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519 靈蘊的警覺

尊者在漣殼大使派出一艘飛船帶領下,向偽霸所在的位置飛行時,楚云升乘坐鄭又艇的飛船,也在向偽霸最為靠近他們的一個部下坐標航行。
  
  相對而言,尊者的位置還更加遠一些,它所遇到的偽霸部下大概是偽霸所有散出去的部下們中,飛出去最遠的一批
  
  鄭又艇與楚云升在方向上與偽霸另一部下則要距離近一些,加上新艦制造的飛船速度非常快,從138號星系進入139號星系后,便相距不遠了。
  
  偽霸的這支部下正在139號星系的內部,這是一個典型的漩渦星系,扁平狀,有四個懸臂,環繞著星系中心進行漫長的周轉。
  
  若非必要,通常,鄭又艇的飛船僅僅擦著星系的邊緣飛行,不進入內部,也不深入暗域,最大限度地減輕星系對飛船的引力擾動,同時也能夠在出現意外時,在星系邊緣及時獲得物質上的補充。
  
  因而,這還是楚云升他們出發以來,第一次深入到一個龐大恒星系的內部。
  
  星系邊緣的恒星稀少,行星就更加稀少,而生命則一個也沒有。
  
  至今為止,包括新艦航行所到過的地方,除了兩個牢籠行星,還未發現一個生命星球!
  
  或許與他們的航行目的有關,他們不是來探險與科考的,對這方面并不關心,但即便這樣,此處生命也稀少得可怕。
  
  像是曾有過什么神秘的力量,將這一帶星系中的原始生命一起抹去。
  
  進入139號漩渦恒星系后,生命的跡象終于漸漸開始出現了。
  
  但并不是原始生命星球,而是前來偽霸部下尋求庇護的星空生命。
  
  鄭又艇按照出發時戥與拔異交給他的計劃,也偽裝成尋求庇護的星空生命。
  
  飛船的生活艙里,連同楚云升在內,都不能用人類的形象了,紛紛進行了一番“化妝”,變化成另外一種模樣,如同一條條結構復雜的鎖鏈,游飛在船艙之中。
  
  如何有合生命在這里,一定會極為驚訝,這不是它們的生命特征么?
  
  它們鏈式生命體,雖然內部結構復雜,但整體卻化繁為簡,在星空中的自由度極大,反應靈活,并且可以將外部接受到的信息,分級在各個不同的鏈節之中處理,可同時獨立處理,也可以在必要時于內部進行信息升級,升級到更高的連節之中去處理。
  
  戥在千變生命技術中,取用了合生命的生命體特征,但也并非完全一樣,戥所取的僅僅是它們的基本結構,具體形式又可以千變萬化。
  
  像小毛,他的鏈節就是一個個特異的“腦袋”,雖然結構精密細致,但以人類的感官看起來,十分滲人。
  
  鄭又艇罵了他幾回,但也沒逼他改成其他模樣,在這方面,他似乎一直很放縱手下們的個性,一般實在看不下去了也只是罵上幾句,倒也不逼迫。
  
  他自己倒是威風,全船就數他的鏈式形體最長最大,一個個鏈節宛若一片片黑甲,幽暗中透著寒鋒,且極為靈活,連合在一起,竟有些冰冷的逼人氣勢。
  
  也不知道他是從哪里得來的創意,似乎對此頗為滿意。
  
  楚云升的變化最為簡單,不似小毛那般滲人,也不像鄭又艇那般瑟,和普通的合生命幾乎沒什么區別,毫無特色。
  
  進入139號漩渦星系后,楚云升便不怎么出飛船了。
  
  鄭又艇則從遇到第一個星空生命飛船后,便帶著手下們開始忙起自己的“生意”。
  
  在楚云升未見到偽霸前,大家的身份時不能暴露的,暫時沒辦法用左旋前儲的名頭進行忽悠,不過新艦發現的幾處靈襲之地的見聞,卻是可以拿來使用的。
  
  逃到這里來的星空生命,目的就是為了尋求庇護,一個個猶如驚弓之鳥,靈襲的信息對它們的吸引力,在此時反而遠超老神尊的生命之法。
  
  合生命曾經的活動范圍與新艦有所重疊,冒充它們最為合適,有星際輻射為證據,即便是襲擊者,也不一定知道合生命還有多少分船逃了出去。
  
  而五處靈襲的戰場信息,則來自于比合生命更先進的那些液態生命,但如今都為新艦所用,外人無法知道詳情。
  
  鄭又艇手持五大靈襲之地的信息,開始了他獨闖星際生涯中的第一單生意。
  
  第一個遇到的星空生命,根本不知道他的底細,見他飛船先進,生命體更先進,更有五個靈襲戰場的信息,便以為他是一個了不起的星空生命,以高規格的方式與鄭重的態度對待他主動要求的接觸。
  
  在鄭又艇等人隔著兩百光年與對方做著生意的時候,楚云升則漸漸地感到一絲奇怪。
  
  確切地說,是從進入139號星系后,便出現一種莫名的感覺。
  
  這種感覺來自他靈蘊的警覺,鄭又艇等人無法得知。
  
  但這種警覺又很模糊與不確定,十分的飄忽,時而有,時而又消失,像是這個漩渦星系里有什么東西要沖出來一般,但還沒有沖出來,似是沖出來之前的一次次朦動。
  
  這只是一種感覺,與事實定然相差萬里,但卻是一種預警,只有靈蘊才能感覺到的預警。
  
  楚云升沒有出飛船,一直在試圖清晰靈蘊的警覺,尋找它來自的方向。
  
  但一直到鄭又艇的第一單生意結束,也一無所獲。
  
  此處星際坐標是139號漩渦星系的第三條懸臂末端,他們將從這里橫穿懸臂與懸臂之間的中間帶空隙,達到第二條懸臂的中部偽霸部下所在的位置。
  
  距離大約一萬多光年。
  
  楚云升原本依然沒有探索這個星系的想法,一個恒星系,即便很小,各種星體的數量也多得數不清,一個個地去探索,需要耗費的時間太多太多。
  
  因此,即便他們跨越了多個星系,這些星系內部的世界,對他們而言仍然是神秘的。
  
  楚云升考慮了許久,最終仍放棄了對139號漩渦星系內部探索的想法,一是時間不允許,二是靈蘊的警覺太模糊,無法精確,三則是他隱隱覺得這件事可能與偽霸在139號星系的部下有關。
  
  根據五序對偽霸的了解而進行的判斷,它們很有可能還有一只暗中的飛船在做其他的事情。
  
  聚集星空生命的那些偽霸部下,不過是明面上的。
  
  要找到這支藏著的偽霸部下很難,就是抓了明面上的那支可能也沒用,它們估計也不知道它們暗隊的具體位置。
  
  想要徹底搞清楚,只有見到偽霸才有可能。
  
  鄭又艇不知道這些事情,楚云升暫時也沒有告訴他,對他們而言,靈蘊上的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不久,他們與那支第一個遇到的星空生命飛船,一前一后進入懸臂間的間隙,飛向第二條懸臂的中間位置。
  
  雖然是星系懸臂間的間隙,但依然存在一些恒星物質,它們在漫長的時間中,頻繁地從兩條懸臂間穿越間隙,有時候屬于第三懸臂,有時候則屬于第二懸臂,奔波中度過它們的一生。
  
  飛行中,鄭又艇的手下們忙著整理第一單生意得來的信息,等到離開后,在安全的時間,將在干擾極小的暗域邊緣加密后,大功率地發射向星空。
  
  飛船外的時間漫長,飛船內的時間卻很緊張。
  
  隨著越來越接近第二條懸臂,遇到的星空生命也越來越多,鄭又艇等人很快便忙得幾乎沒有任何閑暇的時間,楚云升作為他們眼中的安全部人員,也早被他們遺忘了,只要楚云升不搗亂,他們也很配合地不與楚云升發生任何沖突。
  
  但越往偽霸部下所在位置飛行,楚云升靈蘊的警覺感出現的次數也越多,卻仍然始終飄忽不定。
  
  問題肯定不會出在偽霸這些部下所在的地方,不過楚云升忽然明白,為什么偽霸敢將他們送出去,而且他們敢于大肆聚集星空生命卻還能夠活到現在?
  
  原初,他與戥等人推測,偽霸是在想利用他的部下聚集星空生命作為誘餌,暗地里捕捉靈,現在似乎又有些出入。
  
  如果一個靈追擊星空生命到了這里,首先將與楚云升一樣,會感覺到靈蘊上的警覺,越靠近,警覺的頻率越高,從安全角度上說,在沒有弄清楚之前,靈不會貿然襲擊,甚至會暫時地離開。
  
  那么,偽霸到底想干什么?
  
  等到飛船終于達到偽霸部下所指定的集中區域,又出現了讓奇怪的事情。
  
  偽霸的部下不直接與他們接觸,在意料之中,但它們似乎對諸多星空生命帶來的信息也沒有多少興趣,只著重了解了一下各個星空生命的生命體形式,然后將這些星空生命不知道是按照什么規則進行了一次分類,有的被立即送去偽霸那里,有的則仍留在這里等消息。
  
  對鄭又艇近乎瘋狂般地商業行為,偽霸的部下似乎沒看見,不干涉,也不理會。
  
  但不知道偽霸的部下看中了他們哪一點,他們也被歸為到即將要出發至偽霸那邊的分類序列里。
  
  根據偽霸部下的說法,他們即使去了偽霸那里,還需要覲見一次,才能最終決定去留。
  
   楚云升隱藏得很好,偽霸部下一直都沒有發現異樣,即使鄭又艇瘋狂收集信息,在這里也并不罕見,許多一起來尋求庇護的星空生命都在交換最新的情報。
  
  很快,他們就和這一批要去偽霸那里的星空生命一起被送走,順著第二條懸臂邊緣,直接飛入暗域邊緣,沒有一次進入星系的內部。
  
  當艦隊在偽霸的一個部下帶領下,離開139號星系,楚云升靈蘊的警覺頓時消失一空。
  
  探測器中越來越遠去的139號漩渦星系,仿佛籠罩著一層神秘的面紗,回歸到星光滿天的巨大星圖上。(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