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1635 是人還是動物事關重大

雪域使在擔憂中謹慎航行的時候,新艦里多層信息世界中全是一片的忙碌。
  
  最頂層的三大族基本上被全部抽調走,進行零維方面的研究。
  
  失去三大族的支持,第二層和第三層的星空種族在諸多實驗空間內的任務便變得更加地繁重。
  
  最底層世界中的種族稍微好一些,新艦分配它們最大的任務就是“被人研究”,三大族力量撤離諸多實驗空間,它們被研究的壓力反而減小很多,不過這也只是與上面幾層世界的縱向比較相對而言的情況。
  
  在最底層世界內部的橫向比較中,它們最近因為各種原因,比之以前,繁忙到了一個新的巔峰。
  
  岐沉剛剛結束一次銀色軍團的高級會議,來不及喘一口氣,馬上趕往三十一號實驗空間。
  
  所幸,新艦內部沒有長長的通道之類的實際路程,只要得到權限準許,瞬間就能從任何一個信息空間,達到另外一個信息空間。
  
  一開始的時候,很多種族對此很不適應,常常暈頭轉向,沒有一點踏實的感覺,但是現在越來越覺得簡直太節約時間,太有效率了!
  
  岐沉早就申請過權限,22516那個安全部的卓爾人親自批準的,目前還在有效期內,但他進入三十一號實驗空間后,一直只能在限定的區域等著,不能亂闖。
  
  銀色軍團的老團長何應遠何團長,還有幾分鐘才能從實驗臺上下來,岐沉很熟悉這里了,對老團長例常被研究的時間了如指掌。
  
  今天的時間比起往常有些拖延了,往常在這個時候,老團長不但已經從實驗臺上下來了,而且也已經休息恢復過來,而不是現在這樣,依然還“躺”在實驗臺上。
  
  岐沉以為例常實驗出了什么問題,或者有了新的發現,雖然來早了幾分鐘,但他也不準備再出去,利用這個時間,他也要稍微休息一下了。
  
  他已經不知道連續高強度工作多久了,繁忙到了極限。
  
  很多事情都是有苗頭的,在苗頭出現的時候,他會對好的苗頭進行保護與促進,對不好的苗頭進行扼殺與控制。
  
  并不是一件事情,而是很多事情。
  
  在遇到異常星系之前,他一直控制的很好,但在經過異常星系之后,許多事情便脫離了他精心的控制,紛紛洶涌地爆發。
  
  首先一件,也是目前最洶涌的一件,便是從很早之前就開始的,底層信息世界中的幾個種族,對正式跨入第二層信息世界的精心準備,以及最后“沖刺”。
  
  原本是按部就班,有計劃,有規劃的。
  
  幾個種族也反復相互召開聯合會議,總艦長戥也幫忙修正過大家的計劃細節,一切可以說穩穩當當,只等著完成一系列的工作,正式跨入第二層信息世界,成為真正的星空種族!
  
  但在遇到異常星系之后,大量的原計劃瞬間被打亂。
  
  進度忽然之間加速了!
  
  而且作為幾大底層種族的決策者們,根本控制不住,因為這不是個別現象,這是全體現象。
  
  比如黃星人,在經歷異常星系奇異現象后,生命精力像是打了特殊興奮劑一樣,集體瘋狂進步的勢頭幾乎讓人驚愕。
  
  地底小人、冷星人包括地球人,等等,計劃進度全都加快。
  
  就連嗷卡人都為了將希望寄托在繁殖出來的新一代優質嗷卡人身上,利用新艦的優勢生命技術,拼命地繁殖新一代希望上。
  
  然而進度加快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原因就在于這一次的底層世界幾大種族沖刺第二層世界,并不是全族一起集體提升,而是一次撕裂,各種族內部大撕裂。
  
  如果不能有效且有序地安排好次序,撕裂的后果將十分嚴重,甚至導致各族尚未跨入第二層世界,內部便已經大混亂。
  
  最簡單的一個例子,在原計劃中,原本無希望列入“沖刺”名單的人,在異常星系的奇異現象后,陡然加快了自己的進步速度,繼而就會產生也要進入第二層世界的渴望。
  
  畢竟,誰也不會真的想自己來到星空的一生,卻見識不到星空的燦爛,永遠被“圈養”在新艦的最底層,只有種族墊腳石的作用。
  
  那樣的人,不論是哪一個種族中的,早就被一次次的新艦危機淘汰了。
  
  如果全族真的能夠一起跨入第二層世界,當然是好事,但事實是不可能,現實如此,比起真正的星空生命,它們進入星空的時間都太短了,若非有新艦,有戥的幫忙,今天也一樣不可能有機會。
  
  因此各族之中必然有大部分人無法跨入,必然會有撕裂。
  
  為了保證足夠優質的本種族生命數量在第二層世界中立足,必定要集合本族所有精力與資源在原計劃的沖刺名單上的優質族人上。
  
  資源一旦分散,后果很可能是跨入第二層世界的族人數量不足夠立足!
  
  等同于這些人只是進去“旅游”一代人時間,然后斷層,等于沖刺失敗。
  
  然而,“希望”是一件很可怕的東西,原本那些沒有希望,也自覺認為自己沒有希望,并主動接受現實,將種族希望交給比自己更優秀的其他族人的那些人,在被異常星系影響后,拼命之下,發現了自己的“希望”。
  
  誰不想再努力一點,爭取進入第二層世界呢?
  
  又有什么理由,要澆滅它們熊熊燃起的進取之心呢?
  
  那太殘酷了,殘酷到從此可能就是兩個物種之間的差別!
  
  仿佛如同一個是文明時代的人,一個是原始的猿猴人。
  
  甚至是“人”和“動物”之間的差別!
  
  進一步是“人”,退一步是“動物”,撕裂之痛,何其殘酷。
  
  但岐沉不怕殘酷,如果殺可以解決問題,他已經舉起屠刀了,可這不是殺的問題,而且他也沒有殺的權限,那是安全部的大權。
  
  自從何團長被送入三十一號實驗空間后,他成為銀色軍團的新一代掌權者,又有著烏怒人的支持,隱隱之間,有成為除了退化人血族等等勢力之外,其他地球人的領導者。
  
  按照原計劃,很多無法從根本與本質上跨入第二層世界的地球人,都紛紛想要加入銀色軍團,接受烏怒人的改造,通過曲線,在烏怒人對銀色軍團新的大規模提升改造后,順利進入第二層世界,實現自己的星空夢想。
  
  或者說,成為“人”。
  
  但也不是每個地球人都符合被改造要求的,并且,烏怒人也不會全部將地球人都改造了,仍需要留下足夠數量的人類進行雷的實驗。
  
  這一部分人,在被異常星系奇異影響后,有的再度申請要加入銀色軍團,有的試圖加入冷星戰隊,非常混亂。
  
  混亂之下,便會有人說不公平,要重定名單。
  
  事關種族內部撕裂,事關自己將來是“人”還是“動物”,事關重大!
  
  一旦有了希望,誰都想奮力爭取一下。
  
  就是銀色軍團內部,也出現了一些議論,最多的議論就是陳參謀的事情。
  
  岐沉自問陳參謀離開銀色軍團的事情和他沒有一點關系,雖然他也承認老陳仍在他身邊發展前途已經不大,但他也會將老陳安排在合適他的崗位上,可是意意斯以安全部的權力親自將老陳調走,他有什么辦法?
  
  現在有人說是他拋棄了老陳,否則異常星系現象之后,老陳肯定還是有希望的。
  
  對這些質疑聲,岐沉本并不在意,有安全部在,他不需要擔心什么。
  
  但是讓他頭疼的是,意意斯離開后的底層世界安全部效率降低不少,為此,他向安全部更高級別的卓爾人22516請求了一次。
  
  安全部出手的話,能夠最有效率地壓制住混亂,讓一切迅速地恢復到原有的軌道上來。
  
  他雖然自信自己也能做到,但時間上要花費太多了,太浪費了。
  
  卓爾人22516按規則辦事,立即反應。
  
  然而,它只是嚴格檢查了一下底層世界中諸多生命的思維,在確定對新艦本身無威脅之后,便不再理會,并在岐沉的請求上記錄:該生物種族內部問題,建議其自行處理,已禁止該生物二次申訴權限。
  
  岐沉拿到請求結果,忽然有些想念意意斯了。
  
  那個楚先生的前助理,后來的安全部底層世界負責人,如今卻不在新艦里了。
  
  岐沉稍稍休息了一會,老團長從實驗臺上終于下來了,和他簡單說了幾句,他才知道,原因是三大族力量從實驗空間抽離了,導致例常實驗時間變長。
  
  他知道老團長休息的時間有限,便盡快地將最近的情況,和自己準備進行的計劃方案告訴了老團長。
  
  何團長不知道是不是和拔異在實驗臺上“躺”的時間越來越長的緣故,仿佛變得越來越“睿智”了,靜靜聽完岐沉的,對他的計劃不說一詞,卻另外地說了一句:
  
  “你為什么一定要將你們和弭婭的冷星人類分的那么清楚呢?分得清楚嗎?如果不分的話會怎樣?換個角度吧,會有不同的思路,我感覺你最近比我都要落伍了。”
  
  記住手機版網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