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596 說不定就不吃你了

昏暗的空曠空間,太遠的地方便不能看的清楚,似包裹著迷霧的世界,零星的腐朽建筑或物體孤獨而靜靜的聳立在堅硬的地面上,于迷霧中仿佛一個個古老的符號,記錄著久遠的輝煌,以及輝煌毀滅時的浩劫。
  
  楚云升看見蟲尸的腐朽建筑像是一座溶化的金屬方塊,原本的光澤早已看不出來,和周圍的世界一樣,充滿灰暗與破敗。
  
  烏怒人曾經試圖還原它們當初闖入的那個入口的原貌,電為此付出了很大心血,最終卻不得不放棄,不論是所需要的知識,還是所需要建立模型的計算能力,即便是如今的新艦也遠遠達不到。
  
  電最后只做了一個“拓影”,就像荒星人在原始洞壁上臨摹下冷星艦隊的飛行器一樣,只不過荒星人臨摹的信息僅僅來自于它們的眼睛,而電拓影的工具來自于烏怒人先進的觀察科技。
  
  然而僅僅是一個“拓影”,就足以令新艦中三大族驚嘆,荒星人崇拜飛行器只是崇拜飛行器的非自然性,而電驚嘆的是荒星人看不到的拓影背后的物理世界。
  
  拓影展現的外觀并無任何可以令原始生物視覺震撼的地方,它一切的魅力都存在于形成它的物理技術。
  
  只可惜,不僅是那個入口,楚云升現在所在的地方,也都已經是一片殘存的腐朽廢墟,混亂不堪。
  
  在如此混亂的地方,竟出現了一具蟲尸,本身就是一件古怪的事情。
  
  因為距離不遠,楚云升很小心地試探后,便接近到腐朽建筑打開的“門”下。
  
  蟲尸就漂浮在里面,沒有任何生命的氣息。
  
  它很龐大,甚至可以比得上一艘小型的飛船了,也沒有明顯的頭部,卻有明顯的蟲甲,即使隨著這里的世界一起腐朽著,仍可以看出上面曾布滿了創傷。
  
  腐朽之下,也看不出它是哪一種戰蟲,與楚云升現在所見到的火蟲,不論是地球上的時候,還是其他地方,都有所不同,即使是在他通過氣泡世界追溯到的那片火蟲戰場,也沒有見過。
  
  但很明顯,它是不完整的,至少一半的身軀消失了。
  
  楚云升沒有進入“門”,太危險了,誰也不知道門后面到底是什么?是真的存在一具蟲尸,還是另一個危險之地?
  
  蟲尸或許僅僅是“門”映射的一個鏡像,并非真實存在,以他的觀察器官也無法分辨。
  
  換句話說,即使以他的源誕生的生命組織,其層次也達不到分辨起真假的程度。
  
  楚云升繞過“門”,繞過這個腐朽建筑,遠遠而去。
  
  沒多久,他便再次遇到各種匪夷所思的現象
  
  一個地帶,他剛闖入進去,身體便瞬間分散為無數個獨立的最小生命單位,一個個細胞,一個個菌類飛散在空間中,全都拆散了,猶如一團血霧,如果他有多一維生物的本事,大約可以帶上所有的細胞一起,在信息維度臨時充當神經命令的統一指揮下沖出去,但他沒有,只能返回本體重新出發,依靠符文以及靈蘊束縛生命體不分散而強行通過。
  
  又一個地帶,竟和他分類本體類似,一入進去,便快速地從他本就是分裂體的身體上,分裂出數不清的身體,他的零維意識無法同時存在于這些迅速變多的再分裂身體中,只能在混亂中被拉扯著隨即出現在其中的一個分裂體內,但他的命源卻被分散出去,并且隨著分裂而消耗,若非他當機立斷地選擇死亡,要不了多久,無窮無盡的分裂速度就能耗盡他的命源。
  
  而更神奇,也是對楚云升而言,最為危險的一次,闖入一個地帶,他走著走著,迅速地退化,連尾巴都飛速地長了出來,而腦部的迅速退化更是差點導致他差點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白癡如果他的零維意識只能依賴于那個腦袋的物質基礎,不能緊急回到氣泡世界的話。
  
  他不怕生命體死亡,生命體死亡之后,意識依賴的物質基礎沒有,他可以迅速地回到氣泡世界再返回本體,不至于隨之崩潰。
  
  而這種以多維物質世界基礎影響意識的現象很獨特,這一地帶中仿佛有一種力量可以控制這樣漸漸物質影響意識的過程,讓人在不知不覺的退化中變成白癡,并非簡單身體的退化,連同意識智慧一起隨著腦部退化。
  
  可惜,他隨后一直沒有再遇到相反的進化現象的地帶,似乎這種現象的地帶被在混亂中抹掉了一樣全都消失不見了。
  
  其他各種極端物理現象在混亂的世界中更是層出不窮,楚云升一次次死亡,一次次返回本體重新出發,時間一點點地過去,連方向都換了好幾個,但始終沒有新的發現,也沒有新的突破,仿佛整個混亂腐朽的世界沒有任何出路,無邊無際,永遠不可能走出去。
  
  又一次返回本體后,楚云升將所有的探索路徑以及遇到的情況都整理了一遍,發現不但沒有任何出路,之前發生的一次要清除他的情況也沒有再出現過,仿佛進入到了一個雖然仍舊混亂,但卻詭異“平靜”的世界。
  
  以至于,他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進入了另外一個看起來與原來一模一樣卻不同的時空了。
  
  這并非是不可能的,當初,那個既是里面又是外面的神奇空間結構“入口”,就說明這個地方不能以常理度之。
  
  通往火蟲現在所在的地方,也極有可能并非是一條路,一條路徑之類的空間思維,它不是簡單的地圖,有一個出發點,一個目的地,只要找到連接兩點的道路就可以了。
  
  但這里一定和禁地有關,當初借助源奴出現的生命也說過,烏怒人闖入的是禁地入口之一。
  
  楚云升停止漫無邊際的探索,再一次回到蟲尸的腐朽建筑“門”下。
  
  這里是在他觸動了什么之后,忽然打開的。
  
  而在這個“門”打開之后,混亂的世界,就仿佛“安靜”下來,依舊混亂,卻無變化。
  
  如果還有出路的話,或許只有這個“門”了。
  
  楚云升提前做好了一些準備,符文與靈蘊等等都用上了,回望了一眼本體的位置,然后小心與謹慎地闖入進去。
  
  在他分裂體身影消失在“門”內后,腐朽的建筑再次關上了門,而混亂的世界依舊沒有一點變化,卻似乎有有些不同。
  
  他的本體中,一個幼稚的聲音,這時候才小心翼翼地鉆出來,像是對封印生物,又像是自言自語地嘀咕道:
  
  “終于走了,憋死我了。”
  
  “真是笨啊,空徑都打開了還不走,瞎繞這么久,急死我了。”
  
  “小石頭,不要亂動!是它自己打開的,和我有什么關系?我只是看出來那是一個空徑嘛。”
  
  “不要擋住我啊,告訴你,沒人能擋住我的。”
  
  “真的不怪我啊,小石頭,你能不能讓一讓,就一點點就可以了,再不讓,別怪我不客氣啦。”
  
  “哎呀,掉陷阱里了……這么簡單的陷阱,我想想怎么破解,小石頭,先把身體的姿勢調整一下,外邊有點亂……”
  
  一番忙碌之后,楚云升的本體又換成了另外一個姿勢彎曲在暗能亂流之中,如果他再回來,及時封印生物仍然一問三不知,也可以確鑿無疑地斷定“小偷”的存在。
  
  只是這個“小偷”已經無賴地有些不在乎被知道了。
  
  幼稚的聲音還在忙碌著,一邊忙,一邊依舊嘀咕著:
  
  “又是一個陷阱,哎呀,設置這么多陷阱干什么啊,明明擋不住我的,哼哼。”
  
  “又是一個……”
  
  “還有一個……”
  
  “這地方居然藏著一個,大意了……”
  
  ……
  
  “太變態,太無恥,這里面竟然也躲著一堆陷阱……”
  
  忽然,它似乎警覺地猝然停止了忙碌,極短的時間后,以飛快的速度道:“小石頭,快躲進來,來了一個可怕的家伙!”
  
  “哎呀,你不要亂動,擠進來就好了啊。”
  
  “等等,我想想辦法,有個抹平時空的隱匿之法,我想想,對了,還有一個信息移變的隱匿方法,哎呀,想不起來了,一想就犯困,隨便一個好了,看我大秩定術……力量果然不夠,算了,我們還是躲起來別動好了,希望它看不見我們。”
  
  “哎呀,我又犯困了,一定是剛才腦筋動的太多了,小石頭你千萬別動啊,它看你沒什么特別的地方,說不定就不吃你了。”
  
  “哎呀,真的過來了,小石頭快跑,帶著我們跑啊,我要睡了,睡了,全靠你了……”
  
  片刻后,一個灰暗的光影出現在楚云升本體原來的位置上,只出現了一瞬,便立即遠遠后退。
  
  望著暗能亂流中,在封印生物力量下,歪歪扭扭飛奔的“裸\尸”,灰暗光影不可思議地說了一句什么。
  
  如果楚云升本體還在這里,并且能夠聽懂它的話,就會發現它竟然認出了幼稚聲音想要弄出來的卻因為力量不足,沒有真正的弄出來的一絲時空痕跡:“秩定?”
  
  而這個詞似乎是一個禁忌,它竟猶豫沒有追上去,即便它來去這片混亂的世界顯得十分自由,遠比楚云升強大的多得多,甚至是無法比較的層次。
  
  &nbp;它也似乎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只是路過這里,在看清楚封印生物后,又是驚異了一下,雖然沒再說什么,但果斷地后退離開了。
  
  它遠比楚云升嫻熟的打了另外一個腐朽建筑的門,消失不見,似乎急著趕路。(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