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602 拼命跑拼命追

數個靈生命幾乎在同時避退,一直在邊緣地帶游離的楚云升,反而一改之前的狀態,越眾而出。
  
  在“畫面”中的靈生命們,相互之間似一直都有著一種默契,它們仿佛都并不是第一次闖入這里,也不是第一次對火蟲發起戰爭,雖然相互之間交流很少,但很容易可以看出來,它們之間都不是第一次在禁地的戰場上,和其他陌生靈擁有這種默契了。
  
  唯獨楚云升許多地方與它們格格不入,只不過因為楚云升從進來一直到現在,都始終緊跟在火紅生命附近,以至于看起來,他和火紅生命是同一伙的,其他靈生命幾次發出的信號,似乎也默認地這樣的認為了,加上戰場激烈,并沒有對他過多關注。
  
  直到現在,楚云升噴著黑氣,推動鏡面碎片飛向剛剛殺到這里的暗衛,幾個靈生命的注意力才迅速地集中到他的身上,不知道楚云升要干什么?
  
  甚至還有一個靈生命疑惑地試圖詢問楚云升的“同伙”火紅生命。
  
  可惜,它得到了和楚云升一樣的待遇,火紅生命依舊一言不發,沒有給它任何回應。
  
  楚云升從禁地入口開始,一直到現在為止,除了動用黑氣之外,其他包括靈蘊在內的東西都未動用,也沒有參與任何戰斗,其他靈生命,包括火紅生命都很默契地沒有對他進行靈蘊等方面的試探,因為這很容易引起靈戰,都始終相互保持著較遠的距離。
  
  因此,楚云升一直隱藏的很好,直到現在,它們才發現,雖然碎片的存在很明顯,但楚云升沖出去的方式,竟和它們是不一樣,是和碎片一起運動……這也不是唯一不一樣的地方了,還有那噴射出來的黑色能量,以及此刻戰場形勢下,楚云升莫名其妙的舉動。
  
  火紅生命不回應,它們也無法清楚它和楚云升這兩個后來的靈到底想要干什么?
  
  對面幽暗的衛體,很快給了它們一種可選答案,衛體幾乎是毫不猶豫地殺向在此時還敢主動挑釁火蟲陣線的楚云升。
  
  隨著衛體一起激起的還有大量的已經暗化的漣漪,衛體就仿佛身處在漣漪之尖上,沖向楚云升。
  
  其他“畫面”中的靈生命們已經向后撤退,不清楚楚云升意圖之前它們集體默契地沒有給予任何支持,只是因為楚云升依靠噴射黑氣移動鏡面碎片,速度上相對于衛體的進攻形同慢動作。
  
  當楚云升還未徹底離開幾個靈生命所在面的最遠范圍,衛體就已經沖殺上來,組成它衛體的奇異物質結構,幾乎不受任何靈生命的影響,加上漣漪對靈生命對外干涉的強烈排斥性,在此處戰場上,靈生命根本占據不到什么優勢,反而是火蟲優勢極大。
  
  然而就在幽暗衛體的攻擊即將沖破楚云升鏡面碎片的時候,它忽然不可思議地停了下來,似乎很困惑與不解,有一種強烈的來自它源頭深處的命令一類的規則,嚴禁它再向前靠近這個生命,嚴禁向這個生命進攻!
  
  但如果只是嚴禁,它絕不會困惑,只需按照命令行事即可,令它陷入困惑的是來自源頭的命令雖然結果都是嚴禁它攻擊與靠近,可命令的規則本身組成形式卻自相矛盾的,矛的一方是不準它向這個生命體靠近,盾的一方則是攻擊這個生命體就是攻擊它自己。
  
  它很困惑,不得不停下來,然后依照其他規則,立即將它遇到的難題信息通過漣漪向后方的腔體以近乎光速回饋,可是,在它等待了幾十個處理時間間隔后,依然沒有等到來自腔體的反饋。
  
  腔體那邊似乎也陷入了困惑,連帶著更上一級的這片區域的戰爭信息處理與交匯的中心已經幽暗化的殤體,也跟著陷入了和衛體、腔體一樣的困惑,始終無法給出它明確的反饋。
  
  這個時間其實很短,但對戰場來說,對火蟲原有的處理速度來說,又實在太長了。
  
  戰場上不能無所反應,困惑的衛體援照其他規則,立即將目光盯上了這片區域中,它判斷認為最強的火紅生命,并且將火紅生命與楚云升較為接近的關系傳輸回腔體與殤體。
  
  這一次很快得到回應,殤體根據之前的戰場記錄,初步判斷認為火紅生命與楚云升是一起的,既然楚云升這里存在暫時無法處理的矛盾,那就先解決沒有矛盾問題的火紅生命,或許它們遇到困惑正是火紅生命的一種迷惑敵人的攻擊手段,處理完火紅生命,楚云升這里的矛盾就會隨之消失。
  
  衛體隨即行動,繞過楚云升直襲火紅生命!
  
  戰場上的場景頓時變得詭異起來,幽暗的衛體放過了主動上前的楚云升,沖向早就主動后撤的火紅生命,而火紅生命似乎不想和它硬拼,馬上再次迅速避退,衛體則似堅決要首先解決它一樣死追不舍,而在它們兩個的后面,還跟著一個最為弱小的楚云升,但只要楚云升一接近衛體,那衛體就馬上火燒屁股一樣躲開,隨后,更加兇猛地追擊火紅生命。
  
  詭異的場面,讓其他幾個靈生命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紛紛避開,提高警覺,全都距離楚云升與火紅生命兩個莫名其妙的后來者遠遠的。
  
  從開始到現在,不過只是片刻的時間,不論是衛體還是火紅生命,移動的速度都太快,楚云升很快就追不上它們了。
  
  衛體始終不與他接近,讓他試圖與之合體的第一個計劃迅速落空。
  
  但他馬上開始第二個計劃,放棄這里火蟲中戰力最強的衛體,噴射黑氣,沖向對面的已經幽暗化的漣漪區。
  
  然后,在這一小片早已廝殺到雙方都麻木的戰場上,再度出現令幾個靈生命驚訝的場面。
  
  漣漪區中,原本已經凝化出的一個個幽暗的戰蟲,正準備反攻對面,一列列地遞進,殺氣騰騰,冰冷無畏……陡然間,在楚云升下落的路線上,所遇戰蟲紛紛“崩潰”,競相“逃開”,因為戰線是密集的遞進結構,以致戰蟲們相互踩踏,蟲仰體翻……其前后對敵的態度變化,仿佛全都從冷酷之極的戰爭機器,一下子變成了溫順與迷惘的“乖寶寶”。
  
  楚云升拼命追,它們就拼命跑!
  
  它們拼命跑,楚云升也只好拼命追!
  
  而“天空”上的衛體,仿佛受了刺激一樣,愈加拼命地追殺火紅生命。
  
  沒多久,一個腔體距離楚云升已經不遠了,它的形狀不同星空中的球形,而是一個稍稍彎曲的薄膜形態,每一次漣漪區的震動與變化都源自于這里。
  
  這個腔體面對紛紛逃開的戰蟲無計可施,它自己仿佛都進退兩難了,眼看楚云升就要沖過來了,源頭的矛盾規則強制它不得接近不得攻擊,而它的使命之一又是堅守這里,至死為止,不得退避,簡直矛盾到無以復加的程度。
  
  它只得將自己的矛盾迅速反饋給殤體,然后得到的反饋,只有是經過它這里傳遞給衛體的信息速殺火紅生命!
  
  它和衛體都本想通過其他方式,隔空阻止楚云升靠近,但在楚云升的碎片形式與無物不穿的黑氣面前,全都失敗。
  
  現在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楚云升一步步可怕地逼近。
  
  如此詭異與混亂的場景,即便是“天空”上歷經過無數歲月的靈生命們,在這片戰場上,也是第一次見到,因為完全弄不清實情,竟在極高度的警覺下,無一再參戰,集體靜觀其變。
  
  為了穿透兩面之間的扭曲空間,加上火蟲漣漪區故意的阻攔力量,楚云升的黑氣消耗極大,當他就要接近到第二個計劃中的目標腔體的時候,一直在拼命追殺火紅生命的衛體被調了回來。
  
  它和這個腔體一起,再加上上一級的殤體調集能夠抽調出來的大量力量,集中在一起,在腔體的前方,組建新的防線,全力隔空阻止楚云升進一步靠近關鍵的腔體。
  
  楚云升只用黑氣嘗試一次便放棄了,要擊穿它們拼死組成的防止自己靠近的防線,黑氣最終也會消耗一空,那樣的話,他不論在這片戰場,還是在氣泡世界,危險度將急劇增加,甚至連逃都逃不掉,闖入這里的靈生命都極為強大。
  
  他也不浪費一點時間,立即放棄第二計劃,執行第三計劃!
  
  他迅速地重新選定了一個新的目標,前方的一個幽暗戰蟲,形態一直在變化,戰場的作用未知,選定它是因為它距離楚云升最近,且它還沒有來得及被腔體融入漣漪區。
  
  楚云升對火蟲的了解實在太深了,尤其是小蟲子到來之后,他首先以黑氣,將它與漣漪區隔絕,然后通過黑氣以火蟲信息方式震動,向它傳遞三個“命令”:站住!過來!不得自死!
  
  “命令”的方式來源于小蟲子,曾經他感覺到過他的這種“命令”方式可能是被冥改造過,融入到冥的火蟲規則里去的,疑似是取代蟲典一種變化形式,或者一種殼,很復雜。
  
  但效果卻很明顯,被黑氣切斷的戰蟲在拼命“逃跑”中,忽然身形一哆嗦,仿佛心里很想要趕緊跑走,可是身體卻不受自己的控制地向楚云升方向移動……
  
  它心中應該是絕望的,還有委屈的,這么多的蟲,為什么那個“可怕的怪物”為什么會偏偏選中它呢?
  
  但它的身體卻是堅決的,任憑它拼命地掙扎,拼命向腔體求救,都無可挽回地距離楚云升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終于,它委屈與絕望的堅決中,來到了楚云升跟前。
  
  腔體始終無回應,它再次絕望了,按照蟲典規則,此時它要靠自己了,在無任何其他辦法下,它決定以死作為最后的抗爭,絕不投降!
  
  因此,它閉上了自己所有對外的感官,擺出一副任何宰殺,但絕不屈服的樣子。
  
  楚云升也不管它,馬上開始合體。
  
  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抓到一個不難,難關在于他如今是否還能與冥在禁地的火蟲合體成功?
  
  而合體的成功與失敗,將直接關系到他是否能夠進入禁地深處,以及后續的諸多計劃!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