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624 我主

在冥幽暗至極的本體出現的瞬息,異源憤怒與不甘的聲音如余波般地斷掉:“……帶我出去,三禁,你們忘了行間嗎?你們忘了被它騙過了嗎,連我都被它騙了!你們就不怕又被騙了嗎”
  
  當冥的本體完全脫離出來,異源的聲音便徹底的消失,仿佛被死死地關在了某個地方。
  
  異源最后的聲音傳遍最外層,垠分等老一代靈生命還未從對火蟲家底的震驚中恢復過來,又是一陣的錯愕。
  
  它們從未想到,竟然火蟲當年也被行間“騙了”,而且看起來,禁地里面還有一個什么生命,也被行間“騙了”,雖然不知道行間到底“騙了”它們什么,但是能夠將敵人都“騙了”,跟隨過行間但同樣“被騙”了的它們,此時不知道是該為行間自豪,還是該為自己郁悶。
  
  不過,剛剛被火蟲家底打擊過的老一代靈們,它們跟隨過行間,行間又“騙過”火蟲,好歹在此時能挽回一點信心。
  
  但冥的出現,瞬間又讓它們好不容易樹立起的對火蟲的心理平衡,再次被擊個粉碎。
  
  冥出現的形式和能禁以及能禁旁邊的那生命都不同,能禁始終只是一雙“眼睛”,它旁邊的那生命形態不看即忘記,而冥則一眼看去就能看清楚其外形,和此時正在腔體上忙碌的衛以及其他火蟲戰蟲沒什么區別。
  
  但這恰恰是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不論是它剛才出來時的方式,還是陣地上火蟲對它的反應,以及能禁的反應,它都明顯比能禁都還要強大!
  
  可是,任憑怎么看,它都是一個與衛以及戰蟲一樣普通火蟲形式的生命。
  
  甚至,如果不是它有著血紅的眼睛,許多靈都以為是楚云升又跑回來了,至少從外形上,兩者幾乎沒有多少的差別。
  
  這是怎么回事?
  
  驚疑之間,其中一個靈忽然道:“難道是那種,那種靈體!?”
  
  說完,它仿佛是意識到了自己再說下去便會泄露了自己的什么秘密,立即閉口再不說話。
  
  能禁這邊,它旁邊的那個生命比天空上的靈生命能看到更多的東西,驚奇道:“竟然如此完美……能禁,我似乎能明白你們為什么這么瘋狂了,這的確可能是你們最后的機會了,當初我第一次來的時候,火蟲是多么的強大?現在卻連真正的弦顫體都融造不出來了。”
  
  它也只說到這里便不再說下去,在人家大搬家的時候揭人家住在這里時的傷疤,肯定不是一件會讓人愉快的事情,何況對面還有好多來歷不明的靈生命。
  
  當然它也沒有機會再說下來,冥從禁地深處的黑暗世界中擺脫出來,首先搜查禁地火蟲觸及到的各個角落,大約消耗了數秒,然后一動便出現在天空與地面之間的位置,并將它從能禁旁邊的位置,毫不留情地趕到了對面眾靈之中去。
  
  它自然可以不走,但那意味著要和冥開戰,而和冥開戰,又意味著要和此刻因為家底全部搬了出來放在外面而高度緊張的所有火蟲開戰,不用想,也知道會是個什么下場。
  
  它很安靜地“回到”它本該在的天空位置,緊接著,便見到冥似望了天空一眼,瞬間,它以及天空上所有的靈生命面前便悄無聲息地被打了一個個“印記”。
  
  印記代表著一個數字,將這里的全部靈生命按照順序編了個號,號碼排序并不按它們的強弱順序,完全按照距離楚云升之前離開時位置的遠近來編號。
  
  垠分也被印上了一個編號,但它還沒有來得及看它的號碼是多少,冥冰冷的波動就跟著傳到了它面前:
  
  “我主主動與你說過話?”
  
  垠分在電光火石之間仿佛有相似的經歷仿佛又要上演的感覺,但它不及說話,冥的第二道冰冷又強制傳來:
  
  “你來負責它們的秩序。”
  
  說完便不再理會它,不過好歹冥還和它說了兩句話,其他靈生命,包括剛剛回到天空的那個,冥直接打出一道屏障,禁止它們向地面發出任何波動干擾。
  
  冥的信息處理速度太快,垠分這時候才反應過來冥傳遞過來的內容。
  
  然后,意識差點一下子懵了!
  
  我主?
  
  我主!
  
  火蟲什么時候有“我主”了?
  
  作為老一代的靈,它知道火蟲有典主一說,但是從來都沒有見到過,即便是當初行間率領眾靈打到禁地,也沒有見過!
  
  怎么現在忽然就有了?
  
  剛剛只有一個生命和它說過話,就是左旋廢儲!
  
  垠分感覺真的有點跟不上變化了,實在是變化太過劇烈,太難以置信。
  
  它試圖看向能禁,希望從能禁那里得到一點信息,可惜,整個天空都被冥給屏蔽了。
  
  隨著冥對它說的兩句話向天空傳播,再一次引起疑亂,只有剛剛過來的強大生命并不吃驚。
  
  雖然它不會將火蟲與楚云升的真相說出去,但是它很奇怪,按照道理來說,它留在能禁那邊豈不是更好?更加保密?冥怎么一出來,就將它趕到了對面?
  
  鑒于它不久前與能禁交戰時體會到冥留下的那具戰體強悍的計算能力,它自然覺得冥這么做不是隨意的,肯定有它暫時還沒有想到的用意,只能說自己肯定不會說出來的想法被冥看出來了。
  
  ……
  
  冥迅速處理完天空上的靈生命問題,然后轉向能禁和物禁飛快地交流數秒,接著便從火蟲搬出來的家底中,選了三樣東西。
  
  三樣物品隨即脫離火蟲守衛,飛入它的本體之中。
  
  這時候,和楚云升離開時一樣,通道再一次出現。
  
  但比起上一次,這一次,“天空”與“地面”被撕開的裂縫更大!
  
  冥身影閃動,來到裂縫下面,黑氣從它本體而出,仿佛一組精妙的組合出現在通道面上,瞬間便將通道正在關閉的部分全部擊穿,并大規模地撐開。
  
  天空上的靈生命被安排先走,否則會造成它們的恐慌,能禁似已與冥商議好了。
  
  等到靈生命在垠分的管理下,按照冥給它們打上的印記順序離開完畢后,火蟲才開始大規模的撤離。
  
  能禁和物禁負責在出口的地方,搜查每一個火蟲的生命體和意識,防止意外情況。
  
  整個過程持續了一段時間,直到最后一個腔體離開,整個禁地仿佛變得空空蕩蕩,只有更深的一層里面,還有諸多火蟲拖住宿敵死戰的動靜。
  
  除此之外,最外層還有零星幾處有部分火蟲守衛著從下面上來的出口,防止有任何東西沖出來。
  
  它們在空空蕩蕩的最外層,目送著漸漸離去的其他火蟲,以及漸漸關閉的通道,整個禁地仿佛處于一片黑暗的關閉狀態,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悲傷,或者離開群體的“害怕”?。
  
  冥看了它們一眼,最后一個離開。
  
  這時候,禁地的深處,一個蒼老并衰竭到極限的聲音向它越來越微弱地道:“冥,將來你和它如果有能力回來再打開禁地,如果,如果那時候,還有火蟲活著,希望你們能帶它們離開……”
  
  下一刻,禁地徹底關閉,冥出現在星空!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