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633 跑得比誰都快

戥將自己的猜測存入信息中心,這只是他的一個猜測,未必是真的,既是是真的,他只是一時的震撼,并不是特別緊急的事情,不急于一時片刻通知全艦,楚云升和其他三大族的生命都已經進入實驗空間,沒有必要在這個時候打擾它們。
  
  但他心中的震撼卻久久不能平靜,這道即便是地球人也曾觀察到過,由無數星辰密集組成,并被稱之為“史隆長城”的宇宙中的巨大結構,經過幾十億年的恢弘運動成型,如果真的是有目的的人為形成的話,實在太匪夷所思了。
  
  由此還可以得到一個關鍵的信息,關于時間點的信息,在幾十億年前,就有生命開始了這個“長城”計劃!
  
  這是對新艦非常有用的信息,對于理清很多事情很有幫助。
  
  戥恢復平靜后,便暫時不再去多想,他現在的主要任務是安全地帶領新艦與楚云升本體匯合,為此,新艦此刻正在進行的緊急研究,他也沒有參與,全部精力都放在航行上。
  
  襲擊者在不久后便將航行方案發回,戥仔細看了一遍,稍稍做了一些修改,兩艦便從慣性下均速航行的靜默狀態中開始改變,準備調整方向并加速,同時準備掩飾、混淆與擦除加速時留下的痕跡。
  
  掩飾航跡的工作很復雜,但必須進行,主要是為了防止被靈生命追蹤到。
  
  比兩艦低級的星空種族無技術能力觀察與追上兩艦,比兩艦更先進的星空生命出現的話,無論兩艦如何掩飾都藏不住,在這片星空中,除了三大族和襲擊者少數的星空生命,暫時還沒有發現更先進的星空生命實際出現過。
  
  靈生命才是兩艦重點防范的對象,但比起更先進的星空生命,兩艦可以以靈對靈的方式來防范它們,在襲擊者的方案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用靈蘊來擦除加速后的痕跡。
  
  靈蘊擦除后,星空中留下的只有靈蘊波動過的痕跡,即使被發現,也會被認為是某個靈生命出現過,可以很好的掩蓋兩艦的航行軌跡。
  
  輕易之下,別說可能比兩艦更先進的星空生命,就是靈生命自己,也不會隨便去追蹤一個未知的靈。
  
  一旦靈戰開啟,結果很難預測。
  
  能夠打得起一場接一場的靈戰的,除了兩大神國,戥還很少見過其他靈相互之間會隨意開戰,所耗費的資源與戰損的后果,根本承受不起。
  
  楚云升和億靈主的那一戰就是明證,至今億靈主仍生死未卜,而楚云升若非能夠進入氣泡世界,也早就死那次靈戰中了。
  
  若不是生死絕路,或者沒有選擇的時候,兩靈意外相遇,常常一經接觸便各自迅速離開,如非必要,連交流都不會有。
  
  這種事,跟隨左旋勢力征戰過的戥見的多了,往往那些左旋靈主滅殺星空生命時,大殺特殺,威風極盛,而一旦與新神國開啟靈戰,尤其是偶然遇到的靈戰,沒有神諭嚴格限定的時候,常常跑得比誰都快!
  
  有時候星空種族的戰艦還在前方死戰,左旋的靈主已經跑得無影無蹤了。
  
  甚至,他還見過一個新神國的靈生命在戰場上越打越兇狠,竟然脫離己方陣線,一路追著與它實力差不多的兩個左旋靈主猛打的滑稽場面。
  
  當然,若非他們種族跟所左旋勢力征戰,若非新艦位于本超星系團的前線,這些場面都是極難見到的,星空很多地方,連一個靈都見不到,更不要說兩靈相遇了。
  
  按照襲擊者的方案,新艦和它們各自以自己的靈蘊擦除各自加速后的痕跡,襲擊者本艦中存在一個靈生命已經可以證實了,新艦中有楚云升它們也是知道的,但是它們不知道楚云升是不是一直在新艦之中?
  
  戥在這條上做了修改,將新艦加速后的偽裝善后工作也推給了襲擊者,一是令襲擊者更少地了解到新艦內的情況,尤其是楚云升的情報,二是楚云升現在也的確沒有時間。
  
  他不擔心襲擊者會不同意,否則新艦暴露的同時,它們也會暴露,除非它們現在就離開新艦。
  
  看似很無賴,但戥很理直氣壯,因為正如五序所言,新艦最后是要為此付出代價的。
  
  片刻后,襲擊者沒有沒有回復,但它們按照方案開始行動,顯然是默認了,只是不回復。
  
  黑暗中,兩艦在非加速的勻速慣性飛行狀態中的形態幾乎一模一樣,都是長長的如針一般時而筆直時而彎曲的樣子。
  
  新艦的靜態初始結構并非如此,但它具有一項襲擊者也沒有的技術,即戥融入新艦本身之中后運用的他種族的擬態擬化技術。
  
  在楚云升前往禁地這段漫長的時間里,新艦在暗域邊緣靜默航行的同時,三大族運用綜合的知識體系對戥運用在新艦的擬態擬化技術又進行了一次提升,使之達到完全實用的程度,從外邊外表上,已經很難分辨出新艦與襲擊者之間的區別了。
  
  戥將新艦擬化成襲擊者的樣子,除了有意偽裝成襲擊者,讓外界混淆,分不清楚新艦和襲擊者兩者身份區別外,還有試圖學習一些襲擊者的飛船技術。
  
  不過,一旦加速,開啟動靜兩分態,兩艦的區別就立即明顯了。
  
  襲擊者的本艦很快彎曲起來,并從艦體中延伸出新的一道細長艦體,相互交錯并高速旋轉猶如天體儀,騰入黑暗的星空,“消失不見”。
  
  而新艦則在美輪美奐的重影疊疊之間,只一瞬,便化作一道弧光,跟在襲擊者后面,“消失不見”。
  
  一道靈蘊,抹掉了它們的痕跡。
  
  在兩艦離開后的原地時空許久之后,巋靈主歷經千萬苦,帶著它的座艦與追隨它的飛船,想盡了各種辦法,遭遇到了多次莫名其妙的圍殺,損失慘重,終于找到了這里。
  
  新艦和襲擊者在這里為了探測異常星系,暴露過一次,否則它們可能還是找不到。
  
  但它們顯然來遲了,楚云升和新艦已經再度“消失”了。
  
  只有一道靈蘊波動過的痕跡被巋靈主察覺,但這并沒有什么用,并沒辦法找出楚云升和新艦又飛到哪里去了?
  
  不過巋靈主察覺到這道靈蘊殘留痕跡并非它熟悉的楚云升的靈蘊,不禁一愣,它才離開新艦這么點時間,楚云升竟然這么快又找到了一個新的靈生命“搭伙”了?
  
  在它再一次失去楚云升與新艦痕跡的時候,另外一個方向上,新任的雪域使率領一支艦隊,帶著幾件尊上慎重交給它的寶物,直航向尊上星圖上的秘密地點。
  
  從星路航圖上看,它的航線將路過此刻巋靈主剛剛達到的地方附近,從這里與新艦現在的航線開始漸漸相互交叉。
  
  最終交叉的點,是它航線的最終點,也是新艦與襲擊者要盡量避開的地方有降臨點的那片星系群。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