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548 照亮星空的三秒

一處暗域與小恒星邊緣,一艘幽暗的巨大飛船改變航線,射入黑暗。
  
  田有力拼命逃亡了很久,前一段時間他們終于重新與新艦聯系上了,雖然都是過時很久的消息,但總算堅強地活了下來。
  
  收到新艦讓他們絕大部分時間都要保持在暗域中的命令后,他便啟動船長的權限,將飛船擴展成現在的情況。
  
  原來的球體飛船主體,如今只占了一個很小很小的空間比例,其他部分都是資源艙,裝滿了各種資源,足夠他們在暗域邊緣航行很久很久。
  
  田有力對現在飛船的外形比較滿意,完璧無瑕的光滑艦外層,星光下透著冰寒的氣息,又沒有那些累贅多余的層次建筑物,渾然為一個橢圓的整體,靜止時可以以自旋來穩定恒星引力拉扯下飛船內部結構的穩定,啟航后又隨時可以進入更高的航速。
  
  不過這些都不是他需要考慮的事情,三千飛船的建造是新艦上層負責的,他的滿意在于先進的飛船形式可以省去他很多麻煩,嚇唬嚇唬那些不知內情的星空生命。
  
  田有力在這個小恒星系邊緣接觸到一個微弱的非自然信號,他懷疑有原始生命在附近,但還沒有來得及去探索查看,就接收來自新艦的最新命令,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沿著一個方向飛行。
  
  這道命令是由戥親自下達給他的,這還是他第一次與戥直接打交道,很是激動,那可是原來的三大商才有的待遇!
  
  雖然他原來也有沖擊三大商的實力,但可惜遭受到鄭胖子的阻擊后,損失極為慘重,直接倒退到中游朝下的水平,后來經過他一段時間的努力,才勉強恢復一點元氣,如今編號1216,就是他出發時的“排名”。
  
  不過讓他欣慰的是,那個該死的鄭胖子也沒能獲得1號的編號,仍然輸給了那個以前他見到也很忌憚甚至有些畏懼的人。
  
  田有力對1號飛船還是很服氣,人家一開始的時候,可沒有鄭胖子可以公開打著楚先生旗幟的先天條件。
  
  但他有股子不服輸的勁頭,這次出來,不論能不能回去,他都是要大干一場的。
  
  接到戥的命令后,他立即中斷星系內探索,按照命令火速前往。
  
  戥的命令很簡單,讓他找到一個叫靈主的飛船,并向它靠攏,作為新艦在對方的代表,跟隨對方同行。
  
  他不知道戥是什么用意,不需要知道,也不能知道,出發前,他們就接受過安全部的培訓,家里的戰略意圖,他們知道的越少越安全,知道的越多泄露出去的也就越多,在靈生命的面前,他們守不住任何秘密。
  
  田有力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要與一個傳說的靈生命打交道,頓感壓力與緊張。
  
  恐怕就是鄭胖子,也沒有過這樣恐怖的經歷吧?
  
  他的手下們也很緊張,與星空生命打交道他們有過許多經驗了,但是與一個靈生命打交道卻沒有。
  
  在所有星空生命的描述中,靈這種生物都是極為可怕的,一旦遇到,不是滅亡,就是消失,各種匪夷所思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不過,田有力轉念一想,如果這次自己能夠順利完成任務,加上之前的拼死發回去的信號,一起所立下的戰功,就算還不能沖進三大商,也應該相差無幾了。
  
  而且他們這些人到了星空,就沒想能夠真的還能活著回去,想開了,也就不緊張了。
  
  許久的航行后,他們終于被“俘虜”。
  
  由于他們提前就向對方發出了信號,所以幸運地沒有被消滅,也沒有消失。
  
  對方是怎么俘虜他們的,怎么控制住他們的,他們也根本不知道。
  
  田有力只是在信號中,按照戥的命令自稱:我們是左旋前儲的飛船,航行在附近,得到命令而前來,前儲說,他從巋靈主那里得知您已經返回,但他一旦重新找到那個目標,還需要您的幫助,為了避免再次發生像上次經由巋靈主來回信號而耽擱時間的情況,讓我們當中任何找到您的飛船,都留在您這里,將來及時聯系。
  
  對方根本沒有回應,直接將它們與外界徹底隔絕,除了沒有殺掉他們之外,沒有任何理會。
  
  田有力雖然緊張,但也不著急,只要沒有死,總還有機會。
  
  外面的航行他們已經看不到了,甚至對方的飛船他們都沒有真正見到,是否還在高速移動中也不知道,星空大尺度空間中,在同一慣性系內的靜止不等于外部的靜止,沒有其他參考坐標系作為參考,什么都無法判斷。
  
  他們唯一還能夠知道“外面”還有“人”的機會,是每過很長一段時間,都會有一批資源補充。
  
  但始終沒有任何人來和他們說話,也沒有任何信號他們能夠接受到,跟不要說發射了。
  
  如果飛船中只有一個人的話,在這種如同小黑屋中的封閉世界里,田有力估計自己早就崩潰了。
  
  好在飛船中還有幾個手下,可以一起熬過漫長的時間。
  
  飛船里有封閉系統,也有虛擬的系統,可以讓他們在星際航行中,堅持不住的時候熬過時間,或者封閉自己,但田有力擔心隨時可能出現意外的情況,即便會有飛船系統的提醒,他也覺得不如自己時刻清醒著好。
  
  他就是一個嚴格與刻板的人,但他的手下們卻遭了秧,不得不陪著他煎熬著孤獨的黑屋時間。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田有力自己都快有些熬不住了,忽然感覺意識漸漸模糊,越來越昏沉。
  
  昏沉中,他仿佛見到許多可怕的東西,猶如到了地獄,靈魂中的恐懼被無限地放大,各種想象的鬼怪事物紛紛出現,然后他又胡言亂語地說了什么,最后,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他清醒過來,手下們也似乎經歷了一樣詭異的“噩夢”,面面相覷。
  
  然后,又是漫長的寂靜等待,但隨后的一次資源補充數量極大,遠超常規,似乎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發生了!
  
  ……
  
  星空的另外一端。
  
  巋靈主飛船群隱匿之處的四面遙遠星系中,一個個武器悄然達到位置,等待著同時發射的命令。
  
  襲擊者飛船也抵達星系與星系之間的暗域,靜靜地潛伏下來,一面面無形的鏡子,從它的主體上散發出來,像是吹起的泡沫,悄然無聲中形成森嚴的陣列,向前緩緩就位。
  
  偽霸的無敵艦隊距離的更遠一些,它的飛船海極為浩大,但此刻卻鴉雀無聲,靜靜默航,仿佛大戰來臨前的寧靜。
  
  最先趕到的新艦仍然保持著弧光狀態,戥已經布置完所有攻擊坐標點,此刻與楚云升一起,正在戰爭空間,眺望更遙遠的星空,那繁星閃動的一個角落.
  
  等待著那里第一戰場大戰爆發的時刻到來!
  
  等待眾靈之戰!
  
  也等待1216號的信號!
  
  1216號的任務其實已經基本完成了,沒有信號,就是最好的信號。
  
  只要在眾靈之戰爆發前,他們沒有再傳回其他信號,便預示著新艦的推演依然正確。
  
  或許,此刻大戰已經開始,但遙在星空另一端的楚云升等人還需要時間才能觀察到。
  
  ……
  
  此時,同樣靜謐的,還有第二戰場。
  
  億靈主的飛船靜靜地潛伏在恒星系內部,帶來洛紗的新神國靈主的飛船也靜靜地潛伏在暗域中。
  
  它要在這里嚴密監視著億靈主,防止出現任何意外,按照協定,億靈主時刻必須與它保持聯系,確保沒有追溯走,同時也不得向外發射任何信號。
  
  當然,億靈主也可以提前做好手腳,但它也不是只有億靈主這一個消息來源,左旋那邊是不是真的上當,它還有其他辦法知道,現在,它只要確保這段時間內,億靈主沒有出問題就可以了。
  
  靜謐中,它們也在沉默中等待著第一戰場大戰爆發的時刻來臨。
  
  另外,它們還要等待一個永遠都不可能再來的人。
  
  ……
  
  靜悄悄的世界,兩大戰場同時眺望著第一戰場。
  
  等待,靜悄悄地等待!
  
  時間一點點地過去,星光仿佛也在大戰來臨前的壓迫氣氛中微微地躲藏著,星空如同漸漸地黑暗下來一般讓人窒息。
  
  忽然,第一戰場上,閃耀出極為耀眼的光芒!
  
  剎那間,黑暗的世界被它劈開!
  
  耀眼的光芒在黑暗中一路奔跑,照亮一個又一個星系,照亮一個又一個暗域,照亮一個又一個星球,照亮一艘又一艘飛船!
  
  整個星空,宛如地面上的白天一般,被持續照亮了整整三秒!
  
  一個又一個星系,一個又一個星球,所有生命,所有生靈,紛紛望向星空,極度驚恐。
   br
  一個原始星球,原始生命們驚懼地對著黑夜中忽然照亮大地的“太陽”瑟瑟跪拜。
  
  一個剛剛飛出太空的生命,其星球軌道上的航天器大量精密儀器被瞬間燒壞,地面一片大亂,惶恐無比。
  
  一個星空生命飛船從運動中緊急停了下來,呆呆地望著探測上恐怖的“白夜”,陷入絕望。
  
  一個正在飛行中的靈生命立即望向星空的一端。
  
  ……
  
  戰爭,靈世界的戰爭,開始了。(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