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9)     

黑暗血時代1512 五國的秘密

梅爾蒂尼已泣不成聲,喃喃道:“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楚云升繼續說道:“梅爾蒂尼,你不知道,那些饑餓的人本來是想吃我的,我開了槍,他們才轉而要去吃那個孩子。”
  
  梅爾蒂尼再次一震,顫抖道:“你,你,你當時在那里?你看到了后來?他們后來怎么樣了?怎么樣了?”
  
  楚云升點點頭:“是的,我就在那里,看到了這一切,后來,有人來了,那個父親死了,小女孩被帶走了,男孩沒人要,我帶著他離開了,他告訴我他叫期陽,期待陽光,許久后,當我再遇到他們的時候,梅爾蒂尼,你不知道,這個小女孩最終卻死在我的手里。”
  
  “期陽,撒倫,以身入永暗之夜,以期來世之陽光,我早該想到的……”梅爾蒂尼開始聽到小男孩與小女孩都活下來了,還有些欣慰,接著聽到后半段,不相信地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你不會的。”
  
  楚云升還是靜靜地道:“我當時要殺一個人,男孩喜歡這個人,竟然要飛出來替她擋下這一擊,本來他已經必死無疑了,他的姐姐,那個已經長大喜歡一襲紅衣的小女孩,替男孩擋下了那一擊。
  
  她在死前說,當年,她是愿意的,她其實是愿意的,梅爾蒂尼,你只看到了開頭,沒有看到結尾,他們都已經死了,所有的恩怨也都在她說出那句中已經結束了。”
  
  梅爾蒂尼呆呆道:“不可能,不可能!”
  
  除此之外,他不知道再說什么了,而楚云升身后的洛紗,終于想起一件大陸傳說來弗羅修撒傳說:
  
  ……天神從天空中斬下一刀,地下的熔漿飛濺出來,飚上蒼穹,阿修斯以為必死無疑了,卻沒想到暮餌,阿修斯的姐姐,為它擋了這一刀……
  
  難道,難道傳說中那個天神是,是她眼前的楚云升?
  
  楚云升平靜道:“梅爾蒂尼,你不是那個父親,胡爾也不是那個男孩,七公主更不是那個小女孩,一切都是一個節點的地方向現實世界返回的信息,所以返回給你的只會到那個父親被殺為止。
  
  那些返回的信息,讓你們以為你們是他們,他們是你們的上一世,其實只是有人動了一下手腳,而你們只是你們,他們只是他們,他們的恩恩怨怨已經過去了,你無需再背負這樣的仇恨。”
  
  梅爾蒂尼望著楚云升:“節點,什么節點,我只知道是那個女人,都是那個女人,她是銀河霸主的人,是她安排好的。”
  
  楚云升淡淡道:“你有什么值得它安排的?梅爾蒂尼,胡爾曾幫我過,我也會幫你一次,將我知道的真相告訴你,還有,你那點仇恨也并不算什么,黑暗降臨時,這樣的事情比比皆是,在五國在你們大陸之國,被你們殺死的人類也比比皆是,你們手拿屠刀,染滿鮮血,還有什么資格去恨誰?”
  
  梅爾蒂尼沉默下來,洛紗也低下頭,當初屠殺人類的也有天羽族,她離開老冷星艦隊的時候,里面的人類對嗷卡人的恨意都還沒有徹底消失。
  
  楚云升說完,便向洛紗道:“我們走吧。”
  
  這時候,梅爾蒂尼忽然再次抬起頭道:“楚先生,等等。”
  
  楚云升回身望著他,他深深地向楚云升行了一個大陸禮:“謝謝您告訴這些,雖然您說的節點返回的那些事我還不是很明白,不過我仍不會放棄,但我已經平靜了很多,不會像以前那樣不顧一切。
  
  您說的對,我們不值得那個女人和銀河霸主算計什么,我們也許只是它們的一個微不足道的道具,一個小的不能再小的棋子,但棋子也有自己的掙扎與不屈,也有自己的憤怒與反抗,我仍會繼續走下去,直到走不動為止。
  
  我也知道,當年人類被五國殺了很多很多,現在說什么都遲了,我無力分辨,但我會將一個秘密,一個海國大殿主和小長羽可能都不知道的秘密告訴你們,以作為一點補充,也以此感謝您今天能來告訴我這些事情。”
  
  楚云升還是那樣的平靜地道:“說。”
  
  梅爾蒂尼回憶道:“胡爾和七公主死后,我查了很久很久,一直到星空,我都在查,所以拔異才會一直說我有什么事情瞞著你們。
  
  我在查那個女人身份的同時,也順著查到了另外一件有關五國的秘密。
  
  我們五國一代代的樞機們都在尋找一樣東西,或者是一樣可能已經被分解成幾部分的東西,海國大殿主已經找到了一部分,你應該是知道的,但是被阿西娥帶走了。
  
  我查到阿西娥并沒有死,但她也不在巋靈主這里,到底去了哪里我也沒有再繼續查下去,不過我在暗中查以前五國曾事情的時候,發現我們五國的靈主都很強大,洛紗的天羽族靈主反而可能是最弱的一個,所以在最開始的時候才需要三個樞機才能鎮得住五國格局,后來隨著時間的流逝,才有新的力量對比變化。
  
  阿西娥的靈主與我們大陸國的靈主都極為強大,在地面時代,大陸與海洋幾乎是最強的地方,都被我們所占據,天羽族三個樞機也只能天上飄著。
  
  嗷卡人的靈主我還沒有查到線索,很神秘,而同樣神秘的神秘之國,我沒有查下去,你可能知道的比我多,另外,雪苑使的主子就是銀河霸主了,這個是我重點追查的對象。
  
  所以確切地說,除去神秘之國,其他四國加上當年的嗷卡人,仍舊是五國的一代代樞機都在尋找一樣東西,不過雪苑使是后來的,不是一開始就出現的,所以只能占據最差的地方。
  
  根據我追查的線索,那東西可能是一個打開什么的“鑰匙”,后來我在冷星查到另外的線索,這個“鑰匙”或許與冷星黑發人描述的那場靈戰有關,具體我就不知道了,我重點不是查這些,但我推測那個“鑰匙”現在可能全部被帶出來了,除了海國大殿主那份已經確定,還有哪些人可疑就要您去查了。”
  
  楚云升目光微沉道:“我知道了,這件事不要再和任何人提起。”
  
  洛紗剛想說話,楚云升立即阻止道:“都不要再說,不要再提起這件事。”
  
  他們現在是以最簡單的暗能波動交流,能夠傳出去的距離不遠,梅爾蒂尼說起這件事的時候也特別注意到暗能波動的限制來保密,而巋靈主因為楚云升同為“靈主”,也沒有用靈蘊覆蓋這里,因此暫時也不可能知道他們說了什么。
  
  但楚云升如果要用靈蘊來遮掩,無疑就是提醒巋靈主這里有秘密。
  
  看洛紗此時的反應,梅爾蒂尼就知道,天羽族帶出來的那個東西可能就在她手上,不過,現在在巋靈主的地盤上,說出來東西必定就沒有了。
  
  巋靈主不一定知道那個可能如海國大殿主帶出來的盒子里的東西是什么,那東西可能都沒什么反應,否則早被巋靈主搜走了,但如果在楚云升這里暴露了,它就一定會感興趣。
  
  但楚云升又不可能將它直接帶走,放在盧合那些人的飛船上更不安全,只能暫且將東西留在這里,并且為避免暴露,看都不能看一眼。
  
  見楚云升與梅爾蒂尼都用同樣的眼神看著自己,洛紗也明白過來,不敢再提,就當做什么都發生過。
  
  但她很緊張,不知道什么時候這個秘密就保不住了。
  
  楚云升沒有再回巋靈主的座艦,而是到了天羽族幾個還能保持自由的人棲居的地方,他將由這里返回氣泡的世界。
  
  路上,洛紗按照他的要求,重復他之前交待的一件件事情:“……盡快繁殖出更多的天羽族人口……與這里的星空生命交好……與這里的修煉生命交好……”
  
  她的記憶力還算不錯,雖然說道繁殖的時候有些尷尬,但還是將所有事情記全了。
  
  楚云升點點頭,道:“洛紗,我在實驗體船艙中聽到了你和那個卡旦人的對話,知道你還想回去,但你要明白,你現在沒法回去。”
  
  洛紗望著這個曾經與五國恩恩怨怨的“人”,嘆息道:“我知道,楚先生,不過我已經想通了,現在的情況我做夢都沒想到,很滿意了,謝謝您能來這里,我一定盡我最大的努力去做。”
  
  楚云升道:“我會讓巋靈主照顧一下你們,讓你們作為我在這里的聯系人員,它們目前需要與我合作,會給你們相應的待遇,安全不是問題。
  
  你雖然是樞機,但在這方面,你可能還不如意意斯,我理想的人選是拔異,可惜他無法來這里。”
  
  洛紗有些驚訝道:“意意斯?”
  
  楚云升點頭道:“你不要小看他,他雖然很多地方不行,也換過很多事情做,但每件事他都盡力去做了,你知道他為了將他現在的工作做好,到了什么程度嗎?他將每一個他需要負責的生命的信息,都一遍遍地反復記憶在腦海中,那么多的生命,烏怒人隨意抽查他任何一個,他都能第一時間說出抽查對象的所有歷史情況以及現狀資料,從無出錯。”
  
  洛紗微微吃驚,在她的印象里,意意斯還停留在楚云升那個失敗的助理上,沒想到會得到楚云升現在的贊許。
  
  更吃驚的是,楚云升現在竟然還關注過他,了解過他的情況。
  
  恐怕意意斯自己都不知道吧?
  
  洛紗重重地點了點頭:“楚先生,我明白了,我一定會努力的。”
  
  楚云升最后若有所指地道:“你不用擔心,你們的靈主,現在是我與巋靈主它們共同的敵人,等將來殺死它之后,你們或許就能真正的自由了。”
  
  洛紗仍然點了點頭,沒再說話,也不敢再說,怕被巋靈主發現什么端倪。
  
  這時候,楚云升向座艦方向發去暗能波動:“我走了。”
  
  巋靈主似乎沉默了一下:“你去見梅爾蒂尼了?”
   br
  楚云升也沒隱瞞:“是的,我見他是私事,不會關系到你收留他的目的。”
  
  巋靈主不知道地球上的事,億靈主絕不會告訴它的,它收留梅爾蒂尼,十有八|九是為了對付偽霸,梅爾蒂尼肯定向它提起過,想要借用新神國的力量復仇。
  
  但巋靈主似乎仍有些不高興,不知道是楚云升去見梅爾蒂尼,還是之前兩次用它和它座艦分析靈魂之鏡和紀子艦,讓它感到一絲不安的緣故,似在提醒楚云升道:“你既然知道就好,我們合作也是有底線的,你來這里的目的都達到了,第六紀的人都被騙了,你大概很滿意吧?”
  
  楚云升默然道:“如果我說,我很難過,你信嗎?”
  
  他沒有說是為當初的自己而難過,還是為當初與那些人的事情而難過,又或者是為現在的第六紀而難過。
  
  他沒有說,巋靈主也不想問,更無所謂信與不信,它不關心這些,它是在借此提醒楚云升不要騙到它這里來。
  
  楚云升似乎也不需要它回答,更不等它再說什么,又語氣冷漠地道:“巋靈主,我們是合作不錯,但你我各自陣營不同,終將有一天要以死相爭!”
  
  巋靈主本來是想提醒一下楚云升,不要試圖用什么詭計拉攏它的人甚至是它,沒想到楚云升以如此冰冷的語氣擋回,以死相爭……那就是絲毫沒有它想的那回事,它反而有些患得患失了。
  
  它再想說些什么,彌補一下,楚云升已經走了。
  
  ……
  
  楚云升走了,盧合等人與安德魯紀子艦選出來的人,乘坐巋靈主借給的飛船也早就出發了。
  
  疲倦的莫無洛有些頭昏腦漲,在自己的休息艙中休息了一段時間,漸漸恢復過來,腦袋也漸漸清晰了許多。
  
  許久后,他忽然漂浮起來,一遍遍地回想當時的情況,隱隱地感覺到什么不對的地方!
  
  這時候,一個隨從慌慌張張地闖進來,急道:“大人不好了!裳不見了!她留下記錄,說是跟盧合一起去楚先生那里了!”
  
  莫無洛頓時眼前一黑,搖晃著就要倒下去。
  
  那隨從大驚:“大人,大人!”
  
  莫無洛用力推開他,急道:“快,快派人去追!盧合也要追回來!”
  
  ***
  
  第二更,求推薦,求月票(未完待續。)
  
  
[xs52]