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562 一起行動

左旋雙靈的攻擊有些奇特。
  
  時空徑跡大概的確是它們的優勢,它們突然的襲擊沒有成功,便立即拉開時空徑跡。
  
  與之相比起來,楚云升的禁術雖然也能拉開時空徑跡,甚至可以以更低的靈層次拉開更深的時空徑跡,但不但會帶來更大的副作用,而且在時刻徑跡打開的方式與維持其穩定上,不及它們的規范。
  
  左旋大概已將時空徑跡完善與成熟到登峰造極的程度,就是殘存在本超星系團的靈,所掌控的方法也是楚云升與巋靈主他們所不及的。
  
  不過,和巋靈主它們不同,楚云升已經在新艦的協助下,漸漸地開始完善禁術,一方面逐步減輕禁術展開后帶來的意識震蕩等副作用,另外一面加強禁術拉開深空徑跡的效果,達到更深的時間分割之中。
  
  和紀子艦一起追來的這兩個左旋靈主,雖然都沒有達到上位靈,但是時空徑跡打開過程的十分規范,如果不是在戰爭之中,僅從靈的“視覺”上去感受,十分的賞心悅目。
  
  但這是戰爭,再美的科學,也會變成冰冷的殺戮機器。
  
  楚云升一方本就處于弱勢,雙方交流的時候,靈蘊也一直處于被對方緊緊壓迫,大概是為了防止泄露交談的內容,被對方所說“它”聽到,中間一絲的空隙都沒有,一開戰,楚云升與巋兩位靈主才發現,對方雙靈已經在它們的靈蘊遮蔽下,早已悄悄逼近到雙方靈蘊的接觸地帶,將時空徑跡中反應的延遲效應抵消到最低,效果也達到了最高!
  
  楚云升他們在交談中有所發現與意料,能猜到它們本體在靠近,但沒有想到它們敢靠的這么近,太近了!
  
  這樣危險的舉動很少見,它們應該是看準了巋靈主與靈主的虛弱,對它們已經構不成什么威脅,否則絕對不敢這么近。
  
  這很欺負人,但是卻沒有辦法,而且還體現出對方戰斗經驗的強大,任何敵人的弱點都能利用到極致。
  
  靠近后的第一個效果,便是楚云升他們在時空徑跡以及其反應上,完全不敵對方,僅僅靠著靈空之陣勉強地撐著。
  
  在雙方交流的時候,楚云升與巋靈主覺得戰爭不可避免的時候,他們的飛船已經提前悄然地后撤了,但楚云升的生命體還留在“前線”。
  
  他是三靈之中,唯一在時空徑跡上有優勢的,可定暫時抵擋一下的人,也是唯一能夠在靈控之陣保護下,可以順利通過氣泡世界迅速逃生的人。
  
  同時,他以卓爾人生命體悄悄前往接觸前線,還有一個一開始就定下來的最為重要,也是必須完成的原因他要成功地靠近對方一個靈體,以黑氣重傷它,為死局打開一線生路。
  
  對方越靠近,他也越靠近!
  
  各自有著靈蘊的覆蓋,左旋兩靈大概也沒想到楚云升也敢一直在靠近它們。
  
  雙方不約而同用了同樣的策略,只是目的各不同。
  
  對方將時空徑跡規范地拉開后,楚云升還在自己的一個調整后的陣位上停留,利用靈控之陣的保護,勉強跟著對方一層層進入更深的時空分割。
  
  此時,他已經出現在他與巋兩位靈主形成的靈空之陣的最邊緣,再往前一點,就會脫離陣位,脫離三靈的靈蘊范圍,達到對方的靈蘊之內。
  
  時空徑跡將是他衡量黑匣子一般的對方靈蘊中的本體位置的最后觀察點,如果對方此時已經足夠的靠近,他將不惜代價,冒險強闖進去,立即發起既定的攻擊策略。
  
  但就在這個時候,對方似乎也知道了到楚云升本體的靠近,忽然停止了時空徑跡的繼續深入,迅速地將拉開的世界線極其地穩定下來。
  
  對楚云升來說,這本是一件好事,再深入下去,他也跟不上了。
  
  但實際的結果絕不會這樣,沒人會主動放棄自己的優勢。
  
  停止時空徑跡的深入,說明它們有更優勢的東西要出現了!
  
  就在這個時候,楚云升突然發現自己移動的路線受到限制,他在陣位上時刻要保持活動的狀態,來維持靈控之陣的有效,雖然為了配合他達到前線的需要,巋靈主與靈主承擔了更大的范圍,以保證楚云升可以不用脫離前線太遠,但一些必要的坐標位置仍需要他來完成。
  
  當他需要達到另外一個坐標時,竟然發現過不去了。
  
  仿佛有一道無形的墻壁,將通往那里的時空路徑堵死。
  
  他迅速向后退開,移動到靈空之陣補救的坐標上,這時候,必須先要保證靈控之陣的完全,然后才能顧及其他。
  
  但很快,楚云升接二連三發現,越來越多的時空路徑被封死,就像是鬼打墻一樣,明明能看到對面,卻繞來繞去,就是過不去。
  
  楚云升意識到,這才是左旋兩靈真正的攻擊,十分的奇特。
  
  是在時空徑跡中形成的!
  
  不論是與億靈主的那一戰,還是后來與潛伏靈的一戰,于時空徑跡中交戰,都僅僅停留在時空徑跡本身,簡單而粗暴,時空徑跡的拉開顯然不應該僅僅是一種攻擊手段,更應該是一種攻擊環境或者說是“平臺基礎”。
  
  與億靈主交戰時沒有出現基于時空徑跡的攻擊,大概是因為它當時身受重傷,而且在最后關頭,它也成功地用了什么辦法,阻止了楚云升當時的繼續深入,而后者交戰中,楚云升頻繁用了新艦的虛位技術,潛伏靈不知情況,始終鎖定不了他,后來在目標星球,更是先被楚云升用黑氣攻到了本體而驚走。
  
  現在楚云升仍有虛位支持,但是對方上次被推開后顯然有了防備,對這種虛位的情況有過親身的體會,因此展現出的新攻擊完全避開了楚云升的虛位優勢,毫不沖突。
  
  一旦大量的時空路徑被它們在時空徑跡中封閉,楚云升與巋靈主它們將無法再完整靈空之陣,頓時就會被攻破,單打獨斗之下,他們這邊沒有一個會是對方的對手,并且,對方首先的主攻目標還是新艦,而不是三靈。
  
  對巋靈主與靈主,它們似乎另有打算,但很有可能比新艦還要慘。
  
  此時,在拉開的時空徑跡中,楚云升可以清楚地看到對方在一個個世界面上詭異的運動方式,它們避開大量的物質運動線,選取物質極為稀少的星空區域進行某種調整改變,而形成的結果就是許多時空路徑被堵死。
  
  如果再細致一點,可以看做它們通過對運動物體外界的條件作出改變,間接限制運動物體在下一刻后的物理屬性,將運動物體在時間錐的范圍內進一步縮小,縮小到它們限制的范圍之內。
  
  空間位置,也是一種物理屬性,一個站在馬路左邊的人,和一個站在馬路右邊的人,是兩種不同狀態下的人。
  
  在左旋兩靈的攻擊下,楚云升被限定為只能站在馬路一邊的人,另外一邊未來的物理屬性方向被鎖死了。
  
  楚云升再次后退。
  
  但也退不了多久了,對方似乎像是要將他們朝著星空一側的恒星系內部驅趕。
  
  目的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這種奇特的攻擊方式,戥也是第一次遇到,靈主卻很有經驗,它馬上連同巋靈主,改變靈控之陣的運轉方式,同時主動向左旋兩靈發起了一次攻擊。
  
  攻擊的效果也很明顯,左旋雙靈在它的攻擊之下,各有不同的出現遲鈍,甚至處于前線的楚云升,都能聽到攻擊中震顫微觀時出現在多維與零維之間的靈音。
  
  但它太虛弱了,只進行了一次攻擊,便不能繼續。
  
  左旋雙靈顯然已經意料到這一點,硬撐著這次靈音的反擊,也沒有后退,穩穩地維持著時空徑跡。
  
  不過,在這一次反擊中,周圍許多被封閉的時空路徑再次打開,楚云升能夠活動的范圍稍稍增加了一些。
  
  巋靈主沒有反擊,反而果斷地向星空一側的星系邊緣靠近。
  
  這時候不退也已經不行了,他們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
  
  它向楚云升飛速道:“靈主剛才是試探,效果還是有一點的,下一次將是它真正的攻擊,也是它現在唯一能完成的一次攻擊,但要找到時機,我需要一顆恒星來配合它這次攻擊,爭取形成最大的效果,讓你成功地接近它們中一個!”
  
  接著,它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道:“讓你的飛船也想辦法配合,我們的機會可能只有這一次,到時候,我會發出信號,大家一起行動。”
  
  說完,它連續后退,靈控之陣的連動之下,楚云升也跟著飛快的后退,左旋雙靈則穩穩地壓前。
  
  它們的目的似乎很直接,但卻十分有效,以時空徑跡下的雙靈奇特攻擊,要么攻破楚云升三靈形成的靈控之陣,要么將它們趕入星系內部。
  
  無論從哪一個方面,它們的目標都正在實現中。
  
  楚云升他們的靈空之陣越來越不穩定,位置也越來越向星空一側的恒星系退去。
  
  而戰場剛剛開始不久,他們就抵擋不住了。
  
  只能冒險退往恒星系。
  
  那里,似乎比現在這里還要危險!
  
  否則,左旋雙靈也不會驅趕他們過去,大概是最為迅速與省力地解決他們的辦法。
  
  還在苦思著對策,靈主奄奄一息,巋靈主飛逃向星系邊緣,楚云升在他們的最后面,一步步后退中,艱難地抵擋著。
  
  無論能不能成功,都只有一次的反擊機會!(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