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527 宏動

在以三十七艦種族為主的諸多實驗空間中,五序比較關注的是睥邁的治療,雷最關注的是它的秘密實驗空間,而戥重點關注的就比較多了,銀色長槍與另外一件從班里路那里得到的防御性武器的解析實驗,就是其中之一。
  
  他的一個前輩曾發現過類似的武器,這是他對銀色長槍解析感興趣的原因之一,當初,銀色長槍第一次重啟也是由他來完成的。
  
  但是當時的重啟,只是簡單地消除銀色長槍在之前使用者的使用中積累下的錯誤,使它重新可以正常地“合法”使用,并未改變其形態,未能回到最原始最干凈的狀態,需要第二次重啟才行。
  
  后來戰事頻繁,一直未曾有時間對它進行深度解析,并一次次地交給快速戰艦以及其他源門上戰場使用,直到逃出銀河仙女星系,渡過漫長的暗域到達這里,才正式開始。
  
  楚云升在新艦的時候也曾參與過,起初,他以為和紫氣之劍一樣,依靠假靈的靈蘊就能解開,但卻并不順利,他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主要還是由三十七艦來負責。
  
  戥分析認為,紫氣之劍能夠順利解析,一是與楚云升靈蘊切合度比較高有關,早在地球新世界,他就在一直在使用紫氣之劍,二是紫氣之劍可能只是一個仿造的禁設之武,而銀色長槍卻極有可能是一個真的。
  
  之后的解析進度并不快,直到今天出現了異常。
  
  信息世界無距離,楚云升與五序當即通過虛擬門穿入到十三號實驗空間。
  
  里面已經有很多人了,戥也在,但大多數人一臉的茫然,只有戥的分時投影飛快地在忙碌。
  
  在實驗空間的中間,銀色武器靜靜地懸浮在空中,自從第一次重啟之后,它還從來沒有這么安靜過,一直充滿著一股暴虐的能量氣息,而現在給人則是另一種感覺,極為蕭殺肅穆。
  
  見楚云升與五序趕到,戥連忙指著銀色武器上方懸浮出的一團模糊變化的光影道:“你們快過來看看,我已經連接上新艦的核心系統,仍然沒能分析出來,它就要消失了。”
  
  五序馬上接替下戥對新艦系統的控制,在這方面并不是戥的優勢,卓爾人才是,新艦內部系統的雛形就是由卓爾人的技術為基礎而擴展建造的。
  
  楚云升則立即以靈蘊籠罩它,試圖將它分析出來。
  
  但不論是五序調集更多的資源對它進行破解,還是楚云升的靈蘊,都仍然無功而返,甚至,它還隱隱地排斥楚云升的靈蘊干涉,加速地消失。
  
  眼見它就要徹底湮滅了,撤下來的戥有了時間思考對策,當機立斷道:“五序,你改為記錄它的狀態變化,楚,你試著強行干涉,反正到了這一步了,冒險一下,就算得不到信息的內容,或許還能知道它是怎么形成的。”
  
  銀色武器上懸浮的變化光影消失的速度飛快,從戥得到消息,到通知楚云升與五序,再到楚云升與五序過來,幾乎只是片刻的功夫,它已經只剩下殘影了,仿佛轉瞬即逝。
  
  楚云升和五序與戥之間的配合早已默契,聞言立即照做。
  
  嗡!
  
  下一刻,光影泯滅,銀色武器微微震顫一聲。
  
  仿佛有一道無形的波,從光影泯滅的中心,向四周以球形瞬息擴散逃逸,蕩滌空間。
  
  楚云升與五序幾乎在同時道:“宏動!”
  
  接著,楚云升又道:“不能讓它逃逸,立即反向開啟新艦防御壁壘。”
  
  不用楚云升說,五序已經第一時間這樣做了,同樣的場景,曾在類荑族人星球的深處,它與楚云升也遇到過一次!
  
  與此同時,楚云升飛快地使出他所會的第一道禁術,將那道逃逸的宏動無情斬斷。
  
  五序那邊也反向開啟了新艦對靈防御系統,形成對內防御。
  
  這是基于烏怒人當年的研究成果,加上三大族的補充,以及楚云升作為試驗體不斷嘗試后,新艦形成對靈的新防御體系。
  
  雖然還不完善,一次開啟下消耗也極大,遇到靈襲猛攻,仍有陷落的可能,但一旦宏科技研究有了突破性進展,它們就能在這個基礎上,徹底搞清楚防御機制,重新建立真正完善可靠的體系。
  
  說到底,當初烏怒人也是靠著雄厚的信息量為基礎,靠著靈襲下的物質材料試驗測試積累,耗費無數歲月反復嘗試出來的,而非真正的了解了宏機制。
  
  只一瞬,十三號實驗空間又恢復了平靜。
  
  “馬上封存它,暫時不要再研究了。”楚云升收起靈蘊道:“另外一個武器也是一樣。”
  
  五序心有余悸地道:“封存吧,它可能被某個強大的靈動過手腳。”
  
  有星空生命發現過禁設之武,但從沒有人見過制造出它們的生命,可能早已滅絕,因此有很多傳言,有說它們是極先進的種族制造,也有說是神秘的勢力制造。
  
  戥的種族發現過一個,自然是知道的,但他此時很奇怪地道:“之前三十七艦對它的解析一直沒有太大的進展,只是剛弄清楚要第二次重啟它,需要解開它大約十一層嚴密設置,但就在剛才不久,一個實驗員嘗試一個新的解析方法,它就忽然解開了第一層。”
  
  那個實驗員,是三十七艦種族的一個,馬上將它當時輸入實驗的資料調了出來,展現在五序等人面前。
  
  五序只看了一眼,便斷定道:“從這份資料上看,是不可能解析成功的。”
  
  那實驗員微微有些尷尬與羞愧,但事實就是這樣,三大族領先它們太多,是它們現在拼命學習的對象。
  
  戥卻道:“所以,奇怪就奇怪在這里,明明解析不了,卻解析出來了,除非是它自己”
  
  他沒有說完,但是大家都知道什么意思,除非是它自己自行解開的,三十七艦的實驗員要么是正好趕上了,要么是觸動了什么。
  
  如果確認了是自行解開,就意味著它已經不可控,隨時具有威脅。
  
  新艦并非少它不行,為安全考慮,就要將它扔出去。
  
  三人靜靜地思考著,反復地看著當時的資料。
  
  十三號實驗空間中靜悄悄的,所有人都不敢打擾到楚云升三人,這件事在戥來到后,就脫離了它們的控制,大家都站到了一邊,還沒有離開是因為戥可能會隨時找它們問明當時的細節。
  
  但資料上并無什么特別的地方,沒有任何意外違規的地方。
  
  五序正要去調新艦的信息世界記錄查看,就聽到一個聲音道:“各位長官,我剛剛聽到一個消息,我們的弭婭隊長說睥邁大人有反應了,會不會與這件事有關?”
  
  十三號實驗空間的生命們頓時齊刷刷地順著聲音信號來源的方向望過去,包括五序與戥。
  
  說話的是一個冷星人女軍官,在眾多高等生命的目光下,她倒是很鎮定,但她旁邊的阿里就頓感壓力,緊張起來
  
  這個層面上的事情,就是三十七艦的那些實驗員也沒能力參與,他們冷星人就更沒那個能力了。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說對了,那可真是為他們星人爭一回臉啊。
  
  阿里緊張的時候,楚云升已經開口說話了,他與五序來得太快,沒看到苜苒和阿里也在這里,估計是戥的安排,便鼓勵他們道:“你們為什么會這樣認為?”
  
  阿里緊張中頓時又有些奇怪,剛才只是苜苒在說,楚云升為什么用“你們”,而不是“你”,他當然不會認為這個“你們”僅僅是指他與苜苒,他自覺自己還沒那個資格,而應該是指一群人,不過現在,他也沒時間考慮那么深奧的事情了。
  
  苜苒已經在說道:“在我們與班里路的那一次戰斗中,睥邁大人昏死之前,一直在用這件武器戰斗,直到幾乎戰死,這件武器都沒有離開過他的手,而現在幾乎同時有反應,或許有可能有關系。”
  
  她的話說到一半的時候,五序已經將兩個實驗空間的時間記錄對比出來。
  
  相比三大族,即使冷星人進行訓練很久了,她們的反應速度也遠遠比不上三大族,就是連三十七艦種族都還不可能的追上。
  
  因此,在她還未說完的時候,五序已經向戥與楚云升在另外一個信息通道中道:“時間的確一致!”
  
  戥奇怪道:“難道睥邁受創的時候,與它產生過某種層次上的聯系?但是睥邁是冷星人,這件武器是阮家從地球帶來的,怎么會有關系?”
  
  楚云升沉思一下,打開通信道:“雷,你還記得當時我們調查這件武器來源的時候,從地球來的人都不知道嗎?”
  
  這件事發生在冷星時期,五序那時候應該還在偽霸控制之下,而戥估計還在星空中的某個角落漂流著,兩人都不知道。
  
  只有最早跟著楚云升烏怒人清楚一些,尤其是雷,對這些事最為關心。
  
  雷沒有過來,它在忙著信息備份點的事情,電如今封閉了,只能靠它與第三個烏怒人了。
  
  它通過信道,回憶道:“是的,但是我和光都是輪流值守,它也不知道具體情況,但可以肯定一點,這件武器是從地球帶出來的,不是在冷星發現的。”
  
  接著,它又補充道:“不過,尊上,還有一種可能,根據我們當時在地球的記錄,這件武器之前沒有在明面上出現過,應該不在國之中,但我懷疑當時有一部分地底小人與阮家勾結,這件武器出自地底小人那里。
  
  在我曾經的調查中,當時地底小人上層很紛亂,不僅與阮艦有聯系,還與如今已經是紀子艦里的那些人有過接觸,它們可能是分散風險,以求自保,當然現在都過去了,所以,我猜測,這件武器或許是從地底小人那里得到,不過已經無法查證。”
  
  雷只是描述事實與提供情報,楚云升自然還有辦法確證,阮家現在就在巋靈主那里,下次過去可以逼問出來。
  
  雷解釋后,楚云升迅速將這些情報連貫起來,向五序與戥道:“地底小人與冷星藍發人有關系,睥邁的契約得自冷星大神山,而冷星大神山是藍發人的圣地,以前肯定有靈降臨過,所以才有留下的契約,藍發人與地底小人極有可能與這個靈有關。
  
  另外,還有一個藍發人,你們不認識,她已經被這個靈派來的生命帶走,根據老赫爾描述這個生命當時留下的一些話,這個靈主當時很有可能身在兩大神國神戰的前線,必定極為強悍。
  
  這件武器,若來自地底小人,就應該與它有關,而睥邁得到的是它的契約,與這件武器產生聯系也在合理之中了。”
  
  所有蛛絲馬跡匯總起來,事情似乎漸漸清楚了,但卻接著產生了一個巨大的問題銀色武器自動解開,對方靈主極為強大,睥邁用得是它的契約,那么新艦必須要消除任何潛在的危險。
  
  這時候,苜苒的那句話仍還沒有說完,戥便已猶豫道:“睥邁……”
  
  他也還未說完,楚云升也還沒說話,五序就立即道:“不能殺!”
  
  ******
  
  第一更!(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