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646 三份契約

一越來越靜謐的星空,被巋靈主的兩道求救信號打破。
  
  本星系群之中,尤其是靠近銀河仙女星系邊緣的星空,已經很久沒有生命主動發出過任何大規模信號了。
  
  諸多星系變得越來越詭異,暗域也變得越來越危險。
  
  巋靈主的座艦種族離開新艦后,在附近的星空中,只觀察到過一次較大的輻射痕跡,還是新艦和襲擊者為了探測異常星系內部所為,除此之外,星空一片的安靜,安靜的令人害怕。
  
  星空中的其他生命仿佛全都躲藏了起來,只有它們完全地暴露在危機之中。
  
  巋靈主的本體位于座艦中的一個特殊結構體中,聽完座艦種族流露出越來越不安的報告,它將它們全部打發出去,靜靜地不出聲。
  
  除了座艦之外,跟隨它航行到這里的其他星艦只剩下十幾艘。
  
  星艦的數量對它對整個艦隊的戰力其實沒有意義,艦隊中最高的戰力是它,達不到新艦和襲擊者飛船那樣的層次,再多的星艦也只是它航行的工具。
  
  它們現在只有一個有用的作用,在座艦物質缺乏到警戒線以下時,可以將它們全部拆掉,作為物質補充到座艦之中。
  
  這項工作座艦種族已經在進行了,它們在座艦中開辟了越來越多的地方作為安置區域,用來安置被拆掉本族星艦的星空生命們。
  
  在航行之中與非靈戰的情況下,這些星空生命仍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可以幫助座艦種族處理很多繁雜的工作。
  
  但是座艦種族沒有新艦中源自卓爾人的信息世界技術,不能像新艦那樣不但可以高效地利用艦內所有結構空間,還可以將艦內生命在信息交流與分工合作上達到無間距的高程度層次。
  
  技術限制之下,隨著被拆毀的星艦越來越多,巋靈主座艦也跟著變得越來越龐大與臃腫。
  
  某些方面的效率并沒有因為大量其他星空生命加入而提升,反而漸漸變得越來越低下,而巋靈主顯然又沒有興趣也沒有心思更沒有時間花力氣去整合它們。
  
  為了遏制住艦內情況變得越來越糟糕的勢頭,巋靈主座艦種族第一次“大膽”地在這次報告中,建議巋靈主放權給它們做一次大膽的改革嘗試。
  
  在它們跟隨巋靈主的漫長歲月,這還是第一次,因而,它們在向巋靈主建議的時候,十分的緊張。
  
  換做在以前,作為高高在上的靈生命,根本不會理會它們這些星空生命所為改革建議,跟不要說要權了。
  
  巋靈主對它們還算是好的,它們見過根本就是奴隸一樣的其他靈生命座艦種族。
  
  它們最終敢于決定向巋靈主提出改革建議,除了形勢所逼,除了巋靈主對它們還不錯,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和新艦和左旋前儲有關。
  
  自從左旋前儲頻繁與巋靈主接觸后,巋靈主一直試圖學習左旋前儲“利用”星空生命的方式,將它們的地位大大提高,讓它們參與過多次靈層次行動,并且主動給它們學習的機會,讓它們欣喜若狂,簡直不敢相信,甚至是萬分珍惜現在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
  
  作為依附靈生命的星空生命,好處是不言而喻的,壞處也是窒息與絕望的,絕望并不在于被奴役,而在于失去星空生命最根本的追求。
  
  巋靈主的變化給了它們希望,它們因此也愿意追隨巋靈主,竭盡它們全力地與巋靈主一起航行與戰斗。
  
  在遇到新艦本艦之后,它們不但被新艦的先進所震驚,更為新艦表露出來的模式所震撼。
  
  它們雖然不知道新艦內部的具體結構與形式,但卻通過與跟隨新艦航行與戰斗過程中,發現總指揮整個戰斗的竟然不是左旋前儲,不是靈生命,而是和它們一樣的星空生命!
  
  巋靈主其實和它們一樣的震撼,但隨后的感想卻和它們不同,作為靈,巋靈主對新艦感到一種說不出的不安,而它們則是一種向往,并對自己的靈主巋靈主有了多更多的“希望空間”。
  
  但它們也知道自己的科技水平比不上新艦里的星空種族,所以它們也有自知之明地從未向巋靈主提出更多的“希望”,而且,隱隱約約地感覺到,這是不可能的。
  
  只是目前的情況越來越糟糕,它們需要巋靈主給它們權力,大刀闊斧地對巋靈主麾下所有星空生命管理與分配資源模式,做一次有效的重組式改革。
  
  要實現這一目標,就需要巋靈主將它直接控制的所有麾下星空種族的權限交給它們,而巋靈主不再干涉內部事務,由它們來負責。
  
  這相當于一次變相的奪權,對巋靈主而言,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巋靈主以后不用浪費精力在它不熟悉的領域去控制那些星空種族,壞處則同樣明顯,巋靈主對它們的依賴性將會大大提高。
  
  因而,它們也不知道巋靈主最終會同意還是不會,只能一邊準備著突圍工作,一邊等待著巋靈主的決定。
  
  座艦的特殊結構體中,靜靜的巋靈主其實并沒有在思考這件事,它的座艦種族在報告中提出的建議,在它看來已經不是什么大事情。
  
  它在想著兩個問題:
  
  第一個,楚云升不救它,它怎么辦?
  
  第二個,不管救不救它,它死在了這里怎么辦?
  
  它將早就準備好的一份詳細記錄放在本體之中,一旦它將戰死在這里,這份記錄要用兩種方式發射向星空。
  
  一種是座艦的信號發射,一種是它的靈蘊波動。
  
  它又細數了一下自己給出的契約,作為層次并不高的靈生命,它能給出的契約數量也不是很多,加上它的挑剔,至今也只給出了三個。
  
  第一個自然給了它自己的種族,和其他一些靈比起來,它有一點是很幸運的,在它誕靈的時候,它的種族當時依然堅強地存活著,只是它離開的太久太久,不知道現在是否還存在?
  
  第二個,它給了自己從小養大的一個極適合修煉的它族生命。
  
  雖然是一種有性繁殖智慧生命,且是雌性,它在一個很遙遠的星球上發現的,但很特別,是極為稀有的原始的非人為制造的生命,有一種修煉的美感。
  
  多年來,它一直帶在身邊,傾注了很多心血培養,雖然只是剛剛到源門的層次,但修煉基礎極為厚實與穩定,是它有意為之,為了實現它將來的一個極為重大的目的。
  
  至于第三個,已經失聯很久了,也是一個它族生命,一種網狀生命,它很欣賞那個生命,也很欣賞那個種族,但這都是次要的,主要的原因是它要在銀河星系里找到一個合適的契約種族,能夠離開它而活下來的種族。
  
  如果它死在這里,后兩個契約的背后計劃都將中斷。
  
  太可惜。
  
  巋靈主嘆息一聲,又檢查了一遍自己從銀河星系帶出來的一些東西,最后才給座艦種族下令,同意它們的建議,并在異常星系周圍打響第一波戰爭。
  
  盡管在異常星系里死了一船的生命,但在邊緣附近,即便是巋靈主自己,都感覺受到了積極方向的影響,靈蘊也恢復增多了不少。
  
  背靠這里打響第一波戰爭,有利于它目前的情況。
  
  突圍的方向也很快確定下來,再往暗域深處逃是找死,向下一個最近的星系群靠近才有可能找到新艦。
  
  新艦再先進,也需要補充物質。
  
  巋靈主整理好本體中的東西,積極開始備戰。
  
  但是它和它的座艦種族都沒有想到,第一個收到它們求救信號的,既不是楚云升和新艦,更不是距離遙遠的新神國眾靈,而是正在朝著它們方向飛來的新任雪域使。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