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1631 降臨點

只有讓星空生命在絕望中發現希望,它們才有可能加入新艦,而要制造希望,新艦就要在宏科技上取得一點點的成績,并運用在戰爭里,但在沒有更多的三大族層次的星空生命加入之前,宏科技理論研究的進度又會非常的緩慢與困難。
  
  仿佛陷入了一個怪圈,前后互為條件。
  
  冥即將帶來的禁地信息或許可以暫時打破這一怪圈,但在此之前,根據新艦最新出現的分歧情況,延續電的生命,讓它解除封閉出來接管各項研究工作,為冥的到來做好所有的基礎準備,便成了新艦當前最為緊迫的工作。
  
  楚云升做出了決定,戥自不用說,建議就是他提的,雷也立即無條件執行,它的建議就是讓楚云升迅速決定,不論是什么決定。
  
  第三個烏怒人光在楚云升已經決定的事情上也很少再發表意見,而且因為雷的一些原因,它也希望電能夠活下來,并盡早解除封閉。
  
  自電封閉后,它已經快要完全失去了對雷的制衡,以及失去在新艦內烏怒人對外的影響能力,連帶著在小烏怒人的問題上,也越來越沒有發言權,電若在,關于小烏怒人的問題,電比雷更有發言權,它就能通過電影響到小烏怒人。
  
  至于五序,它最初的目的是想讓楚云升支持卓爾人的觀念分歧,對此它也毫不避諱,因為三大族中,卓爾人的生命資源最多,如果走錯分歧,它們為此而要付出的浪費代價也會最大。
  
  但如果電能出來,它也不會反對,很久前開始,在三個烏怒人中,電大概是它唯一能夠給予一定信任的,也是它比較認可的一個。
  
  不過要讓電活著解除封閉出來,也不是容易的事件。
  
  它的各項生命特征都出現了嚴重的衰退,零維、意識、命源……統統衰竭,如果不是處在融合三大族技術的新艦,即便是雷它們原有等級的烏怒人飛船中,它也早就死亡了。
  
  要將它的生命延續住,無異于將一個必死的生命重新拉回到生命線上來。
  
  但這并非是要“逆天而行”,宇宙中但凡存在的現象就必然是遵從一定物理規律,區別無非是被發現與未被發現,被總結出來與未被總結出來,逆反規律的事情,除非本來就存在相反的條件定律,否則等同于推翻整個宇宙。
  
  且不說推翻整個宇宙可不可能,推翻后宇宙還存不存在之類的事情,就說宇宙本身,它本質上也包含了“試圖推翻者”自身,“推翻者”也是宇宙的一個組成部分,在推翻宇宙的過程中,“推翻者”還得將自己也一起“推翻”了。
  
  而又因為“推翻者”本身又具有“推翻”性質,否則它拿什么來推翻?于是,至少從邏輯上,在“推翻”宇宙的同時,“推翻者”會出現“推翻”掉“推翻性質的自己”怪事,然后“推翻者”失去“推翻屬性”,不論宇宙有沒有被“推翻”,它都無法再發現宇宙前后有什么區別,自然地認為宇宙本就是這樣,仿佛回到原來最初毫無變化的位置上,等同于什么都沒做,什么也沒有改變,什么也沒有推翻……
  
  當然,也許可以在思想上自我安慰一句:嗯,剛剛推翻了一次整個宇宙。
  
  要延續電的生命,對新艦和三大族而言,不需要推翻什么,而需要找到新的未曾發現或證明的生命規律,將其理論化并實際運用。
  
  理論又來源于很多方面,其中未知現象的發現與大量該現象數據的記錄,是新理論最佳的來源之一。
  
  楚云升從禁地帶來回來的現象與數據,尤其是鏡面形態的存在方式,對重構零維與多維世界之間的關系很有幫助。
  
  想要同時解決零維、意識、命源等所有問題,也是不現實的,五序根據新艦現有的基礎,以及楚云升帶回來記錄的優勢方面,選定主攻零維的方向。
  
  一旦零維的衰退速度被遏制住,意識的衰退或許會稍緩一些,它們之間的聯系一向最為緊密,至于命源的問題,楚云升帶回來的第五艦隊的生命技術就和命源有關。
  
  主攻方向沒有選擇命源也是因為這一點,第五艦隊給楚云升的技術不可能是它們頂尖的,但不是頂尖的,便意味著應該是成熟的,新艦沒有必要再將寶貴的時間與資源浪費在研究已經成熟的技術上。
  
  誠然對第五艦隊生命技術的學習或許可能會讓整體科技進步,但要理解與運用一個新的理論與技術本身就需要一個過程,再往上可能是一個更高更難的理論與技術,需要消耗的時間與資源更多。
  
  新艦現在需要得到有關零維的理論層次,只要和第五艦隊給楚云升的生命技術層次差不多就可以了,最重要的是可以相互印證,從第五艦隊的生命技術上得到同層次的啟發,暫時不需要更高一層,那不現實,也不實用,更來不及。
  
  五序安排好各項準備工作,楚云升也沒有返回本體,反留在了新艦中,參與三大族對電零維問題的研究。
  
  他因為自身的原因,可以給三大族提供實驗對象,也可以隨時在自身上驗證,得到的結果,也可以立即運用到自身上,在未來對本體的改造也一樣有用處。
  
  基于此,五序也毫不“客氣”,在馬上就要開始的研究體系中,將楚云升安排為“實驗體”與“實驗者”的雙重屬性身份。
  
  此時,戥調整新艦,遠離星系,沒入暗域之中。
  
  襲擊者如影如隨,仿佛在為新艦護航。
  
  但戥控制新艦的航向卻已經改變,不再是原先的第四顆牢籠行星,而是楚云升本體在衛的護衛下飛來的方向。
  
  襲擊者卻沒有什么特別的反應,只是常規地詢問為何改變航向,再得到戥故意編造的一個借口回復后,也沒有再質疑下去,仿佛并不知道戥原先航向目的,但卻提醒戥,在新航線必須要經過的一個星系群里,它們曾發現過一個降臨點!
  
  記住手機版網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