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620 它怎么會沒有契約

黑暗的世界中。
  
  楚云升與冥以及異源三者融合的“合體”在黑暗中若隱若現,仿佛下一刻就要消失,但只要一動,就立即出現。
  
  時間過去了依然不足一秒,在這不足一秒的時間內,“合體”已經沖擊了不知道多少次陌生的巔峰境界。
  
  抹殺感卻已經讓位于極限的暴亂感,這是楚云升此時此刻唯一的感覺,不僅“合體”里暴亂,他的意識暴亂,周圍的黑暗世界更加暴亂。
  
  仿佛這個世界一切的事物都在喧囂,從原本的秩序陡然間混亂,變得極端無序。
  
  無序的世界是可怕的,因為它意味著徹底的崩潰。
  
  不過這一切都仍然在他能夠承受的范圍,只要時間不超過這一秒。
  
  原因肯定是冥,甚至還有不得不為之的異源,抵抗了絕大部分的暴亂。
  
  但他知道不論是沖擊破靈,還是沖擊破鎮,以他現在的情況,都必死無疑,根本沒有僥幸的任何可能。
  
  而且即便是冥,按照他合體后的初步猜測,現在應該也不可能真的破靈的。
  
  他雖然比起冥和異源弱小很多,但是他可能是極少數曾感受過破靈者氣勢的生命,不是現在這樣的。
  
  當然,他現在也不知道冥確切的實力情況,所以只能靠推測。
  
  冥在將身體控制權交給他的時候,他通過冥聽到了異源的話,話里話外的意思很容易理解,異源發現冥在合體想要向更高的層次沖擊,然后它想要借助這個過程殺死自己。
  
  這里面有兩個問題,第一個,異源沒有覺得冥在合體后向上沖擊會有什么問題,也就是它認為合體后沖擊破靈或者沖擊破鎮都是可能的,當然失敗也是一種可能,這和楚云升一開始的猜測不符合;第二個,冥知道它的打算,但是依然沖擊,并且還將“合體”的主控權交給楚云升,不合常理。
  
  按照合理的方式,冥應該停止沖擊,并且控制住合體,利用他帶來的黑氣,迅速地清除異源。
  
  這樣才是正確的方式,楚云升不會死,它也不會死,異源可能也不會死,但肯可以被清除出去。
  
  然而,冥卻選擇了另外一種很矛盾的方式,而且接下來的連續沖擊,也讓楚云升的確感覺到了那一絲他在古書上感覺到的氣勢,甚至還夾雜著一絲破鎮之人的氣勢。
  
  這種“氣勢”確切地來說是一種周圍世界的變化,因為楚云升無法觀察到這個層次,只能用這樣模糊的感官來代替。
  
  可惜,楚云升到目前為止也接收不到冥的“話”,就是異源,說話的對象也不是他,而且只要他為主導,異源就一直不說話,或者,說什么他也聽不到。
  
  但基于對冥的絕對信任,楚云升依然默契地配合。
  
  每一次沖擊,整個黑暗的世界仿佛都被點亮,并且隨著沖擊的力量越來越強大,也越來越亮!
  
  其中一次,楚云升分明地感覺到再黑暗的邊際,仿佛出現了一道蔓延的裂縫,隨后,亮起的裂縫越來越多。
  
  直到剛剛的一次沖擊,整個黑暗世界遠近不知的邊緣,無數道裂縫交相輝映!
  
  因為時間太短,即使有合體來抵抗抹殺感與暴亂感,楚云升也來不及思考,只覺得這些裂縫像極了零維的分叉線,而異源似乎主導著這片世界的意識權?
  
  最后一次的沖擊終于來臨,冥的目的就要這一次沖擊之后出現,楚云升沒有任何猶豫的冷靜地沖擊上去。
  
  即便他知道,只要他觸及到那道不知道敗了多少次的桎梏,他立即就會灰飛煙滅。
  
  但他依然毫不猶豫地這樣做了,因為到現在為止,冥沒有阻止過,甚至連黑氣都沒有動用過,冥唯一做的就是小心翼翼地守衛著他的意識和控制著沖擊的節奏。
  
  異源顯然動用了全力,要送楚云升去死,除此之外,實際上,它也別無選擇了。
  
  沖擊,混亂,暴亂……
  
  楚云升根本無法分清楚任何感覺,他的層次實在相差太遠了,連學習的意義都不存在,而且實際上,沖擊的不是他,而是“合體”。
  
  只是在剎那間,他仿佛隨著“合體”無限逼近那冰冷的桎梏。
  
  就在這微小的時刻,楚云升感到冥忽然細微地控制沖擊的速度,仿佛是一點一滴地前進,而異源似乎是意識到了什么,則是完全相反,全力地推進。
  
  雙方的最后較量,在剎那間即將分出勝負!
  
  形勢似乎對異源有利,因為一切道路都指向它的勝利方向。
  
  但是就在最后一刻,即將觸及桎梏的時刻,異源突然不可思議地連續驚恐道: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它怎么會沒有契約!怎么會?怎么會沒有契約!?”
  
  “冥,快停下來了,快,要出大事!”
  
  它瘋狂地反轉力量方向,用盡一切它能用的力量,試圖阻止。
  
  “我認輸,快停下來吧,這樣大家全都要死!”
  
  “我明白了,這才是你們真的計劃!”
  
  “不能觸發禁地重啟,你們都不知道禁地是多么的可怕!”
  
  “三禁,你們知道你們在干什么嗎!?”
  
  “我認輸,冥,快停下來,一旦重啟……”
  
  它的聲音戛然而止,被一個自然而完美的信息音強制打斷
  
  “發現第三悖論假設體,目標鎖定中,源不足,警告,一次!”
  
  “發現第三悖論假設體,目標鎖定中,源不足,警告,二次!”
  
  “改重啟微源波射矩陣,復查,一次!”
  
  “主軌重啟中,第一副軌損壞,第二副軌損壞……目標重鎖定,復查,二次!”
  
  “清理第九副軌通道,發現大量不明生物,建議三級清除模式清理。”
  
  “復查,三次!”
  
  “目標重疊中,開啟三態分離。”
  
  “清理模式調用故障,重啟中。”
  
  “請求開啟巡檢,回膜故障,改邊巡,請求一次!”
  
  “主軌重啟失敗,關閉所有副軌中。”
  
  “復查,四次!”
  
  “清理目標疊態。”
  
  ……
  
  與此同時,沖擊也戛然而止,異源第一時間試圖逃離。
  
  冥迅速接管“合體”,形勢陡變,黑暗的世界變得更加可怕。
  
  異源剛剛逃離黑暗的世界,冥便可以向楚云升說話,但正在鎖定中的黑暗世界比起外面形勢危急無數倍,它來不及向楚云升傳遞更多的信息,只能緊急發出一道:“主!禁地馬上要關閉,我先送你走,不用擔心我,我要將本體帶出去,本體里面有禁地的無數信息,我知道主飛船的星空坐標范圍,我會以最快的速度趕過去。”
  
  這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被禁地限制根本沒辦法離開的異源立即又跑了回來,這回,它直接對楚說:“驚訝嗎,這才是冥和三禁的真正陰謀,它們根本沒有告訴過你吧?你也不過是冥和它們騙來的道具!”
  
  它直指著冥繼續道:“你對它是那么的信任,連我都嫉妒,它又是怎么對你的?它和三禁一起騙你,不但辜負你的信任,更是對你的不忠誠!它終究還是火蟲!
  
  而我不同,我可以成為任何你想要的生命,帶我走,我保證,只要你像對它那樣信任我,我可以幫助你得到一切你想要的,我可以保證我對你的忠誠,絕對不會像它那樣!”
  
  它一回來說話,這片世界其他生命便無法相互說話,要說也只能和它說。
  
  而且現在,冥和楚云升都能聽到它所說的每一句話。
  
  它仿佛依然不得不牢牢地控制這片黑暗的世界的意識權,顯然,正是因為他之前主導意識權,所以現在被禁地牢牢地限定,掙脫不得。
  
  它熱切而焦急地看著楚云升,并鄙視地看著冥。
  
  ……
  
  黑暗世界的外面已經亂套了。
  
  除了極為個別的靈生命,天生的極為警覺,比如火紅生命,在第一次聽到沖擊之音,內心只有驚悸的時候,就毫不猶豫地逃了出來,其他絕大部分后來因為被沖擊之音渲染,失去了控制自己的意念,全都被留在了里面。
  
  當然也有個別是主動留下來的,比如能禁對面的唯一敵人。
  它一邊聽著許多靈根本聽不懂的那自然而完美的信息音,一邊看著周圍腐朽的世界,在一閃間的重現輝煌,向能禁嘆息道:“你說的對,即便到了我的程度,也依然看不清禁地的原貌,不過看了這一眼,再無遺憾。”
  
  能禁沉默了一下道:“你可以和我們一起走。”
  
  那唯一的敵人似乎楞了一下,不過旋即笑道:“我倒是更想跟那個假靈走,多么神奇的生物啊,沉寂了多少年的禁地,竟然也為之重啟……這是你們和里面的那個一起策劃的吧,竟然連異源都被你們騙過了。”
  
  能禁平靜道:“這是我們唯一能徹底擺脫異源的辦法。”
  
  那唯一的敵人道:“不止是為了擺脫它,你們真正想要擺脫的是禁地,說實話,你們守禁地守了太多年,和你們打了太久的歲月,提到禁地就想到你們,連我都是這樣,幾乎完全忘記了禁地本身的可怕,都忘了禁地本身啊,你們不過是被桎梏在這里守衛它而已。”
  
  能禁倒是坦然道:“不錯,現在我們已經可以擺脫它了,它已經重啟,我們再不用守著它了,但誤解是你們自己的原因,我們三禁從來沒有說過我們火蟲源自于這里。”
  
  那唯一的敵人道:“其實我也很好奇你們到底源自于哪里?如果我猜的沒錯,禁地深處根本正不了你們的典主之位,但你們以前也不知道,一代代地下去……你們后來已經懷疑了,直到里面的那個冥確定了這一猜測后,你們便開始了這個計劃。
  
  只是,你們為了不讓異源察覺,費盡心機瞞著假靈,你們沒有想過嗎?它如果不能理解的話,勃然一怒,不借它的黑色能量打穿禁地現在還不算嚴密的封鎖,你們全都要被關在禁地里面,一個走不掉,計劃全廢啊!”
  
  能禁嘆息一聲,只說:“擺脫禁地獲得自由不止是我們,還有冥,但是它卻不和我們一起走……”10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