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528 不放棄

戥沒想到五序的反應這么大,嚇了一跳,他也沒想殺睥邁,他只是在想辦法。
  
  五序大概也知道自己想錯了,便解釋道:“睥邁的情況有利于我們對一些領域的研究,而且上一次還觸發了我們卓爾人的一項絕密實驗,對我們找到當年的真相應該還有些作用。”
  
  它最近一直在關注睥邁的實驗空間,戥是知道的,對它的說法也是認同的,思索道:“但是,他現在的情況,具有一定的危險性。”
  
  五序建議道:“我們可以將銀色武器送出新艦,以此降低風險。”
  
  這的確是一個最簡單的好主意,只要將銀色武器扔出去,然后讓安全部提高對睥邁的監控,風險就能降低到最低。
  
  新艦里有其他靈主契約的生命也不止睥邁一人,如果每一個都要排除出去,那所有樞機源門一個都不剩了。
  
  只要異常的銀色武器不在新艦里,睥邁和其他樞機源門也就沒什么區別了。
  
  但是戥卻考慮道:“可以試試,但我覺得會出一個問題,根據楚剛才的推測,睥邁很有可能是當時極端情況下與這件武器產生了某種聯系,才能活下來,現在又共同在同一時間一起產生反應,更證明了這一點,如果我們將銀武丟出去,睥邁有可能不再能夠活下來,或者即使活下來,也會永遠處于之前的狀態,醒不過來,對你剛才說的研究也就沒什么太大的作用。”
  
  戥分析的很合理,五序也難住了,銀色武器不能丟,睥邁它也不想殺,必須想到一個兩全的辦法才行。
  
  這時候,楚云升開口說道:“五序說的沒錯,睥邁不能殺,除了剛才說的原因,睥邁也是為快速戰艦而戰到了垂死,他本身沒有問題,我們就不會放棄他。
  
  但戥說的也沒錯,這件武器也不能丟,它與睥邁兩者之間必然有聯系。
  
  我覺得可以這樣,將十三號實驗空間與三號實驗空間暫時合并,另外調睥邁的息體與銀色武器位于一起,剛才那道光影應該是給他的,兩者在一起應該就不會產生泯滅后的擴散宏動,風險就會集中在睥邁本身上。
  
  他現在僅僅是一個源門,即使異動,只要他契約靈主不現,問題都不會太大。
  
  這段時間,我也會在新艦里觀察他與這件武器接觸后,是否穩定下來?如再有新的情況出現,再做決定。”
  
  楚云升一錘定音,也是唯一的辦法了,五序松了一口氣,戥也覺得只能如此了。
  
  這時候,苜苒那邊的那句話也終于說完了。
  
  楚云升與五序戥三人的交流,他們都是不知道的,等她說完,楚云升再說話,就像是很自然地接上她的話:“這個猜測沒錯,我和五序戥已經確認了。”
  
  阿里頓感極度的尷尬,果然三大族早已經想到了,他們這是班門弄斧了。
  
  這時候,楚云升又交待道:“苜苒,你告訴一下弭婭,讓她這段時間多去與睥邁說話,如果有他以前相熟的人更好,就像老赫爾還在時候一樣去做。”
  
  苜苒應了一聲,就出去聯系弭婭。
  
  阿里也跟著離開,出去的時候,他發現三十七艦的那些實驗員卻沒有鄙視地看著他們,轉念一想,大概是因為高等生命沒這方面的興趣,或者大家同時共死過,也不會再像以前一樣表露出來。
  
  出了十三號實驗空間,阿里擔心苜苒會被打擊到,受到挫折而失去信心,便鼓勵安慰她道:“沒事,你能猜到已經很不錯了,別灰心。”
  
  苜苒愣了一下,然后失聲笑道:“隊副,剛才看你一臉尷尬原來是因為這個,你想多了,楚先生與戥艦長他們是什么人?我剛一開口,他們就能將所有事情處理完了,然后才等我說完。”
  
  “啊?”阿里頓時又愣住了,然后羞愧難當:“我說那些實驗員怎么會是那反應,感情它們也早知道了,就我一個人悲催地什么都不知道,不行,再這樣下去,我真沒法活了。”
  
  他說著就打開一道門要跨入進去。
  
  苜苒奇怪道:“隊副,你去哪?”
  
  阿里擺了擺手,一臉郁悶道:“你去通知老隊長吧,別管我,我去加強一下學習,沒法活了這。”
  
  苜苒點點頭,聯系上弭婭。
  
  很快,弭婭出現在苜苒此時所在的空間,聽完苜苒的匯報,嘆息一聲道:“我盡力吧,可惜赫爾大人不在了,否則,他的效果好過我們無數倍。”
  
  她不是阿里,聽完苜苒的匯報,立即就明白了楚云升的用意。
  
  這不僅僅是為了降低新艦的風險,也是在救睥邁自己,如果睥邁意識真的出現異常,超出控制范圍,為了其他人的安全,新艦一定會做過果斷的決定。
  
  “你回十三號實驗空間吧。”弭婭接著道:“我去找當年赫爾七將中唯一幸存下來的人,也只有他才能勉強完成這個任務。”
  
  當年地球入侵冷星,雪山一戰時,赫爾七將只剩下三將,到如今活下來的,除了七將之首的睥邁,只剩下了一人。
  
  此人不在她們的冷星戰隊中,睥邁未受傷昏迷前對他一直很照顧,安排他跟隨拔異那些樞機修煉,跟隨海國大殿主那些人學習知識。
  
  但因為沒有契約,修煉到頭也成不了樞機,當年武力赫赫的七將,已經成為了海國大殿主的助手。
  
  平常他也有來看望昏迷中的睥邁,但新艦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任務,海國大殿主那邊的事情也很多,他也不能時時過來。
  
  弭婭自知自己難以完成這個任務,雖然當初的那點矛盾,早已在星云之間過去了,但就感情而言,赫爾七將與睥邁更深一些。
  
  苜苒回去后,她也通過虛擬門,前往海國大殿主那里。
  
  弭婭去海國大殿主那里的時候,海國大殿主卻不在自己的實驗空間里。
  
  它被刺惡拉著,去幫線體樞機的忙。
  
  在一個虛擬空間中,一個合生命有些緊張地看著這兩個樞機一個源門。
  
  它認為自己是被綁架來的,但線體樞機手中卻有安全部的調令,是通過浮尊者申請到的。
  
  “怎么樣?”海國大殿主做完實驗,線體樞機有些急切地問道。
  
  “的確有部分成分與你相似,但要確定無疑的話,我看你還是要向上面正式申請,讓三十七艦的生命來做調查。”海國大殿主如今在一種樞機源門中成了人所共知的大科學家,但凡有這方面的問題,大家都會先找它詢問,而不是三十七艦種族。
  
  線體樞機一邊示意刺惡,一邊道:“我明白,但是三十七艦現在忙得厲害,等安排到我估計還要一段時間,我現在要沖擊源門境界,心里老不踏實,總要弄清楚才行,要不然一旦沖擊出錯,就危險了。”
  
  刺惡收到信號,將那個可憐的合生命提上前來,惡狠狠道:“現在證據確鑿,快說,到底在什么地方遇到過線體的族人!”
  
  那合生命雖然知道按照新艦的制度,它絕沒有生命的危險,但這幾個樞機源門打著安全部的名頭,又是新艦老人,它們合生命現在不算新艦認可的正式成員,因而仍讓它感到畏懼。
  
  “我真的沒有騙你們,雖然我們的確會采用其他種族的優秀生命特征,融合到我們的生命體之中,但是你們說的這種情況,已經存在很久了,我們這里也沒有資料,找不到是否曾遇到過線體樞機種族的證據,如果有,我一定會告訴你們,這又沒什么需要隱瞞的。”
  
  刺惡看了線體一眼,馬上又換上笑臉道:“我們暫時相信你了,你也不用怕,我們只是請來幫個忙,這也是上面許可的,線體要沖擊源門,事關重大,否則就是浮尊者也拿不到調令,對了,我們嗷卡人,你們還要多多費心啊。”
  
  那合生命哪里敢不答應,連忙道是,急于離開這里。
  
  等它走后,線體嘆息一聲:“算了,我的族人或許已經滅絕了,再找不到了,就是還有幸存,怕是也躲不過這次靈的滅殺。”
  
  海國大殿主雖然是被強來過來,但還是安慰它道:“上面已經做過安排,或許還有希望,你也不要太灰心,你馬上就要沖擊源門了,這些事先放一放,樞機沖擊源門很關鍵,你來我這里吧,浮尊者那里太不科學,萬一出岔子,我還能想辦法幫你糾正過來。”
  
  刺惡雖然看起來笨,但仍一語戳穿道:“大殿主,你是想拿它做實驗吧。”
  
  海國大殿主被戳穿了心思,也不惱,反直接道:“是也沒什么不好,對大家都有好處嘛。”
  
  線體倒是看得開了,道:“沒事,大殿主謝謝你能來幫我,沖擊源門的時候,我會去你那里。”
  
  其實,就是它不去,新艦系統一樣會對它進行分析,區別不過在于,分析的場所放在海國大殿主那里,還是放在別的地方。
  
  得了它的保證,海國大殿主便覺得這趟沒白來,如今它的事業蒸蒸日上,楚云升也早不管它是修煉還是搞科研,正活得如魚得水,恨不得一天當做兩天過。
  
  臨走的時候,海國大殿主關照刺惡道:“有空去看看拔異,他最近被折騰得太慘了,我都看不下去了。”
  
  刺惡郁悶道:“我上次去了,他說他被折騰得不想活了,我還努力安慰他好久,后來才知道他驅猛日的是在騙我!”
  
  聽著它們說話,線體樞機忽然有一種羨慕的感覺,于是它不知道為什么就有點想念小蟲子和那么笨了。
  
  而此時的新艦,也開始啟航,前往烏怒人的信息備份點,能否安全地將信息拿回來,關系重大。
  
  ******
  
  第二更!
  
  雖然很晚了,但還是很激動,黑血已經沖到了科幻總票第四!月票榜也升到三十名!
  
  感謝大家!感謝兄弟姐妹們!
  
  飄火繼續努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