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551 危險的氣息

楚云升果然沒有騙它,巋靈主換了一艘飛船,帶著那艘飛船中激動的星空生命,順著楚云升所說的陣列面方位,快速地試探之后確定沒有問題,便順利地突圍了出去。
  
  所有符文陣列面,在這個方位上,都像是漏洞一樣,極度的弱化。
  
  楚云升真要殺它,沒有必要進來說這些廢話,這里就是攻擊,讓它沖出去還是要攻擊,不可能在它被困著的時候不全力進攻,反而要放走了再攻。
  
  沖出之后,外面的靈蘊還在激烈的爭吵,但它所在位置,卻正好處于楚云升的靈蘊覆蓋之中,另外兩個靈主的本體未到,靈蘊又被楚云升隔絕在外,無法感知到它已經突圍出來。
  
  楚云升似乎裝作沒有看到它,靈蘊一絲波動都沒有,巋靈主在此時危及的情況下,也不敢泄露出自己半點的靈蘊出去與楚云升交流。
  
  立即讓新座艦的星空生命抓緊一切時間逃走。
  
  等它與它的新座艦徹底消失在茫茫星空之中,陣列面外的爭吵才戛然而止。
  
  陣列面也很快散去,露出里面惶恐不安的座艦與其他星空生命。
  
  座艦中的原生命已經空了,它們被巋靈主帶去了新座艦。
  
  但是資源還在,這是巋靈主留給楚云升拿去“交待”的,也是用來換取自己逃生的代價。
  
  襲擊者對座艦的東西沒有興趣,只是用鏡面掠過了剩下的所有飛船,但沒有將里面的生命殺死。
  
  它們似乎比新艦更加在意任何信息,能夠在靈襲大規模進行滅殺之后還能幸存在新神國這里的星空生命,沒有一個是無用的,里面的信息不管對是它們,還是對新艦,都是非常珍貴的。
  
  襲擊者不在乎座艦,偽霸對這些東西就更加沒有興趣,它也只是協助了楚云升一道靈蘊,連準備好的武器都沒用上,不過它有些不滿地向楚云升道:“你為什么放走它?”
  
  看樣子,爭吵并非是假的。
  
  楚云升比偽霸更加靠近這里,以靈蘊道:“你已經抓走了綸靈主,巋靈主再被你抓走,新神國遲早要起疑,你還是放棄吧。”
  
  偽霸卻不上當:“綸靈主什么時候被我抓走了?”
  
  楚云升見它仍然不承認,也不再糾纏這個問題:“剩下的星圖不在它這里,我已經逼問過了。”
  
  偽霸似乎根本不是為星圖而來的,但也沒有戳穿:“那我不是白來一趟?”
  
  楚云升知道它來這里的真正目的之一是捕捉巋靈主,在大暗域的時候,它就費盡心機地要抓走所有離開仙女銀河星系的靈主,后來被他所破壞,大概此時還未死心,便說道:
  
  “你要抓它,需要耗費時間太久,新神國一旦有靈主過來,我們必定功虧一簣,反而什么都得不到,這是最快最安全的方式,你想要捕獲靈主,以后我可以再幫你找機會。”
  
  偽霸毫不留情地戳穿道:“幫我?是你想再我幫忙吧。”
  
  楚云升也理會,望向那些已被俘虜的飛船道:“俘獲的飛船與物資都在這里,你要什么先拿走。”
  
  他已經提前在巋靈主保護很好的一艘飛船中,以靈蘊找到了梅爾蒂尼在洛紗離開后轉移到這里的盒子,其他東西,都沒有這個盒子重要。
  
  偽霸看都沒看一眼:“都給你了,條件是這段時間不要再來找我。”
  
  楚云升也不客氣,偽霸的好東西太多,估計也瞧不上,他馬上一邊讓新艦的戰隊前來接收俘獲,一邊向戥道:“你要小心,偽霸必定會派人暗中跟蹤我們,這是它另外一個目的,想要看看我們到底是來找什么的。”
  
  戥剛剛結束戰斗的指揮,還在大獲全勝的振奮之中,不過也已經考慮到這個問題:“我會想辦法,但我懷疑,它如果有信心跟蹤我們,我們未必能發現。”
  
  楚云升也在擔心這個問題,偽霸的飛船一般,但是寶船里的東西卻沒有一個是簡單的,這次相互接觸之后,要跟蹤到新艦還真有可能。
  
  他想了想道:“先不要回烏怒人發現的目標星球,等與偽霸和襲擊者拉開距離之后,我們再繞回來,等它們發現了,也來不及趕過來。”
  
  楚云升與戥說話的時候,偽霸與襲擊者已經迅速返航離開。
  
  雖然在巋靈主的問題上有所爭執,但是偽霸與襲擊者都很清楚,一旦有新神國的其他靈主趕到,再想輕松離開就是奢望了。
  
  否則,它們當初也不會只同意是遠遠協助,一旦情況不對,就會立即離開。
  
  兩大神國,任何一個都不是好惹的。
  
  它們離開后,弭婭也率領各支戰隊出發,前往戰場接收俘獲。
  
  新艦里的三大族與三十七艦中要抓緊時間“擦除”一些痕跡,再做一些偽裝。
  
  雖然巋靈主將來應該不會把攻破這里的責任算在他們頭上,可能還會為他們解釋,甚至是隱瞞下來,但有些痕跡還是要處理一下,將麻煩減少到最小。
  
  巋靈主留下的星空生命,都得到過它的命令,只要向楚云升投降就會獲得安全,因此,它們也沒有反抗。
  
  其實就是沒有巋靈主的命令,只要楚云升不滅殺它們,不將它們處理成源奴,它們依然會選擇投降。
  
  弭婭率領的戰隊分成許多小隊,領航它們前往新艦,等待它們的將是安全部的隔離審查。
  
  最后,在座艦打開的時候,跟在弭婭身邊的阿里,下巴在息體防護里驚得差點掉下來!
  
  以前,他一直聽星空生命傳說神國如何富饒,如何不可想象,但總是沒有直觀的概念,三大族的飛船就已經讓他感到不可思議了。
  
  但打開了巋靈主的座艦,他頓時發現自己就像是一個沒見過世面的乞丐,窮得只剩下一件遮羞布了。
  
  當然,他看到的不是巋靈主座艦的庫艙,而是長長的似乎沒有盡頭的資源清單!
  
  火源體,冰源體……甚至還有木源體!
  
  還有許多靈使用或者改造過的武器,不知道是不是禁設之武,但估計不是,因為重要性沒有排在最前面。
  
  不過更多的東西,他也看不懂,為所未聞。
  
  可惜沒有找到金源體與土源體,前者似乎有過,但是被使用了,后者就沒有記錄。
  
  冰火兩大源體數量最多,存放在最重要的庫艙之中。
  
  阿里像是一個貪心的螞蟻,用小飛船拖著大大的座艦,急急忙忙地向新艦拉回。
  
  弭婭則帶著剩下的苜苒岐沉等人,將座艦中尚未銷毀的信息用新艦的儀器復制下來,對三大族而言,這才是真正的好東西。
  
  等他們完成任務,陸續返回新艦之后,戥也不清點,馬上離開。
  
  這里太危險了,隨時有可能出現新神國的靈主!
  
  新艦里,楚云升離開息體陣列,拿到剛剛送回來的盒子。
  
  但很奇怪,無論他用什么辦法,都打不開盒子。
  
  海國大殿主與小長羽都被楚云升找了過來,梅爾蒂尼卻沒有找到。
  
  按說他應該在巋靈主這里的,為了對付偽霸,巋靈主也一定會保護好他,但是戰爭結束后,他卻失去了蹤跡。
  
  不知道是之前就離開了,還是巋靈主將他一起帶走了。
  
  后一種可能性最大,巋靈主估計還沒有放棄攻打偽霸的打算。
  
  不過有海國大殿主和小長羽兩個五國的樞機也可以了,刺惡就算了,它的樞機傳承是脫節的。
  
  海國大殿主先到,試了試,但也沒能打開,只好道:“還是讓小長羽試試吧,這盒子畢竟是它們天羽族找到的。”
  
  楚云升看著那盒子,問道:“這個盒子與你們海族的那個有什么不同嗎?”
  
  海國大殿主看了看道:“有一點,我們的那個盒子像是鱗甲所制造,這個看起來不是,不過,也有可能我們的那個盒子里面還有小盒子,那個小盒子和這個大小差不多,應該才是真正的盒子,我拿到的有可能是上一代樞機重新封裝的。”
  
  這時候,小長羽也到了,看著天羽族的這個盒子,不免又想起自己的族人,神情有些暗淡,不過用天羽族人的辦法試了試,結果還是沒能成功,她也有些疑惑:“我們上一代樞機也和海族一樣,特別交待過不要打開,但我想既然這么說,它應該可以被打開才對,否則還要特意交代干什么?”
  
  海國大殿主也感到奇怪,問她道:“你們天羽族以前打開過?”
  
  小長羽搖搖頭:“歷史記載上的確沒有,但如果打不開,上一代樞機應該交代的是“不要想辦法去打開”才對,或許真的有人打開過。”
  
  這時候,楚云升忽然道:“我明白了。”
  
  海國大殿主與小長羽都同時望向楚云升,楚云升思索道:“這盒子在地球上的時候,肯定有人打開過,但那是地球,現在我們在這里,可能就沒辦法再打開。”
  
  后面他就沒有再說下去,億靈主還活著,小長羽依然有被動泄密的風險,如果不是這個盒子是天羽族的,且又打不開,需要了解情況,他都不會讓小長羽知道。
  
  跟著,他來到信息世界,找到戥道:“如果它這是一種鑰匙,到了烏怒人發現的目標星球,就一定能打開,不過估計也會很危險,到時候,先要做一些準備。”
  
  此時,新艦已經離開第二戰場,但還未與偽霸和襲擊者拉開距離。
  
  星空另外一邊的第一戰場還在激戰之中,而且越來越激烈,戥剛才觀察了它們的戰爭輻射很久,越觀察越心沉,越不安,似乎察覺到一絲越來越危險的氣息。
  
  ******
  
  第二更!(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