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583 靈蘊射散

戥緊急找來卓爾人與烏怒人商議。
  
  五序第一個出現,將新艦探測到的信號迅速地看了一遍,問道:“戥,你覺得它們有沒有發現我們?”
  
  是馬上離開,還是讓新艦繼續靜懸在這里,需要立即拿出決斷,而決斷的移居就在于新艦十分已經暴露。
  
  戥果斷道:“沒有,起碼從觀察數據上看不出來,所以我認為不要動,繼續靜止飛船。”
  
  航行或者戰爭發生的時候,戥有最大的權限,但關系到全船的重大去向問題,按照當初的約定細則,三大族都有權利過問,以防止單一種族的片面視角,做出不可挽回的錯誤判斷。
  
  五序猶豫了一下,如果停在這里不動,就要面對未知的危險,但如果因為飛船啟動而反被發現,更是得不償失。
  
  關鍵就在于新艦有沒有被發現?
  
  宇宙星際之間的隱藏,與地面上的隱藏截然不同,由于相互距離遙遠,即便是掠過“附近”,實際上也遠得很,空間的距離,限制生命無法近距離觀察,只能憑借各種探測手段。
  
  而這些探測方式又是由科技層次高低決定的,宇宙的輻射以及波動對所有生命都是公平的,到達巋靈主座艦位置的輻射波動,絕不會比到達新艦的要多一些,但能否觀察到更加細微的波動變化,或者更先進的探測方式才是其中的區別。
  
  從最簡單的能量輻射捕捉,引力變化計算,到更先進的暗能量對空間擴展的影響變化,等等,掌握探測宇宙的方式水平越高,隱藏自己的能力也同樣越強。
  
  新艦已經發現了疑似有一大群飛船將在不久后掠過附近的一個坐標,而巋靈主的座艦卻還不知道。
  
  除非巋靈主使用靈蘊,否則可能這群飛船掠過去之后,它們從頭到尾也不會知道。
  
  反過來,如果新艦沒有被對方所發現。等它們從旁邊掠過去,也不會再發現。
  
  如果差距更大的話,即便是在落后星空生命的眼皮底下,擦著飛過去。也可能什么都“看”不到。
  
  而這些,三大族都不擔心,新艦融合三大族的技術,正常情況下,沒有被對方第一時間發現。后面只要保持不動,就不會再被發現。
  
  科技可以騙人,也不會騙人,科技層次不夠,發現不了就是發現不了,不可能有奇跡。
  
  但五序更擔心靈生命,靈蘊不能以三大族的科學度量,充滿了許多未知的變化。
  
  它在猶豫的時候,第三個烏怒人到了。
  
  雷近來專注于秘密實驗空間與嚴密監控小長羽,再加上安全部的正常運行。事情很多,尤其是將未完成培育期的小烏怒人送入秘密實驗空間,雖然聯合了五序,讓第三個烏怒人措手不及,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但后續許多方面,第三個烏怒人為防止雷再“亂來”,越來越強勢。
  
  它一到戥這里,看完情報,便毫不猶豫地道:“動不如靜。如果掠過的飛船群后面敵人太過強大,已經發現了我們,現在動和之后動沒有什么區別,相反。如果沒有被發現,現在動,暴露的可能性更大,所以我認為繼續保持靜懸。”
  
  五序見戥與烏怒人都決定不動,也就不再堅持,但提議道:“戥。你盡快與巋靈主聯系一下,將我們發現的情況通報它,看看它是什么想法。”
  
  戥沒有反對,在應對靈生命的問題上,巋靈主始終要比新艦更有經驗,即便它的座艦技術不如新艦,但它與靈生命打交道的經驗遠多于他們。
  
  但在咨詢巋靈主之前,新艦內部首先要形成統一的意見。
  
  戥很快聯系上巋靈主,看到情報的巋靈主有些感嘆,它座艦的星空生命也有些羞愧。
  
  以前,巋靈主麾下,它們是最為先進的星空生命,否則也不會成為巋靈主的座艦,一直受到其他附庸的星空種族羨慕與尊敬,也一直受到巋靈主的重用。
  
  現在,除了還是巋靈主的座艦,其他方面都忽然間仿佛慢了半節,新艦觀察到的,它們觀察不到,新艦不用靈主靈蘊,也能抗住幾次靈襲,它們做不到,當初追隨它們的那些星空種族,現在都躲在新艦里不愿意出來。
  
  更郁悶的是,新艦一旦全速飛起來,沒有巋靈主的靈蘊支持,它們永遠也追不上。
  
  如今,因為新艦在各方面獲得信息的速度比它們的“更快”,它們幾乎成了“瞎子”,看到的都是新艦送來的二手信息。
  
  不看還不行,自己發現不了。
  
  就是知道新艦對這些信息做過有利于新艦的處理,它們和巋靈主也沒有辦法,要不然,讓它們自己去探測,結果可能更加糟糕。
  
  “這不是靈主的行事方式,雖然我了解與認識的靈主也不是很多,但沒有一個會無聊地驅趕一群飛船,要么直接殺了,要么不會理睬,更不可能是被靈主追擊,靈蘊的速度你們也知道。”巋靈主分析道:“這群飛船可是自己被驚逃,也可能是被類似于我們俘虜的那個源門生命在追擊。”
  
  它的分析不多,但對于戥很重要,即便繼續保持靜懸星空不動,也要做一些準備,而怎么準備,就需要對情況的預判。
  
  幾方決策后,新艦與巋靈主座艦兩艘飛船靜謐在原地,一動不動。
  
  不久后,大約上百艘的星空飛船,如同流星雨一樣,在被動探測器上劃過。
  
  戥與五序以及第三個烏怒人哪里也沒去,一直觀察著此時的動靜。
  
  跟著再次沒多久,又一艘飛船掠過了過去。
  
  這時候,戥與巋靈主座艦幾乎都關閉了一切外部動靜,樞機與源門生命也被嚴密地靜止任何活動,保持生命體內能量的平靜。
  
  他與巋靈主都不怕這艘飛船,但卻怕后面的麻煩與暴露的危險。
  
  許久后,這波飛船群漸漸遠去,最終傳來強烈的戰爭輻射,上百艘飛船全滅!
  
  只有最后一艘還有存在跡象,顯然是被它所攻擊。
  
  它也沒有再回來,飛向更加遙遠的地方。
  
  繼此之后。在等待楚云升回來的期間,又發現了更加遠的星空位置,出現了類似的情況,以及最終的戰斗輻射。
  
  星空生命。以及樞機源門,在加劇滅亡。
  
  而這一次,卻是“自相殘殺”!
  
  和新艦與巋靈主存活下來的那些星空種族,越來越悲觀,如今的星空。仿佛已經到了不依附于強靈,或者依附于更強大先進的種族,已經無法獨立存活下去的地步。
  
  但更加可悲的是,越是強大者,越是不需要弱小者。
  
  靈只要一個座艦就行了,而先進生命連座艦都不需要,它們自己有更好的飛船,對它們而言,弱小的生命就是垃圾,除了浪費暗域中寶貴的資源。一無用處。
  
  新艦似乎有些不同,這些星空生命發現新艦里面并不是清一色的單個種族,甚至還有比它們更加弱小的種族,比如那種至今還存在地面生命特征外形的生命,那已經不能用落后來形容了,對早已縱橫星空的它們而言,那是原始。
  
  可是人家偏偏已經有了在新艦里生存的資格,雖然它們想不明白這些落后生命是怎么神奇做到的?看起來也不像是實驗物種,自由度很大,而且還參與戰斗。有些不可思議。
  
  它們自信能比這些落后生命做得更好,但可惜人家不要它們,至今它們都被隔離著,隨時有被處理出去的可能。
  
  事到如今。它們也不指望巋靈主再庇護它們了,恐怕巋靈主也已將它們視為垃圾了,對它們不再有什么興趣。
  
  細細一想,它們竟發現自己的處境如此的令人窒息,但卻是現實。
  
  同樣緊張的還有合生命,有消息說它們可能不會被新艦認可。雖然它們很懷疑這個消息是嗷卡人故意捏造的,是為了恐嚇它們,讓它們更加努力地進行基礎教育,但它們不是新艦認可的種族,沒法申訴。
  
  只能繼續擔任連地底小人都放棄了的“工作”,并且努力著。
  
  ……
  
  在新艦的上層,戥已經累積觀察到大約十一次類似的現象,并且還在增多,但時間上卻不是順序發生,后面觀察到的有些距離較遠,是很久前就已經發生的。
  
  但不管怎樣,暗域中也越來越不安全。
  
  到底是怎么回事,仍然是一頭霧水,毫無頭緒。
  
  直到許久后,再一次類似現象的觀察中,發現夾雜了一個三千飛船之一,219號飛船大功率向星空發射的信號,情況才有了進一步的進展。
  
  219號緊急發射了一個星際坐標,并具體到一個恒星系中的一個星體附近。
  
  他們信號說的很清楚,他們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從其他遇到的星空種族那里得知,本超星系團中幸存的星空生命,將要聚集在那里,做最后的抵抗。
  
  看起來像是一個陷阱,但卻是誘人的陷阱,去與不去,對其他星空生命而言,都是一樣了。
  
  219號不需要對情報的真假做判斷,那是新艦的事情,他們只負責搜集信息。
  
  &nsp;這是新艦脫困后,第一次收到最新的三千飛船信號,之前也收到過去,但都是很久之前的,一直奔跑在星空之中。
  
  左旋與新神國的第一戰場靈戰之后發生的信號,基本不再有,這還是第一次。
  
  戥看了一下星圖,坐標極為遙遠,已經在超星系團的深處了。
  
  要達到那里,需要無比漫長的時間。
  
  而且,還有可能是一個簡單的陷阱。
  
  他只是將219號發回的信號存入信息系統,沒有理會。
  
  但沒多久后,巋靈主與新艦幾乎同時發現一次“宏動”,對新艦而言是宏動,對巋靈主而言則是一次靈蘊射散。
  
  靈層次上的東西,新艦無法破解,如果不是新艦有著三大族的技術,且開始對宏科技進行研究,可能與巋靈主的座艦一樣,都無法察覺到這一次“宏動“。
  
  他們也是第一次等待巋靈主向他們通報過來的“二手信息”。
  
  等待沒有太久,巋靈主便向戥傳來消息:“是我們一方的幾位靈主共同完成的一次靈蘊射散,只有我們一方的靈主才知道其靈蘊解析,這片星空可能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它們在緊急聚集其他存活下來且散落的靈主。”(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