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577 它們得到的是一個靈

忽然出現的新艦,讓拿著靈武器的源門生命有些猝不及防,它從未見過這么快的飛船,也從未見過如此連綿不斷的強大攻擊。
  
  但它并不慌張,襲擊打散的只是它以靈武器凝聚的虛影,以及,靈武器下它的源門之法。
  
  只要對方還是飛船,只要對方沒有靈武器,它依然處于不敗之地。
  
  果然,不出它所料,對方的襲擊僅限于解救那兩艘飛船,對它本身的攻擊很少,幾乎沒有。
  
  雖然對方仍在高速地接近,但目的大概也是為了盡快救回那兩艘飛船。
  
  它毫不猶豫地使用靈武器,對弧光般的飛船進行了一次攻擊。
  
  然而,結果卻大出它的意料。
  
  弧光般的飛船竟然微絲未動,依然縱掠星空。
  
  它忽地生出一絲不安的感覺,又嘗試了一次,這一次體現了它能使用這件靈武器的最強威力。
  
  但結果依然一樣!
  
  弧光般的飛船仿佛無視它的攻擊,連躲避都沒有。
  
  它心中頓時警覺起來,急連后退。
  
  但這個時候,已經很遲了。
  
  弧光般的飛船終于抵達戰場,將大小兩艘飛船送入重重疊影中。
  
  然后,看都沒有看它一眼,掉頭就走了。
  
  這一舉動,令它十分的不解,好像是對它也無可奈何下只能撤退,但它總覺得有那里不對勁。
  
  它加速后退,想要盡快拉開距離。
  
  重重疊影再次形成弧光,返航而去。
  
  在它轉身之后,出現了第二艘飛船,仿佛這艘飛船才是“主力”,向它殺來。
  
  這艘飛船比弧光飛船明顯要差了很多,它想不通對方為什么這么做?
  
  為了阻止這艘飛船向自己靠近,它第三次使用靈武器,向對方攻擊。
  
  而這一次,它終于“看到”了對方華麗的“反擊”!
  
  它什么都沒有反應過來。什么都還不知道,就完全失控了,對自己失控,對自己的飛船失控。對靈武器失控,一切都在失控中。
  
  一股神秘而強大的力量,不可抵擋地瞬間將它擊敗。
  
  只一擊,它就敗了。
  
  它用過靈武器,驚恐地瞬間明白了什么。
  
  ……
  
  星空另外一邊不同能動彈的暉甘生命完整地觀察著整個戰斗的過程。
  
  當新艦返回。巋靈主座艦接替攻擊的時候。
  
  它們集體呆住了。
  
  靈襲!
  
  真正的靈襲!
  
  它們有過那個靈武器攻擊時產生的輻射記錄,知道這和靈有關,而靈武器在面對未知攻擊下,竟然不堪一擊,還能是什么?
  
  除了真靈,沒有別的了!
  
  慣性思維下,它們竟產生一個極為荒誕的念頭
  
  如果那個源門得到是靈的武器,那么,弭婭它們得到的竟然是一個靈!
  
  這個念頭讓它們不寒而栗,它們竟然和一個擁有靈的飛船。搶奪資源?
  
  荒誕,還是詭異?
  
  它們來不及考慮這個問題,它們現在必須面對一個更加嚴峻的問題
  
  接下來,一個擁有靈的飛船,會怎么處置它們?
  
  它們不擔心死亡,它們本就是準備犧牲的,但是靈出現了,它們的種族能逃得掉一個靈的追殺嗎?
  
  暉甘生命陷入巨大的驚愕與混亂之中。
  
  另外一邊的戰場上,巋靈主一次靈襲之下,迅速平定。毫無波折。
  
  為了節約靈蘊,它一直跟著新艦到了跟前,才發動襲擊,但即便是它仍很虛弱的靈襲。也不是一個源門生命靠著靈武器可以抵抗的。
  
  和艾希兒不同,它沒有紀子艦的保護,更沒有兩個左旋的保護,直接暴露在巋靈主靈襲之下,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這件武器你們要不要?”巋靈主對這樣的戰斗毫無興致,一擊而定戰場后。向戥詢問道。
  
  “不要。”戥果斷道:“你查查那個源門,我懷疑這些突然出現的靈武器之類的東西有問題,帶著它可能會暴露我們。”
  
  “我的座艦已經將它與它的飛船俘虜了,要查你們自己去查。”巋靈主極為吝嗇它的靈蘊,它來審查這個源門是要消耗靈蘊的,剛才的一次靈襲,已經讓它很心疼了,要不是戥逼迫,它絕不會在一個源門身上浪費。
  
  它也沒有要那個靈武器,在暉甘生命羨慕嫉妒與不可思議的觀察下,巋靈主直接將從那個源門手中剝離出來的靈武器,擊飛入更深的暗域,棄之不要。
  
  不過,暉甘生命也能理解,一個連靈都有的飛船,還會在乎一個靈的武器嗎?
  
  它們絕不知道,這三艘飛船中,還有一個“假”靈!
  
  如果要是知道的話,恐怕現在連驚愕與混亂都沒辦法維持了,直接呆滯了。
  
  浮尊者與卓爾人的危機已經解除了,戥也不再逼迫巋靈主,畢竟它的靈蘊現在是三艘飛船的最大依仗,能節約一點,還是節約一點的好。
  
  但雷還在封閉中,他要掌控新艦,需要時刻警惕星空中的任何危險,無暇去詳細審問那個源門生命。
  
  他將審問的任務先交給安全部,22156回來了,浮尊者也是安全部的,另外還有熟悉安全部業務的意意斯輔助,三人湊在一起,應該先能查出一點東西來。
  
  更深的,這個源門恐怕都不知道的,只有等雷出來了。不管這么說,雷幾次在這方面展現的推測能力,還是讓戥也很佩服的。
  
  不過,戥已經懷疑這些被暉甘生命與這個源門得到的靈武器之類的東西有問題。
  
  星空之中,沒有這么便宜的好事。
  
  新艦連銀色長槍都要丟棄,不要說這個來歷不明的靈武器了。
  
  短短的時間內,俘虜變成了勝利者,勝利者成了階下囚。
  
  巋靈主的座艦將那個源門生命移交給新艦,為了安全起見,剛剛死里逃生回到新艦的卓爾人,對它進行了仔細的檢查,確定它的生命體沒有問題后,才將它暫時囚禁在新艦的一個安全角落。
  
  意意斯已經接到命令,讓它配合卓爾人與浮尊者對俘虜進行審查。
  
  對此,它沒有準備,馬上聯系剛剛回來的樞機源門,了解情況。
  
  誰知道,它剛剛聯系這些樞機源門,它們就紛紛要求一起陪審!
  
  意意斯可沒有這個權限,只好再次上報。
  
  和樞機源門們的怒火沖天相比,卓爾人則平靜許多,22156沒有將意意斯的報告再送到戥那里,直接回復拒絕。
  
  如果讓它們一起去審查,估計那個源門要被群毆致死。
  
  它和其他卓爾人雖然堅持到最后一刻,堅持到新艦趕來,一樣死里逃生,但對那個源門,依舊高傲地漠視,仿佛它根本沒有資格讓它們卓爾人仇恨或者憤怒。
  
  如果有,大約只有偽霸。
  
  新艦返回備用星球附近,馬上就要再次離開,以免被戰斗的輻射暴露位置,但在這之前,還需要處理暉甘生命。
  
  而此時,楚云升在卓爾人備用體中的零維中被困很久了,意識極其不穩定,急需回本體恢復,但他此時混亂的意識接觸不了零維對外的任何通道,無法動彈,無法離開。
  
  如果現在備用體死亡,他可能永遠都回不去,直接也跟著死亡了。
  
  但只要新艦安全,他就安全。
  
  他也不是毫無準備,在昏暗的零維中,他一邊強忍著意識的混亂,一邊一遍遍地準備追溯。
  
  像小長羽一樣的追溯,不在氣泡中開始,直接在零維中開始。
  
  有新艦對小長羽追溯能力的持續研究,再加上他的準備,成功的幾率還是很高,即便失敗,也可以擺脫備用體零維的束縛,進入到氣泡的世界,在那里,他有更多的辦法。
  
  他不知道外面的情況,甚至連時間都不知道,但他還活著,說明新艦還是安全的。
  
  現在,他必須進行一次嘗試了,再拖延下去,意識將會徹底崩亂。(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