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516 不死的心

航行,依舊是枯燥無味的,封閉的船艙中更是如此。
  
  楚云升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船外甲板上度過的,以他現在的情況,即便沒有卓爾人生命體,沒有防護服,正常宇宙射線之類的輻射對他構成不了什么威脅。
  
  鄭又艇的部下們基本不與他說話,正是他與戥特意所安排的,新艦里的生命,對安全部的人好奇心都不會有,有多遠離的有多遠。
  
  “小何死了。”鄭又艇變化了一幅模樣,也不用防護服,飄到楚云升的旁邊,傷然地嘆息道:“她死的時候,我就在她身邊,是我送她走的最后一程,她常說我不是好人,楚先生,我的確不是什么好人,坑蒙拐騙,那時候我什么都干過,只要能活下來就行。
  
  那個世道,就得是壞人才能活下來,小何是個好姑娘,可惜她活不下來。
  
  我后來經常再想,如果她活到了現在,應該能活得更好一些。”
  
  他沒有說何凝是怎么死的,楚云升也沒有問,因為已經沒有意義。
  
  何凝,何小凝,那個曾與地底小人朧朧一起的女孩,將楚云升從死亡沙漠中拖帶著,一直堅持到地底小人的蝌蚪飛行器出現,并最后與他一起被地底小人送入到印度人的營地。
  
  在那里,楚云升遇到了鄭又艇,而如今,鄭又艇還活著,何凝卻已經死了。
  
  那個時期,死去的人太多太多了,但人總是在不斷地前行中,遇到新的人,見到新的事,忘卻過去的人,過去的記憶。
  
  在許久后的未來,對那些后代來說,死去的那些人不論是誰,都不過是一個數字,即便是一個龐大無比的數字,也是一個數字,讀到這段歷史時,也許會仰望星空而震動地感嘆,感其艱難,感其犧牲。
  
  只有那些活下來的老人們,回憶起來,才會有故人漸凋零的傷然。
  
  對他們而言,死去的不是一個個數字,而是一段段人生。
  
  “阿米爾也死了。”
  
  鄭又艇再次嘆息道:“他做官的時候還幫過我不少忙,死的時候據說沒親人在身邊,我也是后來聽到的消息,他活著的時候,原本想見你一面的,但始終見不到,就策劃了一個綁架案,綁架了冷星人弭婭,誰想到,還是沒能見到你,反而因此丟了飯碗,一直到死都過得很凄慘,我曾救濟了他幾次才稍微好些,不過得知這件事情后,我也就熄了再去找你的心思。”
  
  他又笑了笑道:“原本覺得,大概就這樣一輩子了,見過你驚鴻一瞥地闖入過我的世界,也回到了平凡的我的人生之中,按理說也沒什么遺憾了,人么,咋樣不是活?
  
  后來我也真的就看破了生死,沒想到命卻大了起來,除了一維生命入侵那次,掉了我許多肉,基本都有驚無險活地到現在。
  
  原本,我的理想不過是能做起新世界各大營地的生意,如今卻是益發地膨脹,竟想著做遍星空。
  
  您別笑話我,我這樣的人,在新艦里待著已經是廢物,艦隊混亂的時代結束了,我們這些人的使命也就結束了,但我總覺得我的心還沒老、沒死,總想再做點什么,但在新艦里,我這樣的人屬于即將被時代迅速淘汰的一類,什么都做不成,所以即使拔異那混蛋不忽悠我,我也會自愿出來。”
  
  他看著滿天跳動拖延著光輝的星辰道:“飛入星空,這里才是我的舞臺啊,為了我沒死的心,也是為了新艦,是我能做的最好的事情。”
  
  他說的很輕松,尤其說他命大,很是輕描淡寫,其實他為了活下來,拼勁了力氣,買過據說是高等生命的“假|藥”,嘗試過坑人的修煉,巴結過許多已成為過眼煙云的權勢者,坑蒙拐騙,用盡渾身解數,只要能活下去,他都努力地爭取過。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的心還沒有老沒有死。
  
  他和楚云升說這些,也不是為了博取楚云升的同情,因為如今已經沒有了那個必要,即便楚云升位于新艦的頂端,但新艦從原初的混亂走向秩序的時間中,他也有了屬于自己的一片世界與生活,并不再需要楚云升也能活得很好。
  
  他只想找一個故人傾訴一下,而這樣的故人已經越來越少,少到對他而言,除了拔異大約也只剩下楚云升了。
  
  楚云升飄臨在球形的飛船上,不知道有沒有在聽,他也似乎不在意楚云升是在聽還是沒在聽,他只是想說。
  
  雖然他的話里很多時候都是在滿嘴跑火車,多年生死極限壓迫下,他唯一能求生的滿嘴胡言技能已經深入到他的生命之中,但忽略語言,他述說的感情卻是真摯的,或者說,是他唯一真的東西。
  
  叨叨絮絮中,他說完了,楚云升依舊沒有動靜,也沒有走。
  
  接著便是沉靜,兩人的沉靜。
  
  高速飛行的船外,星光流逝,斗轉辰移,時間如思,思中湮滅。
  
  許久后,楚云升轉身離開,鄭又艇也跟著離開。
  
  星空如舊。
  
  ……
  
  回到船艙,幾個船員依舊不理會楚云升,地球人小毛在試著用不同的腦袋說著不同的話,黃星人小簇精心地繪制著飛船路過的星圖,歌林人小言在研究融合變化液后的自己的生命體,還有兩個,一個在清理著他們的物資,一個在休息,小小的船艙,十分的安靜。
  
  楚云升進入他的休息艙,同樣靜靜無聲。
  
  隨鄭又艇飛船出航以來,他一直未曾進入氣泡的世界,這段時間,頻繁地進入氣泡世界,頻繁地追溯,頻繁地活動,他的意識已有一些不穩的跡象,需要穩固一段時間。
  
  五序看完他從巋靈主帶來的有關靈魂之鏡的分析,認為以現在的情況,再在氣泡時間待著,也不太可能會有更多的收獲,除非大戰爆發。
  
  零維總要與多維世界產生聯系才有意義,過多地側重于零維的研究也不會有太大的作用。
  
  這一次,楚云升從靈魂之鏡對阮落的修復中,隱隱地覺察到零維、命源、多維生命體等等之間的一絲關鍵聯系,需要時間逐步地清晰出來,正可以利用前往偽霸部下位置的這段時間。
  
  他進入休息艙沒多久,通過飛船私密的通信向鄭又艇問道:“你知不知道阿米爾當初找我是為了什么?”
  
  鄭又艇道:“不知道,他沒有告訴過我,也許可能是為了升職之類的,那時候就這樣的風氣。”
  
  楚云升又問道:“后來你見過他,他有沒有向你提到過靈魂之鏡的事情?”
  
  鄭又艇這次想了一會道:“我也記不太清楚了,時間太久了,但應該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否則我早告訴拔異了。”
  
  接著他又回憶道:“他飯碗丟掉之后,日子過得一天不如一天,我感覺他都有點神經質了,我后來去過幾次,他每次自言自語地嘀咕,什么有問題,還是錯了,估計他是刺激太大,后悔綁|架了弭婭。”
  
  楚云升追問道:“什么有問題?”
  
  鄭又艇努力地想了想,但也沒有想起來太多:“他那會有點神經病,一會土語,一會英文,我也就在印度營地待了一段時間,只能聽明白幾個詞的意思,連在一起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現在更早忘了,這句話他嘀咕的次數最多,我才印象深一點,估計他是后悔了,不過當時也聽不明白他的具體語境,不知道他是說什么有問題,什么不對,還是什么出錯了……他不會是說那個鏡子有問題吧?”
  
  楚云升思索了一下道:“或許是,當初,我應該見他的。”
  
  鄭又艇對此也有惋惜,不過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便說道:“那時候艦隊混亂得很,他又正好遇到了新舊兩派矛盾激化的時候,不能怪你。”
  
  楚云升道:“是我當時的問題,算了,你幫我回憶一下,還有沒有與阿米爾熟悉的人活了下來,另外,到了偽霸那邊,你們也多注意一下這方面的消息。”
  
  鄭又艇對此倒是很有信心:“你放心,只要有那邊鏡子的消息,我一定能弄回來。”
  
  和三千其他飛船不同,鄭又艇的飛船目的地是最近的一處偽霸部下所在位置,航線在出發時便選定下來,全程都以極高的速度航行。
  
  但星空的距離實在太過遙遠,新艦發現偽霸這處部下的信息時,已經是過時的信息,等到鄭又艇飛到,它們還在不在那里也不能確定。
  
  即使在,也要耗費大量的星航時間。
  
  就在他與楚云升一刻不停地趕往最近的那一處偽霸部下位置時,遙在更遠的星系中,一支越發壯大的艦隊洪流正在一個行星系停留,補充物質。
  
  環繞那顆穩定壯年期紅矮星恒星軌道的巍峨飛船中,新雪苑使匆忙進入恢弘的大殿,恭敬道:“尊上,又一艘飛船說是左旋神儲……”
  
  偽霸無所謂地將它直接以一股力量送了出去:“以后這種事,不用再來。”
  
  接著宏偉大殿關閉,偽霸巨大而陰暗的身影微微一抖,一個發光體出現在它身前。
  
  它以巨量的靈蘊才將其如書頁般地打開,一頁頁地翻過,每一頁中,似乎都有一個生命被囚禁其中,有的向它哀求,有的向它冷視,甚至還有沒有智慧的古怪生物。
  
  直到它翻到了一個極為模糊的影子,才“喘了口氣”般地停了下來,又小心地封存好,冷笑一聲。(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