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1597 宏微觀生命

另外一邊,楚云升剛踏入浮現蟲尸的“門”,命源便不受控制地涌動起來,像是受到了某種事物的入侵,又像是一種莫可名狀的校驗。
  
  在下一刻,他還未感覺到“門”后的空間,可能還在“門”的本身里面,命源剎那異動之后,便有洪水般的信息向他沖來。
  
  孱弱的人類分裂體承受不住如此大規模且速度極快的信息洪流沖擊,由源誕生先進生命組織便紛紛接替分裂體接收信息,但也一樣接二連三地被快速地沖垮,若非楚云升命源雄厚,源的設計簡潔有效,立時就會成為一個信息瞎子。
  
  縱使這樣,他最終能接受到的信息也僅僅是洪流中的一點點,但也就是這一點點,讓他生出一種熟悉的感覺信息展現的是一副戰圖。
  
  一副牽連遼闊,宏微觀動態細節豐富到無以復加的戰圖。
  
  他所看到的戰圖依然只是冰山一角,仿佛只是記錄了戰場的一個角落,但卻記錄了這個角落包括空間在內的所有物理量的變化以及影響。
  
  從微觀到宏觀,從粒子到星體,從微小尺度上的強弱作用力到跨越星際的引力波動……詳細無比,一靜一動,宛若一副徐徐展開的戰爭中的物理世界一角。
  
  在很久之前,楚云升也曾遇到過另外一副類似的戰圖,來自于新世界神秘之國的古老火蟲,那副戰圖,至今在新艦里還發揮著重要的作用,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
  
  現在情況與那一次極為相似,他與火蟲的瓜葛與聯系,導致他能接收到這兩道信息。
  
  限于生命體本身,楚云升能從洪流信息中接收到的部分很少很少,雖然這一次比新世界的那一次要多上許多,那時候他只有本體,但比起信息洪流總量,依然微不足道。
  
  很快,命源的異動過去了,“門”歸于平靜,不完整的蟲尸也消失了,他仿佛才真正地通過了“門”。
  
  然而,“門”的后面卻不是一個巨大的空間,或者一個洞一樣的通道什么的,“門”的前面與后面,仿佛是兩個不同的世界,由它隔絕。
  
  楚云升剛剛通過它,便感覺到巨大的壓力,他的生命體在靈蘊與符文的支撐下,也迅速被壓為薄薄的扁平人。
  
  和探索時曾遇到的忽然出現的重力異常有些類似,但也有一些不同,相同的地方是這里似乎用的是同樣的質量原理,將物質向下強壓坍塌,不同的地方是,不僅是物質,這里的空間都似乎被壓扁了!
  
  這是一個非正常的空間,無限地壓縮三維空間中的一個維度,向平面空間方向擠壓,仿佛要將第三維徹底壓入到宏觀空間無法體現的程度,削除其一個維度的空間屬性。
  
  顯然,這里表現出來的現象來看并沒有取得成功,雖然無限地壓縮其中一個維度,但其物理基本性質沒有發生完全不同的變化,如果二維平面世界真的存在,那么里面的物理定律與三維世界是完全不同的,組成其物質與空間的基礎,也是完全不同的,至少不會再存在粒子這樣的事物。
  
  用三維世界的觀念去想象二維世界,或者四維世界,烏怒人早已證明是思維的誤區,并且是沒有意義的。
  
  物理規律的不同,決定了它們即使真的存在,對三維世界也不會有任何信息影響,相同于黑洞內的世界,視界之外的事物,無意義。
  
  楚云升猜測“門”后面的這個非正常空間,也不一定是要壓出一個二維世界來,即使壓出來也是黑洞一樣的東西,沒有任何意義,應該是追求某種極限條件下的極致運用。
  
  就像現在,他的分裂體被徹底壓扁,生命分裂體內部的細胞,直至組成細胞的粒子,都受到空間的擠壓,使得各種作用力被束縛在極為扁平的,只有微觀厚度的空間里,絕大部分生命都無法在這樣惡劣且逼仄的空間里存活,更不要說活動了。
  
  楚云升的分裂體絕大部分也都已經死亡,像是尸體一樣拖在還活著的部分周圍,而還活著的部分全靠著靈蘊保護下源誕生的新生命組織來自戥種族的適應性生命技術,以新的生命結構,勉強支撐著。
  
  其實最好通過的方式還不是戥種族的技術,而是火蟲的漣漪,能化或者粒子化之后,便可以順利通過。
  
  楚云升的分裂體帶上源,也做不到這一點,因而只能像是一個攤開的扁平人一樣,其中絕大部分還是尸體,在近似平面的空間中蠕動。
  
  但視覺器官此時已經沒有用了,壓扁的眼睛只是一個尸體眼,早就死亡了,在只有小尺度微觀厚度的空間里,能自由活動的只有更小的粒子,雖然它們也能對光線中的光子產生反應,但這里光線都沒有,一片的黑暗。
  
  楚云升源產生的組織便像是一個主動式的雷達,不停地從尸體中獲取物質,在粒子世界中產生旋轉,并將這些尸體物資粒子拋射出去,以探測前方的道路。
  
  這種精細且嚴密的微觀生命結構形式,在極限情況下的運用,只有三大族科技程度才能達到,如果換做三十七艦以及以下的生命闖進來,即便還能活著,也無法找到方向,更不要說保持前進了,可能永遠在扁平的世界中打轉。
  
  楚云升移動的速度還算可以,同樣向后拋射的尸體物質粒子,可以成為前進的動力,但因為空間近似平面,并且身在空間里面,也無法知道在三維空間里它有沒有彎曲,或者其他形態變化,只能按照粒子的物理特性,保持向前一個方向移動。
  
  許久后,他遇到第一個障礙物,而且還是一個移動的障礙物。
  
  扁平的空間,決定了除了向后退,沒有其他方向可以立即避開。
  
  加上他快速移動下的慣性,以及障礙物相對而來的速度,立即,他就被“吞噬”了。
  
  在此之前,他的尸體已經被拋射了近三分之一質量,小半個肚子部分已經消失了,剩下的便一頭扎入障礙物里面。
  
  障礙物似乎對任何物質都有一種極為貪婪的欲\望,楚云升剛被吞噬進去,它內部便產生各種反應,從最簡單的化學鍵,到基本力,應有盡有,力場像是觸須一樣,用各種物理力來掠奪楚云升的尸體物質。
  
  它有很強的自適應能力,能夠察覺到楚云升分裂尸體中諸如碳元素之類的物質較多,產生的反應也隨之變化為需求碳元素之類的反應,加快掠奪速度。
  
  但很快,它的掠奪活動便噶然而止,死寂下來,成為一具尸體。
  
  楚云升在鉆入它內部之后,才發現它的一絲命源存在,在它掠奪他的尸體物質的時候,他便以符文掠奪了它的命源。
  
  隨后,他就像是一個充滿劇毒的蟲子,從扁平而巨大如障礙物的尸體中鉆了出來,并將它的尸體拖在他的身后,充當推進的拋射物材料。
  
  楚云升也沒想到在這里竟然會遇到其他生命,而且這種生命很奇特,因為特殊的環境限制,在它生命體物質被掠奪走干凈之前,幾乎殺死不了,唯一的弱點就是命源,而無視其生命體,不用攻擊其生命體而直接掠奪命源,是楚云升符文的優勢,也是他能夠迅速殺死它的原因。
  
  否則,他就要動用靈蘊,快速清除其生命體,消耗就太大了。
  
  得到一個尸體的物質,楚云升移動的速度再次加快,扁平空間內其他方向上沒有其他阻力,如同真空,拋射的物質動量越大,獲得的速度也越快。
  
  許久后,他陸續又遇到幾個類似的生命,都在先吞噬他后又被他奪走命源而成為一具具尸體,拖在身后。
  
  楚云升也漸漸發現,這些生命都沒有智慧,都是靠著本能在活動,不知道它們是在這里面自然產生的,還是當初被人有意壓到這里后而漸漸形成的后代。
  
  如果是后者,或許它們的祖先也曾有過智慧,或許智慧程度還很高,但被壓扁在這里后,無法維持智慧思維所需要的物質基礎,像是之前他遇到過的退化一樣,漸漸變成了“白癡”,再到后來,成為了只靠本能活動的動物。
  
  而且,永世大概也出不去了,只能永遠地活著逼仄而黑暗的扁平世界中。
  
  根據楚云升對它們生命體結構的漸漸了解,發現它們退化的同時,也產生了許多對環境適應的進化,雖然沒有智慧,但只要這片空間世界中的物質沒有消耗干凈,它們就能一直活下去,甚至可以相互吞噬活下去,直到最后一個。
  
  楚云升也不知道這片空間到底有多大,更不知道在這片空間被壓扁的時候,是不是有大量的物質一同被壓入進來,但只要足夠大,物質足夠多,它們繁衍生存的足夠久,當退化到極限后,徹底適應了這片空間的生存環境之后,說不定又能再次進化起來,產生新的智慧。
  
  這并非不可能,它們現在已經在進化了,而楚云升遇到的僅僅是極少的幾個,或許在這個空間的深處某個角落,已經誕生了新的智慧生命。
  
  它們的世界是扁平逼仄的,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厚度的,但這個厚度卻是極小尺度的,從而形成神奇的生命構造,橫跨宏觀平面與微觀厚度,一種奇特的同時具有宏微觀特性的生命。
  
  楚云升無意探索這個世界的秘密,他要盡快找到出口,找到火蟲戰場所在的地方,因為他一直保持著進來后的前進方向。
  
  當然不定就在他前進的方向上,但出口的位置必定是空間壓力減弱的地方,因而楚云升時時刻刻都在注意空間的壓力變化。
  
  許久之后,他身后已經拖著大量的原生物尸體,其中有兩具結構與其他存在不同的地方,說明這個世界里面,至少已經產生差異化的進化方向。
  
  但始終沒有遇到智慧生命,或許更深遠的地方真的存在,楚云升沒有去探索,他已經發現了一個壓力忽然減少的位置。
  
  ******
  
  感謝“寒月悲笳千”,黑血四十六盟!(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