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556 三靈成陣

新艦在襲擊巋靈主之前,曾發射信號聯系過玖靈主,但一直沒有得到回應,現在依然沒有。
  
  不知道它是飛船徹底壞了,還是出了其他什么事情。
  
  楚云升當時沒有時間再去附近星空尋找它,現在仍然不能回到那里。
  
  他與戥商議一番后,決定暫時答應巋靈主,與它們保持在可以隨時相互支援的位置上,三靈成陣,整體向遠離所有星系的深空航行。
  
  巋靈主向楚云升提供了一種靈控之陣,在大尺度時空中,三靈分列在三個時空坐標之上,表明看起來平平無奇,無非各位一方,但一旦高速運動起來,進入相對時空,便立即化腐朽為神奇一般令人驚嘆。
  
  相對時空中所有事物都在加速,而非慣性運動,巋靈主提供的靈控之陣可以巧妙地利用靈蘊在時空中的作用,讓陣中任何一個陣位都時刻處在其他陣位協助加速之中,外部進攻任何陣位都要面對所有陣位的力量,仿若一個整體,任何一個點,都是一個整體。
  
  為了實現這一效果,靈控之陣中各陣位相互運動的每道軌跡都很深奧,據巋靈主所說,此法來自新神國最為簡單的一種靈戰形態,它們現在只有三個靈,只能三靈成陣。
  
  它擔心楚云升一時理解不了,解釋得很詳細。
  
  只是它越解釋,楚云升反而越聽不懂,一連問了他很多細節,結果越問它解釋越多,到了后來,巋靈主自己都“糊涂”了,不太懂了,有些犯暈。
  
  明明是最簡單的一個戰爭形態,硬是被楚云升不斷地刨根究底地問成它也回答不出來的大難題。
  
  最后,巋靈主實在解釋不了了,干脆道:“不要老是問為什么,你就這么做就行了!”
  
  但顯然,它這句話本應該是很驕傲的話,此刻面對楚云升沉默的置疑,卻非常的沒有底氣,以至于,很久一段時間,它都沒有再找楚云升交流任何問題。
  
  楚云升卻不能不問,按照它說的方法,五序已經建立了時空模型,初步可以判斷它提供的靈控之陣,是一種多靈蘊疊加態形成的復雜分布。
  
  如果每一道靈蘊有一個本特征態,那么靈控之陣上每一個點的位置上,都疊加了所有陣位形成的所有本特征態,敵人攻擊到這個點上的時候,任何特征態都有可能顯露出來,從而達到“一點及整體”的特殊效果,但控制權在靈控之陣,所以有個“控”的含義。
  
  根據五序的分析,這實際上是一種模仿微觀世界狀態的宏觀模型,巋靈主只能提供“照著它說的方法去做就行”,遠遠不能了解其原理機制,但它又是以靈蘊形成,超出新艦的知識范圍。
  
  楚云升不厭其煩的“不恥下問”,讓巋靈主一開始還很高興,樂于“賜教”,但誰知道楚云升問個沒完,最關鍵的是,它越來越無法回答,只好閉口不言,楚云升再怎么問,都是一句:“照我說的去做就行。”
  
  同樣的一幕,很快又上演在剛剛恢復了一點的靈主身上,在楚云升孜孜不倦地陳懇詢問下,它也很快再次回到在飛船里養傷,不再理睬。
  
  直到楚云升向它們說自己大概理解了,巋靈主才重新出來道:“真的懂了?”
  
  說完,它就很后悔,怕楚云升又開始新一輪的追問,好在楚云升似乎真的懂了,沒有再問下去,才讓它暗暗松了一口氣。
  
  然后就是演練,它們配合,讓楚云升盡快的熟悉三靈成陣的靈控之陣。
  
  它和靈主都非常的熟練,各種復雜的運動都能應付自如,為了照顧到剛剛學習的楚云升,它們特意放慢了很多,讓楚云升能夠跟得上它們。
  
  但令它們不敢相信的是,楚云升竟然一點也不它們慢,而且每一個運動軌跡,每一個位置靈蘊變化,都極為標準!
  
  巋靈主想不到其他的詞來形容,只有“標準”。
  
  仿佛楚云升做過精準的計算,相同的運動軌跡,來回都分毫不差。
  
  演練就進行了一遍,巋靈主就以靈蘊不能隨便浪費為由,再次消失了。
  
  它似乎很受打擊,回到座艦,就找來座艦的星空生命,讓它們按照自己說的方法計算一遍,結果卻計算崩潰,不知道楚云升是怎么做到的。
  
  不過,它和靈主都覺得,雖然楚云升做的很標準,甚至不輸給上位靈主,但與上位靈主相比,楚云升的陣形總有一點很生硬的感覺。
  
  楚云升也感覺到了,回到新艦,五序便無奈地說道:“目前只能做到這一步,在無法真正了解它的原理機制之前,只能將巋靈主的方法盡量標準化,來減少誤差與錯誤。”
  
  楚云升倒是不在意:“沒關系,不妨礙我們用它來幫助攻克宏科技,外面只要能配合好巋靈主它們就行了。”
  
  楚云升在靈控之陣的一舉一動,都有來自新艦五序的幫助,量化到精準的程度,所以才分毫不差。
  
  只要有靈蘊,的確如巋靈主所說,都不需要理解為什么這么做,按照五序標準化之后的程序去做就行了。
  
  巋靈主原本計劃中要演練上一段的時間忽然沒有了,航行便顯得有些沉悶。
  
  但當聽到巋靈主要去一個坐標位置,補充戰略物資的時候,戥就開始準備與它討價還價。
  
  三千奸商都走了,戥只好親自上陣,一會說自己的戰艦壞了,快要飛不動了,需要什么東西才行,一會又說戰艦中某個地方出錯,戰艦一旦失控就停不下來,會越飛越遠,必須要什么東西才可以……
  
  然而出乎戥的意料,巋靈主并不與它討價還價,只要它有的,都可以給,令戥很不解,他都已經做好了讓步的準備了。
  
  到了最近的一處坐標,巋靈主果然沒有失言,戥要的,它有的,都給了。
  
  令戥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巋靈主到底想干什么?即便是要留下新艦與楚云升,也起碼討價還價一下,減少一點損失才對。
  
  別看它一直在新艦面前吃癟,但未必就是真的吃虧,靈的想法,也的確難以捉摸。
  
  過了那一處坐標,戥便沒有心思再猜測巋靈主的動機,星空仿佛越來越安靜,安靜的只剩下天體的自然運動,自然輻射,什么都沒有。
  
  偽霸與襲擊者的蹤跡仍然找不到,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巋靈主也漸漸謹慎起來,就連靈主也停止了養傷,將靈蘊隨時釋放出來。
  
  但依然什么發現都沒有,卻越來越詭異。
  
  楚云升也目光微沉,即便戥不說,他也知道,他們遇到大麻煩了!
  
  為什么找不到偽霸,找不到襲擊者?
  
  為什么安靜的一點動靜都沒有?
  
  楚云升忽然心中一動,來到星空。
  
  消失的,到底是誰!?
  
  ******
  
  感謝大家,黑血月票榜到了史無前例的第十四名!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飄火極為感動!感謝大家的努力!
  
  第一更,繼續求月票!(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