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586 化弱為強

楚云升馬上要去找回所有星圖,雷抓緊時間說道:“為了研究地球人不受暗能量影響的特點,我們在實驗空間里模擬了大量的暗能亂流場景,但不論怎么模擬,都無法達到我們曾去過的那個地方的效果。”
  
  它說的地方正是禁地的入口,楚云升本體失蹤的地方,當時,前后有三批烏怒人探險船進入那里,第一等級與第五等級探險船內的烏怒人全部犧牲,雷與電以及第三個烏怒人是最后一批,后來依靠楚云升的禁術與假靈才得以脫困。
  
  雷繼續說道:“要找到地球人特點的運用方式,最好是在那種極端的情況下,排斥其他任何影響,才能顯露出其特點的最大最好運用方式,但我們的模擬做不到,因為要達到那種極端,現在的飛船應該會失效,而飛船系統失效,也就無法繼續模擬,這是一個矛盾。
  
  我們現在用烏怒人自己作為試驗載體,就是為了無限接近飛船失效的情況下,只依靠它自己的觀察獲得實驗的數據,飛船此時已經觀察不到了。
  
  雖然這樣肯定會有所收獲,但并不是最好的方式,最好的方式是直接在我們去過的那個地方,用我們烏怒人自己作為試驗體,進行試驗!”
  
  如果電還在,也一定會被雷的大膽想法所震驚,禁地入口那里,根本不適合生命生存,不要說做實驗,就是活下來都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烏怒人靠著主懸椎體也支持不了多久。
  
  但它說到這里,楚云升便已經明白了它的意圖,只聽它跟著便說道:“但我們現在找不到入口,也回不去了,只有您的本體還在那里,我們可以在新艦的實驗空間里做好實驗方案,以我們烏怒人作為實驗體初步驗證方案的可行性,再交給您帶入到那個地方二次實驗,進行驗證。獲得可靠的運用方式結果。”
  
  在它說出的建議中,大膽地將禁地入口看做一個封閉的“實驗場所”,由楚云升負責將方案帶入進去,用楚云升本體分裂后的正常地球人生命體進行試驗。再將結果帶回新艦,完成一次驗證循環。
  
  跟著,雷便說到更為關鍵的地方:“以此我得到啟發,我們的宏科技研究,進展極為緩慢。實驗幾乎全是錯誤,至今還沒有得到一個有效的正確結果。
  
  但您還記得嗎,當初在那個地方,我們在您的禁術以及靈蘊下,卻獲得過正確的結果。
  
  為什么當時能獲得?現在卻很難?
  
  我認為還是環境的問題,或者說物理參考系的問題。
  
  參考系不同,結果就會出現各種錯誤,就像一個沒有光的黑暗地方,如何研究光?
  
  當然,我的這個例子并不確切。我們的周圍依然有靈生命,依然有宏動,但我始終覺得,那個地方有所不同,如果將來我們能夠找到其中的區別,也許就是真正解析開宏科技的一天。
  
  雖然這天對我們來說還很遠,但不妨我們先利用它,您的本體在那里,就是最好的條件,在新艦里得不到正確的結果。為什么不能在那里試一下呢?
  
  即便您帶回來的結果依然不適用,但我們卻可以一點一滴先嘗試建立出適用那個地方的體系,等到完善后,或許就能自然而然地找到了原因。”
  
  雷一口氣說完。雖然有些異想天開,但它有一些佐證,證明它的想法并非毫無根據。
  
  楚云升考慮了一下,道:“卓爾人和戥是什么意見?”
  
  雷道:“這是我最近剛剛產生的想法,還沒有來得及整理清楚和它們細說,就是現在也只是一個思維上的大概。還沒有具體的方案。”
  
  楚云升便果斷道:“馬上先做出一個具體的方案,不要太復雜,越簡單越容易驗證的最好,我找回星圖之后,回到本體的時候,嘗試一次,如果有效果,再繼續調整研究的方向。”
  
  如果能夠首先在禁地入口取得實驗上的正確結果,作用并非只能限于前期的體系建立,起碼可以率先運用于禁地!
  
  屆時,楚云升可以用試驗的初步成果,正確地在禁地使用靈蘊,以此對抗那里的強大敵人。
  
  他的靈蘊不多,正適合走這樣的精細化路線,化弱為強。
  
  楚云升與雷交流的速度極快,沒多久便離開。
  
  得到楚云升認可,雷立即聯系五序與戥,著手它的構想。
  
  電不在,在具體的科技實務上,它還得依靠五序以及卓爾人,而楚云升本體分裂的一些問題,也要依靠戥來解決。
  
  楚云升和五序與戥說了雷的想法后,立即進入氣泡世界,追溯其他牢籠行星,找回星圖。
  
  新艦一邊朝著玖靈主失蹤的地方航行,一邊于內部集中資源,實施雷的計劃。
  
  宏科技的驗證方案準備不費事,新艦已經開始了許多實驗,從中選取一個符合楚云升要求的,最為直接最為容易驗證的實驗方案就行。
  
  地球人生命體的運用方案準備也不難,雷的秘密實驗空間進行了很多,選取一個合適的出來就行。
  
  難點漸漸集中在楚云升的五點要求上,就是雷也沒想到,一旦開始后,難度竟越來越大,遠遠超出了原先的想象。
  
  一次次的失敗,讓雷壓力倍增,它已經將大量的銀色軍團士兵以及冷星戰隊精英都調集來了,不停地對它們進行分析,試圖建立不會崩潰的生命體模型。
  
  但無一例外,全部失敗!
  
  仿佛普通的地球人身體,根本不能架設上楚云升的五個要求,它太脆弱,且太簡單了,一旦加入更先進的生命技術,必然引起崩潰。
  
  戥有一道分時臨時參與這里的實驗,在卓爾人又一次模型建立失敗后,制止雷和五序,道:“我覺得我現在們還沒有達到那樣的能力,這樣再試下去短時間內不可能成功,除了白白浪費資源,沒有任何意義。”
  
  他看了看被頻繁的大量實驗折騰的疲倦萬分的小烏怒人,以及冷星戰隊的苜苒等人,還有一些銀色軍團的戰士。
  
  后者都是底層世界如今真正的精英。都是他們準備沖擊第二層世界的主力,單是當初排名般上前一百人員,只要和人類有關的,全部被臨時抽調來了。一個不漏。
  
  小烏怒雖然疲倦,但還是一臉的嚴肅,雖然它還沒有完成培育期,但作為烏怒人,它的任務量最大。每次試驗過程中,被雷與卓爾人折騰的也最慘。
  
  它的小臉有些蒼白,但仍自覺地躺在試驗臺上,不讓它動,它就一動不動。
  
  不過,它這一次遇到了“對手”,那些臨時調集來的實驗對象,全都一聲不吭地堅持著,雖然因為扛不住實驗,已經淘汰了一大批。但到現在為止,仍有還有人堅持在試驗臺上。
  
  實驗就是這樣,如果不能成功,就必須不停地一邊分析,一邊歸納并且仍要不斷地嘗試,大量的數據積累下,才能找到問題,解決問題。
  
  除非有創造性的思維出現,否則一個輝煌的成果背后,都是無數的付出與心血。
  
  即便是創造性的思維。也是站在這些付出與心血累積成的基礎之上的。
  
  戥也知道想要得到完美的結果,必須進行大量的嘗試,對大量的錯誤進行分析,最終獲得成功。
  
  但時間有限。這樣下去,三大族沒問題,那個尚未完成培育期的小烏怒以及底層世界的精英們不可能撐得住,而且最終也很難得到完美的結果。
  
  他立即制止了它們一個會不惜任何代價也要完成楚云升要求的雷,一個始終追求完美的五序,提議道:“銀色軍團是直接提升。參考意義已經不大,冷星人的訓練成果很好,但目前還沒有真正展現方向,需要漫長的時間自然變化,也不合適現在的情況。
  
  我有個想法,楚的五個要求不一定非要一直實時的實現,那樣太難了,我們可以在分裂體中制作一個類似遺傳信息的“源”,需要的時候,楚可以自己調用“源”,形成臨時的先進生命組織部分,提供觀察與處理信息的能力,需要結束后,可以立即死亡或消除這部分組織,回到原始常態,不被暗能影響。
  
  雖然這個過程中可能會消耗命源,也許還有楚的靈蘊,但卻是最為有效的辦法。
  
  由“源”誕生的新先進生命組織,只需要出現很短暫的時間,用來維持它不被暗能亂流影響的靈蘊因此消耗也不會太多,即使它迅速地被亂流摧毀,但只要楚的命源足夠,它卻可以在我們的設計下,就能反復產生,時間上與需要上就能得到滿足。”
  
  聽完戥的建議,面對有限時間的現實,雷與五序也只好采用他的辦法。
  
  小烏怒與苜苒等人算是逃過了一劫,苜苒等人還好,撐不住了就會被換下去,甚至還能在這次尖端實驗中體驗到之前無法體驗到的東西,對他們將來的訓練或許還有啟發性的好處,當然前提是要能撐得住。
  
  但小烏怒則不行,它是實驗中主要數據的收集者,不能退下來,和苜苒他們也不同,戥雖然不是烏怒人,但也擔心雷和五序這樣極度頻繁與極度極限的實驗,會對小烏怒未來的培育期產生無法挽回的影響。
  
  戥提議的辦法,立即就簡單了許多,算是一種取巧的方式,并沒有解決真正的問題,但一貫符合他的方式:資源限制下,滿足使用條件就行了。
  
  而時間也是資源的一種,生命也是。
  
  因為他的提議,在楚云升帶回星圖之前,他們就能順利地完成幾項準備工作。
  
  否則,估計等楚云升回來,這邊還在瘋狂地實驗。
  
  另外一邊,楚云升也在抓緊時間追溯,出現在一個個牢籠行星上。
  
   所積累的星圖越來越龐大,棱廓終于漸漸顯露出來!(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