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625 星路遙遙

這是一片奇特的星空。
  
  如果將宇宙放在大尺度上,以物質纖維結構圖呈現,那么這里顯然是漂浮在一個橫跨數億光年的巨大空洞邊緣的孤島,附近只有很小的兩個小星系,中間被一條跨越十幾萬光年的氫橋所連接。
  
  這兩個很小的星系,仿佛是在星空中迷路的孩子,正漸漸地被空洞拉入黑暗的深淵,距離宇宙纖維密集地帶越來越遠。
  
  空洞之所以被稱之為空洞,其內部幾乎空無一物,數億光年的距離,可以讓任何一個生命永遠地絕望。
  
  橫跨它,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垠分等靈從禁地逃出來的瞬間,面對無垠的空洞,極其的絕望,但跟著,它們便驚喜的發現,它們并非是在空洞的中心,而是在邊緣,第五艦隊的三靈甚至很快就可以確定,最近的一個超星系團距離它們已經不是很遠了。
  
  但是它們卻沒有看見剛剛離開的禁地,仿佛從禁地逃出來,便直接來到了星空,周圍空無一物,禁地卻消失了。
  
  只有一個極為明亮的光點,出現在遙遠的地方,并繼續遠離而去。
  
  如果計算光點移動的方向,可以很容易得出結論,它橫穿了身后數億光年的空洞!
  
  并且,它并不準備飛向最近的超星系團,而是要掠過這個超星系圖,飛向鄰近另外一個超星系圖。
  
  很快,火蟲在光點遠離的方向線上接二連三地大量出現,即便是反應最慢的靈生命,也意識到,那個明亮的光點可能就是它們剛剛逃出來的節點。
  
  但是對于為什么它們在出來時沒有保持慣性,和那個光點一起并行,并不是很清楚。
  
  常理來說,有一個可能可以解釋,疑似禁地的光點并非是在勻速的運動之中,而是仍在加速之中,它們在逃出來后,失去了加速,導致這一現象,這一點,也似乎可以從它們此刻相對以兩個小星系為參考系下的勻速而非光點此時的加速狀態似乎得到證實。
  
  但第五艦隊的三靈顯然發現了更多的東西,在其他靈生命各自準備改變方向,前往那兩個小星系做飛離空洞邊緣的物質準備的時候,它們依然留在原地,并建立大量的觀察與分析結構,試圖搞清楚它們離開禁地時,在那個逃離的通道中,禁地內外的時空到底出現了什么變化?
  
  ……
  
  疑似禁地的光點,橫穿了兩個小星系之間的氫橋,眾靈和火蟲都一前一后地散布在距離氫橋不是很遠的地方。
  
  火蟲選擇了一個小星系,眾靈便默契地選擇了另外一個星系。
  
  火蟲現在帶著它們的家底在搬家,任何一個生命,只要此時意識清醒,就不會距離它們太近,否則一旦出現誤解,必定遭到火蟲毀滅性的攻擊。
  
  唯有與能禁較熟的那個看過即忘記形態的強大生命,沒有避開,仍留在附近,似很奇怪地向能禁與物禁道:“怎么只有你們兩個出來?”
  
  它所指的并不是冥,冥隨后便出現了,正在與楚云升在更后面留下的超級戰體軀殼融合。
  
  物禁似乎并沒有與它交流的想法,只有能禁望著那離去的光點,道:“你覺得逃出桎梏不需要代價嗎?”
  
  那生命便嘆息了一聲:“我早就應該猜到的,這一次來,一直都沒有見到它,還以為只是因為它當初傷得太重的原因,沒想到它……”
  
  接著它話語一轉,向冥的方向,嚴肅道:“雖然我不太清楚你們接下來到底要去哪里,但是大黑暗就要來臨,你們逃得了禁地,也逃不了大黑暗,我可以答應你們那件事,但是我一定要去假靈那里看一看,它在罪星上的經歷與牽扯,絕非那么簡單,我想知道它在罪星上時的每一個細節,這太重要。”
  
  能禁淡淡道:“它未必會歡迎你。”
  
  那生命倒是信心十足道:“是的,但是在某個時刻,它會需要我。”
  
  能禁便不再說下去,那生命也不再與它交談下去,飛向對面的小星系。
  
  冥回到能禁與物禁附近的時候,其他火蟲腔體已經組成嚴密的星空陣線,即便它們要去的小行星系里可能連一個生命都沒有,但是它們從禁地帶出的家底全在這里,一出禁地便異常的小心謹慎。
  
  物禁似乎并不“喜歡”剛剛離開的那個生命,見冥過來,才開口說道:“你確定不和我們一起走?”
  
  冥沒有說話,它便放棄了最后一次的努力,道:“禁地飛去的方向和你要去的地方雖然暫時不同,但是它將來一定會找楚的本體,星路遙遠,你們自己小心吧。”
  
  冥沉默了片刻道:“如果你們失敗,可以來找我主。”
  
  物禁也沒有回答,仿佛是曾經無數次的相互說服,最終都無疾而終。
  
  不同的是,這一次是離別,相互可能永遠也不會再見面。
  
  星路遙遙,就此分開。
  
  冥望向楚云升和小蟲子所在的超星系團,而物禁與能禁望向星空的另外一頭。
  
  ……
  
  火蟲最先達到氫橋一端的小星系,準備完畢后,最先離開,垠分等靈生命要遲一點,但它們的“運氣”似乎比火蟲要好很多,在這一端的小星系里,竟然發現了大量的生命!
  
  生命便代表了命源,而橫渡空無一物的星空,除了物質,最重要的就是命源了。
  
  眾靈默契地劃分好各自的“掠奪區”,然而便是令無數星空生命絕望的靈襲!
  
  且還不是一個靈的靈襲,而是一群靈的靈襲。
  
  這個小星系中的生命出奇得多,仿佛是在很多年前被“放養”在這里,但因為一些變故而放棄,它們的文明進度也各自不同,有的還很原始,有的已經能夠飛出星球,最先進的,甚至開始嘗試達到其他生命星球。
  
  然而在靈的面前,還是一群需要命源的靈的面前,不要說是它們,就是烏怒那樣先進的種族,下場也是注定的。
  
  眾靈連它們長得什么樣子,是什么形態生命,有過什么艱難發展的歷史,出現過它們而言偉大的人物等等,統統都沒什么興趣,除了第五艦隊的三靈還掃描了一次,其他靈主從頭到尾都沒有看它們一眼,只是以最快的速度從它們身上獲得最多的命源。
  
  眾靈狂歡般的靈襲之中,被掠奪命運的各種各樣的生命與其種族,其實并沒有絕望的感觸,因為它們在能夠有所反應的時間之前,就已經死了。
  
  唯有一個星球上的一個生命,經過地獄般的無數勾心斗角,生死爭奪,剛剛輝煌獲勝,激動地繼承老一代樞機的契約,并突破到樞機沒幾天,威風了不超過幾百個該星球的時間單位,便忽然發現,自己“統治”下的星球,在瞬間,只剩下它一個還活著的“活物”,成了光桿。
  
  它的侍從,它的臣子,它的臣民,它的……仿佛在它興奮地寫著新任命的各地大臣詔書的下一刻,就全部莫名其妙地倒地而亡,瞬間全死光了。
  
  再然后,它恐懼地感覺到它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恐懼的一個神秘力量,仿佛將它從靈魂到身體都剖開看了一邊,連它幼年時差點被生理欲、望引誘出修煉種子行列的絕密之事都被神秘力量“翻”了出來。
  
  它尚未驚懼結束,接著又有一個神秘力量將它靈魂與身體里里外外扒個干凈地翻看了一邊,包括那件歷史污點的絕密之事,然后,又是一個,接著,又是一個,再接著,又是一個,又是一個……
  
  幾十個下來,它感覺到自己很虛弱,虛弱到它感覺自己要死了。
  
  恍惚間,那幾十個神秘可怕的力量仿佛在開會討論什么,之后便消失的干干凈凈。
  
  它終于昏死過去。
  
  星空中,垠分向其他靈道:“既然查清楚了,星路遙遠,諸位……”
  
  ……
  
  星空的另外一邊,禁地的入口,楚云升在離開禁地,以自死回到氣泡,可能受到火蟲這條線被禁地封閉的影響,多次追溯本體失敗,直到現在,才成功回到本體。
  
  但他一睜開眼,卻立即發現,自己的本體被無比強大的力量穩固與保護著。
  
  同時,他也發現了能禁向他提到的那個衛,正在與一個靈生命對峙。
  
  ******
  
  首先感謝第五十七位盟主:翼之雨!
  
  其次,雖然更新會晚一點,但一定會有!
  
  記住手機版網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