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649 緊追不舍

巋靈主帶著殘存艦隊離開異常星系邊緣,將星光拋在身后,全速飛向唯一向它回應的信號來源坐標方向。
  
  茫茫宇宙,冰冷而無垠。
  
  本應是星空中王者的靈,卻不得不踏上逃亡之路。
  
  若放在其他星空地帶,或者放在其他時期,完全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殘酷的現實,就發生巋靈主的身上。
  
  它所寄予希望的“救援者”雪域使,在自己飛船內的時間不久后,終于收到了它發射出來的大量信號。
  
  凝枳已不需要再對信號做任何破解工作,只需要按照信號本身帶的字典翻譯這些信號。
  
  看著凝枳帶來的其中一條極為刺眼的信號,雪域使感到一種不幸中的僥幸,僥幸中又有不幸的感覺。
  
  這未加密的信號,直白地翻譯過就是:我是左旋前儲的麾下……
  
  很顯然它根本不是,因為在另外一條未加密信號中,它又很直白地向左旋前儲求援,愿意給出大量的條件。
  
  但它很無恥地這樣說了,未必在未來不會真的變成左旋前儲麾下的一員。
  
  雪域使感到僥幸,是因為它至少不是楚云升,感到不幸,是因為它仍和楚云升有關,而自己的航線又必須經由這里,如果要繞行的話,需要花費太多的時間。
  
  “帶上它一起走吧。”
  
  雪域使將巋靈主所發出的大量的在它看來都是垃圾的信息掃到了一邊,向凝枳問道:
  
  “現在能夠確定它是一個靈主嗎?”
  
  凝枳慎重地道:“根據交戰觀察,很有可能是,但在未真正接觸前,還不能完全的確定。”
  
  雪域使也凝重起來,思索片刻道:“如果是靈主,我們會很危險,你們一定要小心,隨時準備啟用尊上給我們的第二個寶物。”
  
  凝枳道:“都已經在準備之中了。”
  
  雪域使想了想,又說道:“如果是靈主,是左旋靈主的可能性不大,否則不會這樣亂來,是新神國靈主的可能性大一些,凝枳,你向尊上報告了嗎?”
  
  凝枳將一份即將要發出的密件交給它道:“已經準備好了,等你確認后發出。”
  
  雪域使仔細和認真地看完這份密件道:“就這樣發出吧,讓尊上決定。”
  
  凝枳將密件隨即迅速發出,然后說道:“尊上現在未必能看中它,另外,它和左旋前儲有關,如果真是新神國靈主,還需要提醒尊上小心。”
  
  雪域使考慮了一下,道:“尊上有完備的考慮,來的時候,一定會準備齊全,我們無需操心,再說我們知道的并不多,尊上很多計劃不會也不能直接告訴我們,一旦寶物失去作用,在那些靈主面前,以我們的層次隨時會暴露尊上的意圖。”
  
  凝枳沒有離開,就在雪域使的艦艙中工作,后續的事情,它隨時要和雪域使商議。
  
  它漸漸匯總了艦隊全力分析出來的觀察結果,吃驚道:“現在可能有些麻煩了,它可能真的是一個靈主,而且它的反擊正在激化游離機體的組織態,根據對戰爭觀察剛剛得到的結果顯示,比照尊上給出的標準,游離機體的組織態已經從一次態上升到二次態,現在可能正在演變到三次態!”
  
  雪域使馬上將凝枳匯總來的分析結果拿到自己跟前,沉道:“怎么會這樣!?二次態本來就很難達到,兩大神國又瘋狂地殺了那么多的星空生命……到三次態需要很久的時間吧?難道……?”
  
  凝枳思索片刻,想起了什么,立即將它們一路航行來時,對航線周圍星空的觀察數據再次調用出來,迅速地看了一遍,遲疑道:
  
  “你看這些歷史輻射信息,就我們所知道的部分,就能看出來它和它的艦隊被游離機體圍捕很多次了,損失極為慘重,頻率與數量遠超平均值。
  
  你再看其他地方的和其他被圍捕的生命,這份信息,還有這份,這份也有……最有代表性是最后這一份,這是疑似左旋神儲的星艦,和它在相同的星空區域,但左旋神儲的星艦被圍捕的次數遠遠少于它。”
  
  雪域使神情慎重地看著一份份信息資料,看到最后一份,有些質疑道:“是不是因為左旋前儲的星艦太先進,游離機體暫時放棄了?并不能作為依據?”
  
  凝枳道:“可能有這個原因,但即便如此,左旋前儲星艦被圍捕次數也遠少于它,它一直被那里的游離機體緊追不舍,不斷地圍捕,圍捕次數值絕對高的異常!”
  
  雪域使看向凝枳隨即計算出的圖表,緊緊地盯著那個突兀的高峰值,沉聲道:“所以,你認為這片區域的游離機體組織態變化異常,和它有關?”
  
  凝枳思考道:“雖然我不能找出具體的原因,但它一定存在某種特性,它不斷的反擊,尤其是這一次的強烈反擊,讓游離機體在圍捕它的時候,組織態得到迅速的變升!”
  
  雪域使見它非常肯定,大量數據又擺在自己面前,馬上下令道:“凝枳,你立即向它發射信號,也不用再加密,和它一樣,大量發射,讓它立即停止反擊,迅速向我們靠近,同時,你馬上再向尊上發射報告,告訴它,我們這里遇到的最新發現,以最高等級形式報告!”
  
  凝枳道:“我馬上去做,我們必須阻止這里的游離機體的組織態變態太快,一旦擴散出去”
  
  雪域使接過它的話,語氣中透著殺氣道:“一旦擴散出去,無數的游離機體都將匯聚到這里,迅速地變態,再擴散出去的時候,星空都要為之一變!
  
  雖然尊上說這是遲早的事情,但是尊上還沒有完全地準備好,尤其是我們這些派出來的部分,也都沒有準備好,到時候,都會很慘!”
  
  凝枳見它完全清楚,便趕緊去發射信號,飛離到一半,忽然又調轉過來,向雪域使道:“我知道我這樣說,你可能不會接受,但是作為這次任務中你的助手,我還是要向你提議,馬上向可能最靠近我們的左旋前儲星艦發射信號,聯合它,一起救出那個制造麻煩的被圍捕生命,一起阻止事態變的更加嚴重,對它,對我們,都有好處,而它和尊上也有過協議。”
  
  雪域使愣了一下,它一瞬間想到了很多。
  
  想到了格域使,想到了老雪苑使,想到了那個大使等等。
  
  想到了罪船,想到到了那個火蟲。
  
  ……
  
  它下意識地邊說:“讓我再想想。”
  
  凝枳有些失望,嘆息一聲,離開。
  
  但它尚未完全離開艦門,便聽到雪域使仿佛變了個人,果斷道:“可以,你執行吧!”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