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1647

“疑似求救信號?”
  
  雪域使接到凝枳向它緊急通報的消息時,正在刻苦地修煉,雖然它不奢望誕靈那種傳奇的事情,但距離源門巔峰之境,它只差一點點,抓緊一切時間修煉,是它多年來的習慣了。
  
  說起來,在修煉的方面,它即便再不愿意也要承認一個事實,那火蟲對它頻繁的“騷擾”,對它生命體強制性地“改造”,在它的修煉方面確實有不少客觀的幫助。
  
  但這個過程在身體上是極為痛苦的,精神上更為恥辱,火蟲的目的也不是為了讓它修煉地更好更快,而是為了詳細地了解尊上麾下苑使的生命結構。
  
  它找過機會向尊上報告過這件事,但尊上始終置之不理。
  
  倒是凝枳幾次安慰過它,痛苦與恥辱根本不用在意,它能理解凝枳這樣的星空種族思維,但是它根本無法向任何人說明白被火蟲抓去研究的可怕,那是沒有親自經歷過的人根本無法理解的。
  
  好在,它終于“逃”出來了。
  
  火蟲因為忽然失蹤,才剛剛回來,也來不及將在它生命體上改造出的優勢抹掉,借助這點優勢,加上它時時刻刻努力修煉,最近終于有了突破到巔峰的希望。
  
  為此,它本來很愉悅的,它被擋在源門巔峰之境下已經很久了,難得看到希望。
  
  凝枳的緊急消息讓它愉悅的心情頓時消散一空,瞬間猶如掉入了黑洞,糟糕了到了極點!
  
  “信號加密的方式遠先進于我們,解密不了。”凝枳的第二道消息再次傳來:“但兩道信號長度都很短,在現在的星空形勢下,大強度發射信號的可能性只有是求救。”
  
  雪域使的心情越來越糟,在這個方向,求救信號的來源只可能是疑似出現過楚云升那艘星艦的坐標附近,它最擔心的事情果然還是發生了。
  
  很快,凝枳第三道消息讓它不得不面對現實:“加密的方式疑似和左旋前儲與尊上的協議信號類似,加上其先進程度,左旋前儲飛船曾出現過在求救信號來源的位置附近,初步判斷,發出求救信號的求救者,很有可能就是左旋前儲的星艦。”
  
  雪域使暫時拋卻腦袋中的各種想法,快速地思考對策。
  
  根據它出發前尊上給它的命令內容,它得知尊上和左旋前儲竟然有一份協議,以它的層次所能知道的協議內容,限于在其他星系內,左旋前儲在遇到它們這些被派出的來的尊上屬下遇到危險時,要出力相助,相反也是。
  
  在尊上大事未成之前,它絕不敢也絕不會私下撕毀與不遵從這份協議,萬一壞了尊上的大事,罪船就是它的最終歸宿。
  
  用這份信號無法解密,所以不能知道是否確定是左旋前儲求救信號這樣的理由,來向尊上解釋,也絕對蒙混不了的。
  
  只要尊上隨便搜一下,它的每一個念頭都會清晰無比地被尊上所知。
  
  既然覺得求救信號疑似是左旋前儲星艦發出,那么置之不理絕不是最好的對策,起碼要查清楚再說。
  
  雪域使雖然在苑使之中算是新人,但是高強度的教育與重點培養下,它的經驗與應對能力在眾多新來苑使中依然出類拔萃。
  
  而且,它從不盲目自負,對凝枳種族的意見通常都極為重視與尊重。
  
  雪域使給凝枳做出回復:“第一,該信號沒有按照協議標準的加密方式發送,我們有權不回立即回應;第二,左旋前儲與其星艦能力強大,不一定是求救。
  
  基于這兩點,我們以自己的方式行動,首先了解清楚對方的實際身份和實際情況,然后再決定后續的事情。
  
  凝枳,你有什么要補充的嗎?”
  
  凝枳簡單明了地道:“基本同意,首先發射一次我們方式的協議加密信號,全艦隊戒備,不論是不是左旋前儲,在我們的必經之路上都肯定出現了危險,正好借此機會試探一下。”
  
  隨即,雪域使向巋靈主方向,發射了一道隱秘的加密信號,并且全艦隊進入備戰狀態,其中一個尊上寶物進入隨時開啟的狀態。
  
  ……
  
  兩道求救信號,一道反饋信號,先后穿梭過一個黑暗的星空位置。
  
  這里,一艘飛船悄然地懸停在這里。
  
  在它的周圍星空,如立體網格一般,星棋密布地懸停著一艘艘幽靈般的飛船。
  
  這艘飛船里面,還有一艘更小的飛船,擁有更高更先進的科技。
  
  小飛船里面,意意斯正在看著浮現在自己面前的一副網絡神經般的虛擬圖,向身邊的一個黃星人說道:
  
  “暉甘生命得到的這幅圖太重要,一定要想辦法送出去,送回新艦。”
  
  那個黃星人指著虛擬圖上附近的神經信息交匯點一樣的一個個點道:“它們之前已經注意到暉甘生命飛船出現了異樣,一直在嚴密地監視著暉甘飛船的動靜,只要我們發出任何異常信號,暉甘飛船很大可能立即就會被圍殺,所以暫時還沒有任何辦法。”
  
  意意斯將暉甘生命剛剛得到的三道信號標注在虛擬圖上道:“有辦法,你通知陳參謀過來,我們一起商議一下怎么利用巋靈主反擊的機會,技術上你來負責,陳參謀負責執行。”
  
  那黃星人立即去通知正在執行另外一項任務的陳參謀,意意斯還站在虛擬圖前,推測著新艦的位置。
  
  ……
  
  星空之中,巋靈主的殘存艦隊被團團包圍,雪域使的大規模艦隊正在接近與掠過包圍圈附近,新艦與襲擊者本艦正高速飛離包圍,火蟲衛正帶著楚云升的本體按部就班地向新艦方向飛行。
  
  再遠一點,偽霸的戰艦種族之海,仿佛徹底地消失在它所在的星系之中,完全看不到一絲一毫的跡象。
  
  再再遠一些,一艘銀色的戰艦從一個星系中橫穿出來,里面的一個高能生命明顯地出現古怪的不穩定的波動,仿佛什么地方出了錯,又在這個星系遭遇到了什么,孕育出了什么怪胎一樣的可怕。
  
  和它與巋靈主包圍圈的距離相近遠,但在星空另外一個方向上的一個詭異星系內,兩個都已經很虛弱的靈生命達成一致,停戰,一起求生。
  
  雖然形勢已岌岌可危,但在合作后,卻出現了一絲希望,可現在最緊迫的問題是,要執行希望的幾個人類,竟然不肯要它們的契約!
  
  靠近它們深陷星系的附近暗域邊緣中,一個忙忙碌碌的靈生命正在努力地修著它買來的飛船,試圖橫跨暗域,前往一個靠近巨大黑洞的一處星系。
  
  而在那個巨大的黑洞另外一邊,一個垃圾桶狀飛船始終潛伏在這里。
  
  更遠一點的地方,有兩個十分明顯的靈生命聚集團,正朝著巨大黑洞方向移動。
  
  它們仿佛在比拼著速度,看誰最先達到巨大黑洞附近!
  
  它們所過之處,生靈俱滅,即便是暗域中的圍殺單元,在它們兩大靈級集團面前,依然還很渺小,不敢接近它們。
  
  靜謐的星空之中,卻到處仿佛都是火藥桶,遍布星空的大戰似乎一觸即發。
  
  而更加遙遠的地方,甚至是空洞的對面超級星系團,乃至那無垠的物質長城上,更多,更強大的生命們,正在分秒必爭地朝著這里趕赴!
  
  巋靈主沒有想到,它的反擊,對包圍網的求生反擊,卻率先點燃了第一個火藥桶。
  
  ******
  
  前天忘了說了,黑血的粉絲稱號已經設置了,大家可以登錄起點APP領取。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