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561 幫你清理

左旋兩靈的飛船停在前方星空,始終沒有走,也沒有攻擊,令楚云升與巋靈主靈主都暗中松了一口氣,能不打最好不打,楚云升與戥最初都想暗中跟蹤它們,直到逃出這里。
  
  即便要打,逃出去后怎么打都行。
  
  但這是他們的想法,有利于他們現在的情況,左旋兩位未必就怎么想,得看有利于它們的又是什么?
  
  很快,雙方在一個比較安全的距離上,全都停了下來,一邊是新艦與巋靈主的眾飛船,一邊是紀子艦與左旋靈主另外一艘飛船。
  
  它們一直沉默,等到楚云升他們靠近后,才發來第一道信號,聽語氣,應該是其中的一個左旋靈主:
  
  “你是前儲?”
  
  楚云升發現,它問的很有技巧性,既沒有如巋靈主那樣加上“左旋”兩個字,也沒有用“廢儲”這樣的字眼。
  
  不管它們私下是如何稱呼他的,現在的這句話,都聽不出任何的傾向性。
  
  楚云升也以最為簡單的方式道:“是。”
  
  對方跟著就再次道:“我需要你證明。”
  
  這也是很正常也很必須的一句詢問,不可能戥發去一道信號,它們就立馬相信,證明是必須要有的,且依然不帶有任何傾向性。
  
  楚云升既然讓戥發出了信號,就很干脆地將古書劍式展現了一邊,但只到第四劍式析蕩為止,第五劍式卻沒有展現。
  
  四道劍式之后,楚云升道:“你們控制下的那艘紀子艦中的人應該也知道。”
  
  對方沒有回答,似乎在與另外一個靈主在相互交流,片刻后才第三次說道:“你認為我會相信它們嗎?我不相信任何人。”
  
  接著,它又說道:“不過你的其中一道劍式,的確是老神尊之法,初步可以確定你的身份。”
  
  到現在為止,它依然沒有表露出任何的傾向性,每一句話都很嚴格。
  
  確定完身份后,楚云升便說道:“我們并不想與你們再開戰,跟蹤你們,是為了弄清楚周圍到底怎么回事?”
  
  對方卻沒有說起這個問題,而是徑直道:“我們可以帶你離開,但其他生命都必須留下來,包括你的飛船。”
  
  對方也沒有隱瞞,但卻有些出入:“恰恰相反,它們建議我帶走你的飛船,讓它們控制,但被我否決了。”
  
  楚云升沒去管紀子艦到底在想些什么,只問對方否決的原因道:“為什么?”
  
  對方停頓了一下,然后用一種很謹慎的語氣道:“離開這份是要付出代價的,除了這艘紀子艦,離開的生命越多,代價就越大,在你們追上我之前,我們另外一艘飛船中的生命幾乎已經清空。”
  
  它謹慎的語氣透著一絲冰冷,仿佛談論的不是它自己的飛船,而是巋靈主的飛船。
  
  不過這也沒什么,必要的時候,星空生命往往能夠做出驚人的犧牲。
  
  只要犧牲是有用的,而不是如戥的種族那樣。
  
  楚云升沒有問它為什么要帶自己走,這個問題很傻,即便問了,得到的答案也絕不是真正的答案,看對方至今為止,一絲一毫的傾向性都不帶有就知道了。
  
  這也是左旋各方勢力最為正常的反應,億靈主那是一個極端,目的很明確的一類。
  
  其他勢力就要在復雜的漩渦中,保持住自己的平衡。
  
  楚云升自然不能獨自離開,那樣出去之后就是更大的牢籠,但他卻沒有先問新艦,而是問到巋靈主與靈主的問題:“它們只有兩個生命,可不可以離開?”
  
  對方馬上道:“不可以。”
  
  楚云升追問道:“又為什么?”
  
  對方沉思片刻道:“不能說。”
  
  楚云升繼續追問:“為什么不能說?”
  
  對方道:“不是不能和你說,而是不能在這里說,出去后,你會知道的。”
  
  楚云升真正想要問的,在這句話中的背后,已經問出來,便轉而道:“你們的確知道這里是怎么回事。”
  
  對方沉默了一會,才說道:“是的,我們知道。”
  
  它依舊沒有說出是怎么回事,楚云升進一步道:“是上一個黑暗時期”
  
  這時候,對方忽然打斷他道:“不要說出來,它能聽得見。”
  
  它沒有解釋這個“它”是什么,但不一定就是生命。
  
  雖然對方也沒有說“它”聽到后會怎樣,但根據它的謹慎與打斷,必定是很危險的。
  
  它似乎已有所警覺,不想讓楚云升再問說下去,產生更多的危險,跟著就說道:“你現在可以自己過來,如果擔心我們對你有威脅,可以單獨乘坐一艘小飛船,與我們保持距離,這里越來越不安全,必須盡快離開。”
  
  它的語氣毋庸置疑,也意味著短暫的交談馬上就要結束,楚云升必須馬上做決定。
  
  楚云升做最后的嘗試道:“如果我一定要帶走我的飛船呢?”
  
  對方的回答極為簡短、迅速且充滿力量:“我幫你先殺光它們!”
  
  談到這里,就沒辦法再談下去,楚云升不可能丟下新艦,那樣的話,他出去了還不如在這里面。
  
  他沒有問它們有什么辦法離開,問了也是白問,它們是不可能說出來的,唯一的收獲,就是大致能確定他們可能是被戰爭設施困住了,想要脫困,還是要打!
  
  對方見楚云升遲遲不決定,便立即開始清理他附近的巋靈主靈主,以及新艦。
  
  按照它的說法,它這是在“幫”楚云升決定。
  
  戰爭忽然地就出現了,不過,楚云升與巋靈主靈主早有準備,否則一下子都能被打蒙。
  
  但戰場一開始,就令巋靈主與靈主十分吃驚,左旋雙靈主要的攻擊目標,竟然不是它們,而是楚云升的飛船!
  
  似乎,左旋雙靈已經懶得對它們再做什么,等著它們的靈蘊被抽干為止。
  
  而到現在,巋靈主也沒有搞明白,它自己與靈主消失掉的靈蘊到底去哪里了。
  
  新艦不可能同時頂得住兩個靈主的主要進攻,若非有巋靈主的靈控之陣,恐怕艦內的生命要瞬間死了一半以上。
  
  即便如此,面對左旋兩靈的全力主攻,新艦也十分的危險,稍有差池,說不定就是船毀人亡。
  
  楚云升飛快地從一個陣位上返回回來,同時向包括巋靈主在內的所有人道:“現在必須要打了,只有打敗它們,逼迫它們說出離開的辦法,我們才有逃出去的希望。”
  
  讓新艦里的生命感到欣慰一些的是,巋靈主與靈主沒有因為自己不是左旋的主攻目標而離開,仍然與楚云升組成靈控之陣。
  
  巋靈主只簡單地向它的那些飛船中的星空生命們說了一句:
  
  “開戰!”
  
  ******
  
  晚上剛回來,昨天幾乎沒睡,今天太困了,暫且一更,抱歉。(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