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520 遇襲

楚云升隱隱擔憂的時候,鄭又艇十分地活躍。
  
  他不知道偽霸的部下在139號星系到底做什么,也不知道它們是按照什么標準來分類前來投靠的星空生命們,他只知道,偽霸的部下們挑選出包括他們在內的第一批離開的星空生命們的秘密,就隱藏與包含在這支編隊中從生命體到飛船的各種信息中。
  
  他不需要知道到底是哪一個,他只需將他能搞到的信息情報全都搞回來,然后交給新艦,自有三大族會去分析。
  
  這才是他的工作,也是他的任務。
  
  不過現在,他一直都沒有找到機會向星空大功率發射已經搞到的信息情報,偽霸部下派來領航的生命在一出139號漩渦星系,便禁止了所有飛船向外發射信號。
  
  此刻,那個薄膜一樣的領航生命,還在通過全艦隊的統一通信接口,向他,同時也向所有飛船,說著一個個“規矩”
  
  “……我們即將離開本星系,進入小暗域,不用我再說,你們也知道現在星空黑暗中的危險,所有飛船必須保持靜默,若有違反,立即將被驅逐出艦隊!……”
  
  鄭又艇本還想與它套個近乎,誰知道對方說完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無視了他的通訊請求,冷漠地離開。
  
  “老板,你不應該生氣。”化作一串串腦袋的小毛淡淡道:“在它眼里,我們不過是幾個前來尋求庇護的不起眼可憐蟲,沒資格和它說話。”
  
  鄭又艇一振他的黑甲長鏈,怒道:“你小子他|媽那只眼看到老子生氣了?一邊去。”
  
  小毛幾十個“眼睛”同時轉到一邊,并無所謂地飛向他的休息艙。
  
  他剛要回到他的休息艙,鄭又艇突然伸出他的甲鏈卷起他,道:“靜默就靜默,老子不通信行不行?老子親自一個個飛船去拜訪行不行?”
  
  小毛也不反抗,只是淡淡地道:“你是老板,你說了算,但我要提醒你一下,用這種原始的方法,肯定有高等生命再次鄙視你,說不定還有生命危險。”
  
  鄭又艇不管他說什么,招呼了一聲:“老賈你跟我們一起去,其他人待在船里不要出去。”
  
  他根本不怕有什么危險,有楚云升在,他的膽子特肥,如今新艦里真正見過楚云升戰斗的人不多,而他就是為數不多的人中的一個。
  
  如果還有戥在這里,他甚至敢囂張地橫著走。
  
  不囂張一點,如果能體現自己手中的“商品”是真的奇貨可居?
  
  不過這里不是新艦,新艦有戥與拔異藏在背后給他撐腰,當初三十七艦種族認為他們是愚昧的低等生命,只會覺得他們可笑罷了,而在這里,他們要冒充高等的星空生命,原來的一套就不行了。
  
  鄭又艇首先去了與自己最近的一艘飛船,那艘船中的星空生命對他的“到訪”極為驚訝,完全沒想到本艦隊里竟還有生命會用這樣原始的方式登艦聯系。
  
  驚訝歸驚訝,鄭又艇馬上向它們展現了自己生命體強大的環境適應能力,立即得到了對方的尊重。
  
  不過,即便如此,對方也沒有讓他們三人進入自己的飛船內部,沒有星空生命會主動將自己飛船內部情況暴露給其他種族。
  
  于是,披著高等生命外皮的鄭又艇,創造了星空中大概史無前例的新外交方式雙方生命像地面原始生物一樣面對面,漂浮在飛船外臨時延伸出來的力場中進行交流。
  
  鄭又艇自己知道自家的情況,還是有自知之明的,盡量少說話,以免多說多暴露,始終裝作一副高深莫測的一樣。
  
  小毛與老賈基本都是不愛說話的人,但三人相同生命基本結構,卻有著不同的生命形式,讓這艘飛船生命在無法分析看透的情況下,大感壓力,以為真的遇到了很先進的星空生命。
  
  交換到一些情報后,三人在鄭又艇的帶領下,也不回自己飛船,繼續順著艦隊的飛船排行線,一艘接著一艘地登門“拜訪”。
  
  沒有一艘飛船不被他這種驚人的方式所驚訝,但偏偏他的生命體又是那樣的先進,讓一船船在吃驚中被敲開艙門的各種星空生命,不得不慎重地對待。
  
  偽霸部下選擇分類的標準的確很奇怪,被選中的這些飛船,先進程度不一,有的甚至還不如歌林人,面對被三大族偽裝起來的鄭又艇,根本看不穿,又敬又怕又困惑。
  
  尤其是那些較為落后的星空生命,不知道鄭又艇這樣的偉大生命為什么看上了它們,在不準通信的情況下,竟然還愿意用這樣原始的方式前來聯系。
  
  即便它們被偽霸部下選中,但偽霸的部下也不怎么理會它們,領航的薄膜般生命,更是對它們充滿漠視。
  
  為了尋求人家的庇護,它們也不得不委屈求全,不敢有任何不滿。
  
  而若放在一個普通的星系中,面對那些更加落后的生命,尤其是還未能飛出行星的地面生命,它們就是神的化身,無所不能,在這里,卻什么都不是。
  
  鄭又艇一路“拜訪”過去,基本上都得到了“開門”接待,獲得的資料也越來越多,但他看不出什么頭緒,各種生命千奇百怪,科技水平也參差不一,真不知道偽霸部下們怎么選擇的?
  
  但他還是獲得了兩條重要的信息。
  
  第一條很久遠了,真假不能確定,有一個星空生命曾在本超星系團深處,發現一丁點神秘事物據說是被什么東西斬下的一個頂級靈的生命體的一小截尸體部位,竟然仍以恐怖的速度在宇宙中慣性飄飛,發現它的那個極為先進的星空生命當場就全滅了,只來得及發出一小半的信號。
  
  這條情報不能確定真假,鄭又艇只準備發回新艦,讓新艦去頭疼,另外一條才是他真正感興趣的。
  
  在本艦隊中,有一個星空生命曾見過一個奇異的鏡面!
  
  根據情報上的大致描述,鄭又艇感覺這個鏡面疑似與快速戰艦遇到的那個是同一個,或者都是襲擊者產生的。
  
  他不知道這個鏡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在他的任務關注事項中,沒有解釋,他也聽不懂,他只知道有這么一個東西。
  
  這可是一個重大情報,如果能搞到,戰功就不說了,關鍵對此時的新艦很有用,說不定,在未來沖突戰爭中,會因為他的這個情報會少死很多很多人。
  
  而且,但凡情報,越早搞到越好,越早效果就越好。
  
  然而,等他興致勃勃地找到這個星空生命時,卻吃了一個巨大的閉門羹,被小毛說中了,人家根本不理它。
  
  不但沒開艙門,連回應都沒有,完全無視。
  
  “拽什么拽?”鄭又艇恨恨地道:“看它們的樣子,大概也就是晷棱族的水平,真遇到那個鏡面還能活下來?估計也是接收到過什么警報信號吧了,再說,就是晷棱族老子當初不是一樣拿下了?”
  
  回到飛船,黃星人小簇拿著他們帶回來的資料,分析道:“老板,我看它們的水平可能比晷棱族還要高,雖然估計仍看不出我們的原形,但對我們大概也沒什么興趣。”
  
  鄭又艇其實也就是說說,心理上半點影響都沒有,那個星空生命雖然連搭理都沒搭理他,將他晾在飛船許久,但他當初面對三十七艦種族,遇到的鄙夷多得數不清,早無所謂了。
  
  “貝格麻麻的,要是新艦在這里,看它們還囂張個屁。”鄭又艇一邊罵著,一邊想著辦法:“不行,這個情報很重要,我得想辦法弄到手,你們一起想想看,還有什么辦法沒有,裝孫子都行。”
  
  他調轉黑甲長鏈方向,準備向楚云升匯報這件事。
  
  這時候,飛船的通訊系統響起,領航的薄膜生命出現在虛影中,冷冷地向鄭又艇警告道:“31號飛船,有其他飛船投訴你們騷擾行為,這是第一次警告,也只有一次,如果再有,立即驅逐出艦隊!”
  
  鄭又艇愣了一下,氣得他黑甲直癢,什么叫騷擾?真以為自己有多不得了了?連拜訪一下都不行了?都叫騷擾?
  
  薄膜生命卻根本不給他申述的機會,警告完之后,直接離開了。
  
  對偽霸的這些冷傲的部下,他也一點辦法也沒有,以后他還要再偽霸那里開展工作,得和這些人搞好關系。
  
  他還不知道小蟲子在偽霸那里的情況,以為小蟲子一定被關起來俘虜了,他還準備參與營救呢。
  
  鄭又艇檢查了一下飛船的系統,確定通信關閉鎖死后,通過保密權限向楚云升道:“楚先生,有件事”
  
  他剛說到一半,黑甲長鏈突然筆直的唰地一下,直挺挺地仿若刺出去一般直直僵硬!
  
  不僅是,幾乎在同時,同船中的其他幾個人,也是一樣,鏈式生命體全都齊刷刷地直挺挺地筆直僵住,一動不動。
  
  而此時,整個艦隊,所有飛船中,所有生命也如他們一樣,生命體宛若靜止一樣集體地僵硬,定格在時空中。
  
  漂浮的物體,停止翻滾,流出的液體,保持不動。
  
  寂靜,萬籟俱寂!
  
  一道恐怖的力量,令所有生命心靈顫抖地掃過。(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