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585 雷的底氣

新艦里,楚云升在戥的控制指揮空間里,看著虛擬星空中,被新艦送出去的飛船群,神色平靜。
  
  這些飛船以及飛船中的星空生命,原先都來自巋靈主一邊,一直被新艦隔離著,最終,新艦也沒有接受它們,將它們送還給了巋靈主。
  
  在物質空無的暗域之中長期生存,任何資源都不能浪費,新艦此時已沒有義務再幫巋靈主養著它們。
  
  楚云升回來馬上做的決定,三大族負責立即執行。
  
  現實就是如此殘酷,這些星空種族一直很想獲得真正進入新艦的資格,但最終也沒能夠實現,仍然被送回去了。
  
  好在,巋靈主也沒有拒絕接受,或者拋棄它們,而且巋靈主要去的地方是新神國眾靈匯合點,比起在新艦里更加的安全。
  
  但新艦抗靈襲的能力,曾給它們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這一離開,便隱隱地覺得失去了什么重大的機會。
  
  它們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到新艦,再見到的時候,新艦又會變成了什么樣子?
  
  指揮控制空間里,雷與戥也各位于一邊,看著飛船群離開。
  
  楚云升回來,雷第一時間就到了這里,比五序還快。
  
  戥原本就在這里,楚云升每次回來,都會直接先到這里,了解航行記錄與其他情況。
  
  新艦的速度非常快,將它們送出去之后,雙方的空間距離便越來越遠,快速拉開。
  
  “巋靈主一走,這里產生的動靜就會被暴露,需要重新找個安全的地方。”戥說道:“最安全的地方也有,比巋靈主在更加安全百倍,但可惜,我們找不到它。”
  
  五序還沒有到,雷知道戥說“它”是誰,除了銀河霸主那里,不可能有其他更安全的地方了。
  
  但并不現實。先不說卓爾人也許會激烈反對,銀河霸主估計也早躲起來了,很難再找到它。
  
  楚云升剛回來沒多久,他這一次返回本體耗費時間很長。新艦所在的時空等待得時更長,星空中局勢已明顯產生了變化。
  
  所幸,新艦還很安全,巋靈主也一直在。
  
  他向戥說道:“偽霸不可能被找到,我來回兩次追溯過去的時候。尊者的飛船都已經被封死,接觸不到任何外界,巋靈主也不可能留下來,它始終是新神國的靈主,暗域也不再安全,但我們還有其他路可走。”
  
  這時候,五序與第三個烏怒人通過虛擬門到了,它們一直在整理烏怒人信息匯聚備份,工作量極大。
  
  楚云升看了看他一回來就很少再說話的第三個烏怒人,然后向五序道:“類荑族人的事情還要抓緊。老第四序的卓爾人也要盡快找到,它們曾經和我說過,大黑暗來臨的時候去找它們,所以,它們一定發現了一些有關大黑暗的秘密,眼下,我們需要了解這些事情,否則面對現在的局勢就是一頭霧水。”
  
  接著他又向第三個烏怒人道:“你們盡快先整理出信息備份中有關本超星系團的所有情報,如果一時找不到老第四序卓爾人,就要靠這些情報支撐出更長的時間。”
  
  楚云升很少直接向第三個烏怒人分配任務。但畢竟在一起的時間長了,也無什么廢話。
  
  最后,他又向戥道:“我返回本體的時候,又追溯到了一顆牢籠行星。那里沒有受到影響,成功地帶回了一副星圖,乘著現在還有時間,我會先將剩下的星圖都找回來,對目前的形勢應當有所幫助。
  
  巋靈主一走,這里不再安全。但也不是沒有好處,現在我們又恢復了獨自一艦,可以先去烏怒人發現的那顆行星那里看看,不用再擔心泄密,如果那個恒星系沒有被影響到,不管玖是不是仍在那里,我們都可以試試從巋靈主那里拿回來的“鑰匙”,如果能找到一個偽霸所說的戰爭設施,暫時不用再擔心安全問題。”
  
  幾句話,楚云升將新艦眼下的事情暫且定下來,錯綜復雜中,不能混亂。
  
  戥已做好準備,楚云升決斷的這些事情,他都考慮到了,但楚云升沒有回來,三大族雖然有新艦細約,無法一錘定音。
  
  就像對烏怒人備份信息的整理,他怎么干預都是沒有用的,即便五序聽他的,第三個烏怒人也會堅持自己的意見。
  
  當初新艦因為戰爭需要精簡的時候,甚至五序都不同意,還是靠楚云升做的強制決斷。
  
  現在新艦最后一個小尾巴巋靈主以及巋靈主麾下的飛船都已經離開,是時候回到出發的地方,試試天羽族從地球上得到的那個“鑰匙”了。
  
  這是唯一他們可以嘗試這個鑰匙的地方,其他星系,都無法找到戰爭設施的確定坐標與位置,只有那里,有烏怒人推算出來的精準坐標。
  
  當時,他們與巋靈主和左旋兩靈一起被困住的時候,就是覺得可能是戰爭設施啟動了,也沒辦法用天羽族的鑰匙處理,因為找不到位置。
  
  不過,烏怒人發現的那顆星球附近,可能還有一個玖靈主,它后來失蹤了,不知道是飛船壞了,還是真的被它嘗試成功進入了什么地方。
  
  根據戥的判斷,前者的可能性最大,但也不能排除后一種情況。
  
  新艦在高速運動中,在大尺度的暗域空間中,漸漸改變航向,向出發地飛去。
  
  楚云升還有許多事情要加快處理,抓緊時間,再返回本體。
  
  他與五序和戥快速商議后,便單獨留下雷。
  
  他每次回來,都會單獨見一次雷,具體楚云升問了什么,雷從來沒有透露過,沒有人知道。
  
  “你的實驗進行的怎樣了?”
  
  楚云升剛剛回來,確定新艦安全后,馬上要去找回所有星圖,時間上不能耽擱太久,直面關鍵的問題:
  
  “我隨后還要回本體一趟,但本體太弱,不便行動,我有一個想法,你爭取盡快嘗試一下其可能性,等我找回星圖之后,最好能完成。
  
  我本體那邊能量極度混亂,且敵人極為強大,即便將本體改造到現在以三大族生命技術的極限,也不行,不堪一擊,甚至連能量亂流都過不去。
  
  所以,我有個想法,既然如此,不如放棄本體改造,直接使用最為簡單的原本結構。
  
  但我的本體已經修煉,不能進入能量亂流,不過我的本體來自人類,你聯合卓爾人,首先制作一個方案,從我的本體中分裂原生命組織,形成一個新的原人類身體,只要能保證可以自由出入能量亂流就行。”
  
  這項技術并不難,楚云升按照三大族的生命技術,自己控制靈蘊就能做到,但他既然這么說,雷意識到肯定還有其他原因,便沒有隨便說話,繼續聽著。
  
  楚云升繼續說道:“其次,按照這個方案分裂出來的我的生命體,在保持人類原有不受暗能亂流影響特點的前提下,需要達到幾個條件
  
  第一,要用新艦最先進的生命技術保證,該生命體在死亡前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再分裂出新的生命體,你們不需要考慮其他問題,我可以從零維直接入侵進去,完成生命轉移。
  
  第二,我用這具生命體是作為生命載體,戰斗以及其他方面,都是靠靈蘊以及黑氣來完成,不需要它來支撐,所以這些部位上的結構越簡單,越便于分裂新的生命體越好。
  
  第三,考慮到本體那邊的環境復雜,需要加入戥種族的技術,可以讓新分裂的生命體適應各種環境生存,可以根據需要,演變出各種生命形態,但因為不能影響到暗能量,所以技術上可能會有些難度,我會讓戥配合你。
  
  第四,也是你這邊最為重要的,我需要新分類的原生命體一些實用的運用方式,也是你正在研究的東西,不管作用大小,效果如何,能有多少就先找出來多少。
  
  第五,新分裂的生命體,在獲得信息的能力,對外界觀察的能力,以及最初的信息處理能力上,要達到現階段我們能達到的完美程度。”
  
  楚云升一共說了五點要求,聽起來不復雜,但要在人類生命體基礎上做到,就非常的困難,就像用一艘落后的飛船,架設上先進卻又不影響原本特點的技術,限制極多,難度也極大。
  
  但雷有一個特點,它很少向楚云升說太困難做不到之類的話,而且它也有一些底氣,但底氣的來源并不只是它自己,而是來自戥與它給地球人運轉已久的兩套提升系統,所積累下的豐富經驗與數據。
  
  尤其是戥的系統,更加自然與完善,比它的直接提升系統,所獲得數據與經驗要寶貴得多。
  
  如果沒有這些基礎,楚云升臨時提到這些要求,它就是再拼命,也做不到。
  
  有著這些基礎,它就有辦法通過細微的調整,獲得成功。
  
  唯一的麻煩,仍然是在人類生命體的運用方式上,目前它依然毫無進展。
  
  不過它的思維似乎一直很跳脫,通過沒有進展,進而想到一個關鍵的問題,向楚云升道:
  
  “尊上,雖然目前人類生命體運用方式沒有進展,但我因此想到一個問題,或許對我們攻克宏科技遲遲沒有大的進展,也有非常重要的啟發,或者幫助。”(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