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634 罪船與尊上

雪域使不想遇見楚云升,所以航行得很謹慎。
  
  它沒有太多的想法,尊上交給它什么任務它就嚴格地完成什么任務,不想節外生枝,不想與楚云升有任何交集。
  
  它曾仔細地研究過,尊上麾下,但凡和楚云升有過交集的各級使,基本沒有什么好的下場,從格域使到它的前任,都是如此。
  
  比起格域使,它前任的下場算是好的了,任誰想起格域使被尊上懲罰的下場都會不寒而栗,雖然聽說尊上最近要將格域使放出來再重用,但只是傳聞而已,它離開的時候,格域使仍還被關在那艘簡直不忍直視的恐怖“罪船”里。
  
  想起那艘“罪船”,雪域使又想起另外一件事來,當初不小心將楚云升帶來的那個下級領航大使,后來若不是暗苑使為它求情,好像也差點被送了進去。
  
  想及此,雪域使頓時打了個寒顫,它不是怕楚云升,它是怕那艘赫赫有名的恐怖“罪船”。
  
  它雖然資歷淺,和其他苑使比起來也很“年輕”,但也聽說過不少的事情,尊上那艘出名恐怖的“罪船”里曾關過的高層次生命可遠不止格域使一個,它所在權力線上端的一位高級苑使就被短暫地關過,好在很快就被放了出來,從此誰也不敢在它面前提“罪船”兩個字,沒人知道它到底經歷了什么……
  
  據說,曾有個卓爾人也被關進去過,不過很少有人能說的清楚是真是假,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格域使被關的時間的確有些長,非常長,但還不是最長的,“罪船”里面那不能直視……的深處,還有一個未知的生命早在很久很久之前就被關在里面,至今也沒有被放出來。
  
  雪域使一輩子都不想與“罪船”有任何的瓜葛,一直大力提攜它的老苑使始終告誡它,寧死于任務也不能被關進去,否則一生都將是噩夢。
  
  它們這條權力線上的那位曾被關過高級苑使就是例子。
  
  尊上對它們這些忠心耿耿的屬下一向寬大仁厚,也從不吝嗇,甚至都不限定它們的發展方向,都會給予它們最大的支持,但在尊上的禁忌事項中,雪域使所知道的,有三件事不能犯錯,一犯錯就很有大幾率被關進“罪船”!
  
  其中兩件和它關系不大,一件是尊上最大的寶物,至今也沒人知道是什么,但凡想要偷窺的,全都死在“罪船”里了。
  
  另外一件則是久遠前的一段歷史,很久遠了,還是尊上尚未誕靈時候的事情了,如今已經鮮有人知道,它只是聽說過,有一次暗苑使不小心稍稍要說到這件事一點點的邊緣上,就被尊上大怒地呵斥了一頓。
  
  這兩件事,它一個不知道,另外一個還是不知道,所以基本沒什么危險,第三個事情和星空布置有關,它只要認真嚴格執行尊上的命令也不會出大問題。
  
  但現在,經過它的研究,又多出了一件事,雖然不是尊上的禁忌,但卻一樣很容易導致被關進“罪船”,那就是左旋前儲楚云升。
  
  因此它小心翼翼地航行,除了防止被其他靈主發現,防止被暗域中的危機波及,就是預防楚云升突然出現了。
  
  “域使,你不用太擔心。”一個綠色如地球人見過的果凍體一樣的生命出現在雪域使身邊,安慰它道:“尊上一切都有安排,我們只要按照尊上給予的星圖和計劃航行,必定能安全到達目的地,即便遇上危險,也有尊上的寶物可以使用。”
  
  雪域使對綠色果凍狀生命似乎很熟悉也很信任,即便雙方生命體形態完全不同,它心理上也沒有任何的排斥反應,仍舊懸浮在座艦的控制中心看著星圖道:“凝枳,我擔心的不是這些,我是擔心這里。”
  
  說著,它將新艦與襲擊者探測過的星系放大調出,浮現在它和綠色果凍狀生命的周圍。
  
  被它成為凝枳的綠色果凍狀生命,看著星圖上浮現的歷史軌跡,道:“你仍舊擔心左旋的前儲?”
  
  “是的。”雪域使坦誠道。
  
  凝枳便分析著星圖道:“你真的不用太擔心,首先只是疑似,未必是它,即便是它,它所出現的范圍只在一個恒星系之內,并未波及到整個星系群,整個星系群有二十多個恒星系,我們從另外一側的邊緣恒星系路過,如此大的時空范圍,遇到它們的幾率很小很小。”
  
  雪域使卻說道:“你說的道理我明白,但是我也真的研究過,這個左旋前儲很詭異,我曾負責盯著它的一個屬下,防止的就是它隨時隨地出現在你身邊,不能用常理揣測。”
  
  凝枳想了想道:“我沒有與它接觸過,你說的可能是對的,但你現在再擔憂也沒有用,我們自己不可能有辦法,還是相信尊上吧,它既然有了安排,就不會沒有考慮到這點。”
  
  它不知道雪域使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擔憂,但還是勸慰道:“你還記得我們很小的時候,戰艦被敵人攻破的那一次嗎?”
  
  雪域使當然記得,那是永遠也無法忘記的幼年記憶。
  
  它和凝枳來自兩個完全不同的種族,不但種族生命形式不同,就連生存方式都不同。
  
  凝枳的種族是典型的星空生命,以科技為生存之本,而它們則相反,以修煉自身為根本,但都是很久前就跟隨尊上的種族。
  
  它和凝枳出生在同一個時期,當時,它和自己的一支族人被分配在凝枳所在的戰艦中,作為配合凝枳種族的單體生命戰力。
  
  兩支族人當初配合的如何,它們當時并不知道,作為兩族很少才會培育的后代,它們自幼年時期便在一起,同在一艘戰艦,跟隨先輩追隨尊上的征戰,度過一次又一次艱難與輝煌的時期。
  
  那時候,幼小的它每天被先輩逼著苦苦修煉,幼小的凝枳也天天拼命地學習各種稀奇古怪的知識,幼小的它們互相羨慕過,互相不服氣地爭論過誰的種族更好,也一起偷偷溜出戰艦過,一起被先輩們責罰過,一起……
  
  一開始凝枳不是它的對手,但因為沒有契約,無法成為樞機,它又很快被凝枳超越,但幼小的它們始終活在一個的巨大陰影下一個遠比它們更加厲害無數倍的幼小生命之下。
  
  至今,它還記得,它們第一次見到那個讓它們倆都無比自卑的厲害幼小生命時的場景,也是它和凝枳第一次感覺到恥辱、落后與現實。
  
  凝枳的族人得到過一次機會,想要從那個極為強大種族那里學習到培育新一代生命的技術,它陪著凝枳去的,見到了那個從此成為它們幼年陰影的幼小生命。
  
  那個幼小的生命,只像是看垃圾一樣看了它們一眼,連冷漠的驕傲的與鄙視都沒有,那樣還會讓它們覺得和它是平等的生命,它根本就是在看垃圾!
  
  后來,它和凝枳從先輩們那里得知,那個幼小的生命是一個卓爾人,它和凝枳也從此記住了一個飛速攀升的序列號,在很久之后,這個曾經和它們同時代幼年期的卓爾人,在離開的時候,已經升為22156!
  
  作為新一代生命,這個序列在當時的卓爾人當中已經算是很高了,卓爾人很多序列都是空序列,雪域使也不知道卓爾人為什么會留著空序列不用。
  
  再后來,又一件對他和凝枳一生有著最重大影響,甚至改變它們一生的事情發生了,便是凝枳剛才說的那件事。
  
  那一次,無數戰艦被攻破,無數的生命灰飛煙滅,它們的戰艦也被攻破了,無數族人被瞬間屠殺,它和凝枳面對恐怖的靈襲瑟瑟發抖的時候,一道“溫暖”的靈蘊將它們包裹著,送到了后方,它們被救出來的時候,看到了前線無數己方生命紛紛戰死而不退半步。
  
  除了它們的族人,其中有兩道讓它們至今記憶如新,一道是尊上的身影,雖被重創,但依然宏偉!給予了幼小的它們最大的安全感!
  
  另外一道,便是它們幼年的陰影,那個在當時依然還在幼年期的小卓爾人,在它們不得不逃命的時候,那個小卓爾人竟然已經在前線冷靜地參與決戰!
  
  后來,那場靈戰尊上在付出巨大的代價與寶物后打贏了,后來,很久之后,它才知道那個敵靈是多么的恐怖,遠不是后來它們遇到的一些靈可以相比的。
  
  那場大戰后,它和凝枳看著幾乎奄奄一息的那個小卓爾人,看著重創中依然為它們擋在前面的尊上身影,它們從此一個拼命學習,一個拼命修煉。
  
  也是因為那場戰爭,它的一個先輩樞機族人陣亡,它獲得了一個契約,從此一飛沖天。
  
  如今,它已經即將到達源門巔峰之境,而凝枳也成為了一支艦隊之長。
  
  在它被任命為域使之后,它按照任命規則,首先就要了凝枳麾下的艦隊成為自己任務的主艦隊。
  
  這是它最能信任的星空種族了。
  
  同樣,它也是凝枳它們最能信任的修煉種族了。
  
  至于后來加入的那些星空生命,像閉生命那些,只是被拉來充數而已。
  
  凝枳這時候提起這件事的目的,它也知道,是讓它安心,有尊上在,它們不必太過擔心,最糟糕的情況也不過是為尊上效死而已。
  
  只是,有左旋前儲在附近,它真的能夠順利完成任務嗎?
  
  那個卓爾人在左旋前儲那里還活著嗎?
  
  記住手機版網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