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584 誘人的建議

宏動不可能有假,新艦感應清楚。
  
  巋靈主也不可能在現在說謊,新艦已經發現宏動了,它最多和新艦給它信息通報時一樣,稍作有利于它的改動,但宏動或者說是靈蘊射散,傳遞的信息應該不會有錯,作為新神國的靈主,巋靈主必然有這方面的判斷能力。
  
  戥聽得出來,巋靈主想要過去,對它而言,與新神國眾靈匯合后,是最為安全的,即便是第一戰場大勝過的左旋,輕易也未必會去招惹它們。
  
  但戥不想去,不僅他不想去,卓爾人烏怒人都不想去,三十七艦種族也不想去,新艦上下沒人想去。
  
  新艦最大的秘密是反靈的,去了豈不是自尋死路?
  
  楚云升和三大族想盡辦法隱藏新艦,為的就是不想被它們發現,巋靈主和新艦逃亡到現在,對新艦內部情況也依然一無所知,至今,它麾下的那些星空生命仍被隔離著。
  
  相比起來,戥寧愿冒險游蕩航行在危險的星空中,也不愿意飛到眾靈的視線底下。
  
  那里,對巋靈主是安全的世界,對新艦則完完全全是魔窟。
  
  但戥與無序等人也知道,這個問題躲不過的,便向巋靈主問道:“匯合的坐標在哪里?你準備過去?”
  
  戥想收益最大化,在問題里面設了一個小小的陷阱,如果巋靈主沒有仔細想清楚后續的安排,很容易因為這段時間以來,習慣了與新艦商量而落入陷阱。
  
  可惜巋靈主不留痕跡地便識破了,沒有提到坐標,只說道:“暗域已經不安全,僅僅是那些得到靈武器或者其他東西的源門以及星空種族,還沒什么,但它們背后一定有更大的勢力,一旦暴露,如果再被左旋靈主發現,我們必死無疑。無路可走。”
  
  它陳述了一個事實,也的確是事實,它也不需要說服新艦,只要說出事實。事實就會自己逼迫新艦做出最好的選擇。
  
  如果新艦同意過去,它會在路上說出坐標,如果不同意,坐標就是保密的,不會讓新艦知道。
  
  這是新神國的重要信息。它也無權私自透露給戥。
  
  雖然巋靈主識破了問題陷阱,但戥還是通過它的回答,至少確定了兩點
  
  第一,它想帶著新艦一起過去,否則就不會重提眼下嚴峻的形勢。
  
  有新艦在,這一路上,等于多了一份安全的保證,新艦總能提前發現許多它不用靈蘊就發現不了的東西。
  
  第二,雖然它想帶新艦過去,但還沒有打算用強迫的手段。
  
  這段時間以來。巋靈主一直十分節約靈蘊,幾乎都不動用,雖然戥無法知道它到底恢復到什么程度,但肯定比剛逃出來的時候情況要好了很多。
  
  盟友與敵人,常常瞬間就會轉換,巋靈主雖說與楚云升和新艦沒有根本的沖突,但它始終先是新神國的靈主,然后才是與他們的臨時盟友。
  
  戥不想等它改變了主意才離開,任何時候靈都是很危險的生物,而巋靈主卻有一個特別的地方。能讓人漸漸忘記它的靈危險,以為它是“無害”的,甚至是可以“欺負”的,但戥從來沒有忘記它是一個靈!
  
  五序與第三個烏怒人立即離開戥的空間。進入緊急的戰備狀態,首先將新艦內部的各項模塊啟動,隨時準備加速飛船,進入相對時空,高速遠離,并做好面對靈蘊的控制。
  
  幽暗的暗域星空中。兩艘飛船頓時微妙起來。
  
  巋靈主很敏感,立即就發現了微妙的氣氛變化,它大概沒想到戥他們即便面臨生存的重大危急,也不愿意跟它去新神國眾靈匯合的安全地方,而且一點考慮的沒有,十分的堅決與果斷。
  
  這很不像一個星空生命的正常反應,但它也不可能想到真正的原因,還以為是楚云升的身份問題所致。
  
  因此,它試圖挽回道:“你們和我一起過去之后,不論出于何種原因,我也不可能說出你們的身份,而且至少你們可以獲得暫時的安全。”
  
  它之所以一開始就沒有騙戥,一是它主不了新艦的主,航行向什么地方,它說了都沒有用,都是戥自己拿的主意,它沒法將新艦騙到目的地;二是一旦被新艦識破,以后它與楚云升也就徹底決裂了,再無修復的可能。
  
  但它不想此時與新艦分開,正如它之前所說,合則安全,分則危險。
  
  戥也不想,有巋靈主這個真靈在,許多時候就有底氣得多,也方便許多,更可以時刻對它進行近距離的觀察了解。
  
  這可是一個難得的了解靈的機會,楚云升是假靈,許多情況是不同的。
  
  一旦巋靈主離開了,新艦就要極度的危險起來,尤其是楚云升不在的時候。
  
  這大概也是巋靈主覺得新艦在目前的事實情況下,它與新艦都無法離開對方的理由。
  
  卓爾人與烏怒人在做著準備,戥也不會立即與巋靈主“分裂”,能多保持現狀一會,就多保持一會,畢竟現在是安全的。
  
  如果能拖到楚云升回來,就再好不過了。
  
  那時候,巋靈主要走就讓它走好了。
  
  戥反復和它說道:“我們需要商議,需要考慮。”
  
  但不論是商議還是考慮,都不可能有任何的結果,三大族絕不可能去眾靈跟前。
  
  然而巋靈主似乎對他們還抱有很大的希望,或者它還沒有完全的恢復,也在保持著現狀。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兩艘飛船依然靜止懸浮著,表明上與以前相比看不出任何變化,但內部卻早已各自做著準備。
  
  許久之后,巋靈主大概恢復了到了一定程度,見新艦依然沒有離開,顯然還需要著它。
  
  它卻不能久留了,要盡快前往匯合。
  
  它大概也知道,如果嚴峻的事實都不能讓戥他們跟它走,那么任何勸說也是沒有用的。
  
  因而,它決定稍微逼迫一下,用它馬上要離開的行動,來逼迫戥他們面對現實。
  
  它給戥發去微小波動,告訴新艦它要走了,然后,假意離開。
  
  座艦緩緩起航,新艦卻沒有回應,也沒有跟著它動。
  
  雙方漸漸拉開一段距離后,它有些沒底了,又向戥道:“你們可以跟我飛行一段星路,途中再分開。”
  
  這是一個很誘人的建議,它相信戥他們會再跟著它一段時間。
  
  果然,新艦在雙方漸漸拉開到一定距離的時候,終于有了動靜,疊影重重。
  
  但巋靈主還未來得及驚喜,就見到新艦在疊影中猶若一道弧光,朝著它相反的方向,極速離去。
  
  它悵然若失,嘆息一聲。
  
  片刻后,一道同樣謹慎微小的波動向它傳來,是楚云升的波動。
  
  它苦笑一聲,看來是楚云升恢復了,新艦也就不再一定需要它了。
  
  反而,是它需要新艦與楚云升。
  
  ******
  
  感謝新盟主積善,四十五盟了!
  
  非常抱歉,感謝遲了兩天。(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