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641 非靈蘊的宏效應

楚云升也在反復翻看實驗的幾個關鍵過程,最終同意五序的看法:
  
  “我們在這次實驗中所嘗試的思路,主要是依據生命誕生的過程,以重建的方式穩固它的零維,涉及到多維世界向零維世界物理投射機制。
  
  電在實驗中所處的位置與我們恰恰相反,我們在多維世界,它在零維世界,我們人為從多維世界向零維世界干涉,它從另外一側,可能會有更多的發現。
  
  不過時間不會很長,如果它長時間仍然不能“醒”過來,那極有可能是被卡住了,五序,你分配一列卓爾人時刻盯著它的生命數據變化,做好記錄。
  
  我要返回本體一趟,確定那邊安全后馬上會再回來,你和烏怒人準備好第二個實驗,我回來后就開始。”
  
  第二個實驗便是人類生命體的改造實驗,第二層世界中的三十七艦種族已經開始準備了,就等三大族這邊的命令了。
  
  五序留下一列卓爾人監控電的生命反應情況,隨即去準備新的實驗。
  
  楚云升卻沒有立即追溯返回本體,他大約地計算了一下時間,即便禁地的時間過的再慢,冥現在應該也已經出來了,他準備先從火蟲這條線追溯到冥那里看看。
  
  但他隨后進行的追溯卻失敗了,火蟲線沒有問題,問題出在追溯盡頭,仿佛被什么遮蔽住了。
  
  一時片刻,楚云升也確定不了原因,暫時能想到的可能有兩個。
  
  一個是冥可能還沒有徹底擺脫禁地監測的范圍,為防止意外,冥遮蔽了追溯的另外一頭。
  
  第二個可能則是冥因為某些原因在完全地靜默航行狀態,不僅在星空中隱藏自己,在追溯等其他所有方面,全面地隱藏起來。
  
  不過,火蟲這條線本身沒有問題,遲早仍舊能追溯過去。
  
  楚云升最擔心的是冥沒能夠逃出禁地,如果沒有逃出來,禁地又關閉了,他一樣也是追溯不到,只不過這種可能性很小。
  
  現在追溯不過去,什么情況也不知道,楚云升再猜測什么也沒用,隨即追溯回本體。
  
  一回到本體,楚云升便感覺到一波接著一波的攻擊!
  
  本體上仿佛存在無數的陣列防護形態,每一波攻擊,陣列便顯現一次。
  
  位于陣列保護中心的本體,即便依然是人類的生命體,依然巋然不動,一波波的攻擊仿佛連它一個細胞都影響不到。
  
  而這一波波的攻擊,卻是靈襲!
  
  雖然靈襲并不猛烈與激烈,也沒用盡全力,而且帶有多角度多方式的嘗試性質,但它依然是靈襲,哪怕是很弱的試探性靈襲。
  
  但本體被防御到如此的地步,似乎都不是為了靈襲而防御,是為了更加無法抵擋的現象而出現。
  
  當然這么被動地被攻擊下去,這些陣列形成的防御遲早都會被消耗殆盡,直到完全失去效果。
  
  但楚云升此刻的關注點并不僅僅在這里,他更驚訝于本體上的防御陣列形態,在被攻擊顯現時可以觀察到似乎并非是由靈蘊形成!
  
  不是靈蘊形成的東西,卻擋住了靈蘊形成的攻擊,說明了什么?
  
  說明有與靈蘊一樣神秘與強大的事物存在!
  
  說明在宏領域的神秘世界中,至少還有另外一種東西,也能達到靈蘊形成的宏效果。
  
  這是包括新艦三大族和楚云升在內,第一次明確地發現宇宙中存在非靈蘊方式形成的宏效果,證明在現在的宇宙物理情況下,能夠形成宏效應的并不止是靈蘊,還有其他東西或者方式。
  
  這對宏科技的了解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新艦中一直藏著的那個神秘模型,一直無法正確打開與使用,關鍵時刻,總是需要什么但新艦無法給予,在后來的研究中,楚云升也試過靈蘊,依然沒有反應。
  
  那個模型很可能是一個宏效應模型,如果靈蘊只是實現宏效果的一種方式或者體系,還存在另外一個種方式與體系,并且能夠找到這種方式的話,或許,很有可能可以“激活”新艦中的那個模型!
  
  再上升一個高度,一直以來,新艦對宏科技,以及許多星空種族對宏科技的猜測、想象以及理解,都是基于靈生命產生的宏效應之上,因為現在宇宙中能夠觀察到的宏效應現象,基本都是靈生命形成的。
  
  所有研究基本都是在這個方向努力,即便是新艦也不例外。
  
  像楚云升現在觀察到的本體上陣列形成的神秘現象,就連新艦中的三大族至今也沒有發現過。
  
  非靈蘊形成宏效應現象,只有禁地出現過,以及仙女星系出現過一次宏動,但都是很模糊不清的,無法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烏怒人在禁地得到的也只是一個信息粒子,整體現象不能明確地觀察到。
  
  當然,這些陣列形態可能依然只是如靈蘊一樣的“經驗解”,可能更加高明或者高度一些,但宏科技依然仿佛被鎖死,想要突破,仍舊千難萬難。
  
  不過比起以前只知道一個方式下的“解”,現在發現了存在另外一個方式“解”,并且還可能是更高度的一個方式,在突破與證明宏科技的時候,就可以相互對比與參照。
  
  簡單來說,可以在實驗中,將同一組參數代入到兩個方式中分析得到的結果,可以大大促進對宏效應現象的理解。
  
  楚云升當機立斷,稍微改變策略,準備對一直跟著自己本體和衛的陌生靈發動一次反擊,阻止其試圖不斷地消耗他本體上的陣列形態。
  
  本體中的那個“小偷”一直不肯現身,一旦這些陣列形態被消耗干凈,楚云升也沒辦法逼迫它再弄出新的陣列來,因為根本找不到它。
  
  新艦能夠觀察到的陣列,恐怕就只有他本體上的這些了,被陌生靈用消耗的方式浪費在這里,實在太可惜。
  
  對生命改造的實驗重要性臨時下降到第二位,將本體連同陣列形態送入新艦上升到了第一位。
  
  但靈也不是好對付的,楚云升僅僅只離開了這么點時間,它就改變了方法,開始慢慢地消磨本體上的陣列形態防御,且不去攻擊火蟲衛。
  
  它做的很正確,判斷的也非常準確!
  
  只要楚云升的本體不危險,火蟲衛自身也沒有被攻擊,衛就會一直關注于打造它的火蟲體系。
  
  大概也正是因為衛不斷地在拼命打造火蟲體系,導致陌生靈不得不加快本體上陣列防御的消耗。
  
  否則,一旦等衛打造完畢,它能夠成功捕獲楚云升本體的希望就可能會變得很小很小。
  
  但如果它直接攻擊衛,衛可能會在危機中選擇犧牲自己,與它全力糾纏,讓楚云升的本體迅速遠離,導致它徹底失去目標。
  
  至于危險,它當然清楚,尤其是形成陣列的生命如果出現,它非常的危險,但試探到目前為止,它的判斷完全是正確的。
  
  千載難逢的機會,它如何會放棄?
  
  但它可能并沒有想到,即便是形成陣列的生命沒有出現,作為低層次生命本體的主人,楚云升,竟然敢于且能夠凌厲地進行反擊!
  
  如果僅僅是在禁地入口時,用橫沖直撞的野蠻方式逼迫它讓開出口那樣的反擊,在星空這樣的遼闊范圍顯然毫無作用。
  
  它是靈,在星空中,能夠反擊它的,只有靈戰!
  
  于是,楚云升如它所愿,再下一刻,發動反擊,開啟靈戰!
  
  記住手機版網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