過一會,就要輪到他這個生命幼體測試了。
  
  根據他剛剛了解到的情況,這一次測試,和之前所有的測試都一樣,不能通過的,都將被無情地淘汰。
  
  淘汰者,在這艘飛船內,沒有存在的價值。
  
  雖然浪費了許多培育資源,但是繼續讓它們存在著,該種族培育者們認為會浪費更多的資源。
  
  測試已經到了最后三輪了,根據前幾輪的表現,這一次淘汰者,估計就是楚云升和他旁邊的兩位幼體了。
  
  那兩位幼體很難過,也很痛苦,看得出來它們已經很努力了,但是依舊跟不上那些優秀者的進度。
  
  楚云升簡單地檢查了一下,發現它們落后并非是主觀上的原因造成的,事實上,這兩個落后者一直都很努力,問題出在兩個落后者幼體的生命結構上。
  
  該生命的生命技術只能保證一代比一代要好一點點,但不能保證每一代生命體結構都能保持完全相同的一個水準,尤其是超過它們技術領域的生命結構部分,就必須要靠淘汰制來選擇最優的,那些地方對它們來說是看不見的盲區地帶。
  
  楚云升不能讓自己被淘汰,也不能讓自己太顯眼地從三個落后者忽然獨自合格,便對他旁邊兩個的幼體,稍微改造一下,改造的技術對于該生命種族來說,屬于生命技術的盲區,被發現的風險不高。
  
  改造過程很快,靈蘊也沒有動,楚云升用該生命種族的生命體特性,和旁邊兩個落后者直接接觸,用暗能來改造。
  
  一觸既離,同時給它們按照三大族的技術輸入一定量的該飛船種族的“先進知識”,好讓它們足以應付此次的測試。
  
  很快,測試就輪到了它們。
  
  楚云升排在三個中的中間,前面的落后幼體,很沮喪,很難過,它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改造過了,以為自己這一次測試之后就要被淘汰了。
  
  測試合格的幼體之中,有幾個幼體似乎和它很熟悉,帶著期望和鼓勵地看著它,但它們都知道奇跡是很難發生的。
  
  在之前多次的測試中,它們不得不面對絕望而殘酷的事實它們熟悉的同伴,一個接著一個被淘汰,被消失,此后再也沒有見到過,不用問也知道淘汰的結局是什么。
  
  前幾輪的成績已經很明確了,后三輪再出現奇跡的概率極小,需要很高的成績,才能將總輪成績拉平,不至于被這一次測試所淘汰。
  
  但即使如此又有什么用?下一次測試中還是要被淘汰。
  
  相對于幼體們的同情,那些成年的培育者則十分的冷漠,它們甚至都有些不耐煩了,只是礙于程序的原因,必須要測試完后三輪。
  
  在它們眼里,三個落后幼體只是在掙扎罷了,它們見多了,包括它們也是幼體的時候。
  
  然而,后三輪的測試結果,卻讓所有培育者大吃一驚。
  
  竟然全都通過了,尤其是第一個,還是超常發揮,在后三輪的測試中,獲得了前三名都沒有的成績!
  
  培育者立即將包括楚云升在內的三個幼體拉到實驗室,反復檢查,卻根本檢查不出什么來。
  
  最終只能歸結到星空異變之中去,這樣的事情,尤其是在它們得到那個神秘東西之后,在成年生命體身上發生好幾次了。
  
  外面的戰爭已經開始了,培育者們也要參戰,沒有時間浪費在這里,幼體測試的小波動和戰爭比起來,微不足道。
  
  飛船進入全船戰爭狀態,幼體們也被送入培育艙,繼續學習。
  
  “想知道為什么嗎?”
  
  楚云升以該飛船生命的語言信息方式,以該生命幼體該有的語氣,向原先差點淘汰掉的兩個幼體蠱惑道。
  
  即使對方是先進程度不高的星空生命,即使是幼體,楚云升也嚴肅與認真的對待,差池一點,這次機會可能就沒了。
  
  “想知道為什么嗎!?”
  
  楚云升繼續向其它極為期待他揭開謎底的二十七個幼體蠱惑道。
  
   培育艙里,一群幼體在他充滿誘惑力的蠱惑下,尤其是在他和另外兩個落后者奇跡般地通過情況下,都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很想知道是為什么,更想學習仿效楚云升和兩個兩個落后者。
  
  在它們成年之前,還有很多次測試,它們當中很多幼體注定要被淘汰掉。
  
  楚云升三個差點被淘汰的落后幼體在剛剛測試中的表現,即是所有幼體們未來的希望!
  
  “其實我也不知道……”
  
  楚云升繼續說出的話讓一眾期待的幼體們一下子仿佛墜入深谷,然而楚云升接下來的話,又讓它們瞬間充滿了希望:
  
  “雖然我不知道是為什么,但是我在測試之前,去過我們飛船最秘密的地方,在外面待了一會,回來和它們倆個待在一起,然后在測試中就忽然明白了很多。”
  
  “不相信,可以問它們兩個,是不是在測試中忽然明白了很多?”
  
  “所以,乘著飛船忙著外面戰爭的機會,我們可以再去一次。”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