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608 微妙的變化

際一的話,讓在場的所有曾守過特殊地點的靈都意識到一個問題,守了那么多年,看似絕對偶然的擺脫機會,真的是一個偶然嗎?
  
  一個人遇到許多偶然的事件不可怕,很正常,但所有人,或者大部分人,在近乎同一段時間內紛紛遇到偶然,那就不是偶然了。
  
  背后仿佛有一股藏于陰暗間的力量。
  
  會是誰?
  
  行間或許知道,但它再也沒有回來過。
  
  可怕的事情不僅只是如此,眾靈更驚悚于即便是現在,也無法找到證據證明自己擺脫守點的偶然并非是偶然。
  
  楚云升為了保持與垠分的聯系,一直在垠分附近放置了多一維的復制組織,垠分等靈之間此時公開交流的內容,楚云升都能和其他靈一樣接收到,它們私下交談的內容,那就不得而知了。
  
  行間這個名字,他曾在冷星遇到被卡在虛實之間的那個靈那里聽到過,那個靈也自稱被行間所騙,守在冷星無數歲月,直到遇到楚云升,才有過一線機會擺脫出來,不過,當時它并沒有成功,后來有沒有擺脫出來,楚云升就不知道了。
  
  地球遇到冷星并非偶然,但他個人遇到冷星靈生命卻是一種偶然。
  
  和以前,尤其是在地球上的時候思維不同,如今的他,不相信有任何生命可以計算到所有事件,那需要窮盡整個宇宙,根本不可能的。
  
  沒有人可以推演到所有時間線上的所有事件,那樣的話,一眼就可以望見宇宙的盡頭。
  
  但強大到一定程度,或者說對宇宙物理知識掌握到一定程度,完全可以用限制的辦法來達到必然的目的,就像地球遇到冷星,七紀飛出地球,等等,中間或許有許多不可測的事件,但總的方向就像被欄桿一樣限定在既定的道路之中,一旦接觸到“欄桿”,就會被強行拉回到原有的軌道。
  
  然而能在漫長時間歲月里做到這一點,使之不失效,不變樣,仍然強有力地運轉著,就不能簡單地用“可怕”來形容了。
  
  楚云升和垠分等靈一樣,真正擔憂的正是這一點。
  
  跨越無盡歲月,仍可在特定的時間內,于真正的偶然中使之必然地得到想要的結果這樣的能力,不論是垠分它們,還是楚云升,在它面前都顯得極為渺小,不在一個層面。
  
  楚云升很自然地想到地球上博弈的雙方,然而事情的真相,絕非他現在能看到的那樣簡單,這方面的信息,楚云升和新艦依舊少的可憐。
  
  不過聽到垠分它們之間的談論,楚云升對比自己的記憶,察覺到一個極易忽視的細節,但由此卻可以理清楚很多事情來。
  
  在冷星被卡住的靈,自稱不會任何禁術,即便在后來,楚云升與億靈主對峙的緊要關頭,向它索要禁術以換取自由,它也依然說不會,但卻說可以用行間的絕學和其他靈術來交換。
  
  這就顯得十分的怪異,給楚云升兩個禁術的兩個靈生命,都不曾對禁術有什么的保密傾向,垠分對禁術的態度更是如此,如果冷星被卡的靈真的會禁術,它不可能到了最緊要的關頭也始終不松口,所以它當時說不會,以現在來看,是真的不會。
  
  那么,它很有可能不是和垠分一個時代誕生的靈,但是卻和與垠分一個時代的行間有過交集,并且交集時間還不會太短,否則不會如此相信行間。
  
  它在離開消失前,又自稱和楚云升不是一個時代,說明它誕生的時間又不會太晚,當然這只是它的誕生時間,不等于它遇到行間的時間。
  
  這樣,綜合垠分等人的信息,可以得出一個最為簡單的結論,這個叫行間的生命,攻打過禁地,安排垠分等人之后的某段時間內,遇到了冷星被卡的靈生命,然后一起到達過冷星,并將其留在冷星。
  
  至此,可以確定,行間到過冷星,并且以垠分描述它的能力來看,它必定有能力發現冷星的異常。
  
  那么,它很有可能還去過地球!
  
  但楚云升暫時還想不到地球上是否曾有過它的蹤跡或者某些遺留,不論是第六紀,還是第七紀,他當時活動的范圍并沒有遍布整個地球的每一個角落,并且對行間的特征也基本不了解。
  
  他現在忙著暗化整個火蟲防線,也沒有時間仔細排查所有細節,只是將暫時的疑點記錄下來,等到他忙完暗化的事情,需要好好梳理一遍,因為這不僅關系到行間的蹤跡,它和火蟲的過往,還有許多重要的地方,其中一點便是冷星那柄斷劍的主人到底是誰?
  
  破鎮之人推開地球的安排也在冷星,并且可以確定的是,破鎮之人在冷星出現的時候,距離烏奴人出現的時間跨度并不是太久,現在烏奴人就在新艦,是楚云升唯一可以確定的準確信息。
  
  所以在時間順序線上,破鎮之人出現在冷星時,冷星被卡的靈生命應該已經被卡很久了,以破鎮之人的能力,必定能夠發現它,但從后來的結果來,破鎮之人并沒有殺了它,它也沒有向楚云升明確提到過破鎮之人,它只是反復說它被騙慘了,以及行間再也沒有回來過之類的事情。
  
  而兩者到底有沒有過接觸,又是什么關系,都無法再探知,整個事件充滿了疑團。
  
  楚云升暫時將這些簡單的推測記錄在一邊,繼續暗化火蟲,垠分那邊的眾靈交談從紛亂已經變得私密,他能夠“聽到”的也已經不多了。
  
  不過很快,垠分那邊因為行間的話題,反而讓靈的數量變多起來,許多老一代的靈,都改變了主意。
  
  它們很快推選出了臨時的代表,來和楚云升交涉。
  
  垠分因為有與楚云升一伙的嫌疑,被其他靈生命所警惕,自然未被選中,際一和第五艦隊的靈都是一樣,都有嫌疑。
  
  被它們的推選出來的代表有兩個,一個代表老一代靈生命,一個代表著新一代的靈生命。
  
  楚云升暫時沒時間和它們一一交涉,都先交給了小蟲子去處理。
  
  ……
  
  當楚云升逐漸暗化到幾乎整個外層約三分之一多一些的火蟲時,他與火蟲之間的關系仿佛出現一絲微妙的變化,很奇特,具體也無法精準描述,只能形容,像是火蟲的生命體與他零維意識的融合更進了一個層次。
  
  暫時還不知道是不是暗化數量積累帶來的變化,但帶來的效果卻是驚人的。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