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607 眾靈驚悚

暗衛的行動效率很高,但控制它的行動卻要麻煩一些,楚云升需要預先計劃好它的路線,然后通知垠分,讓垠分集中較多的靈生命,一路佯攻路線,再通過殤讓暗衛過去援助,并順著路線暗化。
  
  直接命令行不通,它會陷入矛盾,小蟲子讓道垠分等靈下去的時候,它就被楚云升的命令矛盾在原地。
  
  但讓道它可以不負責,暗化整個陣線火蟲,就不能不用它了。
  
  最外層的火蟲太多,光靠楚云升一個,效率太低。
  
  即使這樣,它和楚云升分頭迅速行動,三禁下的火蟲也沒有太大的抵抗,面對數量龐大的火蟲,也需要絕不會短的一大段時間。
  
  楚云升忙碌至極限,垠分等靈反而空閑下來,除了協助楚云升迫使暗衛去救援需要暗化的地方之外,基本沒有什么其他什么事情。
  
  垠分、際一與第五艦隊的靈從下面帶回來的消息,使得天空上基本停戰,議論紛紛,但不是每一個靈都相信它們帶回來的消息絕對是真的。
  
  原因有三個,其一,根據在喇叭狀空間唯一沒有下去的靈生命回來后帶上來的消息,楚云升和垠分等靈是一伙的,其二,楚云升和火蟲關系不明,第三,最強的一個靈下去后,沒有上來,因此,有理由懷疑楚云升與垠分等靈有可疑的意圖。
  
  好在還有第五艦隊的靈作證,也不至于完全沒有靈相信垠分,但根據垠分向楚云升反饋的最新情況,大約只有一小半數量的靈準備下去看看。
  
  這和預期相差太多,靈少了,下去絕不夠用。
  
  看著聚攏向自己這邊天空的靈生命,寥寥不過十多個,其中還有三個是第五艦隊的靈,垠分不由得地嘆息:“太少了,遠遠不夠。”
  
  十多個靈生命中,便有一個灰暗的靈生命,黯然道:“即便它們全部愿意下去又如何?不過二十多個,想當初,行間率領天下眾靈死攻禁地,那是何等的威勢!?何等的輝煌!?我等靈勢無邊無際,浩瀚如星空!三千通道,盡是靈蹤!如今,再回到這里的,連三十個都不到,還有三分之一是新靈。”
  
  垠分聞其言,也是一片的黯然:“當初行間率領一部分靈,橫渡無邊空洞,偷襲禁地,單是路上就據說就死了一半,不過也正是這些橫渡無邊空洞的靈偷襲成功,我們才能攻破火蟲防線,但要說那時候我等眾靈強大,不如說那時候火蟲更加可怕!再看看如今的火蟲,連我們這幾個都能攻破。”
  
  灰暗靈生命默然片刻,嘆息道:“當初打得太慘,若非行間死戰不退,若非它孤身一個一直打到禁地深處,逼迫火蟲拼死回防,死去的靈要更多。”
  
  這時候,又有一個霧氣一樣的靈生命插話道:“當初,我也在,這次過來就是想來看一看,看看行間它到底回來過沒有,如今我們那個時代活下來的靈,除了那些位于頂端的,聽說有很大一部分都投靠兩大神國了,我本來也有此意,只是仍有一絲不甘。”
  
  垠分同感地嘆息:“我們這些老靈,比起兩大神國實在相差太遠,無論是對靈的理解,還是對靈的運用,都遠不如人家。”
  
  灰暗靈生命道:“何止現在,即便當初,我也覺得不如人家,我們那時候都是什么比禁術,看起來威力戰力巨大,實際上還如人家現在的一個精準靈法。”
  
  垠分看著天空中凋零的凄涼人數,深深不甘:“如今已經不是我們的時代了,只是可惜,當初行間試圖重建天域,最終也未能成功,否則也不至于凋零如此,那時候跟隨行間橫渡無邊空洞的那些強靈,戰力都是極為可怕的。”
  
  灰暗靈生命似在回憶道:“說起重建天域,我當初被排在第十六域,你們呢?”
  
  霧氣樣的靈生命道:“我是第十九域,我們距離還算近一點。”
  
  垠分道:“我比較遠,第三十一域的。”
  
  它們的話題,仿佛一下子點爆了所有老靈的興趣,即便沒有靠攏過來,也紛紛自報自己當時被派遣的“域”。
  
  “我是第十一域的。”
  
  “我是第二十三域的。”
  
  “我是第三十六域的。”
  
  ……
  
  說到最后,最后一個靈似暴怒道:“我被行間騙到第一百七十域!我守在它說的地方,一守就守了無數年,從未失言,它說過它會回來的,結果,我差點死在那里,也沒有見到它這個騙子一絲一毫的蹤跡,若非我僥幸掙脫出來,現在估計還在那里絕望地守著,可笑我連守什么東西都不知道!
  
  等我掙脫出來,當初整整第一百七十域一個域的眾靈啊,活下來的,只剩下我一個了,我這次過來,第一個就是要找行間問問,為什么!?”
  
  這個靈的暴怒,瞬間又引起眾靈的怒火
  
  “我也是!行間說它會回來,讓我死守著,我只信它一個,結果……”
  
  “我從未信任過任何人,除了它,結果,我整整守了一個時代的歲月……”
  
  “我又何嘗不是,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等了無數歲月,等到了失望,等到了絕望……”
  
  “這個騙子,騙了我一個時代!”
  
  “騙子!”
  
  “騙子!”
  
  ……
  
  暴怒之后,漸漸安靜下來,仿佛都在想著自己的心思,許久之后,一個悲涼地聲音緩緩道:“有時候,我真的希望是它真的騙了我,而不是……”
  
  另外一個立即道:“不會的,它那么強大,不可能的,絕不可能的。”
  
  那個悲涼的靈生命嘆息道:“我也希望它還活著,只要它還活著,就算再騙我一個時代又如何?”
  
  垠分這時候也嘆息道:“我試圖找過,它的確沒有任何存在的跡象了,我懷疑它后來去了幾個最可怕的地方,從此再也沒有回來,其中一個可能就是禁地更深的地方。”
  
  ……
  
  又是一陣沉默。
  
  這時候,始終沉默沒有說話的際一,忽然說道:“奇怪,你們發現了沒有,根據你們的描述,和我一樣,你們中的絕大部分都是最近才忽然僥幸擺脫“守點”的,不管是什么巧合,是什么偶然,為什么整整一個時代了,直到最近才僥幸?那么,真的是“僥幸”嗎?”
  
  它話語一落,眾靈頓然驚悚!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