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1589 偽霸的心思

戥說起他們種族的一個星空悖論,不是要闡述其悖論本身,而是有所指寓:
  
  “如果將神國看做一種類似的極致,那么星空生命的極致到哪里去了呢?我和五序都沒有去過你和烏怒人去過的那個地方,但新艦中有關宏科技第一手的資料與最有價值的資料,都來自那里,是由你們帶回來的。
  
  我和五序詳細地將這些資料看過無數遍,越看越覺得那里曾經要么極其輝煌過,要么爆發過極致生命的大戰,但我和五序以及烏怒人的看法與著重點有些不同,我更奇怪那個地方的本身。
  
  不論是它奇特的存在方式,還是它至今仍能存在,并且,包括靈生命在內,很少有生命知道它,那么它到底是從何而來?不可能憑空出現這么一個地方。
  
  你這如果準備去探索它的深處,如果能夠對它來歷有所發現,或許能解開很多秘密,而且,我認為對我們宏科技研究的方向而言,更為重要。”
  
  戥的想法與思路有點高屋建瓴的意味,目光不再局限于雷將禁地視為新艦宏科技獨特實驗室的想法,而是更為大膽地將關注點放在禁地本身上。
  
  “我會想辦法了解。”楚云升思索后道:“那里的火蟲應該知道一些,但它們與我有些錯綜復雜的關系,未必會告訴我,除非能找到冥。”
  
  接著他又說道:“不過,我這次過去就是為了找到它,或許,需要深入禁地,一旦進去之后,我暫時也不能確定是否能夠及時趕回來,你們就要多加小心,等到了烏怒人曾發現的星球,能用天羽族的鑰匙找到戰爭設施最好,如果找不到,牢籠星球的星圖就至關重要,危急時刻,先順著星圖走。”
  
  對楚云升提到的“冥”,戥也不是第一次聽到了,一直都很好奇這個強大到可怕的生命,可惜從來沒見過。
  
  如果楚云升能將它找到,并能和新艦匯合到一起,在這片星空,他們就再不用懼怕兩大神國!
  
  戥知道自己也就想想而已,一個冥麾下的小蟲子,他都搞不定……而且,他也聽楚云升說過,冥現在很危險,能活著出來的幾率很小很小,基本沒有。
  
  就是楚云升找到它了,也有可能一起死在里面。
  
  但正是因為如此,楚云升才要過去,不去就很有可能一點機會都沒有,去了說不定還能有一線的希望。
  
  他不知道楚云升與冥合體后的可怕,以前,在地球上的時候,楚云升還是樞機以下的層次,意識零維等等,統統跟不上火蟲的強大生命體,現在卻不同了,雖然楚云升的本體仍未有多少提升,但是在零維意識的領域,一騎絕塵。
  
  楚云升不久就要再次離開,動身前往禁地,新艦未來一段時間的安全問題,還需要商議。
  
  乘著這段時間,楚云升始終沒有離開戥的控制指揮空間,反復與戥推敲諸多的細節,一一確定各種可能遇到的各種危機與準備的應對方案。
  
  看起來很多,但實際上,可能一個都用不上,更可能遇到完全沒有想到的問題。
  
  不過,預案仍然必須做的細致,不能因為可能會遇到未知的事情就什么都不做。
  
  等他們商量的快要差不多的時候,烏怒人發現的那顆星球,玖靈主失蹤的那個星系,就快要到了。
  
  但依然沒有發現它的蹤跡。
  
  謹慎之下,戥首先向這個恒星系發射了大量的無人探測器。
  
  如果無人探測器安全回來,再繼續以生命試探性地進入,確保安全無虞。
  
  但最終,新艦也不會進去,只會派出一艘小飛船,送楚云升一人進入星系。
  
  一道道程序很詳細,但戥沒想到,第一步就出現了問題。
  
  無人探測器進入星系之后,無一返回!
  
  楚云升也在觀察著探測器的動靜,但是許久之后,仍然沒有回應。
  
  戥十分失望,沉聲道:“進不去了,里面的戰爭設施應該已經啟動了。”
  
  無人探測器全部失敗,生命嘗試就沒有必要無謂地再做犧牲,后面的一切程序中斷。
  
  楚云升也微微有些失望,拿回了鑰匙,卻無法再進去,但他也沒有硬闖,在新艦的戰爭空間里觀察了安靜的星系許久,向戥說道:
  
  “現在只剩下牢籠星的星圖了,如果遇到星圖殘缺無法判斷的時候,不要亂闖,等我回來,我想辦法聯合巋靈主的新神國,將第七紀的紀子艦抓回來,再回到這里進入星系試試。”
  
  戥明白也只能如此了,不過他還有其他的方案:“沒辦法了,我試著找到襲擊者吧,星圖一日不全,它對我們一日就是安全的。”
  
  楚云升同意了,又說道:“其實偽霸那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很有可能,它已經成功找到一個戰爭設施了。”
  
  戥無奈道:“它一直只需要你一個人的存活,所以它很聰明,你只要躲到那里,就能獲得它的安全,它將機會已經給你了,卻不給你和它討價還價的機會,直接封閉了尊者飛船備用體船艙對外的聯系,意思很明顯,你要躲過去,沒問題,它提供了地方,但我們這些生命,它不要。”
  
  楚云升仿佛看穿了偽霸的心思:“不是不要,是因為只要你們存在一天,它就沒辦法徹底地控制我,所以,即使知道它的位置,我們也不能過去,它封閉船艙的確是不想與我討價還價,但它擔心的是我一旦能從船艙里出去,會以卑鄙的搗亂或者暴露它們為威脅手段,逼迫它給我們想辦法,它索性干脆不見我,更不讓我能出船艙半步。”
  
  尊者船艙被封閉,其他生命的零維氣泡又有偽霸的靈靈蘊保護,楚云升也沒法強行入侵,唯一的“口子”,就是備用體船艙,偽霸已布置的滴水不漏。
  
  新艦與巋靈主被困的時候,偽霸曾給新艦發來一道信號人,讓楚云升趕緊躲起來,當時有些莫名其妙,躲起來?能躲到哪里去?
  
  現在倒是清楚了,原來它早把“狗洞”又準備好了。
  
  戥嘆息一聲:“它的確很難對付,可惜,小蟲子還在它手里,并且它那里還有許多我們想要了解的東西。”
  
  楚云升從偽霸那里搶來的寶船至今都沒有打開,但那只是其中的一艘,僅僅是偽霸每次提供給他們的武器,都沒有一件是普通的東西。
  
  若非如此,巋靈主也不會對它念念不忘,仍然希望能夠聯合楚云升,找到機會徹底攻下偽霸。
  
  楚云升在從本體返回來的時候,給剛剛離去的巋靈主發去過信息,他仍會與巋靈主聯系,但什么時候聯系,什么時候出現,都是楚云升說了算,巋靈主沒法追溯。
  
  新艦在距離星系很遠的暗域中環繞了一段距離,也始終沒有發現玖靈主的蹤跡,不知道它是不是徹底陷入到里面去了,或者已經離開了。
  
  楚云升即將離開,新艦便不能久留在這里,需要再次隱藏起來。
  
  等到楚云升回來,將會帶回新艦急需的“消息”
  
  宏科技的實驗出路,人類生命體的運用嘗試,火蟲的命源產生方式等等,除了雷的人類實驗,其他現在全都至關重要,關系到新艦未來的生存,未來的發展走向,以及大黑暗來臨前的安全。
  
  但戥和五序以及烏怒人都知道,楚云升這一去不比他們在危機四伏的暗域中輕松多少,可能更加的危險。(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