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573 浮尊者的病

在大暗域的深處,一艘幽暗的飛船靜靜地懸停著,一點波動都沒有。
  
  飛船中,浮尊者憔悴了許多,生命體上也有著許多戰傷,它已經不止一次地對線體樞機嘆息道:“要麻煩了啊,我看卓爾人越來越不對勁,怕是要回去了。”
  
  一眾源門樞機中,只有線體樞機與它關系近一些,兩人也算是難兄難弟了,當初它就是被線體樞機“俘虜”的。
  
  線體樞機在它們離開新艦之前,剛剛晉級到源門,如今確切地說是線體源門了!
  
  浮尊者很自然地將它團結在自己的周圍,作為抗衡金甲源門的有生力量,自從新艦啟動各項實驗后,金甲源門在三十七艦種族與老左旋神尊功法幫助下,突飛猛進,怕是要漸漸追上它了,到時候,它就不是本艦第一源門了,也不是本艦唯一巔峰了。
  
  它也是無可奈何,它已經達到巔峰,再進也無路可進,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金甲追上來。
  
  它真是沒想到,新艦各項實驗空間一啟動,源門樞機們的進步會那么快,大大超出它原本的意料,就是它自己,也受益不少,源門之法越來越成熟,是金甲現在還遠遠比不上它的地方。
  
  當然,浮尊者現在不煩心金甲源門,畢竟都是自己人,它煩心的是卓爾人越來越明確的意圖
  
  它們要返回了!
  
  好不容易逃到這里,再回去不是送死嗎?
  
  一想到那個拿著靈主武器的敵人,浮尊者的戰傷就仿佛在提醒它,不能冒險,太危險了。
  
  它可是巔峰啊,上去只擋了一擊,差點就被殺了。
  
  當時,它直接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
  
  如果不是金甲它們支援及時,它可就永遠地留在那顆備用星了。
  
  線體也不敢回去,它知道那個敵人就在附近,一直尋找著它們,一旦它們從靜默的潛伏中出現,馬上就會受到可怕的攻擊。
  
  到現在為止,它們已經犧牲了一個源門以及五個樞機了!
  
  飛船也在逃亡中損失嚴重,要不是這艘三大族技術而成的飛船撐著,它們早就被殺干凈了。
  
  雖然大家都知道,只要新艦一到,就是那個囂張敵人的末日,可是,它們卻只能躲藏在這里,無法聯系到不知道如今已經在哪里的新艦。
  
  很久之前,它們就失去了新艦的蹤跡,仿佛新艦從星空中消失了一般,再也找不到。
  
  很多樞機甚至懷疑,新艦已經滅亡!
  
  因此,飛船中,人心惶惶,一直在打聽新艦的下落,但卓爾人守口如瓶,就是不說,一點消息也不透露。
  
  現在,卓爾人突然說新艦可能已經回來了,就在當初它們遇襲的那片備用星球方向。
  
  大家都覺得卓爾人在騙人,就是浮尊者也有些拿不準了。
  
  如果新艦真的回來了,就是再危險,它也敢嘗試一次,可卓爾人拿不出確鑿的證據,光憑推測之類的,它真的不敢,太危險了,卓爾人不怕死,它還不想就這么犧牲了。
  
  浮尊者又嘆息一聲,線體一直也沒有說話,這時候,忍不住提醒它道:“22156是安全部的,你別招惹它。”
  
  這次備用星任務,安全部第一次將22156派了出來,很少見。
  
  浮尊者倒不在乎,它其實想說,它也是安全部的,大家也都知道一些,不過都沒當一回事,畢竟它主要的身份還是巔峰源門生命,但只有它和烏怒人知道,它在新艦中的身份歸類,一直真的在安全部!
  
  它與線體的談話,再次無疾而終。
  
  接著,又是幾次與卓爾人大爭辯,它認為自己的想法沒有錯,每一個樞機源門都是新艦的重要力量,如果跟隨卓爾人無端地犧牲掉,不如等待新艦的救援。
  
  但卓爾人的態度越來越堅決,飛船的控制權在它們的手上,返航的日期也越來越不可阻擋。
  
  浮尊者也只能找到線體一次次嘆息。
  
  最終,到了返航的那天,所有卓爾人與所有樞機源門都聚集到了一起。
  
  一眾樞機源門,都將目光看著浮尊者與金甲源門。
  
  現在,是決定的時候了!
  
  是走,還是留,今天必須有一個確定的結果。
  
  卓爾人都站到了走的一邊,等待著它們的決定。
  
  一時間,極度的安靜。
  
  時間仿佛艱難地行走著,錯行一步,將是徹底的滅亡。
  
  浮尊者環顧四周,大家都在看著它與金甲,而金甲此時也在看著它。
  
  之前,金甲就私下找過它,明確地告訴它,它會同卓爾人一起返航。
  
  金甲的理由是留在這里再等下去,反而更加危險,甚至沒有希望,卓爾人的推測,不論真假,都是一種機會。
  
  但它不想分裂樞機源門陣營,它希望浮尊者也能決定返航,只要浮尊者第一個跨入到走的一邊,它會第二個跟上,其他樞機源門便無法再有其他選擇。
  
  這個時候,它們之間不能沖突,否則就是分裂。
  
  線體也在看著浮尊者,這里的樞機源門中,只有它知道,浮尊者早就決定同意返航了,否則就不會與卓爾人爭辯,更不會找它一次次嘆息。
  
  此時看著似乎還在猶豫掙扎的浮尊者,線體覺得很假,但下一刻,它忽然意識到,老資歷源門生命的浮尊者,果然老奸巨猾,作為一個新源門,與它們比起來,自己真的太幼稚了。
  
  浮尊者這是表現給其他樞機源門看呢我已經為大家盡力了,可是沒辦法,卓爾人非要返航!
  
  看著浮尊者最終決定飛向返航的那一邊時,線體一下子看到了對面的22156,再次在忽然之中有所明悟,想到了一種可能不會是這兩個家伙合伙起來演的戲吧?它們早就密謀好了?
  
  那么為什么又要讓自己知道一點呢?
  
  線體在思索的腦混亂中,跟隨著其他樞機源門,隨在浮尊者與金甲之后,陸陸續續地飛到返航行列。
  
  留下的那邊人數越來越少,越少就沒人敢繼續站在那邊,卓爾人冰冷的神情,仿佛隱藏著兇殘的血腥。
  
  三大族中,烏怒人與卓爾人最是可怕,看誰都是垃圾,一言不合,就要清理掉誰,從來不心慈手軟。
  
  不到片刻的功夫,留下的那邊頓時跑個干干凈凈,最后幾個反應稍微遲鈍一點的,幾乎是沖過來的,過了線之后,還心有余悸。
  
  仿佛再稍微遲一點點,卓爾人就要動手了!
  
  卓爾人對它們的決定似乎也沒有表現出滿意的樣子,依舊是一副冰冷的模樣,甚至給它們的感覺,卓爾人好像還有點可惜,沒能抓到一兩個典型……
  
  大家越想越是可怕,看誰都是垃圾的卓爾人實在不好相處,竟無比地想念起艦長戥,以及拔異兄弟。
  
  聚集很快就散了,飛船馬上就要返航。
  
  線體沒想到浮尊者又找到它,似乎看出了它心中的疑問,又嘆息道:“你不知道,我有病。”
  
  線體有些莫名其妙,浮尊者的病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自從進入暗域以來,它就一直說自己有病,卓爾人給它檢查了許多次,也沒有檢查出什么結果。
  
  浮尊者解釋道:“這病我也說不清楚,但我發現了一個規律,一進入暗域,我就感覺自己有病,一回到星系之內,就好了很多,除此之外,回到新艦里,這種感覺又會時常消失,所以暗域我是不能再待了,無論如何,也要試一試,如果新艦真的回來了呢?只有回到新艦,我才踏實。”
  
  線體覺得它沒有必要向自己解釋,越來越感覺到這家伙老奸巨猾,自己不是它的對手,但又不能不說它的解釋又很合理,自己潛意識中也理解它為什么這么做了。
  
  它的確一直在說自己有病,尤其是上一次與敵人交戰的時候,明顯地影響了它的戰力,差點被敵人殺了。
  
  ……
  
  卓爾人的動作很快,返航很快被執行。
  
  浮尊者也體現了它作為巔峰源門剛強的一面,再次站到了飛船的第一戰線。
  
  那里十分的危險,就是金甲源門,現在不敢也不能過去,上去就是死,敵人手中的武器實在太厲害了。
  
  而且,十分的邪門。
  
  雖然三大族的飛船速度非常快,但只要被對方發現,對方的武器就能以光速追上,將他們的飛船拖住,否則他們也不至于落到這個地步。
  
  果然,他們剛剛加速沒多久,再次被一直搜尋他們的敵人發現!
  
   長久以來,他們都一直都在猜測對方的目的,有可能是為了三大族的飛船,也有可能是為了這一船的樞機源門換個說法,就是一船的契約!
  
  無論在那里,樞機的契約都是極為珍貴的。
  
  這次他們離開新艦,也帶有備用的生命,一旦戰死,就會將契約轉交給它們認可的生命。
  
  到現在為止,雖然戰死了一個源門與五個樞機,但還沒有一個契約落入敵手!
  
  飛船的速度再次受到影響,浮尊者不得不帶著戰傷,配合卓爾人拼命地掙脫。
  
  隨后,全船都行動起來,支援浮尊者的支援它,被卓爾人安排的被安排,生死時刻,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只希望卓爾人沒有說謊,新艦的確回來了。
  
  到時候,新艦配合楚,一定可以直接將追了他們這么久,逼他們走投無路的敵人殺死!
  
  但現在,既然已經返航了,那就盡全力地逃,逃回去!(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