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575 最后一刻的犧牲

卓爾人的飛船附近。
  
  浮尊者要支撐不住了,這一戰越打越憋屈,敵人自身實力明顯不如它,尤其是源門之法上,它依靠新艦的幫助越來越成熟,遠非一個普通巔峰源門可以相比。
  
  可就是打不過,敵人手中的詭異武器太強悍了,每次襲過,它都要受到重創,若非有金甲帶著其他源門尊者及時地替換下它,飛船大概早就被攻破了。
  
  更無奈的是,它和卓爾人都始終襲擊不到對方。
  
  對方依仗武器而強大,自身的生命體就是最大的弱點,浮尊者與卓爾人都很清楚。
  
  但可惜,不管它們用什么辦法,都沒辦法繞過敵人擋在前面的武器,將其搶先殺死。
  
  上一次與對方大戰的時候,也是這樣,十分的憋屈,只能拼死逃走,這一次是返航,更加的困難。
  
  飛船雖沒有新艦那樣的戰爭系統,但也不需要出船作戰,船體就是放大版的宇航防護服,保護著所有人。
  
  息體將浮尊者的本體從船內戰位上送下來,一支卓爾人小隊馬上對它進行緊急醫療,不等它的傷勢完全控制住,立即又要出戰,替換下比它堅持時間更短的金甲等源門樞機。
  
  換下來的金甲等源門,也馬上被治療,再被換上去,以此循環,能否撐到目的地,就看它們什么時候傷勢重到來不及治療,無法再頂上飛船的戰位。
  
  卓爾人攻擊不到敵人,主要精力便放在對它們的搶治,依靠它們的協助嗎,防御飛船,以及想盡辦法計算出擺脫被束縛的辦法,爭取早一刻達到目的地。
  
  漸漸地,金甲等源門樞機也無法再戰了,再出戰就是送死了。
  
  只有浮尊者還勉強地支撐著,但也支撐不了多久了。
  
  飛船還沒有被攻破,有著烏怒人抗靈特點的船體,還在支撐著,但飛船的速度大大下降,越來越慢。
  
  終于,在一點一滴地消磨與延緩下,敵人完全占據上了包括飛船速度在內的所有領域的上風!
  
  浮尊者傷勢太重,卻已無法脫離戰位,金甲等源門指望不上了,它再一退,戰敗不過是轉瞬之間的事情了。
  
  即使它還撐著,距離戰敗也不遠了,烏怒人的技術也不可能無限制地抵抗下去。
  
  當敵人全面占據上風,浮尊者就知道要輸了。
  
  卓爾人還在做著最后的努力,它們仿佛至死都不會放棄。
  
  其他樞機源門想動也動不了,只能無奈地看著。
  
  這時候,大約也只有新艦奇跡般地出現,它們才能獲救吧。
  
  即使它們被打得再慘再憋屈,似乎從來沒有懷疑過,甚至莫名地一致認為,只要新艦一回來,必定就能夠將對方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然而遠水解不了近渴,它們不知道新艦到底在哪里,而現在就要面臨戰敗的境地。
  
  星空中沒有如果,只有冰冷殘酷的世界。
  
  敵人的源門之法掌控了飛船的附近空間,以源門之法凝聚成的影子,俯視著它們。
  
  這時候,身在第一線的浮尊者,才從它凝聚的虛影中,第一次看到它掌控的武器形態。
  
  像是一個火苗一樣跳動的東西,在幽暗的暗域星空中,綻放著淡藍色的光暈,一層一層地跳動似無終止。
  
  敵人的虛影仿佛就依附在跳動的火苗上,俯視著飛船,掌控了全局,向浮尊者與卓爾人不容拒絕道:“你們已經逃不了,我不想麻煩,再去攻破你們的飛船,將你們飛船里已無用的樞機與源門生物都交出來,我可以考慮讓你們離開。”
  
  它的要求也令人無法拒絕,卓爾人的飛船里,除了浮尊者還能支撐一點點的時間,其他樞機源門都失去了戰力,交與不交出去,都不能再影響飛船的力量強弱,用無用的東西換取一個可能,就變被騙了,也沒有任何的損失。
  
  再說,它如果真的只是為了得到樞機源門生命,一旦得到,很有可能不會再浪費戰力去攻破飛船。
  
  在星空中生存的源門生命,絕不會做無意義的事情。
  
  它一直到這個時候才提出要求,大概也是算準了卓爾人與浮尊者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此時,也只有掌控飛船的卓爾人,以及身在第一線的浮尊者,它們能夠接收到對方的源門之法波動,其他樞機源門還不知道它們已經成了“物品”。
  
  卓爾人會怎樣想,浮尊者不知道,但它絕對相信,為了完成任務,卓爾人任何生命都可以犧牲!
  
  它們連自己都可以犧牲掉,就不用說其他生命了。
  
  卓爾人之所以現在還沒有動作,應該是因為它還在支撐著,一旦它失去戰力,浮尊者估計卓爾人馬上就會做出決定,做出最優選擇。
  
  然而,出乎浮尊者的意料,卓爾人竟然沒有準備放棄它們,還將敵人的通牒迅速通報所有樞機源門,并且一如既往地高傲與冰冷地對外面的敵人不予理會。
  
  即便外面的源門敵人占據了全面的上風,卓爾人也依然高傲,即便拿著靈的武器,仿佛在它們眼里,也是低等生物而已。
  
  卓爾人的決定,讓浮尊者很感意外,雖然卓爾人對敵人冷漠無回應,仿佛有一種即便是無用的垃圾,也是我們的垃圾的意味,但沒有將樞機源門都交出去,還是讓浮尊者感到一絲欣慰。
  
  起初,決定返航的時候,許多樞機源門都是不愿意冒險的,現在聽到敵人的通牒,頓時都反轉過來,生怕卓爾人將它們拋棄掉。
  
  它們比卓爾人更加了解星空中源門生命的兇殘,因為它們自己曾經就是,誰也不想成為一個源門生命的俘虜,更不想被一個靠著靈武器的“野蠻”源門所俘虜。
  
  它們現在不用擔心修煉的問題,要指導經驗有浮尊者,要功法有楚云升的左旋神尊之法,要科學的方式有三大族與三十七艦種族協助,什么都有,跑去跟隨一個只會拿著靈武器的源門算是怎么回事?
  
  別說那些個源門,就是那些樞機們,在新艦里見多識廣了,那什么靈武器對它們都沒有如之前那樣的吸引力。
  
  新艦里什么沒有?就是靈都有!
  
  星空中凝聚成虛影的源門生命不知道卓爾人已經將它的通牒擴散出去,更加不知道那些樞機源門對它的靈武器嗤之以鼻,毫無興趣,即便它們即將戰敗。
  
  它凝聚成影,顯出靈武器,一是為了威懾卓爾人,使其放棄最后的抵抗,二是大概想要收復全船唯一的巔峰源門,浮尊者。
  
  作為巔峰源門,沒有不希望接近靈,只要稍微透露一點有關靈的東西,巔峰源門就會拋棄一切而不顧。
  
  它似乎很有信心,在這種情況下,浮尊者會首先投降!
  
  這是源門的生存法則,不可能出現其他的情況。
  
  它甚至肯定地認為,這艘飛船真正做主的就是浮尊者,卓爾人不過是被浮尊者俘虜的星空生命,是浮尊者的座艦罷了。
  
  然而,
  
  可是,
  
  許久后,
  
  卓爾人無回應,浮尊者也無回應。
  
  它并不知道卓爾人對它的漠視,還以為是浮尊者不肯放棄。
  
  這艘飛船中存在大量的樞機源門,它覺得應該都是浮尊者的,作為一個巔峰源門,擁有諸多的投靠者不足為奇,這是一個巔峰源門應有的“財富”。
  
  卓爾人的飛船太強大,浮尊者又是巔峰源門,它原不想再浪費戰力,如果能以靈武器誘降浮尊者最好,如果不能,只要逼迫浮尊者將其他樞機源門就行。
  
  但現在,浮尊者似乎有點“太貪心”了,有些不識事宜了。
  
  它決定將浮尊者殺掉,哪怕付出一點代價,也要以絕后患,讓那些源門樞機知道它掌控的靈武不可挑戰,不容反抗。
  
  反者必死!
  
  它也很干脆,以攻殺對沉默,使用火苗一般跳躍的靈武器,對浮尊者猛烈攻擊。
  
  浮尊者源門之法出來一點,就被它毫不留情地打回去,再出來,再打回去!
  
  它決意要殺浮尊者,也就不再談什么,除了攻擊,還是攻擊,并且越來越凌厲。
  
  它要讓浮尊者后悔,讓飛船里的其他樞機源門心驚膽顫,從此之后,完全臣服于它。
  
  一次次兇狠地攻擊下,浮尊者完全龜縮在飛船中茍延殘喘,冒頭一次,就被打回來一次,十分的憋屈,卻無法可想。
  
  它最后一次被打回來,向卓爾人道:“我恐怕不行了,你們……”
  
  卓爾人還在抓緊一切時間計算擺脫的辦法,如果僅僅是源門之法早就擺脫了,但對方靈武器的控制,即便是有著三大族的技術,也難以解析。
  
  卓爾人很冷靜地向道:“讓飛船船體來支撐吧,我們的計算就要結果了,不管對錯,都可以試一試。”
  
  浮尊者退了下來,外面的源門敵人開始對飛船進行攻擊。
  
  卓爾人的計算也終于有了結果,來不及驗證對錯,直接運用。
  
  但這個結果必定不可能正確,它只是強行估算出來,許多細節的參數都是卓爾人取的模糊值,甚至連基本的公式都沒有。
  
  飛船只搖晃著強行飛行了一段距離,就再次被敵人追上。
  
  浮尊者徹底地絕望了,知道再無逃脫的可能。
  
  卓爾人反而依然十分的平靜,向它道:“我們將銷毀飛船,之后,我們也會執行自我死亡,以保證新艦科技秘密不外泄。你們可以投降,我們會向星空發射一道信號,將這里的情況向新艦說明,將來它們可以追上敵人,將你們再解救回去。”
  
  說完,它們不給浮尊者反駁的機會,立即執行銷毀計劃。
  
  它們要銷毀的不僅是飛船,還有它們自己。
  
  浮尊者雖然一直不喜歡卓爾人,但此刻,也對它們產生了從未有過的敬意!
  
  它自覺沒有銷毀自己的勇氣,它想活下去。
  
  卓爾人給它們在飛船中安排了一艘簡單的小飛船,所有樞機源門都在冷漠的卓爾人安排下,進入小飛船,隨后將脫離大飛船,讓它們向敵人投降。
  
  這一刻,許多樞機與源門都默默無言地看著那些忙碌的卓爾人,就是這些看誰都是垃圾的卓爾人,竟將最后的生路留給了它們。
  
  它們中有人想要說什么,就聽到臨時負責這里的卓爾人,冰冷地道:“不要拖延時間,馬上離開!”
  
  那一瞬間,那種冰冷的語氣,又讓許多樞機源門想將它揍一頓,可是,它們沒有這個機會了,卓爾人強行關閉它們的艙門,切斷它們的信號,將它們的小飛船趁著大飛船還沒有徹底毀滅之前,搶先發射出去。
  
  浮尊者也在小飛船里,它不知道為什么,感覺很難受,這種感覺,很久沒有出現過了,自從它成為源門之后,似乎就與此絕緣了。
  
  或許是因為投降的憋屈,或許是卓爾人最后一刻的犧牲。
  
  小飛船漸漸離開大飛船,許多樞機源門默默地看著越來越遠的大飛船,下一刻,它即將自我毀滅。
  
  但敵人卻不再想就此作罷,冷冷向小飛船道:“你們的巔峰源門必須死!”(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