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1645 暗域大網

一飛行中,光球體終于越來越小,情況漸漸穩定,楚云升卻沒有立即離開,仍舊以火蟲戰體的形式,隨同一起飛行。
  
  陌生靈并沒有死,楚云升很清楚,黑氣和物子碎片在最后一刻同時失去了目標,而不是成功地攻滅了目標。
  
  但它是怎么離開的?它如何在忽然之間消失的?楚云升卻不清楚。
  
  封印生物穩定后,他進入氣泡世界,仔細觀察與搜索了一遍,陌生靈的確不在這里了,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不像是億靈主的追溯能力,小長羽每次追溯之后,本體依然是“活”著的,不會死,陌生靈消失后,留下的卻是“尸體”。
  
  楚云升又用火蟲的戰體臨時制造了一個可以巡天監測的生命體組織,進行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巡天監測,依然沒有發現周圍星空存在明顯的變化
  
  陌生靈的確已經不在附近,卻不知去了哪里。
  
  楚云升擔心它有可能依然會潛伏在附近星空之中,巡天監測不出,便以假靈靈蘊順著封印生命噴飛的路線搜索了一遍。
  
  一路搜索過來,直到巨大的光球體漸漸地恢復成了一個光點,始終沒有再發現陌生靈的任何蹤跡。
  
  楚云升停止搜索,本體中的黑氣已經用完,萬一再遇到其他靈生命,靈蘊就會變得至關重要,異常珍貴,不能在這上面浪費太多。
  
  封印生物在恢復成光點之后,飛行的任務便再次交給火蟲衛,楚云升再用一點靈蘊將衛飛行加速時在星空中留下的痕跡處理干凈。
  
  這段時間里,衛勉強弄出了一個腔體,楚云升便將自己的本體送入它剛剛打造好的腔體之中。
  
  封印生物也被楚云升重新封印回本體,本體上的防護陣列很有意思,好像特別給封印生物留了“后門”,雖然楚云升不動用黑氣的時候,它出不去,但是出去后,卻可以正常的進來。
  
  不過封印生物在恢復成光點后,便漸漸地失去反應。
  
  楚云升檢查了一下符封,沒有問題,封印生物的生命特征也沒有問題,估計是“吞食”過多的緣故。
  
  上一次它“吞食”黑暗生命的時候,情況更加糟糕,受創極重,這一次的情況反而好了很多,除了因為“吞食”太多而差點膨脹爆裂,以及后來差點又詭異地要變成星球,在穩定下來后,沒有其他什么大問題,疑似在禁地的時候曾受到過誰的“教導”,“吞食”能力上升很多。
  
  “教導”封印生物的最大嫌疑者,不用多想,楚云升也才猜到,十有八|九是偷黑氣的那個小偷。
  
  封印生物上一次在大量吞食后,從石頭狀變成了小光點,現在雖然黯淡了許多,但再出來的時候,不知道又會變成什么樣子?
  
  楚云升也不知道。
  
  它是在地球新世界的極北之地被他封印的,和那艘穿維飛船可能有很大的關系。
  
  然而,奇怪的是,至今為止,即便使用靈蘊,他也找不到影人說的穿維飛船,烏怒人也一直試圖找到它,但均為失敗。
  
  和那個小偷一樣,似乎藏在某個更高層次的領域之中,如果穿維飛船的確在他本體內的話。
  
  也有可能并不在了,但電所推斷的,他和烏奴人都找不到的更高層次的領域的確存在,否則不會找不到偷黑氣的小偷。
  
  等到本體送回新艦,遲早要將它找出來。
  
  楚云升處理好本體和封印生物后,動身返回新艦。
  
  新艦航行狀態一直平穩,速度和加速度都遠高于狀況不斷的本體那邊,因為內部的時間效應更大,時間流逝的更慢,他追溯回來時,電都仍未出來。
  
  不過五序已經準備好人類生命體實驗工作,楚云升回來的時候,依然是它在控制中心值守。
  
  楚云升看了下準備情況,道:“情況有變化,我本體上出現了一些東西,可能是非靈蘊形成的宏效應,具有很高的研究價值,說不定可以解開虛擬模型之謎,所以原先的計劃要修改。
  
  為保證那些宏效應堅持到我的本體與新艦匯合的時候,不能直接在星空中嘗試實驗我的本體,等到安全匯合,本體進入新艦后再進行實驗,我稍等一下仍要回去,接下來的人類生命體實驗我暫時就不參加了,電如果沒有出來,由你、戥和雷共同負責。”
  
  楚云升在提到虛擬模型的時候,五序微微地楞了一下,等到楚云升說完,它便小心地問道:“是什么樣的宏效應?和虛擬模型有關?”
  
  楚云升看了它一眼,道:“我已經將詳細情況記錄在信息世界,等下你可以細看。”
  
  楚云升沒有在新艦多待,交待完計劃細節臨時需要修改的事情后,便再度離去,返回本體。
  
  在匯合之前,他要一直保證本體的安全,更要保證本體上的防護陣列安全,前者有后者保證,他用處不大,后者才是他主要的任務。
  
  他走后,五序似乎有些不安,來回地移動,然后去了一趟三號空間。
  
  它未曾發覺,在它來回不安地移動,以及去三號空間的時候,一個烏怒人一直在遠遠地觀察著它。
  
  ……
  
  在新艦和襲擊者本艦出發點附近,巋靈主徹底地迷失了方向。
  
  它麾下的一艘飛船進入最近的星系試圖補充物質時,飛船中的生命全部死亡,無一生還。
  
  它麾下的星空種族感覺到一些異樣,但是卻無法找到異樣的來源,就連它也找不到。
  
  為了安全起見,它帶著剩下的為數已經不多的飛船,遠遠地離開異樣星系。
  
  但遠離卻不代表安全,遠離星系,便意味著深入了暗域。
  
  它們極度缺少物質補充,再這么下去,全都會耗死在暗域里。
  
  但這僅僅是慢性“自殺”,暫時不會明顯。
  
  暗域本身卻并不安全,早已危機四伏。
  
  可能是新艦和襲擊者在探測異常星系的時候,就已經將這里徹底地暴露,等到巋靈主發現并趕到后,另外一張“大網”,也從暗域中趕到!
  
  這張“大網”比起之前任何一次還要大,還要精密,但新艦和襲擊者早已離開,成了漏網之魚,而千辛萬苦趕來的巋靈主,反而成了這張“大網”的“大肥魚”。
  
  巋靈主的感知還是及其靈敏的,在它發現周圍星空已經被一面密不透風的“巨網”完全嚴密封鎖之后,它飛快地演化了一次戰況。
  
  演化的結果,除了本艦參與的星空種族之外,其他飛船上的星空生命并不知道,但很快也不需要知道了。
  
  因為,巋靈主在演化結果出來之后,便做了兩個決定
  
  第一個,向可能最靠近它們的新艦,第一次主動發出足以完全暴露它們在星空中位置的大功率求救信號。
  
  第二個,向星空坐標上距離它們很遠的新神國眾靈發出更大功率的求救信號。
  
  它們現在也不存在暴露不暴露的問題了,已經被發現并鎖定了,再沉默下去,已經毫無用處。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