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560 天大的買賣

戥最終還是發出了信號,但他沉默了很多,似仍在苦思著更好的辦法。
  
  楚云升與巋靈主反而平靜了很多,而靈主更是隱約地知道它將戰死在此戰之中。
  
  三“靈”之中,它現在比楚云升還要虛弱,而楚云升還有新艦,它則什么都沒有了。
  
  第一戰場的戰敗,損失的太多太多了。
  
  為了應對即將到來的生死之戰,它、巋靈主與楚云升都相互沉默了許多,靈蘊被嚴格地控制著,不再有一絲一毫的浪費。
  
  好在,楚云升出乎它們的意料,以最快的速度適應了由三靈組成的靈控之陣,否則還要消耗掉大量的靈蘊。
  
  此時,每一點靈蘊都極為的寶貴,猶若生命。
  
  新艦與巋靈主它們的飛船和左旋兩靈相距已不是太遠了,信號又是以光速前進,很快,前方便有了反應。
  
  紀子艦與左旋的另外一艘飛船漸漸地停了下來,似在等待楚云升他們過去。
  
  是生是死的決定時刻就要來了,巋靈主忽然打破一路上的沉默,向楚云升道:“靈滅的時候,會有一次機會,無論誰活著,都要抓住這次機會。”
  
  它沒有說誰會先戰死,也沒有說誰可能會活著,任何一個,或許都有可能。
  
  它只是在說一個機會,然而,這個機會,在它內心里卻仍是沒有多大希望的。
  
  因為,對方有紀子艦!
  
  紀子艦是對付靈滅最好的東西,否則它們當初也不會將第七紀的紀子艦帶去第一戰場。
  
  楚云升依然像以前一樣,仔細問道:“什么是靈滅?”
  
  他不認為靈死的時候會爆發出什么威力,如果一個生命,即便是靈生命,活著的時候,都不能爆發出什么威力,不能戰勝敵人,那么,死的時候就更加不可能。
  
  一個生命走向死亡,反而是最為衰弱的時候,一切生命特征,包括靈蘊,都在消失之中,邏輯上,不可能再產生任何破壞力,因為任務破壞力都是來源于這些生命特征,或者是由生命特征借助其他方式與外物工具來產生與決定的。
  
  就像人類活著的時候,可以用生物的力量揮舞武器,也可以以智慧創造出新的武器,以此攻擊敵人,形成破壞,死的時候,卻連一片樹葉都不可能再拿得動。
  
  巋靈主不知道如何回答,它的確不知道,不過它此時也沒有心思再與楚云升糾結為什么非要問的事情,徑直道:
  
  “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告訴你會出現什么現象,和你誕靈的時候有些類似之處,但是情況是相反的,有時候也會有一些差別,我不知道原因,可能這兩者之間有什么關系,就像生命的出生與死亡一樣,它們是成對出現的,沒有只生不死的,也沒有只死不生的。
  
  相傳有靈一直在研究這個問題,兩大神國也據說有了許多成熟的認知,尤其是左旋。
  
  不過這些和我們沒關系,僅僅是靈滅,傷害不到敵人一片生命本體,連生命威脅都不會有,我剛才說了,它只是一個現象,在靈滅的時候,戰場上會出現一些奇怪的現象,或者你也可以理解為一種錯亂,單單對靈對敵人來說,這些現象或者錯亂都不會產生任何生命威脅能力。
  
  之所以會產生危險,不是來自于死亡的靈,而是來自于還活著的靈,同一方的靈。
  
  在我們這一方靈主戰死的時候,產生了靈滅現象,我們的其他還活著的靈主就可以趁機對敵人進行攻擊,錯亂中,成功的幾率非常之好,即便殺不死,也常常可以重創對方!
  
  這是靈滅的一個危險之處,另外還有一個,有時候根據戰場的情況不同,會更為重要。
  
  靈滅時的現象奇特,且無法意料,常常會引起地方戰艦飛船中某些信息出錯,造成系統崩潰,無法再作戰或者航行,有時候需要很久才能找到問題所在,糾正過來才能漸漸修復,有時候則更加嚴重,常常自己將自己在戰場上廢掉。
  
  對于這一點,我倒是知道一些,但不知是對是錯。
  
  你應該知道普通的生命與我們直接接觸,瞬間就會死亡,它們無法直接觀察我們,飛船在功能上其實與生命對外觀察上也是類似的,在戰場上,它們有自己的靈主保護,一般不會受到直接接觸的沖擊,一但接觸,說明對方已經攻入進來,它們也活不了多久。
  
  據說靈滅的時候出現的現象,與誕靈時有相似之處,所以有可能涉及到一些本質的問題,在死的時候能夠觀察到其本質一角,但即便就是那一角,因為錯亂的關系,或者其他我也不知道的原因,飛船會被強制觀察,但它不是靈,不能直接觀察,因此會產生很多問題。
  
  能夠直接觀察的也有,比如我們的上遺艦,還有神戰戰場上,兩大神國為戰爭最新弄出來的更加可怕與強大的戰艦,不過在那些戰場上,它們的光彩遠遠比不上強大靈體只一擊的輝煌。
  
  在我們這里也有,就是你知道的那艘紀子艦,它可以直面靈滅而無所動搖。
  
  所以我們才會將它帶去伏擊左旋的戰場,但現在……靈主逃亡來的時候,因為沒有其他我們的靈主在,所以曾想以自己死亡時產生的靈滅,將它一起來的另外一艘飛船廢掉,但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就是因為有它的存在。”
  
  巋靈主說的很詳細,事關重大,它將自己所知道的有關情況,都說了出來,其中,還有許多地方,它以為楚云升自己是應該知道的,比如誕靈,沒有細說。
  
  楚云升也一直靜靜地聽著,沒有再追問,它說的已經很細了,不清楚的地方,問了也沒用,巋靈主也不知道。
  
  他沒有誕過靈,不知道誕靈具體是什么情況,不過根據巋靈主的講述,或許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對靈死亡時進行觀察,或許能解開一些謎題,對宏科技的研究也一定有巨大的幫助。
  
  不過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現在最重要的是逃出去!
  
  巋靈主講了很多,也沒有講到到底誰會先戰死,只是大家都隱隱地心知肚明,就是靈主自己也知道。
  
  它大概是要死了。
  
  與此同時,另外一邊,戥一直在苦思辦法,無暇顧及其他,作為三千飛船的兼任負責人,拔異聯系上靈主飛船中僥幸幸存下來的田有力。
  
  他的飛船中,除了他幸存下來,只有一個老木,其他全死了。
  
  但老木的情況很不好,時而清醒時而混亂。
  
  “你真的不回來?”
  
  拔異想了許久,最后再問他一次。
  
  田有力此時也很虛弱,但還能有些精神頭,不像老木那樣,無法交流。
  
  他將自己的記錄全都發給了拔異,卻放棄了回去的機會。
  
  他決定道:“我也想回去,但是我想過,我回去也干不了什么,就算有那么多戰功,也是混吃等死而已,出發的時候我就說過,我們這些人的世界在外面,我們的精彩也在外面,拔異兄弟,謝謝的好意,但請同意我的請求。”
  
  拔異見他的確決定了,勸了幾次也沒效果,便說道:“好吧,但你要回來隨時都可以,你們已經出色的完成了任務,另外”
  
  戥不在,現在三千飛船做主的就是他,他猶豫了一下,考慮了一下措辭,道:“你和老木的情況很不好,要不要換到巋靈主那邊條件更好一點的飛船里?”
  
  馬上就有可能爆發大戰,靈主此時最為衰弱,它的飛船自然也是最為危險的,不論是從田有力和老木兩人的生命角度,還是從他們未來能夠走得更遠的角度,都好的辦法,都是換到巋靈主那里。
  
  以楚云升現在在三靈中的優勢,巋靈主不會反對,靈主就更加沒有決定權了。
  
  但田有力再次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不用了,拔異兄弟,就讓我留在這里吧。”
  
  拔異一瞬間就懂了。
  
  他似乎再用自己的生命做一個天大的買賣!
  
  靈主此刻恐怕是最為落魄的時刻,自身虛弱到了極點,飛船中星空生命更是幾乎死光了。
  
  田有力與老木大概也是靠著戥的千變技術,能夠適應各種極限情況,才勉強地活了下來,即便如此,其他船員也都死了。
  
  靈主飛船里的其他生命,如今所剩無幾,而還愿意跟隨它的估計也少得不能再少了。
  
  并且,三靈之中,也已經隱隱地定下來是它死,它自己也知道,因此整個飛船中都充滿了死亡前的悲觀絕望氣氛。
  
  但田有力竟然決定留下來,而且,他和其他僥幸幸存的星空生命不同,那些生命即便想離開,也沒有辦法,離開不了。
  
  但他卻是可以離開的,只要拔異上報上去,楚云升馬上就會將他調整到巋靈主那里,或者直接接回來,靈主無法不同意。
  
  他留下來,對靈主戰爭上的幫助基本就是零,但卻是一種信心,一種相信,絕望中的信念支持。
  
  拔異不知道他這場以生命為代價的買賣,會不會輸得連命都沒有了,他只知道,田有力現在還在靈主那里,他們之間的交流是瞞不了靈主的,他們的所有對話,靈主都能聽到。
  
  拔異關掉了通信,嘆息一聲。
  
  根據最新的情報,三千飛船中漸漸失去聯系的飛船越來越多,其中有三十多艘,已經確定死亡。
  
  犧牲,從來都是如此的真切,出發時的那一幕,至今還在新艦的信息記錄之中,栩栩如新。
  
  最終,能活著回來的,不止只剩下幾人。
  
  星空中,紀子艦與另外一艘更小一些的飛船,越來越近了。
  
  ******
  
  感謝盟主“lxing17”,“吃土的少女”,謝謝兩位,很歉意,昨天飄火遺漏了。
  
  還有,感謝秦浪v,我們的四十四盟!應該昨天就感謝的,再次歉意,謝謝了。(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