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1582 殘酷的底層世界

雷監控的一個空間里,小長羽又一次結束追溯,楚云升依舊沒有出現,按照戥的安排,她將有較長一段時間的“休息期”,直到再次追溯過去。
  
  從空間通過門出來,她沒有在頂層世界停留,很多底層的生命或許一輩子都無法進入到這里,三十七艦種族更是夢寐以求地升入到頂層世界,但這里只有三大族才有資格進入,其他任何生命,包括浮尊者也進不來。
  
  小長羽自從恢復“自由”后,訪看了許多地方,許多種族,才漸漸明白中下層世界諸多生命拼命想要獲得的“資格”真正涵義,以及其重要性。
  
  對星空生命而言,它并不是一種榮耀,也不是單靠戰功就能累進,或者三大族與楚云升特別賦予的一種權力,而是生命層次的標志!
  
  三十七艦中最先進的晷棱族,即便獲得了三大族給予進入頂層世界的“資格”,在這里,它們也根本無法生存,單單是信息交換的速度,就能讓它們的生命體崩潰。
  
  據監控她的雷所說,在與她到這里后的交流時,卓爾人是單獨給她所在空間賦予了一個信息速度限制值,否則的話,不論是戥還是雷說什么,她都無法聽到,甚至被巨大的信息流沖跨。
  
  同樣的道理,最底層世界的生命,想要進入第二層,從生命體到意識思維的各個方面,都要達到第二層的標準,否則即便靠著戰功進去了,也只能是丟人。
  
  當然,除了樞機源門生命之外,三大族給其他生命設計的戰功體系非常精密,如果能夠完成足夠升入上一層世界的戰功,基本上該種族生命的基本條件也就達到了,否則根本完成不了。
  
  小長羽直接從虛擬空間中的門回到底層世界,她每次追溯不論成功還是失敗,都是有戰功累進計算的。但她的資料在拔異的那里,屬于樞機源門的體系,與她的其他族人戰功計算方式是不同的兩種體系。
  
  她族人的戰功體系和嗷卡人地底小人它們相同,目前還是零。大約是全艦戰功最低的種族了,就是巖星人都比它們高。
  
  為此,小長羽決定放棄樞機源門的戰功體系,按照那套體系,作為樞機。她現在就可以進入到第二層世界。
  
  她打算和自己的族人一起,從零開始,以整個種族沖擊第二層世界,就像現在冷星人、地底小人以及地球人一樣。
  
  不過,她沒有選擇地底小人和地球人為天羽族學習的榜樣,前者不適合天羽族模仿,而后者雖然最為強大,但內部紛雜,更不適合天羽族。
  
  她選擇了冷星人作為全族的學習目標,冷星人的經歷也最能激勵此時的它們。
  
  也因此。她與弭婭漸漸熟悉,經常向弭婭請教一些問題。
  
  從頂層世界回來,小長羽準備再去找一趟弭婭,最近冷星人與地底小人以及地球人,都一直在為沖擊第二層世界做努力,她想去觀看學習經驗,為天羽族未來做準備。
  
  但可惜,她這次沒能找到弭婭,反而看到一群前來弭婭這里參觀模擬戰艦指揮艙的學生。
  
  這些學生不僅有冷星人還有地底小人、地球人,甚至還有黃星人。各種形態的生命都有一點,但卻井然有序,一點也看不出混亂。
  
  帶隊的是一個地底小人,她不認識。
  
  見到她穿著樞機的制服。一個學生申請離隊,獲得同意后,來到她跟前,禮貌地詢問她,是否可以請教她幾個樞機上的問題。
  
  不知道為什么,小長羽忽然很緊張。自從成為樞機以來,她還是第一次面對一個普通生命而感到緊張!
  
  她很怕自己回答不出來,甚至連對方問什么都聽不懂。
  
  見她一直不說話,那個學生看了看時間,有些惋惜地退了回去,不過還是說了一聲謝謝。
  
  這讓小長羽有些臉紅,但比起被問起來回答不上來或許要好一些。
  
  果然,前面開始參觀學習的學生,依次問帶隊的地底小人有關指揮艙疑問的問題,她一個都聽不懂。
  
  小長羽竟生出一種馬上要從這里逃走的想法。
  
  這時候,一個冷星女軍官向她迎面而來,她認知這個女軍官,是另外一支新戰隊的隊長,名字叫苜苒。
  
  見到它在這里,苜苒問道:“找弭婭艦長?”
  
  小長羽有些尬尷地道:“我直接過來的,來之前也沒聯系一下。”
  
  苜苒道:“她去和地底小人地球人商議事情了,你來了正好,她有些東西準備交給你。”
  
  因為小長羽的問題太多,有的又過于幼稚,弭婭便準備了一個問題集合,讓她回去先看著。
  
  這個集合弭婭讓苜苒幫忙整理,她剛剛才弄好。
  
  但小長羽似乎在模擬指揮艙門口有些猶豫,看到里面參觀學習的學生,苜苒便猜到了她的幾分心思,直接在外面將集合資料交給她,道:“看完這些,你就不會多想了,任何前進都需要過程,不要放棄。”
  
  小長羽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沒忍住問道:“你們新的一代,這么,這么厲害了?”
  
  苜苒笑了笑道:“你看到的這些學生,是各族的精英,以后你們也會遇到這樣的問題,或者說,這是我們這些種族都要遇到的問題。”
  
  小長羽困惑道:“什么問題?”
  
  苜苒解釋道:“從地面生命,進步到星空生命,靠一代兩代人是不現實的,整個種族的提升,需要無數代的努力,三十七艦種族的歷史記錄中沒有一個是一蹴而就的。
  
  但我們這一代人已經直觀地能夠看到更上一層世界的精彩,很多人都不愿甘心成為后代的奠基石,所以有了折中的辦法,進步快的生命將首先沖擊第二層世界,進步慢的要么被淘汰,要么努力追趕,但都將是奠基者之一。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會造成了一個種族內部的撕裂,具體的案例就是新艦里的兩種巖星人,我在資料中記錄了,你看仔細查看。
  
  相對來說,地球人在這方面容易處理一些,他們內部本就分類繁多,被淘汰的,或者跟不上的,有地方安置,可以成為血族退化人,也可加入銀色軍團直接一次性地提升,等等,甚至還可以送到烏怒人的實驗室中去。
  
  我們和地底小人就難處理一些,你們未來的情況會和我們差不多,可以事先做好安排。”
  
  ……
  
  苜苒的話,給小長羽很大的沖擊,沒想到底層世界比她看到的想到的,還要殘酷!
  
  淘汰的不僅是種族,還有種族內的淘汰。
  
  它們這一代也極為悲劇,只有拼死努力的,最終才能站到已經看到過的更高一層的世界。
  
  否則,只能是奠基石。
  
  天羽族的路又在何方呢?
  
  翻看苜苒給的資料,她再次受到了強烈的沖擊,苜苒列舉了包括冷星人在內的許多底層世界種族生命,在不斷訓練與前進中,生命形態與結構正在悄然地加速改變,地面時期的一些生命部位開始退化,星空中需要的,尤其是信息接收方面的感知部位,迅速地變化。
  
  同一種族,不同的生命僅僅是外形上的差距都將越來越大,進一步撕裂!
  
  不過,在資料的最后,苜苒認為他們這一代,其實還是奠基石,是為未來的后代,提前嘗試未來變化后的結果。
  
  可能成功,也可能失敗,他們將是種族前進的試驗品!
  
  小長羽關閉資料,久久不能平息。
  
  時間對她仿佛變得越來越快,越來越不夠用,她感覺回到基礎教育空間還沒多久,就又要去追溯了。
  
  她不知道這一次是不是又白跑一趟,但必須要去。
  
  而這個時候,新艦不斷地被動探測暗域時,偵測到了規模越來越大的動靜!
  
  仿佛有一群飛船被驅趕著,將在不久之后,從新艦一側的空間中掠過。(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