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648 信號手術

真靈的威力任何時候都不可小看,不可輕褻。
  
  與楚云升交戰的陌生靈情況只是特例,楚云升依仗本體上的超強防護,在最短的時間內發動最大的攻擊,沒有給它任何反擊的機會。
  
  巋靈主就不同,暗域中圍殺它的包圍網雖然已在悄然中形成,但它依然有時間做準備,做反擊。
  
  最后殘存的十幾艘星艦和巋靈主的座艦很有經驗地排列成一個半圓形,在第一波圍殺襲來的時候,它們依照之前多次遇到的圍殺時總結出來的辦法,依靠巋靈主的靈蘊進行抵抗。
  
  但和之前任何一次比起來,這一次的圍殺強度直線上升,幾乎達到百倍的程度。
  
  若非有援救,按照之前的戰損比例,它們最終將全軍覆沒在這里。
  
  巋靈主也沒有僥幸之心,第一波高強度圍殺襲來的時候,它便感覺到自己即使不被會殺死,也會被耗死在包圍之中。
  
  它沒有立即突圍,靠著位于異常星系的有利位置,它與座艦等十幾艘星艦中的星空生命都可以以最佳的狀態迎戰。
  
  在半圓之中,一個接著一個防御形式被它以靈蘊演化出來,抵抗掉第一波圍殺對它們分解力量。
  
  它帶著殘存艦隊逃來這里的星路上,遇到最多的圍殺襲擊,便是這種分解萬物般的力量。
  
  巋靈主不知道分解式襲擊形成的原理,作為靈生命,也不需要知道,靈蘊可以很有效地抵抗分解力量。
  
  抵抗住了第一波圍殺分解襲擊,巋靈主立即反擊,以靈蘊演化成各種事物與武器,靈襲射向星空。
  
  根據歷次圍殺的經驗,在周圍的星空中,必然分布著大量的飛船。
  
  這些飛船仿佛被一個個神秘的東西所控制,巋靈主曾試圖俘虜一艘,搞清楚到底是誰在背后圍殺它,但里面的生命卻全死了,被那神秘的所東西殺死,而那東西在被它奪得飛船控制權之前,不但殺死了全船生命,而且提前逃之夭夭了。
  
  現在,巋靈主面對比以前至少高上百倍的圍殺強度,自保都成了問題,無力也無心思再去試著俘虜任何一艘飛船,一律殺掉才是最有效的解決辦法。
  
  但它的反擊卻落空了,射向星空的一道道靈蘊形成的演化靈襲,以光速摧毀了一個個飛船,卻只在下一瞬,那些被摧毀的飛船,又重新出現在星空中,仿佛它摧毀的不過是一個個影子,而不是實物。
  
  座艦中的星空生命分析不出原因,巋靈主反復以靈蘊探究之后,第一次發現,這一次的圍殺和以前都不同,它的它的殘存艦隊,仿佛被一個有生命的神經網所籠罩。
  
  被它反擊所摧毀的一艘艘飛船,仿佛是這個神經網所映射出來的投影,再由這些投影組成一個個圍殺單元,只要整個神經網沒有被徹底消滅,那么,即便它摧毀一萬億次周圍的“飛船”單元,它們依然能夠以光速重新組建出現。
  
  巋靈主想要找到真正的飛船,真正的飛船必然存在,而且真正飛船里的神秘東西一定是形成這個神經網的基礎。
  
  可是,它很快發現,無論它怎樣搜索,都無法將真正的飛船找出來!
  
  它依靠的只有靈蘊,但在靈蘊搜索之前,所有“飛船”看起來都是真的,只有被它靈蘊摧毀的時候才能確定其是真是假。
  
  靈蘊不是無窮無盡的,假飛船在被摧毀后又時刻地重新出現,真飛船還可能動態地混跡在假飛船之中。
  
  要掃清它們,巋靈主大致的計算了一下,至少需要兩到三個和它一樣的靈生命協同作戰,以更大范圍與更大強度的靈蘊覆蓋,在假飛船不及重組出現的瞬間,清理干凈足夠大的區域,讓該區域間的真飛船無所遁形,隨著假飛船一起被消滅。
  
  如此反復多次之后,真飛船數量必然下降到一定限度而無法有效組織出包圍圈,對目標進行圍殺。
  
  巋靈主迅速地找到了新的局勢下新的解決辦法,但它卻沒有力量解決,它和殘存艦隊只有自己一個靈。
  
  這時候,它再次羨慕起楚云升來,以楚云升的星艦能力,說不定不需要用到它想出的三靈協作的“笨辦法”就可以分辨圍殺單元的真假問題,雖然這辦法肯定有效,但對靈蘊的浪費依然極大:殺敵三千,只為三千中的一個真的。
  
  羨慕歸羨慕,楚云升都不一會定返航來救它,巋靈主迅速做出新的決定馬上突圍。
  
  再待在這里,面對一波波的圍殺,的確一時半會也殺不死它,但是卻能在漫長的時間,一點一滴的耗盡它的靈蘊。
  
  靈蘊一旦耗盡,不用想也知道會怎樣了。
  
  圍困它和殘存艦隊的神經網就像一個吸血蟲,包裹著它和艦隊的軀體,無時不刻地不吸著它們的血液靈蘊。
  
  然而,一旦開始突圍,巋靈主便發現自己又陷入了另外一個更大的困境。
  
  它的座艦,以及它的殘存艦隊,航行的速度太慢了,即便它揮霍靈蘊來加速艦隊,整體速度也不會超過有著神秘東西幫助的飛船速度。
  
  它如果放棄艦隊,只帶走座艦,減少靈蘊消耗,又要面對很快就要陷入的物質缺乏境地,而且即使這樣,也未必飛得過那些圍殺飛船。
  
  它又羨慕起楚云升的星艦,那艘星艦的速度它見過,非常之快,而且不需要楚云升消耗靈蘊加速,它座艦種族就極其震驚地向它匯報過,那是擁有動靜兩分態技術的星空種族。
  
  飛船太爛,又沒有足夠的靈生命數量,是巋靈主現在面臨的無法解決的困境,哪怕是無殼飛船在這里,也不至于次。
  
  而像上遺艦那樣的,僅僅只依靠可以持續很久的極高速度,就能將這些圍殺單元遠遠地拋在身后。
  
  它以靈蘊也可以加速座艦達到極高的速度,但卻不能繼續太久,那太消耗靈蘊了。
  
  一下子,它便陷入了兩難的境地,走還是不走,都沒有出路與希望。
  
  這時候,它忽然收到了一個信號。
  
  信號受到了極強的干擾,甚至內容都無法完整解析與分辨。
  
  但巋靈主立即便想到了這可能是楚云升給它的反饋信號!
  
  它不等座艦種族試圖對信號的分析,立即帶領殘存艦隊,改變突圍方向,向著信號來源的方向飛去。
  
  它的確不能以靈蘊持續加速整個艦隊直到突圍出去,但它卻可以保證能夠維持到與這道信號來源者匯合的時候。
  
  不管是不是楚云升的反饋,這是它唯一的希望了。
  
  而且,它相信是楚云升的可能性極大,否則不會再有人給它反饋。
  
  新神國的眾靈會,但它們距離實在太遠,巋靈主不覺得自己能夠撐到那個時候。
  
  巋靈主沒有發現,這道信號的干擾中,夾雜著一絲人為改變過的痕跡,以干擾的形式,附屬在原本的信號之中。
  
  它開始不斷地讓座艦種族持續向“楚云升”發射信號,想要楚云升來救它,付出是必須的,要給出足夠的好處,“楚云升”才會肯來冒險救它。
  
  即便不是楚云升,它也不擔心發出這么多信號會嚇跑對方,既然已經回應了,就一定有回應的底氣與理由。
  
  否則,以現在的星空形勢,根本不會回應。
  
  為了防止信號被干擾,防止信號被復雜化,巋靈主命令座艦,直接以簡單明了的不加密信號發射,且大量發射!
  
  甚至,它分出一道靈蘊專門護送這些信號。
  
  在包圍圈的外圍,暉甘生命的飛船中,一個黃星人利用小飛船的精準技術,小心翼翼地在協助暉甘生命按照包圍網任務干擾巋靈主瘋狂發出來的無數信號中,選擇了一些不起眼的信號,在干擾中加入了隱秘的痕跡。
  
  如同做著一場精密的信號手術。
  
  這是極為細致與耗費精力的事情,而且要在瞬間做好,任何一個微小的細節都足以導致失敗,或者被包圍網絡上其他飛船發現問題。
  
  當黃星人做完“信號手術”,整個人仿佛虛脫了一般,被緊急送往治療間。
  
  陳參謀看著那些信號帶著“痕跡”射向宇宙,有些不確定地道:“家里能發現嗎?”
  
  意意斯淡淡道:“戥一定會。”
  
  意意斯停頓了一下,又道:“即便他不會,安全部也會。”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