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587 世界的盡頭

連續十幾次追溯后,楚云升在氣泡的世界中稍稍休息。
  
  過于頻繁的追溯,也會導致他的意識過度震蕩。
  
  如果放在之前,十幾次的追溯,需要分成幾次來完成,否則就會出問題。
  
  他將記憶下的星圖在氣泡意識中拼接在一起,漸漸形成一幅巨大無比的星圖。
  
  雖然還殘缺的部分,但已經可見其棱廓。
  
  起初看不出什么特別的地方,只是一幅星圖,唯有龐大而已,當楚云升將牢籠行星在星空中的坐標也放入進入,形成一條指向遙遠一個方向的排列線,星圖便漸漸清晰起來。
  
  兩者之間果然產生了關聯,后者指向一個方向,以牢籠星球在浩瀚星空中的宏觀動態分布來傳遞信息,而前者星圖則似是一副星路之圖,曲曲折折,漫長無比地通向這個方向。
  
  根據戥的分析,這些星圖都是實時產生,由當前的星空運動狀態通過那個“公式”計算而出的星路,因而,當楚云升將它們拼湊在一起的時候,仍然可以發現許多星圖與星圖之間并非連續連接。
  
  上一個星圖路徑的出口,并不始終對應著下一個星空路徑的入口,中間有的是大小暗域,有的甚至還是恒星系,兩副星圖的出入口各位于星系之內。
  
  而且,楚云升得到的星圖還不完整,還有一部分在他以前追溯過的星球上,比較靠近兩大神國戰場影響的范圍,追溯過去非常的危險。
  
  一旦像上次那樣被困在里面,很難再出來。
  
  休息一段時間后,他接著追溯,將本超星系團中,他能追溯到的且以前沒有追溯過的更遠的牢籠星球上的星圖,全都找回來,直到再無法追溯到新的牢籠星球。
  
  大量的星圖,需要新艦配合分析,才能得出相對完整的信息。
  
  楚云升站在最后一追溯到的牢籠星球上的一座山峰上,望著它位于牢籠星體末端而遙指的方向。
  
  這里已經是本超星系團的邊緣了,星光黯淡,整個超星系團的無數星系群都被甩在了身后,如美麗的星河懸掛在蒼穹之上,再往外走,便是數億光年的宇宙空洞。
  
  里面無邊無際,毫無波動,一片的死寂。
  
  牢籠星球最后指向這里,但這里卻沒有“路”了。
  
  仿佛已經到了世界的盡頭。
  
  楚云升回望星空,對比星圖,很快找到新艦所在的位置。
  
  很難想象,他此時已經與新艦相隔數不清的星辰,宛若位于一個世界的兩端。
  
  如果不能追溯,沒有彩虹橋,單單靠飛船航行,幾乎是不可想象的征程。
  
  即便是光,旅行到這里,也艱難無比。
  
  楚云升在這里停留了很久,這顆星球是他能追溯到的最后一顆,也是最遙遠的一顆牢籠星。
  
  他用分類的方法追溯,將牢籠星分為已經追溯過的與未曾追溯過的,追溯過的牢籠星再回去要靠概率去試,弄不好就會出現在異常的星系之中,因此一旦他回去,就不能再回到這里。
  
  而這里是他能追溯到的最后一顆牢籠星,意義特殊。
  
  楚云升一遍遍地搜尋,高山、河流、海洋……他的身影時而出現,時而消失,靈蘊動布全球,任何有特別的地方,他都以最快的速度出現在那里。
  
  他也翻閱這顆星球上古老人類國度中的文籍記載,尋找它們史前的洞壁文化,一切有可能有線索的地方,都有過他的蹤跡。
  
  有時候,有生命會偶然地發現他,然后茫然而驚悸地看著他仿佛從原地消失,有時候,有生命會驚駭地發現他突然出現,仿佛從空氣中走出來的一樣。
  
  這些能看到他的都是無智慧的小生物,人類都在楚云升的靈蘊下提前失去了知覺,醒來的時候,楚云升已經走了。
  
  但漸漸地,還是有一個個傳言在許多國度中流傳開來。
  
  很多人聲稱自己看到了“幽靈”,并描述的活靈活現,仿佛真的一樣。
  
  實際上,他們從來沒見過到楚云升。
  
  許久之后,楚云升依然找不到任何線索,即便動用了靈蘊也是一樣,仿佛生生的中斷了,“路”在世界的盡頭消失了。
  
  他不能無限期地在這里待下去,雖然新艦在極速航行中的時間比這里要慢,而本體那里的時間更慢,但新艦現在很危險,急需他帶回去的星圖,本體那里的火蟲更加的危險。
  
  最終,楚云升還是離開了,沒有線索的本身,或許也是一種線索。
  
  “路”在這里消失,仿佛到了世界的盡頭,都可以看做是一種信息。
  
  回到氣泡的世界,繼續通過小長羽的協助,返回新艦。
  
  他與小長羽配合追溯次數多了,正確率漸漸上升,錯誤次數最多不過再超過兩次。
  
  回到新艦,雷仍然第一時間出現。
  
  它已經準備好楚云升離開時的五個要求,雖然有些變化,但使用上沒有太大的問題。
  
  楚云升看了看,也沒有說什么,算是同意了戥的方案。
  
  將星圖交給五序與戥去分析,他將跟隨新艦達到玖靈主失蹤的地方,嘗試天羽族的鑰匙之后,再離開去往本體所在的禁地。
  
  他追溯的過程還是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雖然新艦內部不是非常明顯,但是艦外的時間過去很久了,距離玖靈主失蹤的地方也不是很遠了。
  
  戥對比星圖,首先發現其中一個星圖的出口位置,靠近219號飛船發來的坐標,那里是一個不規則星系,引力較為混亂,還未形成秩序的引力場,屬于較年輕的星系。
  
  換句話說,在很多年前,它是不存在的。
  
  經過漫長的星空物質變化,星系之間碰撞、分離、拋灑……等等,各種原因所引起。
  
  上一個黑暗時期的戰爭設施存在于它的內部可能性很小,再經過其他方面的對比,尤其是偽霸部下所分布過的星系對比,戥初步斷定,楚云升帶回來的星圖,可能是一道疑似可以避開戰爭設施的星際路徑。
  
  但星圖有缺失,而且楚云升追溯之前,有的牢籠星可能就被其他人追溯過了,楚云升也不知道這些被追溯過的星球在哪里。
  
  想要盡量完整這些星圖,也不是沒有一點辦法。
  
  戥立即就想到一個最不復雜,但也是最困難的辦法:“找到第七紀的紀子艦以及左旋的那個靈主,它們既然能出來,就一定知道方法。”
  
  只要有出來的辦法,雖然依舊很危險,但卻有了一絲希望。
  
  不過暫時不需要走到這一步,楚云升帶回的星圖可以讓新艦安全不少,只要不經過缺失星圖的星空,就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五序卻分析道:“表面上看是這樣,但是留下這些星圖的生命,之所以會留下它們,我認為,如果不盡快按照星圖路徑離開,很有可能再也離開不了,除非在這段期間,我們破開宏科技的一角!”
  
  一直沒有離開的雷,看著星圖道:“但是離開了又能去哪里?星圖的盡頭已經沒路了,它指向了無邊無際的宇宙空洞。”
  
  幾人沉默了一會,但不管怎樣,這副星圖對目前的形勢至關重要,即便是必須攻破宏科技一角才能活下來,也需要時間。
  
  這里是前線,是前線就有巨大的危險,同樣也因為是前線,才能獲得更多更神秘的信息。
  
  楚云升先將星圖的事情放到一邊,問戥道:“玖靈主那邊有沒有新的動靜?”
  
  星圖是一條路,是通過襲擊者發現的,偽霸那里還有另外一條路。
  
  天羽族的鑰匙,也同樣至關重要。(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