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513 為什么要放棄

氣泡的世界中,楚云升算了一下時間,新艦那邊應該執行了二號計劃,艦內相對時間效應將急劇變大,他在巋靈主這邊過去了很久,新艦那邊則可能只是短短的一瞬。
  
  小長羽不會這么快恢復過來,他也就不必須馬上追溯到尊者的艦隊中去等她,在氣泡復雜的關系海洋中,他又按照小長羽追溯時的情景自己再嘗試幾次。
  
  如果自己能直接回去,也可以節約出留在尊者那里的老第四序備用體,那些備用體用一個少一個。
  
  可惜連續幾次都失敗了,不但沒有追溯到巖星人,反而追溯到越來越遠的牢籠行星。
  
  楚云升追溯的方式雖然與小長羽有一些區別,但也不能持續地追溯下去,也需要中斷一段時間,恢復意識在追溯中產生的劇烈動蕩。
  
  休息了一段時間,他再次估算了一下小長羽那邊的恢復時間,又嘗試了一次。
  
  而這一次,錯得更加離譜,直接偏離了人類的路線,竟又出錯追溯到火蟲那里。
  
  剛才他明明是向人類這條線追溯,卻不知道為何又跑到了火蟲的路線上。
  
  之前在小長羽沒來的時候,也發生過一次這樣的錯誤,追溯到火蟲,當時退出來的時候,他第一次看到了斷橋上的影子。
  
  火蟲這條路線的關系不知道什么原因,似乎變得越來越震蕩、越來越強烈,以至于擠壓到其他路線,他一不小心便出錯到這條路線上,上一次或許都不是是偶然。
  
  但和之前一樣,他仍然停留不了,立即死亡,再次被逼入氣泡的世界。
  
  這里的生命都很強大,以楚云升現在在氣泡世界的能力也沒辦法直接入侵,只好觀察了一會再次離開。
  
  在離開的時候,楚云升從這里又看到了斷橋上那個影子,這次他沒再靠近過去,只遠遠地確定一下,便迅速追溯走。
  
  那影子在他離開后,似乎感應到了什么,有些奇怪地朝這個方向又看了一“眼”,但也僅此而已,接著又飛快地繼續忙碌起來。
  
  楚云升獨立返回追溯全都失敗,估算外部的時間也要到了,便從穩定的卓爾人路線追溯回到尊者的飛船中,仍沒驚動任何人,靜默中一直等到小長羽再一次出現。
  
  見到楚云升,她明顯地松了一口氣,如果楚云升真的不見了,雷絕對是會認為是她的問題。
  
  兩人也沒有多說,再次依次追溯返回。
  
  有了前三次的失敗,尤其是最后一次最后關頭的失敗,修正與注意之后,這一次雖然仍然失敗了,但是再來的第二次,終于成功了。
  
  回到新艦,楚云升讓小長羽先去休息,恢復之后再去找他。
  
  小長羽追溯自然,但她的意識比楚云升差很多,三次是極限,兩次也需要時間恢復。
  
  楚云升等下要將洛紗那邊的事情告訴她,但不急在這一時,否則說不定她會再追溯一次,去看看那邊的族人情況。
  
  在她被關的期間,雷恐嚇并禁止她進行任何追溯。
  
  其實,雷最多只能從信息世界對意識的監控,從發現她零維意識異常來判斷她是否進行追溯了,想要完全控制住她不能追溯是不行的。
  
  但這小長羽也是有意思,竟真的老老實實地一次都沒有追溯過,直到最近被楚云升放出來。
  
  因此,楚云升讓她去休息,她也沒有任何反抗。
  
  雷一直留守在這里,見到楚云升,頓時松了一口氣,它真的是怕楚云升又失蹤了。
  
  楚云升也正好找它有事,一邊跨入通往頂層世界的門,一邊問它道:“你搞得那個普通地球人測試實驗怎么樣了?”
  
  那個在戥大規模安排中,等級絕密的烏怒人實驗,其實就是雷一個人主導,也是它最為積極,電倒是感興趣,但它已經虛弱到顧及不了那么多了,只能將最后一點精力集中它最渴望的宏科技研究上。
  
  說是實驗,主要就是一些測試,參與實驗的人,都是從岐沉那里選出來的軍團精英。
  
  雷給這些人待遇很高,也沒有任何生命危險,這些人也很配合,但楚云升卻是第一次向它問起這件事。
  
  雷有些尷尬地回答道:“還在嘗試,需要一點時間,不過我相信我的想法沒錯。”
  
  楚云升道:“這次我意外地到了巋靈主那邊,見到了第六紀的人,感到有些奇怪。”
  
  信息世界中沒有距離,他們跨入門,便到了頂層的世界中。
  
  楚云升回來的消息戥與五序已經第一時間知道,它們的分時身影也都隨即出現在這里。
  
  新艦眼下事務繁忙,即便是戥與五序,也有許多事情要處理,只能分時過來。
  
  楚云升將追溯出錯到巋靈主那邊的事情詳細地向幾人說了一遍后,接著又說道:
  
  “在我的記憶中,丁是一個很注重教育的人,當初,地球陷入黑暗,所有秩序都錯亂中崩潰,但我和他剛剛得到一個穩定的地盤,他首先就將資源用來接上對孩子的繼續教育,但現在我看得的卻是另外一個樣子,他似乎在阻止第六紀的人在知識層次上的提升,僅保留生命體修煉一條路。”
  
  戥對第六紀不熟,只從正常的生命種族上分析:“只保留生命體修煉,力量提高的永遠只會是少數個體,絕大部分人都將仍維持在低下的層次。”
  
  五序也從卓爾人自身上分析道:“是的,只有科技的進步,才能得到整體力量的提高,但如果同時還有個體能夠突出,也可以相輔相成,它有紀子艦,明明在這兩方面都有條件,為什么要放棄知識的道路?不合常理。”
  
  楚云升道:“這就是問題所在,為什么要放棄?可惜第七紀形成的時間還很短,安德魯又被艾希爾控制,他們現在更像是安于紀子艦的保護,并不是真正的原因,否則也許能從他們那里得到一些對比。”
  
  雷忽然一動,楚云升一回來就問它實驗的事情,現在又提到這件事,似乎想到了它曾提出的一些想法,此時便說道:“如果它放棄知識層次提升的這條路,只保留個體修煉,正如戥說的那樣,將只有極少數的個體力量得到提升,絕大部分人都仍處于低層次的狀態。
  
  要猜測一個生命做事情的目的,就看它形成的結果就行了,很顯然,它想保持大部分生命都在低層次的狀態上,而不是想將它們提升到如三十七艦甚至如我們三大族的層次上。
  
  說明這是它的需要,不管是什么樣的需要,都是它的需要,需要維持地球人的低層次特性,這和我曾經的一些猜測有相似之處。
  
  我認為地球人的低層次特性并不是簡單的壓制,而是一種目的,一種需要,需要用到它們做什么事情。
  
  但可惜,我們烏怒人在地球那么多年也沒有找到這種目的與需要,以至于我們都已經放棄了,認為沒什么用。
  
  我還是那樣堅持認為,不是沒有需要,而是我們還沒有發現,它們極有可能是一種生命化的工具或者零件,尊上,雖然這樣說對地球人來說有些殘忍,但是我覺得很可能是事實。”
  
  雷的觀念三大族如今都已經知曉,所以才會給它和地球人單獨弄了一個實驗空間,但很遺憾,它和一群地球人搗鼓到現在,也沒搗鼓出什么有價值的東西。
  
  戥想了想道:“結合紀子艦與地球的情況,這種可能的確有可能存在,但我們無法判斷這是地球上交戰雙方的哪一方的需要,這點很重要。”
  
  得到戥的部分認同,雷大感欣慰,在這件事上,它幾乎找不到支持者,不但沒有,還有自家人的反對。
  
  如果新艦是烏怒人的星艦,它這個實驗空間恐怕根本建立不起來。
  
  楚云升思索了一下,也說道:“不管是哪一方,有需要,我們就提前做好準備,不過,我們不是紀子艦,我們研究這方面不是為了它們的需要,這個主次要分清,這一次,我還從第六紀與第七紀那里抓了一些人來,先送到偽霸那里,以后再想辦法弄回來,我一直在擔心還有一次攔截,有這些渡過攔截的人在,或許有一些影響。”
  
  雷頓時十分感興趣道:“什么時候能到?第七紀算了,第六紀的人說不定知道一點什么,尊上您放心,只要交給我,保證什么都能查出來,上次那個知道的太少,而且我當時實在沒時間,為了渡暗域又把它處理了,我現在還在可惜。”
  
  楚云升道:“他們基本都是一些普通人,恐怕知道的不多,而且這件事,我懷疑除了丁自己,沒有任何人知道。”
  
  接著,他讓五序與雷先去做自己的事情,留下戥道:“讓拔異來一下,我們可以提前執行八號計劃了。”
  
  戥一邊馬上調來拔異,一邊興奮地道:“我這邊和拔異早已準備好了,這些奸商我好不容易養到現在的,他們對新艦里面保密的事情都不知道,也很自覺按照他們與拔異的約定從不打聽,安全部更一直在監視他們,沒有任何問題。”
  
  楚云升道:“現在新神國那邊沒有問題,我帶回來了與它們遭遇時的檢驗方式,但遇到左旋那邊還是有被殺的危險,尤其是遇到億靈主一方的生命,你們和他們要說清楚,可以投降,我不需要他們戰死,那不是他們的任務,但不能忘記他們自己的任務,投降之后也要記得投降后的任務。”(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