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539 能否也給我一艘

一只草原上的螞蟻,有一天決定從非洲大陸出發,去與亞洲大陸另外一只可惡的螞蟻決戰,戰爭已經打響,它知道敵人就在那里。
  
  然而,戰爭剛剛開始沒多久,它過了一條小河,翻過一座并不大的山,歷經苦難,終于達到草原的邊緣,然后,然后就死了。
  
  這并不是一個笑話,星際間的戰爭,因為距離過于遙遠的緣故,也總是讓人容易絕望而失去耐心。
  
  經過漫長時間的等待,楚云升終于等到了曾追擊過新艦的靈,卻遲遲等不到固尊者的靈主。
  
  它距離這里實在太遙遠了。
  
  追擊過新艦的靈距離這里最近,它就在新艦出發的星系群中。
  
  達到后,它沒有直接靠近楚云升,所乘坐的飛船距離很遠就停了下來。
  
  但已經藏匿于暗處的而新艦,這一次因為大家都在暗域,無所遮蔽,很早就探測到它的飛船情況飛船很破、很寒酸,即便是新艦中底層世界的嗷卡人,如今也不會看上這樣的寒酸破爛飛船。
  
  只不過,對于其他星空生命而言,這艘飛船已經算很不錯了,但在新艦眾人的眼中,這還是大家第一次見到一個靈生命只有這種級別的飛船,而且看樣子,還是它搶來的。
  
  比起它的寒酸飛船,楚云升所乘坐的新艦制造的全速飛船,簡直“豪華奢侈”到了極點!
  
  僅僅是艦體流暢的外形工藝,便甩了它的飛船不知道多遠。
  
  “我沒有名字。”它隔著很遠的距離,以靈蘊回答楚云升的詢問:“不需要。”
  
  楚云升奇怪道:“你是一個野靈?”
  
  它反問道:“什么是野靈?”
  
  楚云升沒有回答,戥沒有問出它的來歷,現在他自己也弄不懂這家伙的來歷了。
  
  它見楚云升沒有反應,便又道:“你失約了,沒有去那個黑洞附近的星系,我在那里等你等了很久。”
  
  楚云升道:“出了點事情,我找到了更重要的東西。”
  
  楚云升閉口不提當初的約定,它只好道:“是與星系異常有關的東西?”
  
  楚云升道:“是的,我已經找到一個確定的位置,確定異常的來源就在那顆星球中,或者附近。”
  
  它有些驚訝道:“你是怎么找到的?我去過幾個你給我的星系,都發現了異常,但都沒有找到來源。”
  
  楚云升仍沒有告訴它,只說道:“我有我的辦法,可以確定就是那里。”
  
  它沉默了一下,道:“按照我們的約定,我去探索那些星系,你去打探情報,然后交換。”
  
  楚云升卻說道:“這不在我打探的情報之內,我打探的情報,僅僅是這些異常將出現危險的變化,到時候,星系之內處處都是殺機,你和我都未必能逃得掉。”
  
  它立即追問道:“什么變化?”
  
  楚云升道:“不知道,所以才要找你過來,那里已經被兩個靈占據,我們要得到,就還要再等一位靈主,否則僅僅是我們過不去。”
  
  見楚云升又不肯說,它也沒了辦法,但它此時卻道:“不用等,就我們就可以了。”
  
  楚云升詫異了一下,但想到它可能是野靈,提醒道:“對方很強大,我們不是對手。”
  
  它淡淡道:“沒關系,這里的其他靈主,我很久前遇到過幾個,沒什么可怕的,你要不放心,你可以留在星系外面,我自己進去。”
  
  楚云升沒想到它會這么說,之前,與它第一次相遇時,它很謹慎,現在怎么又如此大膽了?
  
  它像是感覺到了楚云升疑問,道:“我只是不想招惹你們,你們很麻煩,靈主很多,飛船也快,但現在我想要盡快清楚星系里的異常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云升頓時明白,它大概是將自己當做兩大神國的靈主之一了,如果它真是一個野靈的話,惹上兩大神國,的確麻煩不斷。
  
  最關鍵的是,和楚云升不同,它的船很破,飛不快,總會被別人追上。
  
  但如果它很強大的話,當時追擊新艦的時候,為何遲遲沒有極為猛烈的強攻?雖然,新艦加上他,并不害怕它的強攻。
  
  看它飛船破爛樣子,楚云升頓時想到,當時,它不會是為了想搶新艦做自己的座艦飛船吧?
  
  新艦完整態建造完畢后,無論是靜止時,還是航行時,尤其是動靜兩分態交替之時,展現的先進之美,連他自己當時也是有些震撼的。
  
  它猝然見到,緊追不舍也在常理之中,后來楚云升出現,新艦顯然是有主了,它大概又以為楚云升是兩大神國的靈主,不想惹麻煩,只好無奈地放棄?
  
  楚云升將自己的想法發回新艦,讓戥再查看當時的靈襲記錄,但應該不會有什么新發現,那些數據早分析過了,他只是讓戥根據現在的情況,和自己再做一下判斷,以及是否要改變計劃。
  
  畢竟,要等固尊者靈主實在需要太久的時間了,而且能不讓新神國參與進來,自然更好。
  
  那是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之下,只能選了巋靈主。
  
  它見楚云升遲遲不回應,大概也知道楚云升不相信它的話,便說道:“我不會你們那樣拉開時空,但我有我的特別之處,不比你們差,你們的一個靈主,曾被我困在我的靈術中,很久都沒能出來。”
  
  說著,它從自己的飛船中,射出一道信號,在它與楚云升接觸的靈蘊邊緣展現出來。
  
  一個模糊的影子,被困在黑暗的星空,四周似乎什么都沒有,但不管它怎么飛,最終都仍飛回到原地。
  
  楚云升馬上能看出來,這不是什么幻術或者信息欺騙之類的東西,都是靈,不可能被對方欺騙,否則在巨大的差距下,都不用困,直接就滅了。
  
  而看起來更像是一種時空錯亂,三大族的理論假設中提到過,但實現起來很難很難。
  
  它展現完后,就收起來道:“現在你相信了吧?雖然我未必能殺死它們,但是卻可以困住它們。”
  
  這時候,戥也將他的判斷,以及當時新艦遭襲時的記錄一并發了過來。
  
  楚云升很快找到記錄中一段,新艦曾使用過膜定位戰術,但并沒有發現時空錯亂,戥當時發覺被靈襲攻擊的瞬間,為了規避攻擊,第一時間就發動了膜定位。
  
  不讓敵人打到,是他一貫的風格。
  
  楚云升關閉記錄,看完戥的建議,向對面道:“可以,不過,我會與你一起去。”
  
  它對此沒有異議,立即出發。
  
  就在楚云升也跟著而動的時候,它忽然似乎有些猶豫地又向楚云升以靈蘊道:“你乘坐的飛船,能否也給我一艘?”
  
  楚云升的飛船不過新艦臨時制造的量產品,唯一的優勢性能就是快,用完就會直接扔掉,新艦不會保存這種垃圾。
  
  但楚云升仍毫不猶豫地拒絕道:“不行!”
  
  它馬上道:“我不白要你的飛船,我用東西與你交換。”
  
  楚云升還是斷然拒絕道:“這艘飛船耗費極大,就是我們也沒有幾艘,而且這并不在我們的約定之中。”
  
  它沒想到連問都不問它有什么東西,有些失望,但似乎仍不想就這么放棄了,從它的破爛飛船中升騰一個源體,熠熠生輝:“這是我找到的一個火源體,體量很大,極為稀少,我當時找了很久,一直都舍不得……”
  
  楚云升看也不看一眼,打斷道:“這東西對我們沒用。”
  
  其實,這東西換他這艘新艦造的飛船足夠了,但小蟲子那里的自然源體多得很,而且最小的一個,也比它這個不知道大多少,并且,最為主要的是,楚云升現在不想和他換。
  
  說完,楚云升也不再給它再努力的機會,啟動戰船,瞬間拉飛出去,先進的技術與工藝下,幽暗的戰船很快達到極速,一塵絕跡般地劃出一道完美的曲線,消失在黑暗的星空中。
  
  在楚云升飛船相比下,它的寒酸飛船遠遠地落在后面,“艱難”地飛行著。
  
  它嘆息一聲,小心翼翼地收起自己的火源體,跟在楚云升飛船的后面飛去。
  
  楚云升沒有給它那顆星球的確切坐標,它要跟著楚云升才能找到那顆星球。
  
  原先,楚云升與戥并不想真的打這一戰,如果固尊者的靈主能夠趕到,加上冒充真靈的楚云升,一共三靈同往,潛伏靈很有可能暫避開,不與他們直接交鋒。
  
  但現在只有兩個,這一戰說不定真的要打了。
  
  他手中現在有潛伏靈的資料,對方另外一個則還沒有直接接觸過,但烏怒人信息匯聚點曾以生命為代價,為其他烏怒發射出雙靈信息,可以用來作為參考。
  
  而最危險的時候不在靠近那顆星球,而在離開那顆星球。
   br
  這是戥與楚云升經過仔細分析后得出來的,潛伏靈或許都有可能直接將那顆星球讓出來,讓楚云升他們前往。
  
  一是可能要看看楚云升他們有沒有辦法浮現戰爭設施,二是反正楚云升他們已經來了,這顆星球的消息也隱藏不住了,正面直接沖突不如等到楚云升他們離開的時候。
  
  潛伏靈沒有必要與新神國的靈作戰,它需要的僅僅是楚云升手中的烏怒人信息體。
  
  只要等楚云升他們離開后分開,藏在暗中的它與另外一靈突然襲擊,將楚云升一人抓住即可。
  
  ******
  
  感謝盟主“卜善煙雨灬”昨天幾次飄紅打賞!非常感謝!
  
  第一更!(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