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1593 圍殺單元

第三顆牢籠行星附近,聚集越來越多的宇宙飛船。
  
  它們或是被源門生命控制,或者里面直接是純粹的星空生命,但都有一個相同的特點,它們的飛船中,都有一個靈層次的武器,或者類似的其他東西。
  
  它們單個飛船發動的襲擊,無論是對新艦還是對襲擊者,都沒有足夠的威脅,但如果聚攏起來,襲擊者已經說麻煩,戥與五序還在評估。
  
  這些飛船的匯聚是在時空層面上的合攏,封鎖空間的物理屬性空間內存在的引力場、暗能斥力場等等,并非簡單的星路阻擋。
  
  突圍中,兩艘飛船迅速加速。
  
  襲擊者的戰艦不比新艦差,同樣具有動靜兩分態技術,而且十分的成熟,另外,它們還有新艦目前尚在研究中,未曾實用的源體利用技術。
  
  它們潛伏在第三顆牢籠星系附近很久了,新艦一出現,它們的戰艦便從細長的直線狀態,迅速地彎曲如天體儀一樣地自旋轉,一如楚云升與快速戰艦曾見過的它們的那艘小飛船的放大版,而且速度極快,絲毫不比新艦差。
  
  巋靈主要用上靈蘊才能讓其座艦跟上新艦,襲擊者的主體戰艦則毫不費力地能夠與新艦并駕齊驅,可見一斑。
  
  兩艘極為先進的戰艦在第三顆牢籠行星所在星系邊緣加速,合攏的飛船頓時便黯然失色,即便它們的飛船中都擁有靈層次的武器或者其他東西,但本身的落后,依然對比明顯。
  
  很多飛船都無法正常檢測到快速進入到極高速狀態中的兩艘飛船,如果全力打開探測設備,則瞬間就會被兩艘飛船發射出來攻擊信號洪流摧毀。
  
  人為制造的信息強烈輻射流,以最為簡單的方式攻擊,短短的一會,靠近新艦與襲擊者戰艦的飛船,統統進入“失明”狀態,探測器傳回一片強噪音,什么都“看”不到。
  
  再落后一點的飛船,失明的機會都沒有,新艦中的三十七艦種族利用新艦的強大運算系統,瞬息侵入到它們的飛船系統中,獲得信息資料的同時,要么摧毀它們,要么剝奪它們對自己飛船的控制權,強行讓它們相互交戰。
  
  這是完全不在同一個科技層面上的戰爭,弱勢一方毫無反抗之力,但襲擊者的戰艦只干擾不入侵,它們似乎已經不需要了解這些飛船中的信息了。
  
  大約是發現了新艦在入侵那些飛船,襲擊者立即再次發來信號:“我們已經搜索過大量的類似飛船,沒有其他有價值的信息,當然你們仍可能會堅持自己清查它們飛船的信息,但必須盡快沖出去,它們一旦合攏,將封鎖這片時空,不再需要直接攻擊我們的飛船。
  
  它們形成的封鎖時空,與那些異常的星系內部情況類似,我們再要飛出去困難度會激增,如果它們以我們為基礎,成功達到第三階段,我們很難再飛出去。”
  
  戥時刻關注著襲擊者們的信息,收到它們的信號,也明白它們所指的意思,它們大概是擔心新艦分散精力入侵那些飛船,導致不能順利突圍。
  
  但新艦內部的結構模式是與任何飛船不同的,甚至與三大族包括卓爾人也是不同的,不僅采用了三大族各自的優勢領域,而且還在當初電的堅持下,創新了很多模式,除非是遇到靈襲,否則在同一的信息世界體系內,各層的工作既互不干擾,也可以相互迅速地轉換與聯系。
  
  此時讓晷棱族帶領下的三十七艦種族停止入侵,反而是人力資源的極大浪費。
  
  戥不做回應,新艦必須自己清查到確切的信息,不可能完全盲目地相信襲擊者。
  
  但在襲擊者發了的信號中,他也敏銳地發現了一些問題:“這是你們清查過類似它們的飛船中信息后得出的結論?按照你們描述的說法,我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它們是另一種類型的“異常星系”,合攏在一起,形成與異常星系類似的封鎖效果,但和異常星系不同,它們隨時可以散開,化整為零,在星系與星系之間穿梭,需要的時候,便如同網一樣再次合攏?以彌補異常星系之間的空隙地帶?”
  
  襲擊者回答道:“你們可以這樣理解,根據我們的了解,它們很多種組合方式,組成的成員也并不固定,這里的飛船一旦離開,飛往其他星域,遇到其他類似的飛船,也能組成個新的封鎖結構,如你們所說,它們就像游離在異常星系之外,根據需要而出現的圍殺單元。”
  
  襲擊者沒有說謊,三十七艦種族入侵得到的信息越來越多,經過一個陣列的卓爾人專責分析,越來越的跡象證明,那些飛船中的武器以及一些可疑的物體,都不再對新艦與襲擊者進行鎖定與攻擊,而是相互之間產生越來越微妙的聯系,如同一場分布在星空中的大網,正在迅速地成型。
  
  戥暗暗心驚,如果只是星系出現異常,那么只要不靠近這些星系,暫時就不會有危險,但這些飛船的出現,將最后的“漏洞”堵死,即便是隱藏在暗域之中,也會被游離在星系與星系之間的它們發現,并圍殺而死,
  
  上一個黑暗時期留下這些設計的生命,是要將此地的生命統統斬盡殺絕嗎?
  
  戥延伸考慮,這樣做的目的又是為什么?
  
  這時候,晷棱族忽然向他緊急報告:“總艦長,我們發現了暉甘生命!”
  
  晷棱族將剛剛入侵的一艘飛船內部情況,送到戥的面前,繼續道:“這艘宇宙飛船應該是它們的主體飛船,它們已經得到我們曾遇到過的那艘揮甘分飛船的警報信息,知道我們的存在,但我們剛才要毀滅它們的時候,它們愿意向我們投降。”
  
  戥稍加考慮一下了,道:“讓它們直接與我通信。”
  
  此時飛船在高速運動之中,與對方的接觸很快就會因為空間距離的拉開而脫離,要毀滅還是控制它們攻擊其他飛船,都要迅速決定,無過多時間猶豫。
  
  投降不是重點,也沒有意義,戥想看看它們到底想說什么。
  
  很快,晷棱族便將信道打通,一個暉甘生命信息波動傳遞到新艦中,首先解釋道:“我們沒有任何證據確定你們是我們的一支族人發現的那兩艘飛船之一,它們發揮回來的警報信息中,對你們的描述很粗糙,顯然是我們的水平不足,無法真正地觀察到你們的真正形態。
  
  但我們緊急討論后認為,可能就是你們,因為,你們一路上暴露了痕跡,而來自的方向就是那里,同時又極為先進,這片星空中,不可能有那么多先進的生命,我們推測,你們就是它們。
  
  所以,我們愿意投降,當然我們知道投降沒有意義,但希望你們能聽我們的解釋。
  
  我們的那支族人知道的情況不多,我們的確得到了一個物體,也從這個物體中得到了不少好處,但簡單來說,我們現在更希望擺脫它的影響與控制,可是很難,而且我們被影響得越來越深,很多族人甚至都無法意識到我們被影響的地步了,直到你們入侵進來后,我們才稍微擺脫了它的一點影響。
  
  雖然不知道你們是如何做到的,但這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我們也明白,暫時,我們已經無法脫離它,否則我們就會瞬間滅亡。
  
  如果你們能提供我們對抗它影響的技術,作為回報,我們在未來與它的對抗中,將時刻把我們的位置以及與我們類似的飛船位置與信息,向你們傳遞,這樣,你們至少也能在一些地方提前得到預警,甚至如果下一次再遇到有我們參與的圍困,我們還可以作為你們的內應。
  
  另外,我們還會將我們后續知道的情報,送給你們。
  
  我們不知道最終能不能戰勝它,但這是一個希望,我們想要掙扎一下。”
  
  通訊過程極為迅速,很快就要脫離,戥聽完飛快思索后,當機立斷,馬上找來雷,道:“這的確是一個機會,但我們不能完全相信暉甘生命,所以,我需要我們自己人進入它們的飛船執行任務,一是為了防止暉甘生命反悔,二是將對抗技術與未來情報第一來源控制在我們自己人手中。
  
  這個任務很危險,而且期限不知道,需要極為可靠的人,我想聽你們安全部的意見,你來推薦。”
  
  雷同樣沒有多少時間仔細考慮,必須馬上做出決斷,不過戥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人選最重要的是可靠與忍耐力,而不其他。
  
  新艦技術遠超暉甘生命,只要設定要對抗技術的權限,以及在暉甘生命飛船系統中留下權限改動,不管去的是誰,暉甘生命都威脅不了任務人員,危險來自于暉甘生命所說的物體。
  
  但這疑似是靈的層次物體,如果對抗技術失效,靈以下生命都一樣,所以新艦里面除了楚云升,在這上面,誰去最終都一樣。
  
  關鍵就在于人選能否堅持下去,能忍耐住可能永無回來的絕望!
  
  雷快速思索后道:“有一個人選,曾有過類似的經歷,應當可以完成任務,只是,我一直在用它,如果不能回來,可惜了。”(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